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8章

瑞典三叉戟鱼竿多少钱

冬季是北疆最难熬的日子三叉戟,不断的大雪三叉戟,刺骨的寒风,只要一到大雪季,北疆的所有县里就很难看到在街道上行走的人了,即使有商店还在开门做生意,也只是留下一个小小的门,还要挂上厚厚的布帘子。

这次突袭营的冬季拉练预时一个月瑞典,主要目的是锻炼士兵在大雪季的适应能力瑞典,还有测试冬季装备的性能。

冬季装备除了皮帽、冬衣等基本物品外三叉戟,还有滑雪板、可拆卸雪橇、隐形斗篷等东西三叉戟,有趣的是,这些东西里面,除了滑雪板是蔺秋设计的,别的几乎都是下面的工匠、裁缝想出来的。

进入秋天以后瑞典,蔺秋就考虑为突袭营的士兵做冬季里用的皮帽瑞典,他考虑过游戏里出现过的那种双耳皮帽,可是那种皮帽根本挡不住箭矢,要怎样在保暖的情况下,还能有一定的防御力,成了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好在几个皮匠想到了解决的方法。

蔺秋所办的皮具作坊随着需求的扩大三叉戟,现在已经有四百多人三叉戟,其中熟手皮匠就有一百多人,几个皮匠听说太子妃正在为冬季的头盔而烦恼,立刻凑在一起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他们参考棉甲、纱衣和普通皮甲的做法瑞典,把多层牛皮压实瑞典,在每一层里面加入细铜丝的网,再以铜模冲压做成头盔的形状,最后在里面加上毛皮。这种头盔不仅保暖、轻便,而且极为结实,别说箭射不穿,就是拿斧头砍,都要砍好久才能砍开。

蔺秋收到这个头盔很惊讶三叉戟,要知道大梁国的人大多安于现状三叉戟,很少有人会有开拓创新的精神,这几个皮匠居然能想出这么好的点子,可算是十分难得了,所以蔺秋立刻给他们每人发放了五十两银子的奖金。

其实,蔺秋并不知道,他当初设计的水车,现在已经衍生出了水力磨坊、水力捕鱼、水力舂谷等等东西;因为他把各种鸟羽、绒毛、丝绸都放进了首饰里,现在京城里的几个银楼已经出现了专职的首饰设计师,各种新的首饰层出不穷;因为羊绒挂毯、披肩的出现,现在南方养蚕区已经有了织锦挂毯、织锦披肩。

人类的想象力是永无止境的少钱,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少钱,就能不断的发展壮大。

那些得了奖金的皮匠回去不断宣扬,要知道五十两银子足够十口之家一年的开销了,而且还能过得很不错了。于是蔺秋下属工坊里的工匠们全都开动脑筋,不断的设计出了各种各样或实用,或匪夷所思的东西。

比如说那个隐形斗篷少钱,这当然不是能让人真的隐形少钱,而是用白色、浅灰色、浅褐色的羊毛织出来的,披在头上和身上趴在雪地里,十米之内都发现不了。

说来有趣,设计这个斗篷的人正是顾氏,就是马匪孙麻子的那个泼辣媳妇,自从孙麻子为了救她而死,她随剩下的马匪跟着梁熙回到大梁国,既没有回自己娘家,也没有再嫁人,而是在蔺秋的织毯工坊里干活。

她原本是个富户人家的小姐少钱,小时候也学过女红少钱,又兼读过几年书,人也灵巧,学起织毯自然是事半功倍。她恨胡子入骨,知道突袭营需要冬季装备,立刻动起了脑子来,想到有一次在刚刚下雪的雪地里看到一只灰白相间的野兔,到比纯白色的更难以发现,于是做出了那个隐形斗篷,正面是纯白色的,背面是灰白相间的,用来应付不同的地形。

不仅是她,还有几个木匠设计出了可拆卸的雪橇,还有马腿专用的腿套、轻便的蔬菜干饼、防治冻疮和开裂的药脂膏等等,从吃的到用的不一而足。

可以说少钱,突袭营从上到下少钱,真是武装到了牙齿,连一条围脖都是有讲究的。可是,危险并不是你的防御力高了,就一定能避免。

这一次的冬季拉练,说是拉练还不如说是试炼,用前马匪郑晃的话来说,就是带他们去见见血。

别看上一次剿匪的时候少钱,大部分的士兵都体验了一下战争的滋味少钱,但是那只是对付外敌,而战争的残酷,或者说残忍远远不是这么简单。

纵观无论哪一个世界的历史,在战争里死亡人数最多的,永远是平民。想想华夏的近代史,不管是八国联军入侵,还是日本侵华,平民死亡的人数是个多么恐怖的数字,再想想那个被屠杀了30万平民的城市,就知道战争不只是军队之间的战斗,平民永远不能至身度外。

