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3章

江畔独步寻花古诗

“恭喜王公公!”

“王总管大喜啊!”

……

王骞苍白的小脸上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江畔,一路笑咪咪的和人点着头江畔,从御书房走到自己的住处,刚关上门就一头栽倒在床上,浑身酸疼疲累得几乎动弹不得。

千万别想错了独步,他这可不是因为某些活动做多了独步,导致身体不适,而是困的。

是的江畔,从他与梅影子的婚事定下来之后江畔,他就一直处于一种焦躁亢奋的状态下,已经一连两个多月没睡好了,到了最近几天,更是连短暂的入眠都做不到,弄得他不仅瘦了一大圈,脸色更是惨白得像游魂一般。刚才就连一直榨取他最后剩余价值的梁洪烈都不忍心了,早早的让他回来休息。

“怎么办啊独步,我想睡觉啊!”王骞在床上不停的滚来滚去独步,可惜滚了半天,还是无法入睡,气得他猛地坐起来,捧着脸唉声叹气的说:“还有三天就要成亲了,可是这副样子可怎么嫁给梅大哥啊,万一把梅大哥给吓得……”

不举江畔,萎了江畔,逃了……

“天啊啊啊……”王骞扑回床上独步,继续搂着被子打滚。

门口传来轻微的敲门声江畔,一个怯懦的声音说:“王公公江畔,安神汤端来了。”

“拿进来吧。”王骞有气无力的翻过身坐起来古诗,接过伺候的小太监端来的安神汤一饮而尽古诗,挥挥手让他出去,躺下来望着架子上的喜袍,嘴角开始不住的上翘。

大梁国虽然允许太监结婚,只是无论是娶还是嫁,婚后都要离开皇宫,不能再做太监了。正因为如此,梁洪烈一直拖着不同意王骞的婚事,毕竟王骞是从梁洪烈起义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他,知根知底,看着长大的,心中的信任绝对超过了任何人,猛然间少了王骞,梁洪烈真的会不习惯。

只是拖了这么长时间古诗,梁洪烈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古诗,前几个月终于松口答应他嫁给梅影子了,把梅影子和王骞给欢喜得不行,连忙请人算了日子,定在了七月中的一个好日子。

别看太监没什么权柄,可是因为在宫里伺候各位主子,一句话就能把人打入地狱或者捧上天堂,尤其是王骞身为大总管,常年在皇帝身边伺候着,那绝对是众人巴结的对象,就算以后离了宫,以梁洪烈对他的信任,也绝对不会置之不理,所以他的这个婚礼,朝堂上的一众人精们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各种贺礼。

只说这件喜袍古诗,就是陈家送来的古诗,专门请了京城里最有名的福满银楼设计制作,十个最顶级的绣娘、五个技艺最高超的首饰工匠,用了三个月才制作完成,据说上面每一朵牡丹花用的金钱只有一根,一共五朵花几乎绣满了整个衣摆,可是加起来只有不足三两黄金,可想而知那金线拉得有多细。而且牡丹的花蕊每一根都有不同的色彩,因为那里的金线里埋了其他的金属线或者丝线。

如果把这件喜袍拿到阳光下,还能发现袖口、衣领、下摆等处闪闪发光,因为这些地方都嵌入了各种细小的宝石,只用“华丽”二字真的不足以形容这件喜袍。

王骞当初看到这件喜袍的欢喜古诗,随着越来越短的入眠时间而渐渐消失古诗,想想成亲的当晚,他的梅大哥掀开盖头,露出一张顶着两个黑眼圈的煞白脸庞,身上还穿着大红的喜袍……

“啊啊啊啊!”王骞用被子把头蒙着惨叫,他可不要出嫁的时候像个鬼一样!绝对会把他健壮、威武、彪悍……的梅大哥吓萎了的!他还要享受一个最*的洞房花烛夜呢!必须睡觉!必须睡觉!

与此同时古诗,梅影子正在试喜袍古诗,他得意洋洋的穿上那件大红的喜袍,对旁边的梅氏说:“闺女,你爹这样子……还不错吧,有没有和你娘当初结婚时那么英俊?”

