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73章

燃烧的插槽

这几年因为梁熙一直不在插槽,蔺秋也就没有住在突袭营的临时太子府里插槽,他带着小皇子梁煜跑遍了北疆七郡,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税收,另一方面是扩大内帑的生意,也包括他和梁熙、梁煜的私产。但是最主要的,却是带着梁煜到处游历增长见闻。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燃烧,蔺秋因为读书快又过目不忘燃烧,本身就是个知识大宝库,要教育一个小孩真是太容易了,他一边带着梁煜游历北疆,办公的同时还要为他上课,教他各种知识。

梁煜对此简直就是再满意不过了插槽,当然插槽,如果旁边没有那个讨厌的辛虎就更好了。

每一个皇子在读书的时候都会选一个侍读燃烧,这个侍读通常都是从世家里选一个年龄相近的孩子燃烧,陪同皇子读书的同时也积累人脉和皇帝、皇子的好感,等皇子长大了,不管是做皇帝也好、被封王也罢,这个侍读大多能获得一个不错的职位。

就像当年大皇子的侍读陈简插槽,虽然大皇子早早的就死了插槽,可是陈简却获得了梁洪烈的好感,把他培养成了自己的心腹,还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户部尚书。

而梁洪烈为梁煜选择的侍读就是辛虎。

自古皇帝爱用孤臣插槽,就像当年的蔺敛插槽,又如现在的辛虎,没有家族的拖累,能够一心忠于皇帝,这才是能让皇帝放心的臣子。

辛虎这个孩子虽然偏科严重了一点(只爱军事、只懂战阵)燃烧,可是为人却极为聪明燃烧,年纪又小,要想把他培养成多方面人才,也大有可能。

而且插槽,就算辛虎对其余的东西没有兴趣插槽,只就军事来说,等梁煜登基之后,有辛虎这样一个自幼一起长大的人统领兵马,也比那些世家里出来的人要可靠得多。

梁洪烈打得好算盘燃烧,蔺秋也不反对燃烧,对他来说,教一个天才比教一个蠢才要容易的多,而且这个天才还很听话懂事。

可是梁煜却不乐意了,原因正是因为辛虎太天才,也太听蔺秋的话。

梁煜在智力方面,也就属于比普通孩子稍微好那么一点儿,和辛虎这个天才那是完全没有可比性。同样的东西,梁煜学两遍可以记住了,可是辛虎不仅一遍就可以记住,还能举一反三,甚至还能以此提出自己的见解。

至于听话懂事……谁也不能要求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比八、九岁的孩子更听话,尤其是梁煜在贪玩方面并不比他的兄长好多少。

所以,对于梁煜来说,辛虎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虽然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说过,蔺秋对他的态度也从来不曾有过任何改变,可并不妨碍他对辛虎的恶感。

不过梁煜从小到大最大的敌人还是梁熙,只要被梁熙看到他粘在蔺秋身上,那肯定会被撕下来丢出去,而且,梁熙在的时候,蔺秋的目光总是围绕着梁熙,甚至经常忘了旁边的梁煜,这让梁煜在失落的同时,把梁熙当成了此生最大的敌人。

当然,因为同样的原因,梁熙同样是辛虎的敌人。

有了共同的“敌人”,这次梁熙班师回朝,梁煜在百般不甘心的情况下,与辛虎达成了短暂的和解,等把他们最大的敌人梁熙解决了之后,再来处理他们之间的内部矛盾。

结果他们两个刚走到御书房门口,就听到梁熙的那番话,他居然想把皇位让给梁煜,然后带着蔺秋去逍遥?!

梁煜和辛虎两个瞬间就怒了,这绝对不能容忍!

“你不是很聪明吗?赶紧想个办法把那家伙赶走。”梁煜蹲在御花园的假山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辛虎。

辛虎皱着一双浓眉,他何尝不想把蔺秋身边的人都赶走,问题是该怎么赶才能不让蔺秋伤心难过,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不仅是那个太子梁熙,还有……辛虎隐晦的瞟了梁煜一眼,这个家伙最好也能赶走。

“你想到没有?”梁煜一脸的不耐烦。

辛虎故意叹了口气,说:“我们两个太小了,又没有地位,要赶走太子谈何容易?”

