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9章

游戏杂谈sin

“别走杂谈,不要走……”

听到这近乎低喃一般的声音游戏,秦瑜瞬间瞪大了双眼。

怀中那人的手臂还紧紧的缠在自己的脖子上杂谈,眼睛依旧是紧闭着的杂谈,那眼角的泪水还在流淌,可是那一声“别走”却让秦瑜的心情从懊恼和自我嫌弃中解放了出来。

过了许久游戏,秦瑜才沙哑着声音唤了一声:“陈繁?”你是否醒了?是否在叫我别走?

怀中的人动了动杂谈,抬起头来杂谈,深棕色的眼眸直直的望进秦瑜的眼里,丰润柔软的嘴唇里却吐出让人心凉半截的话:“秦瑜,即使你喜欢我,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秦瑜脸色白了一下游戏,低声说:“我从来没想过要娶你。”这次轮到陈繁的脸色变得苍白了游戏,可是随即他立刻激动起来,因为秦瑜说:“我只是想过嫁给你。”

“……嫁给你……”

之后秦瑜又说了什么游戏,可是陈繁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游戏,他的眼睛从来没有瞪得像现在这么大,他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秦瑜的脸上,似乎想要看清楚秦瑜的样子,又似乎想分辨出秦瑜这话的真心程度。

“娶我杂谈,好吗?”秦瑜按着陈繁的肩膀问他。

陈繁愣愣的看着秦瑜,过了好长时间,才猛的扑过去,一边用力亲吻着秦瑜的唇瓣,一边哑着声音说:“……好……”

阵阵山风吹过sin,无数绚烂的桃花瓣随风飞舞sin,一些落在了水里,随着流水而去,一些落在了那人的肌肤上,增添了难以言喻的诱惑。

只是……那两个人……

“为什么还是我在下面?!”陈繁努力的推开身上的那人sin,恼羞成怒的说:“不是说你嫁给我吗?!现在这个姿势是什么意思?你起来!让我在上面!”

“夫君……”秦瑜只一个词就让陈繁愣在了当地,脸色既白且红,眼睛不断的眨巴着,仿佛是怀疑自己是否还清醒着。那样子让秦瑜在心里暗暗偷笑,脸上却是一副正经的样子,说:“夫君在外劳累,妾身也想为夫君分担一二,这些事情就交由妾身来做吧。”

陈繁还没有从那一声“夫君”里清醒过来sin,已经被秦瑜的手指突破了防御sin,直直的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温泉果然不凡,夫君的这里已经都打开了,而且又软又滑的,让妾身好欢喜。”仿佛是身上的束缚被解开了一般,秦瑜竟然表现出与往日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果陈繁是现代人sin,他肯定会大喊一声“这是欺诈!”sin,可惜他是大梁国人,所以他现在面红耳赤的恨不得躲到水里面去。

秦瑜把他压在那块巨石上,这随便的石头大多圆滑,不过这巨石到是奇特,下半部分圆滑,露出水面的只有不到一寸,而且仿佛桌面一般平整,陈繁双腿大张的坐在上面,秦瑜站在他腿间,竟把那身下的美景看了个全。

陈繁有些愤愤不平的看着秦瑜sin,自己一同意娶他sin,他就把本性露了个完全,这哪里还是原来的那个冷面将军的样子,现在分明是个风流公子,而自己正是他调戏的良家少年,这混蛋开拓那处也罢了,偏偏还要不住的弄些泉水进来,弄得不停的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声,比那交合时发出的声音还要响亮。

“夫君,你知道吗?现在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啊sin,是啊sin,我也像在做梦,居然会被你这个混蛋给骗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我常常在梦里梦到你,梦到你的这里在亲我……”手指抚上了嘴唇。“梦到你这里变得又红又肿……”手指滑倒了胸口。“梦到你这里不断的溢出水珠……”手指来到了那物的顶端。“梦到你这里……紧紧的吸着我不放……”手指再次向下……

啊……不要再弄了sin,好难受sin,不要同时弄进去四根手指啊!你这个混蛋,就不能梦到点别的吗?

“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这十年来,我天天都在想着这一天……”

混蛋sin,不要说那么让人害羞的话啊sin,虽然我也……等等,十年?十年前我认识你吗??

可惜秦瑜已经不容陈繁再想下去了,他扶着那早就充血勃|起的那物,猛的刺入陈繁的身体里。陈繁的那处之前就已经泡得松软了,又经过秦瑜充分的开发,再加上泉水的充分润滑,所以秦瑜略嫌孟浪的动作,到也没给陈繁带来痛楚。

而且sin,从最早在梦中就感受到的亲吻sin,到后来的两情相悦,现在的进入只是水到渠成,陈繁只觉得身后那空虚的地方突然被塞得满满当当,连心里似乎也被填满的感觉。

“夫君,你喜欢我这样……这样……或者这样对你吗?”

