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2章

燃烧岁月mp

十五天后岁月,伍清钰带着自己的家族神牌走了岁月,秦慕天本来想派人劫杀他,可是想到那些伍清钰威胁他的事情,只好咬着牙暂时忍了下来,打算等身体好一些,回京之后再做打算。

这时候已经是北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燃烧,梁熙也早就带着蔺秋回到了突袭营燃烧,这种时节正好是胡国的草原上草木快速生长的时候,胡子们也大多开始逐草放牧、休养生息,梁熙正好加大力度的练兵,从个人的能力到团体的配合,从战阵的演练到各种战术的分析,准备等秋季的时候再次去草原。

蔺秋把自己和梁熙名下的钱动用起来岁月,从内帑里买下了织毯作坊和酒作坊岁月,扩建成了两个颇具规模的大型作坊,同时继续扩大内帑的生意,原先的皮革作坊被分成了皮靴、皮包两个大型作坊,又在北陌县开办了一个银器制作的工坊,各种式样精美的皮具和银器被运到了京城,又从京城运到了大梁国的各地。

生意越来越大燃烧,手下的人难免有心思各异的燃烧,不过好在蔺秋有一个张德儿做副手,这张德儿能在一众太监里获得楚皇后的青睐,能力可说是出类拔萃,再加上他能在皇宫那种地方都如鱼得水,怎么可能镇不住下面的几个主管。

这天张德儿从京城回来岁月,向蔺秋汇报完上个月的月绩岁月,取出一封信交给蔺秋,说:“奴婢临出京之前,王骞王大总管命奴婢将这封信带给太子妃。”

蔺秋点点头接过来燃烧,随口道:“他还说了什么?”

张德儿恭敬的说:“王大总管到没有说什么,不过奴婢听说王大总管似乎要成亲了。”

蔺秋微微有些诧异,拆开信封细读,原来这信不是王骞写的,而是他的母亲苏红衣和二嫂梅氏的家信,除了说些家里的事情,还有就是梅影子和王骞打算七月成亲,信里虽然没有写让他一定要回去,可是话里话外都是对他的想念,希望他能乘机回去看看,顺便看看他的小侄女。

孙氏去年生了个女儿,把蔺家上下给乐坏了,尤其是苏红衣,她当年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女儿,现在有了孙女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梦想,直把个孙女疼到了骨子里,甚至写信把自己的父亲,苏家堡的堡主请来为这个小女孩命名,最后起名蔺拂晓。

为此蔺敛愤愤不平了好长时间,明明是自己的长孙女,为什么让苏堡主取名,可惜他身在北疆太远,等他得到有了孙女的消息,名字都已经起好了,气得他接连上了好几次书,请求告老还乡,都被梁洪烈给驳了回来。

梁洪烈也是没办法,自己没有兄弟相帮,楚皇后那边的兄弟虽然有,却都是一群没头脑没能力的,能信任的只有三个当初起义打出来的手下,蔺敛守北疆,邓横守南疆,方直守西疆,真是多一个都没有,而里面能力最强的就是蔺敛,所以才把战事最多的北疆交给了他,在没人能顶替他的时候,这老家伙居然想撂挑子,那绝对不行!

不过梁洪烈也不是石头心肠,他也知道蔺敛守北疆守了快三十年,的确是有些残忍,于是特批了苏红衣和梅氏可以去北疆探亲,而且还是不限时间。

要知道在大梁国,所有守边大将的家属都必须留在京城,轻易不得擅离,甚至到城外踏青都会有专人保护。说是保护其实和监视没区别,这些家属就等于是人质,就怕守边大将会投靠敌人。梁洪烈给出的特批实在是对蔺敛最大的信任了。

可惜的是,孙氏刚刚为苏红衣生了个孙女,她正兴奋着呢,天天抱着孙女不撒手,连蔺柏回家都得不着抱,哪里还会想去看蔺敛,弄得蔺敛天天黑着脸,让底下一众将领也跟着胆战心惊。

给蔺秋的信里也写着,七月份梅影子和王骞成亲,正好再过一个月就是他的小侄女蔺拂晓的周岁,蔺家人要办一个周岁的抓周仪式,顺便把这个小丫头介绍给京城里的那些贵妇们,以后也要多带这小丫头娶参加各种聚会,方便未来给她选一个好丈夫。

蔺秋看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小丫头还没满周岁,已经要选丈夫了吗?

