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5章

蜗牛与黄鹂鸟

几乎就在梁熙向蔺秋诉说剿匪过程的同时鹂鸟,京城里出现了一个与蔺秋有关的流言。

这个流言的起因是蜗牛,在去年中秋的宫宴上蜗牛,因为楚皇后生产在即,就由太子妃来接待各官员的夫人。蔺秋虽然是男子,可是因为是太子妃,又兼年纪幼小,所以到也没人为此事说什么闲话。

可是等那些夫人进宫见到蔺秋鹂鸟,却都吓了一跳。蔺秋是前年年底去的北疆鹂鸟,在那之前因为管理内帑生意,经常在京城里走动,不仅常进宫请安的夫人们见过他,就是许多平民百姓也见过他,都知道这小太子妃因为身体不好,明明十二岁了,可是看起来还不足十岁的样子。

谁知道不足一年之后蜗牛,太子妃竟然大变样了蜗牛,不仅人变得健康漂亮,还一下子变成了十五六岁的模样。

因为蔺秋的名声越来越大鹂鸟,又因为水车、梯田的事情鹂鸟,在平民百姓中声望极高,但凡有点对他的不好言论也要被人唾骂,所以这事虽然奇怪,也只在私下里传。

一直到今年的三月蜗牛,《白蛇传》在北陌县的日报上连载完蜗牛,北陌县的主簿前来向蔺秋求新的小说,同时请求蔺秋把《白蛇传》出书,并为书绘图,其后又找人雕版,一直到七月才正式在京城的书店里售卖,同时售卖的还有《西游记》的无插画版本。

那之后没多久鹂鸟,就开始有流言传出鹂鸟,说太子妃被妖怪附身了,否则他一个常年病怏怏的小孩儿,怎么会一下子那么健康,还突然长大了许多。至于他写的《西游记》和《白蛇传》,那根本就是在写他的同伙的故事。

一开始这个流言还只在坊间流传蜗牛,可是很快就越演越烈蜗牛,许多学子文人也加入了进来,到后来朝堂上不少大臣都开始对此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就连那些支持蔺敛的武将也开始将信将疑。

这则流言刚刚开始传播的时候,蔺柏刚刚因为蔡娥的口供而开始查贺骅,因为当时贺骅正好不在京城,去了位于旭东郡的贺家书院,蔺柏立刻带人也去了旭东郡,等他回来再查此事来源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最早散播流言的人了。

对此蔺柏虽然有些懊恼,但也没太当一回事,大梁国的历史上,许多人都曾被人当成妖魔鬼怪,民间还有不少小的庙宇祭祀他们,比如说静云师太所在的慈云庵,供奉的就是一个女子,传说中她是某种花妖,但实际上她只是一个拥有三米长发的普通女人,只是因为很少有人能把头发留那么长,才被人说成了妖。

然而蔺柏忘了一件事,这些被人供奉尊敬的“妖”,大多是死后才被人说成妖怪,受到世人的崇拜,少数生前就被人说成是妖怪的,大多不得好死。

没多久,流言开始变得有攻击性了,以前没有人知道一个“妖”是如何修炼的,虽然有吃小孩肉之类的恐怖传说,可是这和太子妃联系不到一起,到是《西游记》《白蛇传》提供了不少的线索。

太子妃是在与太子成亲之后,身体才逐渐变好,后来更是突飞猛进,连身体都长大了一大截,所以他的修炼必定是与太子有关。而《白蛇传》中,白素贞虽然治病救人,可是在法海的口里,就是一个吸食男子精气的蛇妖。

这简直和太子妃太像了,太子妃虽然设计出水车、梯田造福百姓,可是谁知道他私下里是什么样子?说不定也是个吸食男子精气的妖怪,否则他堂堂一个大将军的儿子,又怎么会嫁给太子做男妻呢?

这些人已经完全忘了,当初可是皇上下旨让蔺秋嫁给梁熙的,可是流言就是这么没有道理可言,太子妃的所谓“原型”也开始出现了各种版本,有说他是狐狸精的,有说他是蛇妖的,甚至因为蔺府有三棵海外仙山移植来的异种桃花树,而说他是桃花妖的。

梁洪烈为此大怒,在朝堂上狠狠的发落了一批为此上奏的大臣,于是他也成了流言的一部分,说他也被太子妃迷惑了,否则又怎么会把小儿子交给媳妇照顾,而不是交给后宫里的妃子扶养?甚至有流言说,他们父子二人共用太子妃。

等流言传到北疆的时候,已经到了九月。

九月初,北疆二十几个县的学堂正式开学,虽然时间上有些仓促,可是因为资金足够,学堂的兴建到也快速,而且因为只招收一年级的学生,所以校舍方面到也不用太大。

至于教书的先生,除了招收各地私塾里的先生,李太傅写了不少书信给自己的一些好友,他的那些好友大多是名声显赫的文人墨客,所以李太傅并没有邀请他们,而是让他们派门下弟子来教书育人。

