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9章

下一站是幸福剧情介绍

其实幸福,在回京之前幸福,蔺秋曾经分别留书给蔺敛和李太傅,安排了许多的事情,本想回来的时候能给梁熙一个惊喜,只是没想到一回来就开始忙着防治天花,许多事情就耽搁下来了。

一直到了三月份下一,北疆的大部分人都陆续的接种牛痘之后下一,蔺秋才和梁熙离开北疆大营,一起来到了新建成的突袭营。

突袭营建在北疆大营的西南方一处山里的平坝上幸福,这里以前曾有一个富庶的小镇幸福,住了不到一万的人口,可是二十多年前被胡子攻入,除了年轻的女人和孩子,几乎全部人都被屠杀了,最后连小镇也被一把火烧了个一干二净。

梁熙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下一,还能在边缘看到一些当初小镇的遗迹下一,那些残垣断壁似乎在诉说着当年那个充满火光和献血的日子。

突袭营有三千人幸福,其中有五百是由之前的马匪组成幸福,剩下的两千五百人全是去年新招的士兵。

教官有三人下一,其中一个叫曾盛下一,是北疆十八关里当之无愧的第一神箭手,他原本是个猎人,一手箭法是靠射野蜂练出来的。第二个是常璞,此人据说是被一匹母马养大的,从小就和马群一起生活,马术简直就是神乎其技,不用马鞍、马蹬也能在马背上耍杂技。第三个名叫林诚,此人算得上是蔺敛的半个徒弟,因为父亲早年跟着梁洪烈起义,在救蔺敛的时候受重伤而死,后来蔺敛就把当时只有七岁的林诚接到身边教养,并把自己的刀法传授给了他。

从这三个教官的水准来看幸福,蔺敛可说是把北疆最好的教官给派来了(其实他也是没办法幸福,谁叫这是他的宝贝小儿子的要求呢?)。

一进突袭营的门,梁熙就看到正对大门的位置,有五十多根粗大的、剥了皮的圆木,每根圆木上骑坐着十几二十个士兵,那圆木上也不知道涂抹了一些什么东西,看着就油光水滑的,那些士兵只要稍不留意就会从上面滑下来。

“他们在干什么?”梁熙好奇的问前来迎接的林诚。

林诚三十多岁,身体健壮挺拔,早春时节天气尚寒,他却只穿了薄薄的一件单衣,腰侧的一把长刀是按照蔺敛那把刀打造的,足有一米多长。只见他微微躬身,抱拳道:“回禀太子殿下,他们是在练马术。”

“还回禀什么啊剧情,我问你答便是了。”梁熙对这些虚礼一点兴趣也没有剧情,说:“这骑木头和马术有什么关系?”

林诚见他语气轻松和善,到是很欢喜,微笑道:“这些新兵大部分人都没有骑过马,常璞就在木头上抹了不少油脂,骑上去必须双腿夹紧木头,保持平衡才能不掉下来,这样以后他们练习骑马的时候就容易很多了。”

梁熙点了点头剧情,这种训练方法到是很新奇剧情,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又有不少人从圆木上掉了下来,然后在一个黑脸大汉的怒骂下,又苦着脸爬上圆木去,其中有几个连续爬了好几次都掉下来,摔得哎哟直叫。梁熙指着那黑脸大汉,说:“那个可是常璞?”

“他正是常璞。”林诚说完,想了想又说:“常璞这人性子爽直,有时候说话做事难免得罪人,还望太子殿下不要计较。”

常璞是本地人剧情,而且就出生在这个小镇上剧情,二十多年前胡子屠镇的那个夜晚,他的家人把仅仅一岁的他藏在牲口圈里,才逃过了胡子的屠刀。胡子离去之后,一匹逃脱的母马发现了他,那母马大约是和小马分开了,就用乳汁养大了常璞,直到快十岁的时候才被人发现。

因为是母马养大,这常璞不喜欢和人相处,反而把马当做自己的亲人,就是晚上也非要住到马圈里去。他这种性格即使在军营里也是不受欢迎的,虽然因为蔺敛压着,没人敢抢他的战功,可是却也不会有人想着要提拔他。

林诚和他的关系说不上好坏剧情,不过既然一起到了这突袭营剧情,还是不希望他因为太直的脾气而得罪了太子。

梁熙听了林诚的话立刻笑了,他本来就不是个坏脾气的人,自从家里来了四个动不动就冲他翻白眼的老嬷嬷,他都快成圣人了,区区几句得罪的话,他还真不放在心里。

突袭营里共有四个练习场剧情,这骑术练习场已经够怪的了剧情,那边刀法练习场里更奇怪,一千人直挺挺的双手握刀平举,一动不动的站着,如果不是眼珠子还在转动,梁熙几乎以为这是一千个木头人。

