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3章

关键词

蔺秋是在被人群冲散的那一瞬间,被人用迷药迷倒,立刻就运送出城,走了没多远他被人抱下车,躲在路边的林子里,等追兵过去之后,换了一辆车之后,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连续几天关键词,蔺秋每天能被唤醒两次关键词,吃饭和处理一些个人问题,只是那迷药十分厉害,即使被唤醒了却全身无力,只能缓步慢走和做一些最轻微的动作,而且竟然不能出声说话。

不过蔺秋也没有尝试呼救,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可是车外只有寒风刮过的声音,明显是在野外无人处,而且旁边看守他的人身上都配着刀剑,如果他呼救,不等有人来救他,他很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

那几个人也完全不和蔺秋说话关键词,每次唤醒他关键词,就为他送上饭菜,等他吃完就在车厢里放上恭桶给他如厕,然后用迷药让他继续昏睡,根本不给他离开车厢的机会。

如此走了大约十日,期间他们又换了两次马车,到了一处群山环绕的山庄里,这才给蔺秋解了迷药。

这山庄依山势而建关键词,分为上下两层关键词,每一层各有造型不同的亭台楼阁,两层之间还有一个占地极大的花园,虽然现在是冬天,花园里一片的萧条景色,可只那湖心亭下的玲珑巨石,明显是从山外运来的,也不知道当初花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运到这山里来。

蔺秋在花园里慢慢的走着,这里虽然也下着雪,可是却几乎感觉不到风,天空中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下,那感觉和北疆凛冽的风雪完全不同,到有些像是南方缠绵的春季细雨。

两个嬷嬷跟在蔺秋的身后关键词,这是专门过来伺候他的。

蔺秋来到这里已有三日,因为一直在车上昏睡,他休息了三天才能正常走动。

这里的主人虽然没有见蔺秋,可是也不曾亏待了他,不管是房间里的陈设,还是专门为他准备的衣服、服饰,一日三餐所用的膳食,都是极尽奢华,知道以前服侍他的是几个嬷嬷,所以专门派了几个相貌端正、手脚便利的嬷嬷前来伺候他,可说是样样都考虑得极为周全。

甚至连他今天出来散步所披的披风,都是用白熊皮做的。要知道,这白熊只有极北之地才有,蔺秋以前的那件白熊皮是他二哥专门穿过草原,去极北之地猎得的,如果在京城里,那可是万两黄金也买不来的。

转过一处造型奇特的假山,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火红的梅花在雪中傲然绽放。一个外表儒雅的中年男人站在一棵梅花树下,似乎正在思考什么,大约是听到蔺秋他们的脚步声,扭过头来,对着蔺秋微微一笑。

蔺秋视而不见,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经过。

那男人脸上一僵,他故意安排在花园见面,就是想打破僵局,谁知道这太子妃居然像没看见他一般,心中虽然懊恼,却不得不开口道:“太子妃,且慢行。”

蔺秋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那个男人。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一双漆黑剔透的眸子里仿佛在涌动着什么,事实上他的心里也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让他感觉到胸口里似乎在烧着一团火。

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蔺秋白皙的面颊上显出淡淡的红晕,这反而让他显得更加年幼娇弱,那男人看得几乎呆了,虽然他一直在说“太子妃是个妖怪”,可是见到本人才知道,他当初说错,这太子妃不是妖怪,而应该说他是妖精,否则为何明明相貌只是个清秀的少年,却有着如此的风情。

没错,这男人正是贺家当代家主的嫡长子,贺家书院的掌权人,贺骅。

贺骅原本想利用流言让皇上厌弃蔺秋,等他被天家贬出之后,再找机会接近他,谁知道皇上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流言,无奈之下他只好兵行险着,直接派人把蔺秋给绑架来,然后再慢慢的打动他,想来太子妃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再聪明又能如何,以贺骅多年的经验,要打动这种少年实在是太容易了。

可是当他见到蔺秋之后,他却不确定了,明明蔺秋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怒火,脸上却是一丝一毫也不显,难道这太子妃竟然是心思如此深沉?

