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0章

寂静之地西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日午后寂静,蔺秋正坐在窗下写着什么寂静,快满周岁的小皇子梁煜在旁边扒着婴儿床的围栏,不住的伸着脑袋向这边张望,现在他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如果蔺秋牵着他也能摇摇晃晃的走上几步。

“啊哒!”小皇子见蔺秋一直不理他之地,忍不住蹦着脚喊了起来。

蔺秋停下笔寂静,扭头看着他露出一抹微笑寂静,说:“小煜,你说什么?”

“啊哒哒哒!”小皇子看到蔺秋对自己笑之地,立刻也小嘴一咧之地,露出刚长出的四颗小米牙笑了。他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跟随在蔺秋身边,简直就是一刻也离不开蔺秋,只要蔺秋对他一笑,哪怕他正闹脾气大哭的时候,也能立刻咧嘴笑起来。

“嗯寂静,你是问你皇兄什么时候回来吗?”蔺秋笑着放下手里的笔寂静,站起来把他抱在怀里,走到窗口向外看去,窗外的一棵桂花树上,金黄色的桂花开得正盛,浓烈的甜香让人熏熏欲醉。“他应该就快要回来了,他答应了会回来和我们一起过节的。”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之地,转眼间又快中秋了之地,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在和梁熙一起回京的路上,那时候他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因为服下了用珍珠白玉果和各种珍贵药材一起炼制的药丸,他终于有了健康的身体,再不需要每日只能呆在屋中,受不得一丝风雨,身体也长成了现在这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

回到京城寂静,在那个当初的洞房中寂静,他终于和梁熙有了夫妻之实,体会到了书中所描写的鱼水之欢的快乐。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没过多久,皇后生产的时候被人下毒谋害,刚生下来的小皇子交由他来照顾,之后他们滞留在京城,直到梁熙行了戴冠礼之后,才离开京城回来北疆。

回来后却发现北疆地区开始流行天花,幸亏他曾在游戏里学会了如何防治,教医师们弄出了牛痘,把天花大范围爆发的可能性掐死在了萌芽中。

之后他们来到了这个突袭营,梁熙一边练武,一边学习兵法,而蔺秋则带着小皇子陪着他,继续扩大内帑的经营。

期间朝堂上的大臣们在长时间的争论之后,终于同意了太子妃在北疆二十六个县中兴建国家学堂的建议,对此梁洪烈再次感到世家势力对国家发展的制肘,到后来,如果不是陈家和贺家的支持,即便是这样一个于国于民都有大好处的事情,都要被无休止的争论而搁浅。

梁洪烈看着朝臣们推荐上来的,负责学堂兴建人员的名单,阴沉着脸大手一挥,把学堂的兴建交给了蔺秋,除了户部拨钱以外,竟然连一个监督的人也没有派,这种做法立刻又引起了朝堂上的一片质疑声。

兴建学堂是以太子的名义提出来的,虽然大家都明白是太子妃在背后谋划,但只要明面上是太子,就没有违背后宫不可干政的祖训。可是梁洪烈却把蔺秋从背后推了出来,甚至直接跳过推荐的名单,让蔺秋像一个朝臣那样去负责这件事,这分明就是违背了祖训,还明晃晃的打了朝臣们一巴掌。

对于那些质疑声,梁洪烈却是冷笑一声,看了一眼身边的王骞。

王骞立刻上前一步,拿出了厚厚的一叠资料开始读,下面的大臣听着听着脸色开始发白,原来王骞读的正是他们推荐上来的,那些官员的各种贪赃枉法的“事迹”,贪污受贿、罔顾人命、买凶|杀人、强抢民女、强买良田……一件件有证有据,有人证有物证,当场将那些官员砍头的砍头,送入大牢的送入大牢。

这件事让世家们很长时间都没有回过神来,不明白梁洪烈从哪里知道如此多的细节,更怕梁洪烈因此而打压世家,为此世家们决定暂避锋芒,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朝堂上清静了许多,梁洪烈提出的许多改革方案也顺利的通过。

梁洪烈脸上不显,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虽然这件事对各大世家来说,不过是伤了点皮毛,可是自他登基二十多年,受世家制肘了二十多年,现在总算是尝到了痛快的滋味,对于背后的功臣必须赏,只是锦衣卫那边如果明着赏赐,就太惹人注意了,那就赏蔺秋好了,于是源源不断的各种赏赐送到了蔺秋手中。

其实,梁洪烈心里清楚着呢,这锦衣卫的主力来自影风楼,影风楼其实算是蔺秋的,梁洪烈当初把锦衣卫交给蔺柏,也是出于这个原因。现在还不适宜把锦衣卫推到明面,那么赏赐蔺秋完全说得过去,蔺家人又万分的疼爱蔺秋,也就不会因此而和自己离了心。