“就没办法了吗?”梁煜哀怨的垂下了头,心里却在想着,这家伙也未必就有多聪明嘛。

辛虎眼珠子一转,继续说:“现在除非能给太子找事情做,比如说去攻打瓯西国、赞古国……只要他离开了京城,秋……太子妃自然就有时间陪我们了。”

“这么笨的方法,也亏你好意思说出来。”梁煜用鄙视的目光望着辛虎,说:“那家伙刚刚打下了胡国,现在必须要休养生息,否则连派出去的官员都没了。你信不信如果我现在让父皇去攻打赞古国,父皇不会打赞古国,而是来打我!”

辛虎笑了笑,说:“谁让你去和你父皇说了?你忘了刚才太子殿下在御书房说的话了?”

梁煜听得一愣,连忙说:“你把话说明白点,到底是什么意思?”

辛虎抬起头,一脸的真诚,说:“我们现在都太小了,打不过太子,手上又没有兵,也抓不住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

“我……?”梁煜听得一头雾水。

辛虎左右张望了一下,爬上假山,凑到梁煜的耳边,说:“只要你继承皇位,那不是想打哪里就打哪里,想让太子去哪里,他就必须去哪里吗?”

梁煜听得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辛虎离自己太近了,他连忙把辛虎推了一把,说:“说话就说话,不要离我那么近。”他可没有忘记,旁边这位也是整日在蔺秋面前卖乖讨好的混蛋,如果自己不是皇子,大概早就被他赶跑了。

辛虎耸耸肩,毫不在意的往旁边挪了挪,嘴里说:“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梁煜脸上的鄙视更加严重,说:“你到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我当了皇帝,把我皇兄赶跑,然后因为我已经当了皇帝了,自然不可能让皇嫂继续来照顾我,只能让他出宫去住,于是你一箭双雕,把我和我皇兄一起解决了!”

辛虎脸上神色不变,可是心里却有些失望,这小子今天怎么变聪明了?嘴里却继续道:“皇后长期卧病在床,我听皇上的意思,禅位之后就要和皇后离开皇宫,他们必然要让一个人在宫中照顾你,这个人除了太子妃不做他想。”

“你说真的?”梁煜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想到自己穿着皇袍,由蔺秋牵着他的手,一起登上皇位……如果是这样,好像真的挺不错。

辛虎一边点头,一边看着梁煜,见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双乌亮的大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红润润的小嘴也咧开了,露出里面缺了一颗门牙的牙齿。

梁煜一直跟随蔺秋住在北疆地区,蔺秋按照当地的习惯,每天都要给梁煜喝牛奶,这固然让他的个子比寻常人家的孩子要高,可是也因为补充钙质过多,他的牙齿也比一般的孩子换得早。这才刚刚六岁多,已经开始换牙齿了。

辛虎已经九岁多了,他的牙齿早就换完了,看着梁煜嘴里那缺了的门牙,突然觉得自己的牙齿有点氧,他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牙齿,却发现并不是牙齿痒,而是牙床痒,当初他换牙的时候,用舌尖舔着没有牙齿的牙床,只觉得特别有趣,可是现在牙齿全都长出来了,舔起来一点意思也没有。

梁煜还在咧着嘴傻乐呵,突然眼前一暗,有人把舌头伸到自己的嘴里,舔了一下自己掉了牙齿的地方。

“啊!你干什么?!”梁煜被吓得差点从假山上掉下去。

辛虎也吓了一跳,他自己都没想明白,怎么就会用舌头去舔梁煜的牙床了呢?不过梁煜的表现让他有些生气,立刻板着脸说:“就舔了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有那么吓人吗?”

梁煜虽然也有些小聪明,可是到底年纪还小,被他一唬,也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丢人,可是他想了想,还是说:“你干嘛舔我啊?”

辛虎“啧”了一声,说:“我只是觉得,如果牙齿掉了,舔起来比较有趣。”

梁煜翻了个白眼,说:“一点也不有趣。”他想了一会儿,又说:“不过我不想当皇帝,皇帝太累了,如果你能想到一个不让我当皇帝,又能把我皇兄赶跑的方法,我下次还给你舔,怎么样?”

辛虎其实也就是刚才迷糊了那一下,现在清醒过来,哪里还想再舔他的牙床,不过他到也没有说死,而是点了点头,说:“那我回去想想,想到了主意在告诉你。”

他们两个就这样坐在假山,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却不知道他们刚才的动作,已经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第二天,一个关于小皇子和他的侍读的流言在宫中悄悄的传扬了出来。

有人说亲眼看到梁煜和辛虎在御花园里亲吻,还说辛虎把梁煜压在身下到处乱摸,甚至有人说,辛虎是被太子妃教唆着去勾引梁煜的。

这话很快就传到了梁洪烈和梁熙的耳里。

...

...

...

燃烧的插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