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1章

做一个赚钱

几个地痞的话让朝堂里静默了几秒赚钱,随即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武将们恨不得一拳锤扁了这几个地痞獾盟撬党鎏渝幕祷埃庵窒敕e苷#劓柙诒澈笤煲ィ堤渝茄郑敲刺渝耍胰松樟怂氖樵阂餐耆档霉ァ

文臣们却是另一番心思赚钱,别看文人们总把“忠孝节义赚钱,礼义廉耻”挂在嘴边,但只要混进官场,还能混到朝堂上的,又有几个是干净的,大梁国虽然除了梁熙之外,没人知道什么叫兵法三十六计,可是这些文臣们大概早就研究出了官场七十二计了。

贺家书院从第一家分院被砸一个,到最后京城的总院被烧一个,其中历时一个月,如果说一开始贺家书院没反应过来,被砸了几家分院,也是有可能的。可是后来被砸的分院却依旧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就让人有些不懂了。至于那被烧的总院,虽然是在天子脚下,可是因为在城外的树林深处,如果不是被烧了,也不会引来朝堂震动。

所以文臣们都暗暗揣着个心思赚钱,这书院被烧莫不是贺家的苦肉计?只是这就更说不过去了赚钱,贺家到底和太子妃有什么过不去的,居然要毁了总院来打压他?要知道,贺家书院传承近千年,那总院不仅仅是教书的地方,更是贺家,乃至大梁国文化传承的一个象征。

然而事实却距离文臣武将所想的有点远一个,买通这些地痞的人是贺家的一个下人一个,而且这个下人还是贺骅原配夫人的陪嫁丫鬟,可是当这个丫鬟被带进来的时候,所说的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贺骅的原配夫人姓黄赚钱,出身虽然不高赚钱,却也是书香门第,黄氏的祖父还曾经指点过贺骅的琴艺,算是贺骅的半个师傅。

黄氏嫁给贺骅的时候只有十二岁一个,原本说好了再过几年圆房一个,谁知道新婚之夜贺骅就强逼着黄氏圆了房,甚至还把她的两个不足十岁的陪嫁丫头给糟蹋了。买通地痞的这个丫鬟是个针线丫鬟,因为年纪稍大,长相也很平常,这才逃过了贺骅的毒手。

黄氏性格懦弱不敢声张,又被贺骅威胁了一番之后,连回娘家的时候也没有透露半句。

没过一年,黄氏被发现有了身孕。

贺骅当初答应了黄家等黄氏十六岁后再圆房,偏偏这黄氏还没到十三岁就怀孕了,如果传扬出去,贺骅的声望必将受到眼中的打击,这种事情贺骅自然是不愿意的。

事实上不仅贺骅不愿意,就是贺家的家主也不能答应。贺骅是嫡子,从小就当做贺家下任家主培养,如果是别的世家倒也罢了,可是贺家却是大梁国文人的代表,虽然夫妻间的事情外人不好过问,可是“言而无信”就足够把贺骅打入尘埃。

黄氏被迫喝下了打胎药,她年纪小小就落了孩子,如果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或许还能慢慢调养回来,可是贺骅原本就喜欢年幼的孩子,见黄氏脸色苍白的娇柔模样,又怎么可能放过她……就这样,黄氏接二连三的被打胎,到最后贺骅觉得这样太麻烦,甚至给她喝了绝子汤。

这身体上的病痛或许还能坚持下去,可是服下绝子汤的压力却是黄氏无法忍受的,她一日比一日憔悴,不到十六岁就病逝了。

这件事在当年也闹得挺大,到不是黄家知道了黄氏的死因去闹,而是那贺骅为了表示对原配的尊重,决定以后再不娶妻,之后进门的全是妾,原配的位置一直给黄氏留着,让黄家人好生感动。

一直到这丫鬟在大殿上说出此事,众人才知道这背后居然是这种事情。

要说起来,这丫鬟也是个能干的,当年黄氏的陪嫁丫鬟们大多被贺骅逼着给黄氏殉葬了,只留下了那两个他新婚之夜就忍不住糟蹋了的小丫鬟,不过等她们年纪大了之后也被贺骅弄死了。只有这个针线丫鬟,因为一手好针线被贺骅的母亲看中,被要到了自己房里,这才活了下来。

这丫鬟恨极了贺骅,她因为在老夫人的屋里,耳目自然也比旁的丫鬟要方便,前段时间听说了“太子妃是妖怪”的流言,她知道了这流言是贺骅所说出来的,又听说分院被砸的事情,知道这是一个报仇的机会,于是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请了几个地痞去烧贺家书院,她知道只有把这件事闹大了,才有机会把贺骅的龌龊事公之于众,对于贺骅那种人,让他失了人心,比让他死还难受。

