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8章

孙悟空大闹天宫

“要怎样才能救他?”秦瑜没有问为什么会中毒大闹,或者能不能救之类的话大闹,只问如何才能救陈繁,因为无论何种代价,他都一定要救陈繁。

“这……”沈平常年在草原上奔波孙悟空,也曾见过几次有人中这种毒孙悟空,能救治的几率非常低,可说是不足十分之一,而且风险还极高,一不小心,不仅原本中毒的人会死,就是救的人也保不住性命。

“快说。”秦瑜脸上的寒意几乎能把身边的人给冻僵了。

付二在旁边打了个哆嗦孙悟空,忍不住推了沈平一把孙悟空,他算是看出来了,虽然不知道那陈参军对秦护卫如何,但秦护卫怕是对那陈参军动了心,这时候如果自家那口子推三阻四,绝对捞不着好。

沈平咬了咬牙大闹,一指陈繁的伤口大闹,说:“你们看陈参军流出来的血。”

秦瑜连忙低头细看孙悟空,刚才他只注意到那血呈现一种艳丽的紫色孙悟空,这时再看,那流出的血液竟然诡异的只流出了一点就停了,隐隐还有倒回皮肉里的样子,看着就像是荷叶上的水珠一般,在陈繁已经变得漆黑的肌肤上摇摇晃晃。

沈平看了一眼秦瑜的表情大闹,又说:“中了这种紫乌果的毒大闹,就算是割开伤口放血都做不到,那血根本就流不出来。要想解毒,就只有用人来吸出毒血。”

秦瑜没等他说完孙悟空,低下头就要去吸那毒血。

“万万不可!”沈平连忙一把抱住秦瑜的肩膀天宫,急声道:“这毒一进口天宫,人立刻就会死。”心里却是奇怪,这秦护卫平日里多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也会如此冲动。

“那要怎么才能吸出毒血?”秦瑜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现在那些黑色已经蔓延到了陈繁的脖子处,他不知道陈繁还能坚持多久。

沈平怕秦瑜再冲动的做些什么天宫,连忙说:“秦护卫天宫,你不用着急,陈参军这毒大约是上午中的,六个时辰内都还能救,请先听我说完。”他见秦瑜虽然脸上寒冷依旧,但身上似乎是放松了一些,这才说:“这种毒是皮肤破了之后,沾染了紫乌果的汁液才中的毒。紫乌果又叫子午果,意思是过了午时,血液会变成紫色,过了子时,血液变成黑色,之后就无救了。”

听到这里,秦瑜的眉头皱得更紧,沈平连忙继续说:“要救人,只能让另一个人以自己的血来吸走中毒者一半的毒液,这样毒液平摊到两个人的身上,再用草药来解,才能彻底解毒。”

这种解毒方法秦瑜连听都没听过天宫,连忙问:“要怎样才能用血来吸毒?”

沈平无奈的说:“先听我说完,首先要解毒者在手腕上划开一个血口子,把口子对准中毒者的伤口,那毒自然就会进入解毒者的血液里,而救治者的血液也会进入中毒者的身体,只是……虽然我也见过有人用这种方法活了下来,但十次里面难得有一两次成功的,而且,只要失败,不仅中毒的人,连解毒的人也会死。”

这如果放到现代医学来解释天宫,那很简单天宫,输血输错了血型,当然活不了,只是以大梁国现阶段的医学水平,暂时还无法解释。

秦瑜看着陈繁紧闭的双目,半天都没有说话。他不怕死,可是他怕陈繁会死去。

他记得有一次从学堂回来天宫,偷偷的跑去陈家侧门天宫,坐在墙边的石阶上,只想看看陈繁。

那日他的运气不错,只等了一会儿陈繁就走了出来,他记得那日陈繁穿了一件浅绿色的春衫,上面绣了几支细瘦的墨竹。陈繁先天条件好,即使自幼就练武,但是皮肤一直很细腻,又经过一个冬天,白皙的皮肤被那绿色映衬得有些苍白,可是面颊上两抹健康的红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

那时候正是早春时节天宫,陈繁在几个护卫的陪同下去城郊狩猎天宫,秦瑜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他跨马离去的背影,记得他离去时的欢笑声。

“没有……别的办法吗?”秦瑜看着陈繁的脸一点一点染上黑色,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里仿佛被堵住了一般,每说出一个字,都象是用刀子在割。

沈平叹着气摇了摇头天宫,付二已经带人去采摘草药了天宫,这种紫乌果并不常见,中这种毒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他在马匪那么多年,也只见过三次,一次救回来了,另两次都是两个人一同死亡。所以沈平并不看好这种救治,只是他现在也没有别的方法。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陈繁看似昏迷,实际上他现在只是不能动,意识却是清醒着的,他清楚的听到周围人说的话,甚至秦瑜撕开他的袖子,沈平用刀子割开他的伤口,他全都一清二楚,只是不能动和感觉不到疼痛。

听到秦瑜那隐忍痛苦的声音天宫,陈繁几乎有些怀疑天宫,这个秦瑜真的是那个冷漠的秦护卫?

