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7章

夏日香气版

王大羊是突袭营里的一个士兵香气,他在去年的剿匪中香气,因为娴熟的箭法被升为小旗,冬季历练的时候,又因为杀敌勇猛,被一路升到了百户。

要说王大羊最佩服的人夏日,那自然是大梁国的战神蔺敛大将军夏日,他和许多士兵都在胸前挂了个刻着“蔺敛大将军神威保佑”的牌子,祈求自己在战场上刀枪不入、杀敌无数,有朝一日能像蔺敛大将军一样建功立业。

可是要说到王大羊最忠心香气,也是最羡慕的香气,那绝对是当今太子梁熙。

王大羊是突袭营的士兵夏日,突袭营是太子的私军夏日,忠心太子那是理所应当的,可是羡慕太子,而且还不是因为太子的身份而羡慕……就有点奇怪了吧。好吧,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突袭营里的士兵十个有九个都对太子羡慕不已,剩下一个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所以也没什么奇怪的。

据说太子以前是个纨绔香气,北疆大营里的老兵几乎都知道香气,当初太子在北疆大营里除了捣乱就是捣乱,除了捣乱还是捣乱。

可是等他和太子妃成亲之后夏日,你看看现在的太子夏日,练兵、剿匪、杀敌……王大羊没见过大将军,可是现在的太子简直比传说中的大将军还勇猛,毕竟大将军只是守关,而太子已经冲出关去杀敌了!谁敢说太子的变化不是因为太子妃?

再说这太子妃香气,突袭营里的士兵全都见过香气,温柔斯文、好看能干,还能赚钱养家,嗯,后面这一条很重要。突袭营里的士兵几乎全是农家子弟,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词来形容太子妃,反正就是最理想的妻子,可惜太子妃没有未婚的兄弟姐妹了,否则无论如何也要努力一把,不管是娶过门,还是嫁过去,那都是好的。

就说刚才,太子埋伏在大门附近,王大羊正好在他旁边不远的地方,听到宋赋宋参军对太子低声说,一会儿见太子妃之前,要不要先去洗个脸,再换身衣服。也是啊,将近一个月的追踪,太子几乎日夜不眠的赶路,那身上的味道连王大羊都闻出来了,他们这些糙汉子倒也罢了,可是那个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太子妃就难说了。

可是太子很豪气的说不用,还说,太子妃绝对不会嫌弃他,果然,当太子妃从门里面出来,只是痴痴的看着太子一个,旁的人连一眼都不瞧。也难怪太子妃失踪之后,太子和疯了似的。不过,要是自己有个那么好的妻子,丢了也得疯啊。唉~这么一说,好像更羡慕了。

那一次真气暴动,把突袭营的士兵们都给吓坏了,他们虽然当兵之后,都学了些弓马刀法,可是那真气却是从来没修炼过的,毕竟那可是要武林世家才能修习的。不过平日里也听过不少侠客的故事,王大羊这些突袭营士兵们对真气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真气是这么厉害的东西,太子居然能把一整片的森林用拳头全砸倒了。

士兵们看梁熙的眼神除了忠心,又多了许多敬畏,只有宋赋、林诚、陈繁和秦瑜几个心中震惊。他们几个都修炼过真气,即使是他们之中武艺最高的林诚,十岁开始跟着蔺敛修习真气,二十多年的努力,现在也不过能用拳头一拳打倒碗口粗的树干。可是梁熙打倒的那些,可都是成人大腿粗细的,而且还是一整片的森林。这种程度,就是蔺岳那个天生神力,又自幼修习真气的人也做不到啊。

当他们赶到行宫之后,林诚他们又发现,梁熙的真气暴动之后,不仅力量变得极其恐怖,就是速度也快的匪夷所思,梁熙进行宫查探的时候,寻常人的眼睛根本就只能看到一条模糊的影子,如果不是因为行宫里布置了许多机关,而梁熙的机关术不过刚刚入门,他自己就能把蔺秋给救出来了。

第二日,乘着秦幕天来抢夺太子妃的时候,梁熙派陈繁和林诚进去救人,自己则留下来听听贺骅和秦幕天到底有什么阴谋。

一开始梁熙还能耐下心来,到后来秦幕天说什么,只要把天龙魄交给他,就把蔺秋留下来给贺骅,还说蔺秋合贺骅的口味,直气得梁熙一拳凌空打去,旁边树上的积雪就差点把秦幕天给埋了起来,等他换好衣服,又是一掌挥出,下马车的梯子就碎了,还故意用真气裹了两片碎裂的木片,狠狠的扎进秦幕天的腿上。

梁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好像本能的就懂得了该如何控制真气。

事实上,梁熙自从服用了珍珠白玉果之后,体内的真气就偶尔会冒出来,特别是他与人性命相搏的时候,或者特别激动的时候,真气会让他变得力大无比。只是这种情况时好时坏,简直可以与某段姓皇子的六脉神剑相比。不过,后来他拜了蔺敛为师,从蔺敛那里学会了一种真气的修炼方法,这种情况就好了许多。

其实这并不奇怪,珍珠白玉果给了他真气,这些真气布满了全身,可以为他疗伤、治病、解毒,甚至能让他驻颜,可是也会随着体表慢慢散发,最后消失。无法控制也很好理解,血液在你的血脉中,你能控制血液的流速、流量吗?