当下,这丫鬟在大殿里把贺骅所做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一字一句,声声如泣,听得许多文臣都脸色发白。

说起来这也是大梁国的一个特色,武将们因为早年都在边疆沙场之上,讲究一点的,回来相亲结婚,不讲究的直接在战友里找个相好回来成亲,甚至有在大营里直接摆酒成亲的,所以不少武将都娶的是男妻,就算回来成亲的,也尽量找一个成年了的妻子,好立刻留下子嗣继续回边关。即使回来之后,因为早年在外无法陪伴妻子家人,对妻子的感激让他们都很少纳妾,更不要说玩弄幼小。

可是文官却不同,许多文官都妻妾成群,通房无数,更有俊俏的小厮、书童等人解闷,还时不时的到青楼倌馆里去风花雪月一番。对于这些文官来说,玩弄几个孩童实在算不得什么。

然而那黄氏却与普通的玩物不同,她是原配夫人,是正正经经八抬大轿迎进门的正牌妻子,贺骅却把她当个玩物一般,不仅接二连三的让她打胎,更让她喝下青楼女子才用的绝子汤,这就是他最让人诟病的地方。

因为大梁国四敌环绕,每年都要在战场上死伤无数,所以人口问题一直是重中之重,原则上来说,大梁国是反对打胎的,甚至医馆里也绝对不允许售卖打胎的药物,打胎和服用绝子汤的人都被人看不起,被认为是如妓子一般道德沦丧,偏偏贺骅这个闻名的学者,贺家未来的掌权人,却做了这种虑椤

“信口雌黄币桓鑫墓倨昧成3啵苍诤丶沂樵壕投粒踔梁湍呛劓韫叵挡淮恚衷谑怯志峙绻劓枵媸钦獾热耍岵换岚炎约阂哺哿恕

他话音刚落,陈简出列,也一脸怒色的说:“对!没有证据的事情,岂容你这小女子在此乱说。”

文官们都连连点头,只有孙尚书和蔺柏翁婿两个,眼神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那丫鬟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信封,把外面包裹的粉色绸缎揭开,把信封高高举在头顶,说:“皇上,小女子只想为我家小姐报仇,却万万不敢欺瞒皇上,这是我家小姐临死前写的亲笔信,皇上一看便知。”

出于对死去黄氏的尊重,梁洪烈并没有让人当殿宣读,而是让王骞接过来,检查无毒后,自己展开信纸细细

这封信是黄氏写给自己父母的,信里主要写的是她在贺家的凄苦生活,贺家如何逼迫她打了孩子,贺骅如何逼迫她喝下避子汤等等,后面还说了一些平日里的琐事。

梁洪烈虽然看得认真,心里却对这种软弱可欺的女子不感冒,在他看来,做女人就该像楚皇后那样,即便是他当年离家起义,楚皇后依然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孩子,而不是只知道在那里哭哭啼啼。

可是等他看到后面的某一处,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越看脸色越是难看,到最后,他猛的站起身来,对着蔺柏大声说:“带下去,秘审!”

“臣,遵旨。”

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主要是刚才梁洪烈的神情实在太吓人,上一次丰妃与人私通怀孕,梁洪烈的神情都没现在这么吓人,那封信里到底写了些什么?

京城里的各种流言顿时沉寂了下来,安静得仿佛暴风雨的前夕,许多人都在静静的等待。

而这时候,北疆的北陌县里却是一番繁华胜景。

过年前夕,梁熙带着突袭营从关外回来,他们深入草原三百多里,驱赶、屠灭了七个小型的部落,救出了四十多个从大梁国掳走的奴隶,打劫了……咳咳,获得了不少的战利品,其中包括两千匹战马,和大量的牛羊。

这次突袭营虽然获得了不小的胜利,可是梁熙从回来那天开始就一直保持着低气压,即便是对着蔺秋也很少露出笑脸。

要知道梁熙这个人,是能在被打了板子之后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依旧能自娱自乐的人,所以蔺秋开始感到担忧,他让刘嬷嬷向张戍打听之后才得知,原来他们在那些胡国的部落里发现了大量大梁国人的尸体,都是保存好了,等冬天食用的。

蔺秋听了之后,抱着小皇子梁煜在房里坐了许久,出来后让人喊来北陌县主簿,给了他一份举办过年灯会的宣传资料,并如何举办灯会的各种明细。又叫来刚刚从京城回来的张德儿,给了他如何制作烟花炮竹的资料,让他立刻找手艺人来制作烟花炮竹。

这一年的新年,北陌县举办了大梁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新年灯会,无数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响亮的炮竹声把群山都震动了。

梁熙牵着蔺秋的手,站在灯会上的一个谜语宫灯旁,冥思苦想。

“这个麻屋子、红帐子,里面睡个白胖子……莫不是指的是小煜那家伙?”

...

...

做一个赚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