陈繁一直不喜欢秦瑜,甚至在某些程度上来说,他讨厌秦瑜。

秦瑜的父亲就是秦幕天的次子秦珑天宫,这位秦珑平日里沉迷在风花雪夜里天宫,可说是男女通吃、荤素不忌,这本来到也碍不着陈繁什么事,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看上了当时年仅十五岁的陈繁,路上调戏不成,还追到陈家提亲,想娶陈繁做他的妾。

其实,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秦珑是那种可以“为爱痴狂”的人,在他的心里,他每一个妾都和妻没有区别,都是他的“真爱”,所以他并不认为,想娶陈繁为妾是对他的侮辱。

这件事情惹恼了陈繁天宫,他把秦珑堵在一间青楼的门口天宫,狠狠的揍了秦珑一顿。

谁知道秦珑挨了揍,不仅不生气,还以为陈繁是因为他去青楼寻欢而吃醋,得意洋洋的大肆宣传了一番,继续让人上门提亲,直到最后陈家的家主找上秦幕天告了一状,秦珑也挨了秦幕天一顿板子之后,他才怏怏不乐的“放弃”了陈繁。

因为这件事天宫,陈繁被家族里的子弟嘲笑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宫,他虽然平日里比较冷漠,少接触陈家的子弟,可是当时他毕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被人如此侮辱,却因为那秦珑是秦幕天的嫡子而不能报仇,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所以,当他知道秦瑜就是秦珑的儿子,不管他是嫡子还是庶子,他都感觉厌恶。

直到那天秦瑜在他面前称赞他的父亲,原因是陈繁的父亲不许自己的小妾怀孕,因为不想要庶子,当时陈繁就为秦瑜眼里的那种落寞和愤恨而感到震惊。陈家因为祖宅不在京城,家族成员在京城里住得相对松散,象陈繁的父亲因为不是长子,早早的就搬出来住,又因为家中没有庶子,所以陈繁对大家族里那些庶子的生活真的不了解。

所以回来之后天宫,他也曾打听了一下天宫,大约能想象秦瑜在家族里是如何生活的,对他的童年不可谓不同情。

只是,那之后秦瑜很明确的表示,他知道陈繁对太子妃有那种心思,这就让陈繁对他有了戒备。

经过之前贺骅引起的那场流言天宫,陈繁很清楚流言足可杀人。陈繁对蔺秋的那种感情天宫,并不是占有,而是一种保护欲,在他的心里,蔺秋一直是那个站在桃花树下,等着死去的小鸟回来唱歌的孩子,那是一个瘦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孩子,他虽然看到了蔺秋的变化,也看到了蔺秋是如何的聪慧能干,但这些只是让那个桃花树下的孩子更加灵动,所以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蔺秋。

陈繁甚至做好了准备,只要秦瑜以此来威胁,他愿意舍弃很多东西来保护蔺秋,金钱、地位,只要秦瑜想要的,他都可以无条件付出,他甚至写信回家,询问自己的母亲,自己到底有多少私产,让陈简大为吃惊,以为他这个弟弟要弃武从商。

可是那之后天宫,秦瑜就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天宫,让陈繁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刚才,当陈繁中毒晕迷的时候,秦瑜所表现的焦急,即使陈繁看不见也能感觉得到,尤其是沈平一说吸出毒液,秦瑜立刻趴下身子就要吸毒的时候,陈繁心中猛的一跳,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

可是陈繁一点也不明白天宫,自己和秦瑜的关系一直不好天宫,几乎从见面开始,秦瑜就一直冷着脸,他虽然不说态度恶劣,也从来没有好脸色,秦瑜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

想不明白这点没关系,问题是,现在绝对不能让秦瑜来为自己解毒。

这与两个人的私人恩怨无关天宫,这次来草原天宫,太子梁熙的目的是胡国的王庭,采用的是“围魏救赵”之计,在胡国大军去大梁国打草谷的时候,对胡国王庭猛攻,让胡子不得不立刻撤退,回来保护自己的王庭。

陈繁也看过蔺秋写的《三十六计》,他不知道那魏国、齐国和赵国在哪里,就像他不知道《西游记》里的大唐在哪里一样,但这不妨碍他理解这条计策的精妙。

他们这支队伍只有他和秦瑜两个将领天宫,如果两个人一起出了事天宫,剩下的队伍将何去何从?

...

...

...

孙悟空大闹天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