梅氏翻了个白眼,她怎么可能知道当年自己爹娘结婚时的样子,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在那里呢。而且,我的老爹啊,你怎么有勇气把“英俊”这两个字用到自己身上?现在这活脱脱就是个狗熊穿喜袍的感觉啊。

他们现在的地方古诗,已经不是当初皇上赐的那间小院子了古诗,而是梁洪烈新赐的一处大宅。

因为锦衣卫所有同仁的努力,朝堂上不断的有贪官被刷下去,抄家封产的不在少数。对此梁洪烈表示心情大好,朝堂上在与各种势力的博弈后,他不断的渗入了自己的人马,国库里也增加了收入,就连赏赐的时候都多了不少选择,比如这套大宅,以前就是吏部的一个官员的,因为收受贿赂、买官卖官被抄了家,赶回乡下种田去了,豪华的宅子连带里面的摆设都赏给了梅影子和王骞。

“爹古诗,要我说古诗,还是之前那个户部侍郎的宅子好,干嘛不要那一套,比这宅子可大多了。”梅氏从窗口往外看,七月里正是繁花似锦的时节,花园里一派的热闹景象。

“那个户部侍郎不是被砍头了吗?不吉利,我怕骞骞害怕。”梅影子对着大铜镜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骞骞……”梅氏差点被这个称呼弄得吐出来古诗,再说了古诗,王骞可是宫里的大总管,或许没有亲手杀过人,可是他见过的死人能少得了吗?

梅影子有些尴尬,王骞非要他喊自己“骞骞”,梅影子喊习惯了,居然当着女儿的面给喊出来了,他咳嗽两声,说:“你不知道,骞……咳咳,他很胆小的。”想到当初王骞为了接近自己,假装要学习各种墓穴的构成,两个人总是到坟地里“约会”,王骞每次被那些坟头“惊吓”得往自己怀里钻,梅影子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梅氏再次翻了个白眼古诗,实在是对着自家老爹看不下去了古诗,干脆出去指挥下人布置新房。

过了几天,终于到了成亲的日子。

太监因为断了根古诗,和原本的家族就没了关系古诗,出嫁的时候娘家是天家。

王骞一大早去给梁洪烈磕头。

“王……王骞……”能让梁洪烈吃惊得话都说不清楚古诗,王骞也算是头一份了。

“皇上……”王骞一脸的沮丧,他最后这两天,真是连一个时辰都睡不着了,明明很想睡,明明很困,可就是兴奋得睡不着,连安神汤都没用,现在的他已经能跟某时空的花子、沙耶子称姐妹了,而且绝对比她们还猛,这位穿着一身的红色喜袍呢。

“你……你就这样……出嫁啊……”梁洪烈简直想戳瞎自己的眼珠子古诗,一大早见到这么一位古诗,太刺激人了,这要不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他非让人拖出去不可。

“皇上,奴婢……奴婢就是睡不着……”王骞都快哭了,这可怎么见人啊。

梁洪烈也是一脸的无奈古诗,王骞六七岁就开始跟着他古诗,一直忠心耿耿的伺候他,他把王骞当自己的子侄一般。王骞要出嫁,他虽然舍不得,却还是同意他出嫁,毕竟能有个自己的归宿总是好的,可是……因为成亲就弄成这副模样……

现在梁洪烈身边伺候的太监名叫李淼,虽然才二十多岁,可是心思细腻,是王骞一手提拔上来接替自己的,他感激王骞的提携,这时候在旁边轻声说:“皇上,王公公,奴婢听说那福满银楼有一种名为‘千面’的脂粉,可让人容光焕发。”

“对啊!”王骞被这一提醒才想起来古诗,自己干嘛不去擦点脂粉古诗,把这难看的脸色和眼圈给遮起来,他立刻说:“皇上,奴婢去装扮一下,一会儿再来给您磕头。”

梁洪烈沉痛的点了点头,总觉得一会儿似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古诗,王骞欢天喜地的来给梁洪烈磕头古诗,并对皇上的赏赐谢恩,这才被蒙了盖头,由两个宫人扶着从皇宫的侧门上了喜轿。

直到他走得远了,梁洪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李淼。”

李淼连忙应道:“奴婢在。”

梁洪烈说:“那个梅影子……你见过吗?”

李淼说:“奴婢见过。”他刚刚当上梁洪烈身边的近侍古诗,回话不敢多半个字。

梁洪烈有些神不守舍的问:“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

李淼吓了一跳古诗,以为梁洪烈怀疑自己对梅影子有什么不好的打算古诗,他想说几句梅影子的坏话,又怕得罪王骞,只好说:“梅大人算是个魁梧的汉子。”

梁洪烈继续问:“你看他……身体如何?”

李淼吓得腿都在颤抖古诗,他很想趴在地上向梁洪烈请罪古诗,他虽然也喜欢梅影子那样的汉子,可是梅影子已经是王骞的丈夫了,他绝对不敢觊觎的啊。好不容易控制了自己的膝盖,哆嗦着嘴唇皮说:“奴婢……看他……身体挺好。”

梁洪烈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脸严肃说:“我看他身体也挺结实的,应该不会随便被吓死。”

李淼眨巴了一下双眼古诗,一脸的疑惑古诗,被吓死?被谁吓死?

如果这时候有另一时空的旅行者看到王骞,一定会大喊一声:“卧槽,怎么教主在这里?还是原著版的。”

...

...

江畔独步寻花古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