一般文人还是很高兴于文化的传承,听说北疆一下子要建立二十多所学校,招收所有十二岁以下儿童免费读书,许多人都很好奇,这么多学生如何免费读书?要知道大梁国的学子们,每年可是要开销不少钱呢。于是纷纷派了自己的弟子来,甚至有的还亲自前来,打算过一把先生瘾。

等这些文人赶到北疆,才发现那些学堂里教的东西非常古怪,语文、数学、美术、音乐、体育、品德……

要说一般的学子,虽然也会学习术数、绘画、乐器等东西,可是那属于个人爱好,是私下里另请人来教,而不是在学堂里学的,而新建立的学堂却把这些都包括进去了。

还有那体育,学堂里竟然还有一个宽阔的操场,小小年纪的孩子每天早上来到学堂,先要打一套拳,还要在操场上跑上几圈。每隔几天还要有专门的体育课?这是要做什么?练好了身体上战场吗?

至于那品德就更奇怪了,这种个人修养的问题,也需要专门在课堂上教吗?

虽然课程古怪,可是看着那些穿上统一服装,背着统一书包的孩子,那些文人和他们的弟子还是震惊了。

“东安兄,这些学童为何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一位文人好奇的问道。

李太傅抚着胡须,微笑到:“太子妃说,一个学童在学堂里,就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业上。每个学童们的家境不同,他们的服装难免会有档次的不同,穿着一样的服装,虽然不能完全避免学童的攀比,也可以尽量的减少。”

那文人叹道:“太子妃好细心,想不到皇上如此宠爱太子妃,居然拨了这么多钱,不仅建学堂,还把学童的服装都照顾到了。”这文人也听过那些关于太子妃的流言,他的一个弟子还说,皇上与太子共享太子妃,他之前虽然不信,可是现在看看,也不是没有可能,否则怎么会在国库不怎么充盈的情况下,一下子拨了这么多的钱。

李太傅看了他一眼,依旧笑着说:“兄台这话就错了,皇上虽然给了钱,可是却只够建造校舍的,请先生、发放书本、服装、书包、笔墨……这些都是太子妃的私房钱。”

“什么?!”那文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失声道:“你说这全是太子妃的私房钱?”

李太傅笑着点头,说:“太子妃平时就非常节俭,省下来的私房钱全给了北疆的学童们了。”

周围的几个文人和她们的弟子全惊呆了,要购置北疆二十几个学堂,上万个学童的书本、服装等物,这绝对不是一个小的数目,太子妃的私房钱大概得清空了才够吧!想到这里,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钦佩的目光。

事实是怎样呢?那些真的是用蔺秋的私房钱购置的吗?当然不是!

蔺秋的确有私库,里面的钱财也的确不少,当初他出嫁的时候,苏红衣心疼他小小年纪就要嫁入天家做男妻,给他置办了足足九十九抬嫁妆,其中值钱的东西着实不少。蔺秋进宫之后,每个月有固定的份例,梁洪烈和楚皇后又经常有各种赏赐,加上各宫嫔妃的送礼,蔺秋私库里的东西,如果换算成银两,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可是问题在于,蔺秋他不知道啊。

蔺秋的私库钥匙在刘嬷嬷手里,刘嬷嬷以前是做什么的?马匪!但凡跟个“匪”有关的人,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亏。

刘嬷嬷视蔺秋为亲子一般,又怎么肯让他吃亏,自从开始掌管蔺秋的私库钥匙,只要得到什么好东西都细细的收到蔺秋的私库里,平日里蔺秋的花用,她绝对不心疼,还样样都要用最好的。至于别的人,就别想从她这里拿到一点好处。

那些学童虽然也都是小孩子,可是与她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把蔺秋的钱用到他们身上?所以当蔺秋说起学堂的钱不够用,她装傻充愣一句话也不说,完全不提私库的事。

去年蔺秋过生日回蔺府省亲的时候,提起了建造学堂的事情,那时候朝堂上还没有通过,结果梅氏一拍桌子,就把梅影子给卖了。

梅影寨的老祖宗是江湖巨盗,什么叫“巨盗”啊?那就是偷了无数的财物的人。这些当初被偷了的财物,自然不可能还回去,现在还在某处埋着呢,结果梅影子只是过去蹭了一顿饭,就被抄了老底子。

蔺秋回来之后,派人把那一大笔财物挖了出来,一边购置田庄,一边开办各种作坊,等兴建学堂的事情被通过后,还没等户部的钱下来,已经用这一大笔钱开始购地了,等学堂招收学童之后,做衣服的钱自然也是从这里面来的。

李太傅对此并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些钱是蔺秋拿出来的,自然以为是他的私房钱,而听闻此事的文人们却都信以为真,对太子妃这个流言中的“妖孽”有了别的看法。

...

...

蜗牛与黄鹂鸟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