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0章

重生激情燃烧的岁月

按照原定计划激情,他们在北面出口附近放了一把火激情,吸引了围堵他们的胡子,然后从沼泽的东北方冲了出去。

虽然有沈平这样熟悉沼泽的带路人重生,秦瑜他们这支队伍走出沼泽的时候重生,还是少了十几人,基本上都是死在各种毒物的攻击下。

陈繁回头看了一眼在暮霭下仿佛被轻纱笼罩的沼泽激情,因为他们还要长途行军激情,那些死去的士兵被埋在了这片沼泽里,原本自己也要被埋骨在此,可是有一个人却用自己的生命赌博,把他给救了回来。

回过头来重生,陈繁又看了一眼自己右前方的秦瑜重生,草‘药’的副作用已经消失了,不过中毒而产生的黑‘色’却没有完全消退,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秦瑜那原本白皙健康的肤‘色’,现在却是晦暗发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消失。

陈繁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激情,他想过向秦瑜道谢激情,顺便找机会把话挑明,既然秦瑜也知道他心里有了人,那么就不要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他不想否认,知道秦瑜喜欢自己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欣喜,但这并不足以让他忘记蔺秋。

可是自从那日之后重生,秦瑜一直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重生,态度也不冷不热的,让陈繁每次都无法开口,到后来他甚至开始怀疑,那天是不是中毒产生了幻觉,才会听到秦瑜说他们是“情人”。才会误会秦瑜喜欢他,看现在秦瑜的样子,实在是找不到一点喜欢他的影子。

不过现在陈繁没有多少时间去纠结这个问题激情,虽然暂时从包围圈里逃脱激情,但是并不等于他们就安全了。

胡国人因为要放牧重生,每个季节他们都会改变居住的地方重生,就算沈平他们还是马匪的时候,也不能肯定每个部落在什么地方,只能大致的估算,一般沿着几条草原河流,总能找到一些部落。

出发之前激情,太子梁熙就曾说过激情,进了草原,如果遇到胡子部落,能打得过的,尽量全部杀光,这样才能保证队伍行进路线的安全。

秦瑜他们都从军多年,当然理解这个命令的重要‘性’,路上遇到小的胡子部落一律杀光,如果发现从大梁国抓来的奴隶,就给他们马匹和食物,让他们自己回去,毕竟他们还要长途行军,随时还要打仗,根本不可能带上这些身体瘦弱的奴隶。

大多数被救的奴隶都会听从劝告燃烧,自己带着食物骑马离去燃烧,可是有几个奴隶却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无论如何劝说,都哭哭啼啼的不肯离去。

对于这些人,大多数人都还是能够理解的,他们走到这里都如此困难,这些瘦弱得一阵风就能吹走的奴隶,怕是连个孩子都不如了,万一遇到胡子,那真的是连逃都没力气的。

秦瑜到是想过提高行军速度燃烧,把这些奴隶抛在路上燃烧,可是很多士兵都很可怜这些奴隶,他们在陈繁的默许下,有意无意的拖慢速度,让这些奴隶始终跟在他们后面。可是没几天,他们就为自己的行为而得到了恶果。

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个奴隶,其中有两个早就投靠了胡子,他们两个在部落里虽然还是奴隶,却因为胡子的信任当上了奴隶的监工,对着胡子点头哈腰的像只狗,一扭身对着大梁国的同胞却是作威作福,不断的催促别的奴隶干活,鞭子‘抽’得比胡子还用力。

他们之前就听到一些传言燃烧,说大梁国的骑兵冲到草原上屠杀了许多部落燃烧,所以当秦瑜他们这支队伍杀入他们所在的部落时,他们一看不对,立刻把别的奴隶全部杀死,以免泄‘露’了自己已经投敌,然后装作柔弱的样子‘混’到跟随在队伍后面的奴隶里,一边走一边做下胡子追踪猎物的标记,想引来胡子消灭这支队伍,以获得胡子的赏赐。

幸好胡子的先头部队人数只有不到五百人,突袭营的士兵们终于将这些胡子击溃,却付出了死亡一百多人的代价,更有不少人受伤,这还是从突袭营成立到现在,历次战斗中折损人数最多的一次。

当士兵们砍下最后一个胡子的头颅之后燃烧,看着满是尸体的战场燃烧,很多士兵都忍不住痛哭失声。

秦瑜的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寒冰,让陈繁连看都没有勇气看一眼,他的脸‘色’惨白,这一次那么多士兵的死亡,他要负主要责任,如果不是他默许士兵们放慢脚步等后面的几个奴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陈繁。”秦瑜还是头一次直接称呼陈繁的名字燃烧,说:“你知道你最大的弱点在哪里吗?”