张德儿在旁边解释,这大家族选择媳妇,即使是利益联姻,也要选择性格、相貌、能力都优秀的,如果自幼看着长大,对这个女子有了解,知道她是个好姑娘,就会有更多的人上门提亲,蔺家的小丫头以后选择范围也会加大许多。而且大梁国的女子定亲的时候通常都很小,七八岁就结婚的也有,所以许多人刚生下来女儿就开始考虑未来的女婿人选很正常。

蔺秋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张德儿下去之后,他坐了一会儿,对着一直坐在旁边的地毯上,正在纸上涂涂抹抹的小皇子梁煜说:“煜儿以后想找什么样的媳妇?”

小皇子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一张花花绿绿的小脸对着蔺秋咧开小嘴笑了一下,低下头继续他的绘画事业。

因为小皇子梁煜,蔺秋成立了大梁国历史上的第一家玩具作坊,起名就叫小皇子玩具作坊,生产各种玩具和文具。

打着“小皇子玩具作坊”名字的产品一出来,立刻引起了朝堂上无数弹劾声,用大臣们的话来说,这些玩具和文具如此便宜,连平民都可以买,怎么可以用“小皇子”这样的名字,这样下去不是人人都成了小皇子了吗?那么天家的威严在何处?

梁洪烈听了也不说话,却让梁熙上书解释此事。

梁熙难得的写了几千字的奏章,一开始就说,这个玩具作坊是小皇子梁煜的私人产业,用这个名字小皇子梁煜自己都不介意,你们在担心什么。然后又说,当初太|祖皇帝曾有言“爱民需如子”,那么包括平民在内,所有大梁国的人都是皇上的儿子,叫他们“小皇子”又有什么错?最后对各位大臣们“咸吃萝卜淡操心”表示了一下谢意,并告诉他们,吃太多的盐容易着嗓子,小心以后说不出话。

一番话说得大臣们面面相觑,都不敢再对此事表示任何的异议了。人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小心以后说不出话”,这分明就是威胁啊。就连原本对小皇子有些想法的人,也逐渐歇了心思。

小皇子就在太子妃身边长大,想搞点什么兄弟阋墙之类的事情本就不容易,看看现在,小皇子才一岁多,太子妃那边已经开始为他准备私产了,别说现在的太子梁熙,就是当年大皇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啊,由此可见,太子妃对小皇子的宠爱有多深。

其实他们不知道,不仅是这个玩具作坊,梁熙和蔺秋的私产里,全都有小皇子的股份,包括蔺秋正在筹办的皇家钱庄。

钱庄属于早期的银行,大梁国早就有了,不过全控制在四大家族的手里,这种资金上的垄断是大梁国贫穷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钱都在大家族的手里,他们拿着这些钱做生意、拆借、放贷……甚至私铸金银,弄得国家和贫民越来越穷,而大家族里的金银连仓库都快放不下了。

因为贺骅的私产被梁熙接收,其中就有一家全国连锁九家分店的钱庄,蔺秋打算以此作为基础开办皇家钱庄,把大家族对钱庄的垄断打破。

这种事情自然会引起各大家族的不满和恐惧,市面上突然多出来大量的私铸假|币,朝堂上的反对声音也越来越大,梁洪烈为此发了好大的脾气,可是却还是压不住底下的抗议声。

梁洪烈何尝不知道钱庄的重要性,可是因为人才大多被世家垄断,以前他就算想开办钱庄,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管理,现在有了一个擅于经营的儿媳,当然得支持他。

其实,除了赚钱,梁洪烈发现他的这个儿媳做的每一样事情,或多或少的都在为梁熙铺路,看似很零散琐碎,可是细细一想,经营各种产业丰盈了内库,有了钱;为梁熙建立突袭营,有了军队的班底,还有了自己的武功;创办学校,以后有了人才……

“咱们这个儿媳,了不起啊。”梁洪烈坐在楚皇后的床前,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梁洪烈也放心的拉着楚皇后的手说:“他哪里是什么伴星,他分明是老天爷给咱们梁家的救星啊。”如若不然,他百年之后如何敢把这大梁国放心的交到梁熙手上。

“等明年熙儿回来,我就让他跟我一起处理朝政,再过几年,如果他能坐得住这个位置,我就把皇位传给他。”梁洪烈爱怜的把楚皇后腮边的发丝理好,看着她迷茫无神的双眼,说:“你还记得当年有两座行宫因为没建好,后来卖给了秦家和贺家吗?贺家那座位于西峰郡,熙儿前段时间写信来,说那里的风景非常好,等我把皇位传给熙儿,咱们就去那里住,好吗?”

七月初,蔺秋带着小皇子回到京城,参加梅影子和王骞的婚礼,梁熙没有一同回来,因为八月就是北疆的秋收季节,胡子们通常会在这时候来北疆打草谷,梁熙要在他们来之前就给胡子们来个突然袭击,把他们打草谷的计划彻底消灭。

...

...

燃烧岁月m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