而修炼却会把真气逐渐凝炼,储存在筋脉之中,当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像控制肌肉、关节那样控制真气,增加力量、速度。

如果说,修炼能让梁熙控制好身体内的真气,他从与蔺秋欢好之后,就开始隐约的懂得如何外在的控制真气了。

欢好时,口唇相交、下|体契合,在两个人的身体里形成了一个真气的循环,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好,以至于口唇分开的时候,梁熙也本能的想让真气继续循环,于是他努力的让真气从口中延伸出去,进入蔺秋的口中,勾引着蔺秋体内的真气,时间久了,他的真气能延伸得越来越远。

这次的真气暴动其实是一种突破,他的真气太过充足,想想把珍珠白玉果这种奇珍当饭一样吃了个半饱,就能明白他体内的真气到底有多少,又有蔺敛的悉心教导,再加上与蔺秋交合时的本能双修,短短的时间里,他体内的真气数量不说后无来者,起码也算是前无古人,必须扩大筋脉,并再度精炼真气才能容得下。

要想突破,就必须先将筋脉中的真气消耗殆尽,重新将体内的真气凝练再精炼后储存入筋脉,听着或许挺简单的,事实上真要做起来十分的不容易,看看那片倒霉的森林吧,就知道当时有多么的危险加劲爆了。

事后,当梁熙从蔺敛那里知道真气突破时的危险,才知道后怕。要知道,即使是武林世家,有人要突破冲关,也需要有多人护法,因为这时候是最容易走火入魔,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许多人在幻境中陷入温柔乡,旧的真气无法泄出来,新的真气却又进去了,以至于许多人都在突破时,新旧真气彼此争夺,最后筋脉寸断而死。

只能说梁熙运气实在不错,暴动的时候因为心里念着蔺秋,连幻境中都是蔺秋被人捉了去,他不断的战斗去救蔺秋,把体内的旧真气给发泄得一干二净,连一丝一毫的保留都没有,反而没有走火入魔,真正的达到了“百步杀人”的境界,假以时日定能再次突破。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现在梁熙满心满眼的就只有蔺秋一个,一个闪身已经从树上下来,抱起蔺秋飞身上马,要不是宋赋急忙拦住,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就要不理这个烂摊子走人了。

“太子殿下,这些人该怎么处理?”宋赋说的时候,眼光不由自主的瞟向了秦瑜。

贺骅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只剩下地道里的十几个人还活着,要想杀或者放都简单。可是秦幕天那边却带了几百人,虽然真的要杀光了也容易,可是梁熙的护卫队长是秦瑜,而秦瑜又是秦幕天的庶孙,该怎么做必须要由太子来定夺。

梁熙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大群人呢,他眼带杀气的望了一眼贺骅,低头对蔺秋柔声问道:“秋儿,是不是这个贺骅绑架了你?”

他没有问贺骅是不是对蔺秋做了些什么,一来怕蔺秋说出来会伤心,二来,这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蔺秋,才让蔺秋遇到了危险,就算蔺秋真的被贺骅怎样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反正,不管蔺秋怎么样,他都不会改变对蔺秋的感情,那还不如不要问。

“嗯,是他。”蔺秋对“被绑架”这件事到不如何生气,而且贺骅虽然喜欢幼小的孩子,却大多是靠哄骗得你情我愿了,或者买回来属于自己的才会上手,象蔺秋这样一心在别人身上的,他虽然喜欢,却还是会维持着文人的面子,所以蔺秋住在行宫的这段日子,不仅没有受到骚扰,衣食住行还每一样都精致又周到。

“那个人是谁?”梁熙刚想处理贺骅,却被一个被士兵带出来的人吸引了目光。

那人身上的纯黑丝绸袍服,下身的河山图,都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着的,而且,此人面对刀剑却丝毫不影响身上的气势,应该是个大人物,可是梁熙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蔺秋还未回答,贺骅已经疯狂的扑了上去,口里喊道:“放开皇上,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快把皇上放开!”

听了这话,梁熙猛的一眯双眼,身上冒出阵阵寒气,冷声道:“皇上?”

...

...

...

夏日香气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