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4章

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漏洞多

虽然之前梅影子被女儿卖了医院,把梅影寨老祖宗留下的钱财全交给了蔺秋医院,可是那些是第一代老祖宗留下的,之后赚取的钱财可都还在呢,再加上梅影寨最近还扩大了生意,做起了保镖快递的行当,所以梅影子真的叫不差钱。

一个大宅子修得美轮美奂水滴,婚礼办得奢华铺张水滴,这新房之中更是从家具到摆设都豪华到了极点,只是……旁边的喜娘和几个丫鬟迎风流泪,她们很想问问新郎,这房间里的东西到底用了多少金子,摆放得全是各种华美的金器,金花瓶、金香炉、金杯、金壶、金盘……连床架子都包了金,床上更是摆了不少的金果子,配上各种红色的装饰,她们的眼睛都要瞎了。

土匪头子的欣赏水平……外人没法理解。

所以当梅影子走进洞房的时候水滴,看到那个坐在一大堆金子里水滴,依在床架子上的人儿,立刻咧开大嘴笑了。

喜娘连忙递上系着红绸的金秤杆医院,嘴里说着“白头偕老”之类的祝词医院,心里只想着赶快让两个新人喝了交杯酒。

梅影子大步上前刚想挑开王骞头上的盖头水滴,突然听到那盖头里传来不小的鼻鼾声水滴,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也真是难怪王骞医院,他前段时间之所以无法入眠医院,那症状要是在现代,叫做“婚前恐惧症”。他绝对不是畏惧梅影子,而是对婚礼能否如常举行而担心。

大梁国虽然不禁止太监成亲水滴,可是肯娶太监的却是少数。

太监不算正常的男人医院,真正好男色的不会选择他们。但也绝对不是女人医院,所以好女色的也不会要他们。至于那些男女不忌的,通常会挑选年轻的男孩子,而太监能出宫的时候通常都二十多了,同样不受这些人的喜欢。

别看巴结王骞的达官贵人多如牛毛水滴,可是心里有几个能看得起他的?在背后说起他来水滴,也不过就是个“阉人”。

王骞是真喜欢梅影子医院,不仅仅是因为身材医院,还喜欢梅影子的那种气势和感觉。否则以他的权势,大把人愿意“奉献自身”。可正是因为喜欢,王骞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担心了,他怕梅影子突然喜欢上别人了,或者怕被人笑话而不肯娶一个“阉人”了……担心的东西实在太多,就导致了“婚前恐惧症”。

等他进了洞房,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他终于嫁进梅家了,即使来什么浪蹄子勾搭他的梅大哥,他也是正房夫人了。

于是筹款,我们的王公公终于睡着了。

也幸好他是睡着了,所以梅影子挑开盖头的时候,虽然被那张涂抹得花花绿绿的脸蛋吓了一跳,但一个闭着眼睛睡觉的大花脸,杀伤力毕竟还是小了许多。

“去拿个湿巾子来。”梅影子看着那张不知道抹了多少脂粉的脸蛋筹款,难得的嘴角有些抽筋。

不过当他把那些脂粉全部擦掉之后,看着那张熟睡的小脸,他顿时就心疼了,这苍白的脸色、眼下的青黑,他的骞骞最近到底有多忙碌啊,都给累成这样了。

梅影子这个人筹款,别看他是一个土匪头子筹款,对自己的老婆孩子那绝对是疼到骨子里的,见王骞这副模样,连忙从床上拿了几个金果子丢给旁边的喜娘和丫鬟,把她们都给赶了出去,给王骞脱了衣服鞋子,就搂着他上床了。把王骞搂在怀里亲了一口,梅影子嘿嘿傻乐了好一会儿,终于又有媳妇了。

等王骞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长时间睡眠不足的人筹款,在睡了一觉之后筹款,全身的肌肉会觉得酸疼无力,这时候只要再睡一个回笼觉就会有很大的缓解,可是如果旁边睡了一个心心念念的人,谁还能睡得了回笼觉啊。

王骞一睁眼就看到自己旁边那毛茸茸的胸膛,往上是浓密的络腮胡子,再上面正是梅影子那张脸,顿时激动了,哪里还记得去想自己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之类的问题。

哎呀筹款,梅大哥真是什么时候看都那么威武筹款,即使是睡着了都那么让人心动,瞧瞧这胸毛,谁能比得上啊?摸起来有些微微的扎手,简直让人心都痒了……

梅影子被身上动来动去的手摸醒了,睁开双眼,只见王骞正半撑着身子,一双白嫩的小手正在自己胸口摸来摸去的,还不时的用脸蛋在胸膛上蹭来蹭去,露出一副“好棒,好好摸,我的汉子特别厉害”的样子。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梅影子心疼的摸了摸王骞的小脸。

“梅大哥,你醒了?~!”王骞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满是喜悦,嗯,醒来就看到梅大哥真是象做梦一样。

梅影子一看他这样就觉得高兴筹款,把他搂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响的筹款,说:“媳妇儿,你前几天是不是没睡觉啊?洞房花烛夜都给睡过去了。”

“什么?”王骞又眨了两下眼睛,猛的抬头一看……先是被满屋子的金色闪了一下眼睛,紧接着“啊!”的一声惨叫。“我我我我……我的洞房花烛夜啊啊啊……”王骞差点哭了起来,他可是想了好久这个洞房花烛夜的,虽然他和梅影子早成好事了,可是意义不同啊,他连书都买好了。

“媳妇儿筹款,这是什么书?”梅影子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本书来筹款,这是他给王骞脱衣服时,在他怀里发现的。他大字不识几个,自然不会去翻,如果不是因为王骞大喜的日子带在身上,连问都不会问一声。

王骞沮丧接过书,摸了几下,突然眼睛一亮,搂住梅影子的脖子,腻着嗓子说:“梅大哥~”

梅影子连忙应了一声筹款,又说:“媳妇儿筹款,你是不是该叫我……相公啊。”

王骞更是欢喜,一双小手在梅影子的身上摸来摸去的,身子也一扭一扭的蹭着,说:“相公,咱们得补回来。”

“哎筹款,好筹款,补……”梅影子被那一声“相公”叫得心花怒放,只是:“补什么啊?”

