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6章

当有天老去

蔺柏到不是为了蔺秋才追着秦幕天而来的老去,事实上他一直到离开京城之前老去,还没有收到蔺秋失踪的消息。

因为蔡娥的关系有天,蔺柏一直派人跟踪着贺骅有天,却被贺骅使了金蝉脱壳之计溜掉了,这件事让蔺柏产生了警惕,于是他大撒网的监视了四大家族的家主,和一些有地位的子弟,结果被他发现了伍清钰,后来更是发现伍清钰跟着秦幕天一起离京,他直觉这两人离京不会有什么好事,这才带人追踪过来。

从京城到西峰郡行宫快马只要五天老去,秦幕天他们因为坐了马车老去,日夜赶路也走了足足九日,到第十日中午才到了行宫门外。

贺骅听闻秦幕天带了两百多人气势汹汹的赶来有天,急忙将行宫内外的青壮组成护卫队有天,他心里明白大约是梁或者蔺秋的事情暴露了,这时候如果逃跑必然不行,还不如留下来,看看怎样才能打发了秦幕天。

“秦公老去,别来无恙。”贺骅站在行宫门外的高阶上老去,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秦幕天,拱手说:“不知秦公驾到,还请入内奉茶,以谢未能远迎之罪。”

秦幕天抬头看了看门上挂的“贺家别苑”几个字有天,对贺骅皮笑肉不笑的说:“贤侄不需多礼有天,老夫只是来迎太子妃的,就不多做打扰了,麻烦贤侄把太子妃请出来吧。”

贺骅心中暗恨老去,脸上却还是带着笑老去,说:“远来是客,如果让家父知道秦公驾到,晚辈却连一杯茶都不请的话,定要埋怨晚辈了。”

两人互不相让有天,伍清钰在车上听得气闷有天,走出车厢,说:“贺骅兄还是把太子妃请出来吧,要是我们进去请的话,万一惊动了某些贵人,岂不是大罪过?”其实伍清钰并不能肯定他推测出来的“贵人”到底是谁,但贺骅把此人藏在这远离京城之地,必然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的。

果然,贺骅脸色立刻变了,他眼神锋锐的在伍清钰脸上划过,正色道:“秦公这是打算硬闯我们贺家山庄吗?”

秦幕天并不想与贺家交恶,他哪怕是从贺骅这里抢走蔺秋或者天龙魄,那只是他和贺骅两个人的私人恩怨,如果真的硬闯进贺家山庄,那可就是与贺家为敌了。他踌躇了一下,说:“贤侄想必知道老夫所求的是何物,如果贤侄已经拿到手了,那么只要贤侄把东西交出来,那太子妃留给贤侄又有何妨,想来那太子妃正合贤侄口味。”

他话音刚落,身旁一棵树上的积雪突然从树上掉落,那树上积雪甚多,几乎把秦幕天整个人埋了进去,周围的下人一阵手忙脚乱才把他给救出来。

这天寒地冻的,那积雪从领口钻进去的感觉可着实不好,贺骅请秦幕天进山庄里去更衣,秦幕天哪里肯独自进去,可是他要带人进去,贺骅也不会答应,最后只好去马车上换了身衣服。

谁知道秦幕天的霉运似乎还没有过去,他换好衣服出来,下马车的时候,脚下的凳子竟然诡异的散架了,那马车高约一米二,踏空摔下足够把人的腿给摔断,严重的甚至能把脖子摔断,幸好旁边的下人扶了一把,可是那散架的凳子碎片还是扎进了秦幕天的腿里,秦幕天一声惨叫,一条腿上顿时血流如注。

所有人都呆了,实在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秦幕天带来的全是青壮打手,这时候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伍清钰虽然会些医术,可是他没有药材,再精湛的医术也使不出来啊。

贺骅虽然恨不得秦幕天现在就死,可是如果他真的把秦幕天拒之门外,让他死在自己门口,这贺家和秦家的仇可就大了,只好万般不情愿的叫来山庄里的医师为秦幕天治疗,折腾了半天才把秦幕天的伤腿止了血,上了药。

秦幕天丢了面子,可是却也不肯就这样放弃天龙魄,只好厚着脸皮对贺骅说:“今日多谢贤侄援手,只是这太子妃……老夫还是要迎回去的,还望贤侄能……”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高声说道:“太子妃是孤的妻子,就不劳秦公相迎了,自有本太子亲自迎回去。”

“什么?!”秦幕天和贺骅蓦然瞪大了双眼,一起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就在行宫外的一棵大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虽然那人满身满脸的泥水,可是他们都立刻认出,那人正是太子梁熙。

