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7章

秦海璐回应怼黄晓明

不得不说黄晓明,这个流言开始的时机不对黄晓明,如果是蔺秋刚刚嫁给梁熙那会儿,或者是等水车、梯田、活字印刷的热度下去之后,这个流言或许都没有那么让老百姓愤怒。人都是善忘的,即便蔺秋做出再大的贡献,时间久了,对他的爱戴也就没那么高了。

可是偏偏流言刚起的时候回应,正好是水车和梯田广为传播的第二年回应,因为这两样东西,大梁国的荒山大面积被开发乘梯田,又因为水车的应用,节约了劳动力用以开垦和修建水利,两年的时间,耕种面积几乎扩大了一倍。

而且随着北陌县主簿把蔺秋所写的一些农业资料拿去印刷出版黄晓明,养殖和种植结合黄晓明,农田的亩产量提高了许多,很多老百姓因此而受惠。

对于那些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上的普通百姓来说回应,谁让他吃饱穿暖回应,过上好日子,谁就是自己的恩人,梁洪烈能在皇位上坐得稳,是因为他比以往的皇帝都要克勤克俭,让老百姓能活下去,可是也仅仅是能活下去而已,而蔺秋却是让他们看到了富裕生活的希望,许多平民百姓甚至在家中供奉起了蔺秋的长生牌位。

这种情况下黄晓明,这则流言一开始还因为普通民众的好奇广为流传黄晓明,可是当流言对蔺秋越来越不利,甚至攻击蔺秋的时候,立刻就有人自发的开始抵制,到了后来,一些人宣扬要降妖除魔,要求皇帝烧死“妖魔”太子妃的时候,几乎瞬间就引起了百姓的愤怒。

“滚!再让老娘听到你说太子妃的坏话回应,就打断你的腿!”一个粗壮的妇人手里拿着一根足有半米长的柴禾棍回应,对着一个被她打得鼻青脸肿的地痞大吼。

那地痞被妇人打得连蹦带跳黄晓明,一边搓着胳膊上的伤处黄晓明,一边说:“我说李家恶婆娘,你是没听明白还是怎么着?那太子妃是个妖怪啊,吸人精气吃人肉的妖怪啊!京城里都传遍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李家婆娘对着他又是连敲带打,怒道:“放屁!别说太子妃不可能是妖怪,就算他真是要吃人肉的妖怪,老娘也乐意被他吃了!要不是太子妃,我家今年能有那么多粮食?要不是太子妃,你家三弟也上不了学堂,你个黑了心的,居然还敢说!……我看你跑!打不死你!”

地痞被打得没办法,只能一边撂下狠话,一边撒开脚就跑,这李家婆娘块头太大了,他那个被酒色掏空了的小身板根本经不住她几棍子。

看着地痞走远了,李家婆娘两忙对街角招了招手,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李家婆娘从腰间掏了两块甜糕出来,一人给了一个,说:“快,你们跟着钱二狗,看他都和谁说话,回来告诉我。”

“唉。”两个小男孩点着头,手拉手的追了过去。

看着小男孩的背影越来越远,李家婆娘狠狠的哼了一声,说:“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说太子妃的坏话,就把他下面的二两肉切了给狗吃!”

这并不是特例,事实上,在大梁国的许多地方,都有人开始暗暗的查找流言的来源,这个世界上的傻子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都已经看出来,是有人在故意抹黑太子妃,企图以流言来杀人。

参与调查的人里面,速度最快的是那些在京城里读书的学子,学子们是最冲动的,他们虽然容易被古惑,可是也容易清醒,而且因为学子们毕竟人数少,要追查来源也更容易,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流言的发源处,然而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流言的来源竟然是贺家书院。

这些事情蔺秋是不知道的,这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底了,北疆早就迎来了大雪季,因为京城里的流言不断,梁洪烈担心梁熙和蔺秋回京城会起变故,所以早早的派人来告诉他们,让他们过年的时候就不用回去了。

原本蔺秋是要留在突袭营里陪梁熙的,可是突袭营里的那个小院子保暖不够,吃了珍珠白玉果的蔺秋已经不怕冷了,小皇子梁煜却不行,只好把梁熙一个人留在突袭营,自己带着小皇子回了北陌县的县衙。

说道小皇子,几个月前已经满了周岁,他们没有回京,梁洪烈只是派人前来为他主持了一场抓周礼。虽然形式简陋了一些,可是抓周礼上的东西却都是历代皇子用过的,有琴棋书画、宝剑官印,还有今年新收的稻穗,当然,绝对不会出现胭脂一类的东西。

