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8章

齐秦燃烧爱情专辑

早上起来的时候有人做好了早餐燃烧,行至中午的时候路旁已经放好了午餐燃烧,晚上更是连宿营帐篷都搭好了,而且吃完用完还不用管,拍拍屁股就能走,这种日子真是再舒心不过了。

一开始陈繁以为是秦瑜做的齐秦,可是两天下来他觉查出不对了。

早上他走的时候燃烧,故意把锅碗帐篷都留在了原地燃烧,中午差不多的时候,路旁却已经放好了午餐和汤药,他吃完依旧把锅碗放在路旁就骑马上路,晚上不仅有晚餐和汤药,还要把帐篷都搭好,那除非秦瑜会飞,否则如何能赶到他前面,还能有时间煮饭熬药。

可是无论他怎么喊齐秦,秦瑜就是不肯出现齐秦,弄得陈繁很多次都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或者一切都只是自己因为病重而产生的幻想。

就这样一直到第五天的中午燃烧,路旁的午饭旁多了一张纸条燃烧,告诉陈繁前面不远的山坳里有一处温泉,并告诉他那处温泉有治病、疗伤的功效。陈繁见过秦瑜的笔迹,一看这纸条立刻就知道这是秦瑜写的。

看到这封信齐秦,陈繁的脸又沉了下去齐秦,最近因为身体的康复,他已经渐渐忘了当初在客栈里所想的,秦瑜是因为自己得了传染病才离开的,可是这封信再次提醒了他,秦瑜之所以为自己准备三餐却不肯见自己,无非是因为不想被传染。

陈繁越想越是气恼燃烧,本不想去那温泉燃烧,可是他这一路行来,错过了不少宿头,已经连续很多天都宿在野外,虽然四月初的天气并不炎热,可是多日未曾沐浴,陈繁也觉得身上难受,最后还是决定去泡泡那据说可治病的温泉。

根据纸条上所说的路线齐秦,陈繁顺着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齐秦,向着山里走去。

四月正是群芳吐艳的时候爱情,只是这里靠近北方爱情,又是山中,空气还比较寒冷,山上的杜鹃花刚刚盛开,东一丛西一丛的,在周围翠绿的灌木包围之中,看着格外的热闹。

走了一会儿,陈繁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湿润,再走不远,转过了两个弯,前面突然出现了几棵桃花树。这几棵桃树也不知道在这山坳里活了几百年,那粗大的树干竟然比成人的大腿还粗,散开的树冠笼罩了好大的一片土地。

这个时候爱情,京城附近的桃花爱情,大概除了大将军府后院的那三颗,别的全都已经谢了,可是这山里的桃花居然还在开,只是也到了快落的时候,一阵风吹过,粉色的花瓣儿纷纷坠落,到似下了一场花雨。

看到桃花,陈繁不由的有些愣神,脑海中已经日渐模糊的小小身影再次浮现出来,他不知不觉的向着那几棵桃花树走去,走近了才发现,那几棵桃树下居然有一个冒着水汽的小潭。

“怎么是这里?”陈繁皱了皱眉头。他到不是对这里的环境不满意爱情,说实在的爱情,如果京城附近有这么一处景色优美的地方,大概早就被人买下圈禁起来建立庄园了。只是,他觉得这里太过胭脂气,自己说好听点叫将领,说难听点就是个军汉,实在是和自己不太搭配。

不过他也不想考虑这些了,如果没来这里倒也罢了,现在见到这水清见底的温泉,立刻全身都开始发痒,他周围看了一圈,把战马系在一棵桃树上,脱下衣服,慢慢的踏入温泉。

虽说是温泉爱情,但这泉水的温度并不高爱情,只比常人的体温高上一点,气味也不像一些温泉那么刺鼻,泡在里面可说是非常的舒服。

陈繁见小潭的一角有一个缺口,潭水顺着缺口慢慢的流出去,想来刚才自己走过的那条小溪就是从这里形成的。既然是活水,陈繁也就不担心了,他解开发绳,先用突袭营里发的洗头皂洗了头发,又用巾子好好的擦了一遍,这才在水潭里找了一块石头坐下,靠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休息。

虽然不知道这温泉是否能治病爱情,可是泡在温泉里的确让人心情舒畅。陈繁感觉到长期以来一直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爱情,没多久,他竟然趴在那巨石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他似乎又看到了秦瑜,他正顺着自己刚才走过的小溪过来,在第二个转弯的地方,他似乎停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走到一棵桃树后面,向泡在温泉里的自己看去。