秦幕天顿时脸色发白,贺骅的脸色更是白里泛青,太子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大门吱呀呀的打开,蔺秋从里面慢慢的走出来,他对周围的人全然不望一眼,只是微微仰着头看向树上的梁熙。

“怎么回事?”贺骅惊得连忙向门里看,只见里面四处站满了和梁熙同一打扮的士兵,而与此同时,围墙上猛的冒出来无数拿着弓|弩的士兵,手中的弓箭指向墙外的秦幕天等人。

贺骅心中又惊又怕,自己站在大门外不足一个时辰,这行宫之内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士兵,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原来,自从那日蔺秋被绑架,梁熙就开始派人分头追查绑架者的行踪,当时从四个门出去的马车,等找到的时候,所有驭者都服毒自尽了,连一个活口都没捉住。

梁熙只好撒网似得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些绑架者的线索,可是贺骅所找来的人非常谨慎,沿途换了好几次的车,路线也不断的调整,让梁熙他们不断的在路上打转,一直到昨天半夜才到了这处行宫。

地方是找到了,可是梁熙投鼠忌器不敢强攻,只能派人偷偷的潜入,打算选寻找蔺秋的具体位置再做打算。可惜这行宫太大,而且明暗之间的守卫也太多,又有贺骅收罗的一些奇人异士布置的各种机关密道,让他们一时间无法确定蔺秋在哪里。

梁熙担心蔺秋,急得几次想独自进去救人,都被林诚、宋赋、陈繁他们拉住了,怕他这样不管不顾的冲进去,贺骅会以蔺秋为人质,到时候反而不好处理。而且,他们曾经在一个院子里看到不少的美少年,生怕贺骅会对蔺秋做出些让梁熙疯狂的事情。

也难怪他们担心,自从蔺秋失踪之后,梁熙的情绪就一直不稳定,在搜索绑架者的路上,还出现了真气暴动的现象。学武之人都要修炼真气,真气的浓厚程度也因人而异,通常在冲关,或者走火入魔才会导致真气暴动。

他们分不清梁熙是冲关还是走火入魔,只见他突然象发狂一样,用拳头将一整片森林打得七零八落,连一棵直立的树都没有了。看着那些被一拳砸断的成人大腿粗的树干,陈繁他们连靠近都做不到,因为梁熙的动作快得让他们连看都看不清楚,拳头打出的拳风甚至能打断树干。

虽然后来梁熙总算是停了下来,可是那片彻底被毁的森林让宋赋他们都感觉到了害怕,如果蔺秋真的出了什么事,梁熙大概能毁了这个行宫,毁了这附近的山头吧?

好在今天一早有斥候来报,一队车马正向着这个方向而来,虽然他们无法探明是谁,可是看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就知道来者不善。

梁熙听了这个情报立刻冷静下来,定了一个浑水摸鱼的计策。

果然,秦幕天赶到的时候,贺骅派人护着梁和蔺秋去密道,被一直暗藏在行宫内的斥候发现了密道的入口,等贺骅走到大门外的时候,大量的青壮都在大门后埋伏了起来,行宫内反而没人了。

梁熙本想乘此机会,让陈繁和秦瑜各带一队突袭营士兵从后墙进入,在发现来者是秦幕天的时候犹豫了,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是这秦瑜毕竟是秦幕天的孙子,万一在营救蔺秋的时候……事关蔺秋,梁熙真的输不起。不过没有过多的时间让梁熙考虑,最后还是让陈繁与林诚带两队士兵进入,一队从密道里救出蔺秋,另一队则是杀死藏在门后的守卫,占领行宫。

突袭营的单兵平均作战能力虽然抵不上特种兵,可是在这片大陆上绝对是第一,他们飞快的在花园里穿梭,在所有守卫尚未发出声音的时候,一支弩|箭已经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林诚在密道里除了找到了蔺秋,还找到了梁和几个美少年,另外就是堆成山一般的金银珠宝。

而陈繁则是带人把剩下的守卫全部放倒后,彻底的占领了这座行宫。

蔺秋从密道里出来,不等周围的人告诉他梁熙的方向,他已经本能的快步向大门走去,越走越快,最后如飞奔一般跑到门口,立刻就听到了梁熙的声音,虽然那声音变得沙哑粗糙,里满是充满了疲惫与怒火,对蔺秋来说,却是最动听的声音。

大门吱吱嘎嘎的打开了,蔺秋只一眼就看到了树上立着的那个人。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眼看到梁熙,还从没见过他外表这么糟糕的样子,可是那笑容依旧是那么灿烂耀眼。

梁熙见到蔺秋,也立刻忘了身边的一切,他从树上一跃而下,再一个闪身已经到了蔺秋面前。

“秋儿,我来接你回家了。”

...

...

...

当有天老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