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3章

冒牌皇后百变王

贺家虽然在四大家族里排行最低皇后,可是一直致力于教书育人皇后,贺家书院可说是大梁国的最高学府,以至于大梁国的文官,几乎都是贺家书院出来的,或者子孙后代在贺家书院就读。从这一点来看,贺家对于文官的影响力,就像是蔺敛对于武将一样。

可是贺家不仅子弟极少出仕冒牌,连当初梁洪烈起义也完全没有任何参与冒牌,简直把低调做到了骨子里,或许正是他们的这种清高与低调,不仅让大梁国的诸多学子和文人赞叹,就是梁洪烈也必须高看他们一眼,甚至每年还会抽出时间去亲自拜访贺家的家主,以示对贺家,或者说对文人的尊重。

贺骅是贺家当代家主的嫡长子皇后,四十出头的年纪皇后,因为自幼饱读诗书,为人谦逊有礼,十年前被委派掌管贺家书院,在文人中有着极高的地位,是贺家下任家主的不二人选。

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和蔡娥这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有牵连冒牌,还给她迎春散这种春|药冒牌,简直让蔺柏不可思议。

“除了那个老淫|虫皇后,还能是谁?”蔡娥不屑的神情更重了皇后,她轻蔑的说:“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他,那年我还不满十岁,要不是他,以我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得到蔡家的重视。”

蔺柏神色不变冒牌,心里却是暗暗吃惊冒牌,大梁国的法律虽然没有对未成年人性犯罪的惩罚,可是在普通大众的道德观里,对此还是很抵制的,就连那些正规的青楼和倌馆,也很少出现让十二岁以下幼童接客的情况。

贺骅这样一个著书立说的大文人皇后,居然会和一个不满十岁的幼女发生关系皇后,如果传扬出去,他的名声,甚至贺家的民声都要毁于一旦。

“贺骅为什么会给你迎春散?他是什么时候给你的?现在可还有剩下?”蔺柏想了想冒牌,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虽然蔡娥从蔺柏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心中猛的一跳,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连忙收了脸上的不屑,说:“为什么你会对迎春散那么感兴趣?难道是那些点心出了问题?”

蔺柏对她的敏感有些讶异,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说。

见自己的问题没有被回答,蔡娥也不介意,而是低下头仔细想了一会儿,说:“贺骅不只给了迎春散,还有不少别的药物,只是迎春散性质温和,我才用的。原本迎春散还挺多的,不过正好前一日贺骅用的时候,不小心撒了不少,剩下的我全倒在那些点心上了。”

她说完,见蔺柏直直望着自己不做声,又说:“其实,这次能进护国寺,还是托赖贺骅的帮忙。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没有帮我收买人,他甚至不知道此事。你也知道,我只是个庶女,虽然被夫人带在身边,可是每月的份例就只有那么一点,平时虽有些……收入,可是开销也大。”

蔺柏派人监视了她一个多月,自然直到她所谓的收入是什么,这些收入大多被蔡娥拿来置办脂粉首饰,或者收买下人去了。

蔡娥接着说:“那日我在贺骅那里看到太子戴冠礼的请柬,知道太子要去护国寺行戴冠礼,还要在护国寺住上半个月,这才动了心思,可是收买羽林军和太监、宫女的开销不少,我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就问贺骅要了一些,他平时就很大方,那日或许是心情好,一下给了我两千两银子,我这才能进入太子的寝室。”

她的声音不大,可是蔺柏却听得心头剧震。

太子的戴冠礼会邀请一些大家族的家主前去,只是贺家的请柬是给家主的,为何会出现在贺骅那里?还有,两千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平常人家一年的开销也不过几十两银子,贺骅为何会在这种时候突然给蔡娥那么多钱?

再加上那迎春散,贺骅给蔡娥春|药不奇怪,蔡娥害怕别的烈性药吃了出问题,在点心上撒上迎春散也不奇怪,可是为何正好在戴冠礼的前一日,被贺骅“不小心”撒了许多,还正好留下了足够一次使用的量?这么多的事情,真的是巧合吗?

可是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贺骅安排的,他又为何要谋害太子?

蔺柏看着蔡娥,这个女人从进入刑房开始,就一直表现的极为镇定,她到底在依仗什么?而且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说到后来,她自己本身大约也猜到了贺骅有问题,却还是一路说了下来,完全没有任何隐瞒,她就不怕贺骅报复?还是说,她就在报复贺骅?