再说了,这赏赐是从内库里出来的,内库谁在管?蔺秋啊!所以这赏赐就是从左手到右手,梁洪烈给得再多也不心疼。

梁洪烈那边的算盘打得噼啪响,蔺秋这边收到赏赐之后,却是把钱全用到了梁熙的突袭营上。

蔺秋是个男人,他不像女人那样需要各种华贵的首饰、名贵的脂粉,对衣着也没有什么讲究,他的衣服自幼就是几个嬷嬷做的,尤其是庞嬷嬷的刺绣堪称一绝(出身盗匪的庞嬷嬷可是一直以练习刺绣来锻炼眼力和手指的灵活),所以根本不需要像一些世家那样,还要养活一大堆的丫鬟、绣娘,至于配饰,基本上也就是几块玉佩搞掂,清清爽爽的和他的性格一样。

以前蔺秋身体不好,到了冬天就特别的怕冷,需要大量的毛皮来做袄子和靴子。可是蔺家和武林世家苏家又怎么会缺少毛皮,每年冬季都会有大量上好的毛皮送到蔺秋身边,他的二哥更是单人匹马跑到极北之地,专门为他可怜又可爱的宝贝弟弟去猎雪狐和白熊。

而且,不管是曾经宅在内院里的原主,还是出身游戏世界的路人甲,都不懂什么叫“派头”,每次出门,除了必要的护卫以外,就只带几个嬷嬷。离开皇宫之后,一应生活起居都是几个嬷嬷照顾,对此蔺秋很习惯,几个嬷嬷也很满意。

所以,别看蔺秋是个太子妃,其实他每年的花销还不如一个普通世家里的公子。

而省下来的钱该如何用?出身游戏世界的路人甲告诉你,升级装备。

于是突袭营的训练场被扩大了,形式几乎照搬了雁归山的极限游乐场,可是规模却是雁归山的十倍还多,一次性可容纳一千五百人训练。

梁熙天天跟着突袭营的士兵训练,每天被三个教官操练得半死,有时候还会被马术教官常璞臭骂,可是梁熙却兴奋得每天乐呵呵的。他从小就被锁在宫中,一众太监宫人谨小慎微的服侍他,多一句话都不敢对他说,等到了北疆,虽然情况好了一些,可是身边的人也谨守上下级的规矩。

可是现在,他就象个普通的小兵那样,和突袭营里三千个士兵一起训练,一起被骂,一起挨罚,甚至有一次梁熙因为自以为是害一匹马断了腿,还被常璞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可是这种被众人认同,被众人当成兄弟的感觉,真的是梁熙从来没有尝试过的。

其实,梁熙并不知道,常璞抽完他那一鞭子,在场的所有人的脸色都开始发青,包括常璞自己都开始后怕。虽然平时梁熙总是乐呵呵的,言谈举止也没有贵族的那种飞扬跋扈,可是他毕竟是太子,是大梁国未来的皇帝,常璞居然敢拿鞭子抽梁熙,在任何人看来,这都是找死的行为。

可是让他们吃惊的是,梁熙根本就顾不上发火,而是急忙让人把沐青给叫来给那匹马治伤,还不断的向常璞道歉。

大梁国不产马,这里的每一匹马都是从赞古国和胡国走私、偷运回来的,也有从战场上俘获的,可说是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蔺秋为了给突袭营弄来足够的战马,更是投入了无数的心力,现在居然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害一匹马断了腿,梁熙原本就是爱马之人,立刻内疚得几乎红了眼,到是常璞那一鞭子让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再说,梁熙知道常璞是被母马养大,马对他来说,就像家人一般的重要,梁熙自认如果有人伤害了自己的家人,自己也会恨不得杀了那人,所以他根本就没把常璞那一鞭子放在心上。

然而让梁熙没想到的是,这一鞭子也抽掉了三千士兵与他的隔阂。

原来我们的太子殿下是这样的平易近人,他的性格开朗,他的笑容温暖,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士兵一样跟着我们训练,也像普通的士兵一样做错了事情就要挨鞭子,最重要的是,只要是自己做错了,太子殿下绝对不会自以为是的狡辩,而是诚心诚意的道歉。这样的太子让他们感到惊讶,却也感到兴奋,和对未来的希望。

就在梁熙完全不知道的时候,三千突袭营士兵对他的态度默默地转变了,从原本的敬畏变成了忠心,让几个嬷嬷大叹“傻人有傻福”。

七月初的时候,胡国默默地撤退了,草原上传来讯息,原来因为气候开始变得炎热,当初因为气候寒冷而压制的天花病毒开始在草原上蔓延,各部落里一片的人心惶惶,胡瓦尔在无奈之下,只好结束了这场历时一年半,双方死亡人数超过十万的的战争。

到了七月中旬,几股马匪出现在北疆,大约是草原上原本最大的马匪队伍消失了,草原上又开始流行天花,这些马匪就穿过隔壁和沼泽,进入大梁国北疆范围内到处烧杀劫掠。

梁熙听闻后,带着训练了仅四个多月的突袭营前往剿匪,也算是试试训练的结果,走之前告诉蔺秋,中秋节之前一定回来和他一起过节。

现在,还有几天就到中秋了,梁熙也快要回来了。

...

...

寂静之地西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