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9章 宴会

西瓜网回家的诱惑

她一直呆在灵山上回家,遇到过的也就是训练课程设立的一些野外求生的危险回家,与刚才的那一幕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哦?小木鱼不像是好惹的啊!”任水寒笑眼望向沈沐鱼那边西瓜,心里一震西瓜,心道该来还是来了。

沈沐鱼一听回家,翻了翻白眼回家,不就是在这七年间破坏了他无数法阵,在他手下留情的时候将他整个山庄搞得乌烟瘴气嘛!

沈沐鱼刚想说些什么西瓜,却只听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突然响起西瓜,她的脸也随之红了起来:“不好意思,肚子饿了……”

……

江湖人士的宴会不像是朝廷官场的宴会那样复杂,没有什么歌舞升平,有的只是大酒大肉。

今晚诱惑,练武场上也安排了好几桌酒肉诱惑,但南院正厅内的晚宴相对于外面会比较严谨一点。

沈沐鱼跟着宁沭厉和任诗湄走在后面,慢慢地走着。

前方是掌门任水寒处在中间和那两个太子并排走着诱惑,任水寒似乎挺喜欢睢景尘和宁苍炎的诱惑,跟他们交谈甚欢。

他们离得太远,也不知道在讲什么。

“木鱼诱惑,你还好吧!”宁沭厉从刚才就一直欲言又止诱惑,他心里很愧疚,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能力还不够,还未能强大到保护好她。

再一次,他看清了自己与宁苍炎的差距。

可是诱惑,他的信心并未因此消退诱惑,反而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变得更加强大!

“没事,没事,只是肚子饿得咕咕叫!”沈沐鱼早就感觉到宁沭厉的情绪,她其实理解。

“沈沐鱼诱惑,你真是笨蛋诱惑,好好的干嘛去惹那个可怕的人!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吓死了!”

任诗湄一路上都是在念叨这句,好像也没说过其他话了,看来真被吓得不轻。

沈沐鱼深深地叹了口气诱惑,还没说话诱惑,肚子又开始咕咕叫,瞬间气又泄了一半。

“真是丢脸!”任诗湄难得地换了别的话,“还有,现在都没事了,你能不能别再哭了?”

“我不是故意的嘛!”沈沐鱼擦了擦腮边的泪水诱惑,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诱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跟睢景尘的距离太近,她就自行掉泪,控制不住,没有口干舌燥已经是很大的奇迹了。

看来,这个谜底估计只有她那神通广大的师父言真知道了。

几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南院大门诱惑,里面的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诱惑,里头做的都是一些上得了台面的门派之首和朝廷使臣。

此次参加比武大会的人数比上次还多得多,十年间也新成立了无数小门派,除了世人最为敬仰的灵山剑派,真正能走上台面的只有那释天门、凝香阁、名剑堂、魔毒谷、千叶府。

释天门和魔毒谷是江湖人士眼中的邪派诱惑,而灵山的比武大会并未分什么正邪派诱惑,只要觉得自己够厉害,就可以来参加。

当然,这不是单纯切磋武艺的大会,而是堵上生命证明自己的大会,也是向外界证明自己门派实力的一场大会。

“为了进灵山剑派诱惑,这些人还真拼!”

沈沐鱼见睢景尘坐在最里面,她就找了个最远的位置坐下,谁知本该坐在任水寒旁边的任诗湄和本该坐在贵宾席的宁沭厉竟然也跟着她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西瓜网回家的诱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