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72章

死侍

这小皇子梁煜只有三岁,可是因为蔺秋把他养得很好,比一般的三岁小孩高大许多,再加上婴儿肥还没有褪去,看起来圆滚滚的十分可爱。

而且死侍,梁煜的相貌几乎结合了梁洪烈和楚皇后所有的优点死侍,眉清目秀又带着几分正气,让人看了就不由的心生好感。

只不过“心生好感”的人里面,绝对没有辛虎。

如果不是蔺秋就在旁边死侍,辛虎真想狠狠的揍梁煜一顿死侍,至少要把他那张在蔺秋面前露出讨好笑容的小脸打肿。

小孩子在一岁之前,对母亲的需要通常源于本能,说得通俗一些就是“有奶便是娘”。到了一岁以后,小孩开始有了最原始的思考,开始对最直接的亲人有了依赖,“爹”“娘”是他们最早认识的人,也是他们最原始的渴望。

辛虎一岁就失去了母亲死侍,虽然他天生就比平常的小孩聪明死侍,但一岁之前和平常的孩子也差不多,亲生母亲的印象早就忘了。

之后他身边的女性,乔二姐在私底下欺负他,几个老嬷嬷虽然对他好,可是年纪也太大了,反倒是蔺秋虽然是男子,可是因为长得秀气又性子温和,就被那时候的辛虎当成了母亲。

后来他被辛阜接走死侍,有了自己亲生父亲的疼爱死侍,他当然就把自己的救命恩人梁熙给忘了,可是因为辛阜一直再没有娶妻,辛虎对母亲的渴望也就一直寄托在蔺秋的身上。

时隔四年才能再见到自己心目中的“娘”,辛虎如何不激动?他之所以板着小脸,因为辛阜告诉他,蔺秋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专门去定做了自己小时候穿的那身衣服,就是为了让蔺秋能认出他来。

辛虎安排好了一切,却没想到蔺秋的身边居然有了另一个孩子,他现在的心态,就和被弟弟抢走父母关爱的哥哥一样。

蔺秋平时很忙,根本没有时间想起辛虎,不过能再次看到他还是挺高兴的,听孙氏说起辛虎对军事和术数上的天赋,一边暗暗赞叹一边又觉得辛虎偏科太严重,于是拿出了一套北疆地区学堂儿童的课本出来,让辛虎自己学习。

因为不知道这次回京要多长时间,所以那套书是蔺秋带来给小皇子梁煜学习用的,谁知道回京的第一天就拿来送人了,而且还是送给一个“对自己皇嫂动手动脚”的人,于是,梁煜把辛虎这个人也记恨上了。

说到身世,梁煜在某些方面比辛虎还可怜,梁煜刚生下来,楚皇后就被人害得迷了神志,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他的父亲又是皇帝,所谓“天家无情”,到不一定是说每一个皇帝都没有感情,可是皇帝要管理一整个国家,哪里有时间来陪自己的儿子?

好在还有一个皇嫂蔺秋来照顾梁煜,否则他很可能沦为后宫里争权夺利的一个筹码。

对于梁煜来说,温柔又漂亮的蔺秋既是他的皇嫂,也是他的母亲,还是他的老师,更是他最最最最……喜欢的人,如果不是他打不过自己的哥哥梁熙,早就把梁熙给赶跑,一个人霸占着蔺秋了。

现在有一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小屁孩”,居然想和自己“抢”蔺秋,甚至还“抢”了自己的课本,虽然梁煜根本不喜欢读书,可是那也是蔺秋为他准备的!这个小屁孩居然敢抢?!这简直就是“找死”!

就这样,一套课本引发了小皇子梁煜和军事天才辛虎,在未来十几年间的对峙。

现在先不说这两个还都是小屁孩的争斗,只说这大梁国。

有了自动步|枪,梁熙乘着胡国内乱,用最快速度把突袭营重新扩充到了三千人,经过半年的训练,梁熙带着突袭营再次打进了草原,而且还是一路横扫过去。

而大梁国的守护神蔺敛却把大权一交,干起了后勤保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可是那箭可以回收再利用,子弹就不同了,射出去没办法再回收利用,只能靠后勤在后面不停的运送补充。

对于从来没见过自动步|枪的人来说,子弹的威力是恐怖,也是致命的,仅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梁熙就平定了草原,彻底把胡国的土地划进了大梁国的版图。北疆十八关成了历史,现在的北疆已经推进到了以前胡国西北的欧西国,甚至连极北之地都属于大梁国的土地,即使那地方除了白熊,完全没有常驻人口。