从刑房里出来,蔺柏让手下把蔡娥先关进了密牢,这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既不能放,也不能杀,只好先关起来,甚至还要保护好她。

蔺柏自从当了这锦衣卫的指挥使,大多数时候都在卫所里,主要是锦衣卫成立的时间太短,陆续新加入的人员还需要训练,原来的影风楼成员又江湖气太重,蔺柏不看着不行,只是孙氏怀了身孕,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他回家的次数多了许多。

孙氏被人称为“女状元”,她曾假扮男装参加科举,并一路过关斩将的获得了甲等第一,要不是在殿试被孙尚书发现,说不定就真的被钦点为状元郎了。然而更让人佩服的却是她的杂学,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星象问卜、兵法战阵、机关术数……她几乎样样都懂,虽然每一样都未必精深,可是这一份多才多艺也是让人心中钦佩的。

蔺柏也从不把她当做普通的深宅妇人,甚至许多公事也会拿来与她商议。

听完蔺柏的诉说,孙氏也是感到惊讶万分,因为孙家也是书香世代,她的祖父、父亲和几个兄弟都曾在贺家书院读书,孙家与贺家可说是交情颇深,那贺骅当年还曾向孙家求亲,只是那时候孙氏的年纪还小,被孙尚书拒绝了。

现在听到贺骅居然是这样一个人,让孙氏在惊讶之余又暗暗庆幸,贺骅当年求娶她的时候已经二十岁了,而她才六七岁,这种情况在大梁国很常见,两个世家为了联姻,相差十几岁的夫妻比比皆是,反正娶回去可以暂不圆房,另纳几个妾回来,等小妻子长大了之后再圆房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听来,那贺骅分明是个喜欢幼女的,要是当初孙氏嫁给了他,还真是不好说会变成什么样子。

只是孙氏和蔺柏有同样一个问题,贺骅为什么要谋害太子?或者说,他为什么要谋害那么多的皇子?花那么大的心思去谋害皇子,他又有什么好处?

“这贺骅一向把‘君为君,臣为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话挂在口里,难道真的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孙氏虽然不齿贺骅喜好幼女的行为,可是谋害皇子等同谋反,被发现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这种事情如果没有巨大的利益,谁会去做?

可是正如之前所说,贺家一贯低调,连子弟出仕都很少,如果没有贺家书院,贺家就是一个大地主,因为贺家的子弟连从商的都很少。这样一个家族的嫡长子,居然会谋害皇子,说出去谁信啊?

孙氏仔细盘算了许久,对蔺柏说:“这件事,你应该告诉小叔。”

蔺柏想了想,说:“也好,让他有个防备。”

听了他的话,孙氏却是笑了起来,说:“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和小叔去商量一下,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点子。”

蔺柏有些诧异的说:“他一个小孩子,这种事情告诉他都怕惊了他,你还要我和他商议?”

孙氏望着自己的丈夫,叹了口气说:“小叔的聪明才智在我之上,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他年纪幼小而看不起他。”

蔺柏笑了一声,说:“我自然不会看不起他,只是他以前一直长在深宅,虽然现在进了宫,又在北疆见了些世面,可是这种阴谋诡计,他还是未必能明白。”

孙氏微笑着说:“正是因为小叔心思单纯,才更容易想明白,你想想,影子在什么地方最容易被发现?”

“影子?”蔺柏有些纳闷,这时候提什么影子?不过他还是说:“灯光下……哦,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写信。”

锦衣卫的信使将这封信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蔺秋的手边,蔺秋虽然有些奇怪蔺柏会把这事拿来问自己,不过还是找来了贺骅所有的资料仔细分析。然而贺骅的资料上,让蔺秋最注意的,不是他的身份和对幼女的偏好,而是他最常说的那句话“君为君,臣为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路人甲是从游戏世界来的,那个世界里有不少书籍,其中有一本叫《封神演义》的书里写道: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他国,国为民纲,国不正,民起攻之。父为子纲,父不慈,子奔他乡,子为父望,子不正,大义灭亲。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妻为夫助,妻不贤,夫则休之。

路人甲听过不少人赞赏这话,自然也就不认同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他才会特别注意这话,于是把那段话用红笔涂抹了让信使送去给蔺柏。

这边信使刚走,蔺秋就听到阵阵的马蹄声,他愣了一下,猛地站起来向外跑,一路穿过庭院,甚至差点把一个花架给撞到了,他一直跑到大门口。

果然,那个仅仅离开了一个多月,却让他每日都在思念的人,正一脸灿烂微笑的骑马向他奔来。

...

...

冒牌皇后百变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