虽然蔺秋只是太子妃,但他毕竟一直在照顾小皇子,所以专程赶来的官员可不敢让他离开,哪知抓周礼却因此起了变故。

小皇子毕竟是楚皇后年近五十才生下的孩子,又是一直喝着羊奶长大,虽然蔺秋一直小心照顾,可是身体发育还是略有欠缺,到了周岁还无法行走,只能勉强的站立一会儿。

蔺秋把他放在地上铺的地毯上,指着面前的东西让他抓,没想到他对着抓周的东西看了许久,却是一样也不拿,扭过身去对着蔺秋拍了拍小手,意思是让蔺秋抱他。可是他拍了半天的手,蔺秋还是没理他,小皇子瘪了瘪嘴想哭,眼珠子一转看到旁边的人太多了,他可不想哭给别人看,干脆往蔺秋那边爬过去。

梁熙看得额角青筋直跳,上前几步一把揪着他的后脖领子,把他重新放到地毯。

这小子越来越粘着自己的秋儿了,还动不动就看着秋儿流口水,如果不是自己对他还有那么几分威严,怕是晚上都要和秋儿一起睡了,真该把他送回京城里去。

小皇子瞪大了双眼望着梁熙,一双秀气的眉毛死死的皱了起来。

面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讨厌了,每次自己想和漂亮哥哥亲亲的时候,他就要把自己丢到一边去,还不许漂亮哥哥抱自己,不许漂亮哥哥和自己一起睡,简直就是最可恶的家伙!必须想个办法把他赶走!

小皇子心里这么想着,抓起面前的一样东西就丢了过去,他手劲小,丢东西又不得其法,按理说是丢不到梁熙的,可偏偏小皇子拿的东西份量适中,梁熙因为把他放下又正好半蹲在旁边,结果那东西很不巧的直飞向梁熙的胸口,被他一手给抓了个正着。

被派来的官员眼睛很尖,早就看清楚小皇子抓起来的正是官印,刚想大声报出,就见小皇子往梁熙身上一丢,然后小屁股一扭飞快的爬到蔺秋身边,扶着他的腿就站了起来,搂住蔺秋的腿就不撒手了。

现在……现在是个什么状况?那官员傻了眼,大梁国的历史上,皇家太多兄弟间同室操戈的事例,皇子抓周的时候抓印,这原本就是可能惹祸的一件事,偏偏他抓了还要丢到太子身上,被太子“抢”在手里,然后去抓……咳咳,去到太子妃身边,这到底算怎么回事?

且不去说那官员回去怎么向皇上回禀,只说梁熙自那次之后,每次见到小皇子都黑着张脸,好像小皇子欠了他几百万似的,当蔺秋提出因为天气太过寒冷,要带小皇子回北陌县县衙暂住的时候,梁熙的脸色已经黑得像墨汁了,身上的冷气更是飕飕的,比那屋外的北风还冷。

可惜梁熙再不愿意也没办法,他只剩下这一个血脉相连的兄弟了,于情于理他都必须护着,再说了,天家的传承还需要这个小家伙呢。

“我是因为你能为皇家留下子嗣才同意秋儿照顾你的,所以你别太得意!等母后好了就把你送回京城去!”梁熙恶狠狠的盯着小皇子,这小子居然还敢当着我的面,赖在秋儿怀里不出来,实在是太讨厌了。

小皇子被蔺秋抱着上了去北陌县的马车,梁熙回过头来,对身后的陈繁说:“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吗?”

陈繁去年回家成亲,相看了无数个姑娘之后,好不容易在去年年底才定下了婚事,选了一个良辰吉日拜堂成亲,谁知道进了洞房才发现,这新娘根本就不是他要娶的那个。

这件事把陈家上下都给惊动了,身为户部尚书的陈简大怒,把那个冒充新娘的女子抓起来审问,才知道这女子是新娘的贴身丫鬟,而真正的新娘几天前就和人私奔了,新娘的父亲害怕陈家的势力,就把这个最漂亮的丫鬟拿来顶替新娘。

陈简勃然大怒,陈繁是他唯一的弟弟,因为走的是武将这条路,这些年一直是聚少离多,他心疼自己这个弟弟,所以陈繁的婚事完全是他自己选的,新娘家也只是个小小的富户,陈简为此放弃了联姻世家的利益,只希望自己的弟弟开心,而那新娘一开始也表现得很乐意,谁知道收了彩礼之后却和人私奔了,而那个富户居然还把个丫鬟嫁过来企图蒙骗。

陈家大怒之下把那富户给告到了大理寺,之后经过长时间的审案,还把私奔了的新娘也给捉了回来,最后终于把婚给退了,那富户一家也被判了流放。

这件事一直拖到今年的五月份才结束,陈繁心灰意冷的四处游历了一番,后来听到有流言攻击太子妃,才又赶回北疆。

“将士们已经是准备好了,只等太子一声令下了。”陈繁回道。

“好!”梁熙一跃上马,对着那些等在身后的士兵,大声道:“现在是大雪季,我知道你们都很冷,想回屋子里去烤火,可是胡子和马匪才不会管是不是大雪季,再大的风雪也不会阻拦他们劫掠大梁国的凶残企图。所以,我们也不能害怕风雪,我们要比胡子更强!出发!”

“出发!”突袭营士兵响亮的声音在风雪中传开很远。

...

...

秦海璐回应怼黄晓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