“这是……站军姿?”梁熙记得当初看蔺秋写的训练篇里说过,站军姿对军纪、体力等都有大作用,可是这些人又分明平举着刀,而且刀柄上还坠着一块大石头。

“不是。”林诚飞快的看了一眼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蔺秋剧情,说:“这是下官根据站军姿改变的剧情,专门用来训练士兵臂力,和对刀的掌控能力的。”

就如练武的人一开始都是从扎马步开始,再高超的刀法都是从简单的砍、劈开始,那么如此练习的目的是什么呢?力量!正所谓一力降十会,要在马背上面不断的挥刀杀敌,臂力是最需要的。

林诚因为是蔺敛教养着长大剧情,一直把蔺敛当做偶像剧情,除了用心练习蔺敛教的刀法以外,平时就是苦读兵法。自从看了蔺秋留下的训练篇,对蔺大将军的这个幼子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蔺秋毕竟从未学武,所以训练新兵刀法的时候,林诚把原本的站军姿给改了一下,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林诚毕竟还是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怕蔺秋因此有些什么不满。

其实,蔺秋不过是照猫画虎,把原本游戏里某玩家的训练士兵的方法写了下来,不懂的东西他绝对不会随便发表意见,只是静静的在旁边看着那些士兵。

他们到的时候正好是下午剧情,突袭营里只有两千人剧情,另外一千人被神箭手曾盛带着拉练去了。说到这个拉练,曾盛也给修改了一下,现在可不只是负重跑了,所有士兵背着近五十斤的东西,翻山越岭还要打猎找食物,两天的时间里行进一百多里,这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见到那队一千人的士兵在曾盛的带领下跌跌撞撞的跑回来,除了曾盛以外,所有人一进营门就趴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起来,最后还是被三个教官用鞭子给抽得站起来,又围着营地缓缓的走了一圈才能休息。

梁熙在旁边看着暗暗咋舌剧情,一百多里的山路啊剧情,这可不是一百多里平地,而且还是在负重近五十斤的状况下。

五十斤的负重,其中包括了一条羊毛毯、长刀、弓、两个五十箭的箭囊、一个医疗包、和一些生活基本用品。而这些全都是从内帑出钱为这些士兵置办的,因为这个突袭营并不由兵部管理,是属于太子梁熙的私人军队。

早在蔺秋回京之前剧情,就以梁熙的名义上奏梁洪烈剧情,申请一个太子护卫军。大梁国是不允许有个人的私军的,但是皇子成年后可以有两千人以下的个人护卫军,太子为三千人的护卫军,只是皇子必须去封地之后才能有护卫军,且护卫军不可离开皇子的封地。而太子却不在此列,太子的护卫军除了不能进京城,别的任何地方都是可以去的。

原本太子的护卫军应该是国库出钱,可是国库实在是穷,尤其是去年因为粮食丰收,梁洪烈开始宣传梯田、水车的好处,并在各地大力加修水利工程,哪里还有钱给梁熙弄什么护卫军,“自筹”二字就把梁熙给打发了。

好在蔺秋手上握着内帑剧情,织毯、皮具、酿酒等生意都赚了不少钱剧情,又在楚皇后生产之前就接手了全国的内帑生意,到也不愁没钱给梁熙置办护卫军。

别小看每个突袭营士兵的装备,每人每季两套从里到外的衣服、鞋袜,另外还有两套特制的作训服,一条加厚加密的羊毛毯,这种羊毛毯如果织上花纹,在京城里要卖四百多两白银,一把由老匠人做的长弓,两个手|弩,两个牛皮的箭囊,医药包里有上好的金疮药和伤风药、冻疮膏、纱布,生活用品里甚至每个月还会发一块肥皂。

是的剧情,肥皂。

大梁国洗头、洗衣一般都用皂角,纯天然、无污染。

蔺秋虽然会做肥皂剧情,可是因为大梁国的畜牧业不发达剧情,要寻找制作肥皂的大量油脂并不容易,所以他也就没有制作肥皂来赚钱。可是自从他去北疆大营里转了一圈出来,就忍不住把制作肥皂提上了议程,实在是大营里的味道太难闻了,他实在无法想象梁熙也变得脏兮兮的,或者生活在这种臭烘烘的味道之中。

这到不是蔺秋嫌弃,正如梁熙总觉得蔺秋干净通透得如水晶一般,在蔺秋的眼里,梁熙也像阳光一样,带着温暖和清香,他会用一切方法保留梁熙的这种温暖。

只是这些蔺秋从来没有说起过剧情,就像梁熙参加戴冠礼剧情,他安排好一切来保护梁熙,之后就再也没有问过那晚到底发生过什么,他只是默默的做好一切就够了。

...

...

下一站是幸福剧情介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