秦瑜的那物在身体里不停的进出sin,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短sin,可是秦瑜却花了极大的功夫来研究陈繁每一处敏感点,现在算是两人“私定终身”后的第一次,秦瑜当然要那出全部的精神,彻底让陈繁以后都不会有“翻身做主人”的想法。

陈繁可不知道秦瑜的的想法,他早就被秦瑜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不过也许并不是气的,那粗大的东西在身体里不断的撞击着那处敏感的源头,他努力的咬紧了牙关才能不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可是秦瑜似乎并不想放过他sin,手指拨弄着胸前的两点sin,舌尖在他的耳后和脖子上滑动,连那耳垂也不放过,每次滑动到附近,就要用牙齿轻咬几次。

陈繁几乎要疯了,那处肿胀得不住溢出晶莹的水珠,偏偏秦瑜还不许他自己用手去碰,两人手脚拼斗之间,秦瑜干脆的解下自己的发带,将他的双手缚在身后。

“放开!”陈繁怒瞪着秦瑜sin,以前不是这样的sin,甚至秦瑜有时候还会帮他撸出来,可是现在这混蛋居然把他绑起来,这人还没嫁进门,就要造反了吗?

秦瑜把他面朝下压在巨石上,从身后不断的进出,一边顺着脖颈往下亲吻着他的脊背,一边说:“别怕,我会让你舒服的。”

陈繁真的很想骂人sin,或者很想骂自己sin,自己一定是吃错了东西,否则怎么会喜欢上这么恶劣的家伙,什么叫“别怕”?什么叫“我会让你舒服的”?自己那地方泄不出来,憋得自己难受得快要死了,他居然还说让我舒服?

不过说难受,似乎又不尽然,陈繁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心跳得头昏眼花,全身紧绷却又无力,身体里又热又麻,被撞击的那一点既疼且爽,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

他试图用那肿胀的地方去磨蹭巨石下圆滑的地方sin,却又被秦瑜拉开sin,还在他耳边说什么“这个地方以后只能我碰,谁都不许碰,连石头都不可以,否则我会妒忌的。唉……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妒忌你贴身的那些亵衣、亵裤……”。这话真是让陈繁又羞又恼,偏偏心里还有那么一丝欢喜。

就这样,陈繁被秦瑜生生的用后面做得泄了出来,而且还泄了好几次,到最后一次,陈繁甚至的晕了过去,因为他竟然被做得失禁了,好在最后一次是在水里面做的,陈繁还能告诉自己,秦瑜并不知道他失禁,否则他肯定会羞愧欲死。

其实sin,秦瑜感觉到一阵热流的时候已经知道了sin,不过这种能让自己心里无限满足的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也不用再说出来了,虽然他真的很喜欢看到陈繁害羞的样子。

陈繁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帐篷里了,身上穿着干净的衣裤,连头发也整齐的束着。他有些恍然,又有些迷糊,好半天听到外面篝火的声音,才醒了过来。他走出帐篷,正看到秦瑜正拿了个药罐子,准备把纸包里的草药倒进去。

“你醒了。”秦瑜对着他笑了。

天已经全黑了,他们就宿在温泉旁边的一片青草地上,看着不远处的温泉,陈繁突然想起下午的那场情|事,顿时黑了脸,作为一个夫君,竟然被自己的妻子压了,被压也就算了,最后还被生生的做到失禁……

秦瑜虽然不能说完全了解陈繁sin,可是一看他那黑着的脸sin,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笑了一下,在药罐里倒入清水,放到火上去熬药,然后盛了一碗粥过来递给陈繁,说:“夫君,喝碗粥吧。”

听到那“夫君”两个字,陈繁是又羞又气,可是他下午做了那么强烈的运动,现在还真是饿了,而且秦瑜做野菜粥的技术实在不错,尤其是里面还放了几片切得薄薄的腊肉,那肉香味传来,陈繁的肚子里立刻响起了阵阵轰鸣声。

陈繁咽了口口水sin,终于接过野菜粥喝了起来sin,不过一边喝还一边狠狠的瞪了秦瑜一眼。

秦瑜一直微笑的看着他,等他喝碗粥才说:“这次太子妃让你回京,可是为了北疆七郡的税收?”

陈繁一愣点了点头sin,他有些不想在秦瑜面前提起蔺秋sin,包括蔺秋让他处理的公务。

秦瑜说:“咱们在这里住几天,好好把你的身体养好。”他见陈繁要说话,立刻摇了摇手,说:“你听我说完,这事情不用担心,过几天等你回京的时候,应该也就可以了。”

陈繁更加想不明白了sin,连忙放下手中的木碗sin,说:“你……做了些什么?”

...

...

游戏杂谈si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