“补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啊。”王骞说着一个翻身就骑在梅影子身上,把书拿起来,随意的翻了一页,对着梅影子说:“就这个……咱们就……啊,不不,不玩这个……”

他话没说完筹款,书就被梅影子给拿了过去筹款,只见上面两个男子赤着身子,一个坐在另一个身上,一手扶着下面那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撑着床,两条腿架在下面人的肩膀上,两人交合处汁液淋漓,竟然是一本龙阳图册。

“这个好。”梅影子一看就兴奋起来了。

“相公~这个不行……”王骞说着就要俯下身子去抢那书筹款,这个动作太累人了筹款,平时偶尔做做倒也罢了,现在他正全身没力气呢。

“不怕,你相公力气大着呢。”梅影子嘴里说着,已经把王骞的衣服全脱了,露出里面白嫩嫩的身子来。

王骞虽然已经三十出头筹款,可是因为平日里养优处尊的筹款,一身皮肤比那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还细滑,又因为自幼就坏了根,体毛一直都不明显,连那下面一处也只有十几根细细的绒毛。

寻常的太监都会挨上一刀,去了那处,王骞的下面却是完整的,只是如果细看,还能在上面看到不少细小的疤痕,而且下面两个圆球也有明显的变形,所以虽然外表完整,却早就没了正常男人的功能。

梅影子虽然不知道他小时候吃的苦筹款,但也能大概猜到一些筹款,托着他的臀,把他放到自己的胸口上,抬起头来一口将那小东西含进嘴里。

“梅……梅大哥……”王骞被他的动作弄得傻了,他那处虽然不能硬起来,可也是有感觉的,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就挣扎道:“梅大哥……不要,不要……你不能……”他和梅影子欢爱的时候,自然也做过这种事情,可是梅影子怎么能对他做这种事?他……他只是个太监啊。

梅影子块头大筹款,嘴巴也大筹款,那东西含在嘴里毫不吃力,他一只大手搂住他的腰不许他离开,一边含着一边还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拨弄着下面的圆球,含含糊糊的说:“有啥不能的。”

“这……这……”王骞想说那里脏,又想说他是自己的男人,不能这样,可是话却说不出口。

梅影子把那小东西吐出来筹款,双手一举把王骞托起来放在床上筹款,用膝盖顶住他的腰,将他两条腿压得直弯到王骞的头两边,说:“骞骞,你是俺媳妇儿,俺怎么疼你都可以。”说完,他在把下巴压在王骞的尾椎骨上,伸出舌头舔了舔王骞的小花蕊。

王骞顿时软了身子,从他的角度能清晰的看到梅影子在自己那处的动作,先是舔得那入口彻底湿了,才一边用手指做着扩张,一边用舌头从花蕊处一直舔到圆球,又把那两个圆球一起含在嘴里,在口腔里用舌头不停的翻动。

“梅大哥……相公筹款,快别……我……”王骞只觉得自己的气都要喘不过来了筹款,下面酥酥麻麻的感觉直冲到头顶。

梅影子的手指和他的人一样粗大,至于他下面那处更是如儿臂一般,所以他们第一次欢爱的时候,才会弄得和杀人现场似得。不过那之后梅影子专门向人请教了不少知识,所以每次都会花大量的时间来做扩张,这一次他更是卯足了劲,要让王骞好好享受一下,直弄了小半个时辰,才把自己那物送了进去。

“哎呀……”虽然梅影子已经彻底的扩张了筹款,可是那物毕竟比手指要长得多筹款,进去的时候王骞还是吃了疼,尤其是这个类似坐莲的动作,那物进得太深了。

“媳妇儿,疼吗?”梅影子小心的举着王骞的臀儿,不让自己那物猛的全进去,给王骞一些适应的时间。

“你……你慢点儿……”王骞白着张小脸筹款,想让梅影子出来又舍不得。梅影子刚才一直在给他扩张筹款,自己憋得满面通红,连汗水都出来了,他又怎么舍得梅影子那么难受,况且了,他自己那处也舍不得梅影子离开啊。

梅影子托着王骞的臀儿,一上一下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深入,又花了很长时间才彻底的全进去。

“全进去了。”梅影子一高兴筹款,抬头去亲王骞筹款,直把他亲得七荤八素的喘不过气来,才一手托腰,一手托臀的动了起来。

梅影子也是属于天生神力的人,王骞在他手里简直比那小孩子还轻,那物在王骞的身体里来来回回的进出,把王骞撞得几乎要断了气,可是身体里却又象着了火。

“梅大哥……不筹款,不行了筹款,我……我不对劲啊……”王骞不仅软了身子,连手脚都瘫了一般,他断断续续的说着,突然从他那小小的东西里吐出一些晶莹透亮的水来。

梅影子只觉得下面那洞猛得绞住了自己那物,紧得他几乎动弹不得,没一会儿,他也射了出来。

王骞趴在他身上筹款,喘着粗气筹款,他今日算是彻底

...

...

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漏洞多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