陈繁的脸‘色’更白了几分,他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弱点说好听点叫同情弱者,说难听点叫自以为是。他总是以为自己能保护那些弱者,却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是否真的有那份能力,或者说,是否会为身边的人带来危险。

匆匆掩埋了那些曾经的战友燃烧,突袭营的士兵们再次踏上征途燃烧,除了马蹄的声音,整支队伍里没有任何人说话,他们的心情也犹如逐渐降临的暮‘色’那般。

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他们才找了个地方宿营,因为看不清周围的状况,他们不敢点火做饭,只能就着水袋里的水,吃几口麦饼。

安排好了守夜的人员燃烧,陈繁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燃烧,望着天空中那一弯明月陷入沉思。

他因为自幼学武,他的武学师傅又是名‘门’正派的弟子,休息的时候常常给他讲江湖中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的故事,那些故事往往让他心‘潮’澎湃,甚至梦想自己长大了要做一个江湖中有名的大侠。可惜他是世家出身,不可能去行走江湖,只好无奈的放弃了梦想。

后来大了一些燃烧,听了一些蔺敛大将军守关卫国的故事燃烧,终于把目标转了,他要成为一个将军,成为一个象蔺敛那样守卫国家的将军。

只是,虽然目标转了,但幼时的梦想还留存在心里,他总是不自觉的在生活里扮演着一个大侠,心存善念、扶弱助贫。不是说这些品质不好,而是如果他真的要当一个将军,那么就必须杀伐果断。

突然燃烧,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影子燃烧,一个瘦弱但坚强的孩子的身影,那个孩子无论何时何地,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自己在做什么,未来该做什么。那个孩子为了他心中的那个人,不为外物所动,眼中只有自己的目标。

陈繁不由的暗暗苦笑,他还一直想着要保护那个孩子,可是他根本就比不上那个孩子,想到这里,他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而叹了口气。

“为什么叹气?”旁边有人突然问了一声。

陈繁一惊,扭头去看,却是秦瑜不知道何时坐在了自己身边。

“又在想不该想的人了?”月光下燃烧,秦瑜挑了挑眉‘毛’。

陈繁扭开头,说:“与你何干。”

秦瑜却是一直盯着陈繁燃烧,说:“我听说燃烧,你当年为了到北疆历练,几乎被你父亲打死,可是真的?”

陈繁皱了皱眉头,还是“嗯”了一声,这件事在京城里传得颇广,到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那次如果不是陈简听了消息从宫里赶回来,他即使不被打死,大概也要被打断双‘腿’。

秦瑜轻笑了一声燃烧,说:“你真的想做蔺敛大将军那样的人吗?”他不等陈繁回答燃烧,又说:“你知道蔺敛大将军守卫边关二十七年,一共回京多少次吗?”

陈繁一愣,他虽然崇拜蔺敛,却从来没有去查过他回了多少次家。

“十三次。”秦瑜说完燃烧,又解释道:“回京十三次燃烧,可是回家的次数只有九次,有四次因为军务紧急,回京之后没来得及回家,又赶回了北疆。”

陈繁终于把头扭过来看着秦瑜,说:“你为什么说这个?”

秦瑜笑了一下燃烧,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燃烧,而是说:“你知道秦幕天最信任的人是谁吗?”他说到秦幕天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尊敬,甚至直呼其名。

陈繁摇了摇头,心下却是越来越疑‘惑’,秦瑜为什么突然和他说这些话。

秦瑜说:“第一个是死人燃烧,因为死人不会出卖他。第二个是他自己燃烧,因为能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第三个就是蔺敛大将军。”

陈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虽然反感秦幕天,可也实在没想到秦幕天是个如此极品的人,把自己排在死人的后面,难道他还担心自己会出卖自己不成?不过再一想,以秦幕天那样的人,或许真的会为了利益,把自己都出卖了。

秦瑜接着说:“有一次燃烧,秦幕天和我大伯喝酒燃烧,喝多了几杯之后,说起蔺敛大将军。他说他之所以相信大将军,是因为大将军在对国家的时候无‘私’,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大将军的心‘胸’,即使他得罪了大将军,大将军也不会故意报复他,而只要他不做出危害大梁国的事情,大将军就不会对付他。”

陈繁没有说话。

月光下燃烧,秦瑜盯着陈繁的眼睛燃烧,一字一顿的说:“你呢?你能无‘私’吗?”

陈繁半天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说:“那你呢?你有‘私’心吗?”

秦瑜望着陈繁的脸燃烧,突然‘露’出一抹从未有过的笑容燃烧,就象是昙‘花’在深夜绽放,虽然只是一瞬间,却带着一种‘迷’人的魔力,他说:“我有.。--aahhh+26176753-->

...

...

...

重生激情燃烧的岁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