这种状态十分古怪爱情,事实上从草原回来之后爱情,陈繁就很少在梦中看到秦瑜了,他一直以为那些都不过是在做梦,可是现在看来却不是。

他顺着秦瑜的目光看去,只见自己赤身*的浸在温泉中,上半身趴在一块齐腰高的巨石上,一头长发披散在身上,缕缕发丝随着不断涌出的泉水不断的起伏。

陈繁突然间感到有些脸红爱情,他扭头瞪了秦瑜一眼爱情,却见秦瑜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眼神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痴迷。看着秦瑜,陈繁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熟透了,他很想立刻醒过来,用衣服把自己给裹起来,可是他却连动都不能动一下,更不要说去把自己叫醒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陈繁看到秦瑜慢慢的走到自己的身边,然后脱下衣服,进入温泉中。

“这……这混蛋爱情,他不会是要……”陈繁一眼就看到了秦瑜早已经直立起来的那物爱情,顿时气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自己现在醒不过来,这家伙不会要乘人之危吧?

就在陈繁纠结不已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自己肩膀似乎被人摸了一把,他吓得扭头去看,可是身边什么也没有,然后自己的脖子似乎也被人触碰了一下,他顿时惊慌起来,可是当他四下张望,才发现触碰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秦瑜。

只见秦瑜轻轻的覆着自己的身体爱情,亲吻着自己裸|露的肩膀和脖子爱情,然后是额头和嘴角,最奇异的是,秦瑜明明亲吻的是自己熟睡的身体,站在旁边观望的自己却能清晰的体会到每一丝触觉,而且,或许是因为自己在旁边看得更加细致的原因,这触碰的感觉也越发的明显。

“混蛋,不要再亲了!”陈繁怒不可揭的想上去分开秦瑜和自己,可是他再次悲哀的发现,自己还是怎么也无法移动位置,始终停留在距离秦瑜一米多远的地方。

“陈繁……陈繁……”

陈繁目光复杂的看着秦瑜把自己抱起来,自己坐在石头上,然后把陈繁拥在怀里,一点一点的用嘴唇描摹着陈繁的脸,那副深情痴迷的样子,让陈繁心里一酸,忍不住扭过头去。

他知道秦瑜喜欢自己爱情,可是却不知道他居然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不爱情,或许他是知道的,如果秦瑜不是用情如此深沉的话,又怎么会舍得用命来为自己解毒?只是陈繁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

说起来这一方面固然有蔺秋的关系,另一方面却是陈繁自己不愿意接受,不是不愿意接受秦瑜这个人,而是不愿意接受做别人的男妻。

要知道爱情,在大梁国虽然男妻可以继续从军爱情,但离开军营就什么都不是了,不能从政,没有后代,除了平民以外,大部分做人男妻的都是家族中没有地位的庶子,即使嫁过去做了正妻,也比不上别的家里女性的正妻。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多男人娶了男妻之后,还会再纳妾来传宗接代,这些都是陈繁无法接受的。

“陈繁……陈繁……”

秦瑜亲吻着陈繁的嘴唇爱情,似乎要把他整个人吞下去一般爱情,他下面明明已经肿胀得让陈繁看了都害怕,可是却只是一直紧紧的搂着陈繁,不住的爱恋的亲吻他,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陈繁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柔软,突然觉得眼睛发涩。

就在这时爱情,正在亲吻陈繁的秦瑜惊疑不定的抬起头来爱情,只见怀中陈繁那紧闭的双眼里竟然流出泪来。

“陈繁?”秦瑜低声喊了一声,可是陈繁还是那般一动不动。

其实爱情,中午的那餐饭里爱情,秦瑜加了一些能让人安睡的药物,最近陈繁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不断的赶路再加上精神压力,陈繁或许自己都没发现,可是一直跟着他的秦瑜却看得清楚明白。

所以秦瑜特意让陈繁来这一处,自己以前无意中发现的温泉里休息一下,顺便他也能一解相思之苦。

原本秦瑜想着离陈繁远远的爱情,只看上一眼就走爱情,可是当他看到陈繁那副毫无防范睡着的样子,他忍不住想拥抱他,亲吻他,哪怕只是一会儿也行。

可是刚才正在亲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咸味,抬头一看,只见陈繁居然流泪了。

从他十岁开始爱情,陈繁在他的心目中就一直是快乐、强大的爱情,即使后来他把陈繁压在了身下,也没有改变过这种想法,他绝对没想过陈繁会哭泣,更没想过是因为自己而让他哭泣。

“对不起,我这就走。”秦瑜怀疑陈繁是不是在昏睡中也有着意识,知道自己的作为,因为生气而哭。

可是他刚想把陈繁放开的时候爱情,一双手臂突然搂住了他的脖子爱情,怀中那人的声音传入耳中:“别走……”

...

...

齐秦燃烧爱情专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