当然不是!事实上蔺秋他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生气,什么叫发怒。

蔺秋好不容易安排了一场灯火大会,让梁熙露出了笑容,却突然被劫持到了离梁熙那么远的地方,他的满心欢喜都消散了,只觉得心中焦躁不以,除了焦躁还有另外一种情绪,可惜他完全不懂这就是愤怒,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愤怒,只有眼眸之中才泄露了出来。

贺骅压下心中的疑虑,露出和蔼的笑容,说:“太子妃,那边有一处暖阁,我们何不去一边煮茶,一边赏梅。”

蔺秋看着他,既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反对,见他向暖阁走去,想了想也跟着他走了过去。

这暖阁有两层,他们一路走到二楼,蔺秋才发现这暖阁的窗户有两层,外面是普通的雕花木窗,而里面竟然是一层玻璃窗,而且不是那种花花绿绿的琉璃,而是透明无色的玻璃。

蔺秋当初刚刚掌管福满银楼的时候,就曾经想过制作玻璃镜子,可是他知道怎么做镜子,却不知道怎么做玻璃,他曾找过一些老的琉璃工匠来做实验,却一直做不出来无色透明的玻璃,想不到竟然在这里看到。

“太子妃想必是没见过这种水晶琉璃吧。”贺骅见蔺秋一直望着那玻璃窗,心中暗自得意,说:“这是从海外运来的,大梁国便是皇宫之中也不曾有过。”

蔺秋没有说话,对着那玻璃看了一会儿,这才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贺骅早就把蔺秋的习惯打听得清楚,知道他一向不爱说话,所以对他的沉默也不以为意,只是让人拿来茶炉等工具,动作极为优雅的亲手为蔺秋煮茶。

大梁国的贵族们喝茶,到有些像华夏的唐茶,又烘又烤,还要加不少辅料,过程很是复杂,而且喝起来什么味道都有,就是没有茶味。

蔺秋平日里喝的都是直接冲泡的茶,对这种茶只觉得怪异,尤其是贺骅不知道在茶里面加了些什么,弄得蔺秋闻着鼻子痒痒的,几乎忍不住要打喷嚏,所以只是放在面前没有喝。

虽然蔺秋对他不理不睬,贺骅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风度,甚至连脸上的微笑都没有改变分毫,举手投足尽显大家风范,他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碗,指着那一大片的梅林,说:“早就听闻太子妃文采斐然,如此美景,不知道能否请太子妃赋诗一首,以为留念呢?”

蔺秋没有说话,只是垂目看着面前的茶碗。

“就以梅花为题,如何?”贺骅又说。

蔺秋还是没有说话,继续看茶碗。

“太子妃莫非是作不出来?”贺骅勉力保持着微笑。

蔺秋一动不动,连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暖阁里烧起了碳盆,一室的温暖,不过那玻璃上似乎涂抹过某些脂膏,并没有起雾,能很清晰的看到外面,窗外的雪似乎大了一些,不断的有雪花触碰到窗上的玻璃,然后又慢慢的滑落.

贺骅已经快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了,面前的少年虽然一脸的冷漠淡然,可是那张清秀的小脸却勾起了他心底的**,他的眼睛甚至忍不住瞟向暖阁另一边的矮塌,脑海里无数次把面前的少年压在矮塌上,狠狠的撕去他的衣衫,占有他的身体,在他细嫩的身子上刻下自己的符号。

可是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贺骅用尽全力克制住自己,只要事成了之后,他想要什么没有?就算到时候把这个小太子妃要到手里,想来也是不成问题的。

贺骅继续维持着笑脸,却不知道,蔺秋一直不看他,并不是无视他,而是蔺秋本能的感觉到了恐惧。

从本质上来说,蔺秋的心思极为简单,他甚至到现在为止,许多情绪都还没有认知,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反而对别人的情绪特别敏感,就像梁熙每次对他微笑的时候,他能明确感受到他心底的快乐,而有些人,明明笑起来很温和,可是他却感觉不到那种应有的欢喜。

贺骅是真正的大世家公子,他的面容端正,举止儒雅,他的笑容让许多人如沐春风,可是蔺秋面对贺骅却觉得刺骨的寒冷,甚至在他的感知中,面前这个人比那野兽还要让他恐怖,可以说是青面獠牙的怪物也不为过。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茶壶里的水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太子妃就不想再见到太子殿下了吗?”贺骅实在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取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蔺秋微微的一颤,终于抬起头望向贺骅。

“只要太子妃交出天龙魄,我就让太子妃与太子殿下团聚。”

...

...

...

关键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