跟在梁熙身后的还有朝堂上六部的人,兵部负责丈量测绘土地,工部负责建立郡县,刑部负责甄别处罚前贵族,礼部负责各种政策的宣传,户部负责人口安置、牧场的划分,吏部负责建立郡县后的官员安排……

因为一开始世家们对于攻打胡国并不看好,所以也没有安插人员的想法,等梁熙一路横扫的打过去,他们再想插手已经失了先机,梁洪烈这个老狐狸把草原彻底掌控在了手里面。

等梁熙班师回朝的时候,梁洪烈二话不说的就要禅位,他也六十多岁了,虽然在大梁国,六十多并不算老,可是因为早年征战的时候留下了难以治愈的暗伤,即使有御医不断的调养,这些年他也越来越容易疲累。

而且最主要的是,楚皇后近一年来偶尔会清醒一下,甚至能断断续续的的说上几句话,即使还是一个人都认不出来,可是梁洪烈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所以他打定主意要赶紧禅位,带着楚皇后到南方找个行宫,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说不定楚皇后能好得更快一点。

可是太子梁熙会老老实实的登基做皇帝吗?当然不可能!

正所谓本性难移,在梁熙的心目中,皇位哪里有“玩”更重要?虽然现在他“玩”的是战争、是扩张,可是本质上没有变,他肆意、潇洒,他做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让他当皇帝,他就必须每天呆在皇宫里,看一大堆的折子,与一大群老头子勾心斗角,为了东边的水灾、西边的地震头疼……

天啊!他还没到三十岁呢!

“父皇,我还年轻,经验不足啊,你就再干几年吧。”梁熙的脸上很明白的写着“不想做”三个大字。

看看,看看!什么叫再干几年?这是皇位啊,多少人想坐这个位置,现在老子要把位置给这小子,这混小子还一脸的不乐意。梁洪烈被自己这个儿子气得脸都黑了,目光很不善的扫过御书房一角的那条藤鞭。

吃过苦头的梁熙只觉得脖子一凉,心里顿时“突突突”的直跳,可是事关未来许多年的人生乐趣,梁熙硬梗着脖子,誓不低头。

梁洪烈被他气了个半死,可是又不能真的拿藤鞭抽他一顿,这儿子已经二十五、六岁了,而且他一下扩大了一倍的国土面积,在大梁国的历史上,算得上是武功盖世了。这样一个儿子,梁洪烈要是再拿藤鞭抽的话,朝堂上那帮老家伙又有得闹了。

想了半天,梁洪烈决定打亲情牌,他先是用了很长一段话来告诉梁熙,自己已经非常年迈,只差快要走不动路了。然后他又对楚皇后的身体表示了忧虑,还用医学理论对楚皇后的病情进行了分析,结论就是,如果去南方温暖湿润的地方居住,楚皇后能恢复的可能会大很多。当然,如果梁熙做了皇帝,他也会留下来好好辅佐梁熙几年再走。

可惜的是,梁熙对梁洪烈所说的话完全不相信,他到不是不相信梁洪烈年纪大了,或者楚皇后去南方之后有可能会恢复,而是对梁洪烈会留下来辅佐他表示不信任。

梁熙经过这么些年的磨练,别的不说,心眼可绝对比以前多多了,既然梁洪烈会留几年再走,何必那么快就禅位?大可以他继续当皇帝,梁熙像前太子那样,跟着学习几年再说啊。

于是梁洪烈的如意算盘被梁熙彻底破坏了,他气得眼前发黑,一把拿起藤鞭就要抽梁熙。

可梁熙也不是白学了这么些年武,他一个翻身就上了梁,蹲在房梁上冲着梁洪烈直乐,说:“父皇,您也别生气,反正您也知道,我就不是那种能坐得下来的人。要我说干脆这样,你把梁煜那小子接到身边,按照当年教育大哥那样好好培养,以后直接把皇位传给那小子好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说道:“皇兄,你太可恶了!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丢给我,你怎么不把皇嫂让给我啊!”

梁熙顿时就怒了,他这三年里除了头半年在北疆练兵,还能偶尔见见蔺秋,后来的两年半一直在草原征战,中间连一次都没回来,也就是说,梁煜那小子生生的霸占了自家媳妇两年半啊,现在居然还想整个人都抢走?!

想到这里,梁熙连藤鞭也不怕了,跳下房梁就去开门,只见长高了许多的小胖墩梁煜正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外,旁边站着同样黑着脸的辛虎。

...

...

死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