梁熙这一次要做的事情少钱,如果被朝堂上的那些文官知道少钱,肯定是一场大风暴,因为他要去屠杀平民,说得清楚一点就是,屠杀、劫掠胡国的平民。

如果是以前的梁熙,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可是他的战斗意识实在草原上被激发出来的,是深恨胡子的马匪为他建立起来的,所以在他的观念里和马匪一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胡子不当他们是人,他们也当胡子是畜牲,屠杀畜牲完全不会不安。

可是突袭营里的大部分士兵在一年前还只是普通的百姓少钱,剿匪的时候他们还算镇定少钱,可是当他们偷偷出关,选择了一个最靠近北疆边境的胡子部落进行屠杀的时候,他们的刀都砍不下去了。

当他们把那些反抗的胡子男人都杀死,只剩下的老人、女人、孩子惊叫哭喊着四下奔走逃窜,突袭营的士兵犹豫了,尤其是一些女人或者老人抱着孩子,向他们苦苦哀求的时候,他们的心里都忍不住开始同情他们,他们没有杀死那些胡子,甚至有些士兵对躲藏的胡子视而不见。

梁熙站在部落营地的外面少钱,他的身边站着陈繁、宋赋和三个教官少钱,他的身后还有四百多的前马匪,这些人都没有上场动手,只让那些新兵去。

随着部落里厮杀声减少,哭喊声越来越大,前马匪张戍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说:“这些新兵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啊。”

他旁边的郑晃一撇嘴少钱,说:“全是些软瓜娃娃少钱,胡子从老到小全是畜牲,就该统统杀光了。”他身后的前马匪们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

箭术教官曾盛微眯着双眼,盯着部落里的一个角落,说:“很快他们就会自食其果了。”

他话音刚落少钱,那个角落里突然冲出来十几个魁梧的胡子男人少钱,他们刚才在女人和孩子的保护下躲了起来,这会儿见外面的士兵已经泄了杀气,寻了个机会冲出来偷袭,顿时砍伤了几个突袭营的士兵。

其中一个胡子大喊了几句,原本还惊慌失措的女人和老人们也突然抽出暗藏的武器,对着身边的突袭营士兵砍杀,他们眼里的那种嗜血与狠厉让所有的士兵感到恐惧,一时间竟然被这些老人和女人杀得乱了手脚,好在他们毕竟经过了近一年的训练,很快就稳下心来,终于把这个部落里的全部胡子杀光了。

看着满身血污又垂头丧气的士兵们少钱,梁熙第一次寒着脸少钱,冷冷的望着他们,说:“一开始你们都不愿意杀那些老人和女人,说不定还会在心里埋怨我残暴不仁。”

士兵们彼此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他们一开始的确是在心中埋怨太子的。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少钱,”梁熙着地上那些胡子的尸体少钱,说:“这些胡子的小孩,他们终有一天会长大,他们有一天会骑上战马,拿起屠刀,去劫掠屠杀大梁国的百姓,会杀死你们的父母兄弟。这些胡子的女人,她们放牧、养羊,为胡子提供食物和战马,她们会生下更多的胡子来为祸我们大梁国。至于这些老人,他们有几个没有到大梁国劫掠过?有几个没有残杀过我们大梁国的百姓?你们不杀了他们报仇雪恨,还想他们得享天年吗?!”

士兵们面面相觑,都露出了悔恨的神情。这次的突袭,在一开始和那些反抗的男人们战斗,突袭营只死伤了不足十人,可是后面却被那些老人和女人杀害了二十几名士兵,更有多人受伤,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耻大辱,全是源于他们对敌人的心慈手软。

“把你们的善心留给大梁国的百姓们少钱,留给你们的父母兄弟们少钱,不要把你们的善心留给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生们!就算有朝一日,有人指着你的鼻子骂你残暴不仁,可是你守卫了你的家人,守卫了大梁国的百姓,你就已经做了最正确的事情。”梁熙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在草原上的所见所闻,想起了那几个被他们救下,后来又死在胡子手中的奴隶,想起他们刚刚到达马匪寨子时,对未来生活的期盼,可惜他们的期盼随着生命全部消失了。

“是!”突袭营的士兵们站直了身体,大声吼到。他们的心不再不安,他们的眼神开始变地坚毅。

这时候作为参军的陈繁出来少钱,说:“重伤兵和死去士兵的尸体需要运回少钱,就由属下去做这件事情吧。”

梁熙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他们刚刚出来不足十日,剩下的路带着那些重伤员并不合适,而且死者的尸体还是尽量运回去比较好。

突袭营继续向着草原前进少钱,陈繁带着十几名轻伤的士兵少钱,将重伤员和尸体运回。

原本陈繁只需要将尸体运回突袭营的营地,自然就有人负责善后的事情,可是他看到其中有几名是北陌县的乡民,突然想起了那个在北陌县县衙暂住的人,于是他主动要求将那几名士兵的尸体运回北陌县。

...

...

瑞典三叉戟鱼竿多少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