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8章

舞林大会张一山

知道大营里出现怪病之后,梁熙和蔺秋果然如蔺敛预料的那样,不仅不肯走,还非要去白家乡查看患者。当然,他们不是就这样进去了,而是按照蔺秋所要求的那样,用白醋浸泡过的厚布蒙住口鼻,并在身上穿着厚布外套才进去。

蔺敛一开始无论如何不肯答应大会,后来蔺秋还是说服了他。

“爹爹不是说过,蔺家的儿郎都是最棒的,任何事都不能阻挡蔺家的儿郎吗?现在我有可能能治疗这种怪病,为什么不让我去试试呢?”蔺秋看着蔺敛,剔透的眸子里仿佛在说“我也是蔺家的儿郎啊”。

蔺敛张了张嘴大会,却无法把阻止的话说出口大会,那番话其实不是大将军对着路人甲说的,而是存在于蔺秋的儿时记忆里的。蔺秋小时候身体极差,几乎每次蔺敛回家的时候,都能看到蔺秋躺在床上生病的样子,每次蔺敛都是用这番话来鼓励蔺秋,想不到却被路人甲找到了这段记忆,用来安慰蔺敛。傻爸爸在内心痛哭流涕,大将军却只能双目通红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走进白家乡。

仔细查看了大部分的患病士兵,蔺秋很肯定他们得的就是天花。

按理说从游戏世界出身的路人甲应该也不知道大会,可是之前就说过大会,那个游戏是一个极度拟真的游戏,历史跨度从北宋末年一直到清朝乾隆年间,而中间有一个很出名的皇帝就曾经得过天花,游戏里还以此为任务,要求玩家治疗那个皇帝,所以路人甲是知道天花的。

可是知道天花并不等于会治疗天花,人类至今也只能防治天花,而没有找到治疗天花患者的特效药,所以在游戏里,治疗皇帝时也不过是用一种名为“灵丹”的药物,并没有如何配置的方子。

可是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灵丹妙药,就算有也没办法治疗三四千人啊。

蔺秋第一次把眉头皱得那么紧,以至于梁熙很担心的把他搂在怀里,拍了拍他的头,说:“你别担心,大将军已经给父皇送信去了,相信父皇很快就会派宫中的御医来,这点小毛病一下就能治好了。”

可是蔺秋听了他的话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安慰,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说:“已经感染天花的患者基本上无法治愈,而且死亡率极高,就算派了御医过来,应该用处也不大。”

听到这个结论的蔺敛立刻紧张起来,说:“那现在怎么办?”

虽然大营里的其他人暂时还没有发病的症状,可是也只是“暂时没有症状”而已,谁知道其中有多少人已经被感染了?如果这种病继续传播下去,大营里的十万人可就全完了。

蔺秋想了想,说:“虽然治愈患者的药物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有办法可以防治。”

蔺敛听了大喜,连忙按照蔺秋所说的吩咐下去,过了几日,附近所有的养牛人都被带来了。

“秋儿啊,你确定能弄出那个什么牛痘?”蔺敛看着大营外上千头牛乱叫的景象,嘴角和眼角全都在抽抽。北疆地区因为地势比较平缓,而且突然也不肥沃,养牛、羊等牲畜的人家比较多,所以蔺敛的命令下去之后,光是附近几个县就弄来了几百头牛。

“应该可以。”蔺秋点点头,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不行的话,大梁国很可能会灭亡。”

“什么?!”蔺敛脸色大变,一把把蔺秋抱起来,急急忙忙的回道自己的主帅府,关上门之后,才松了口气,说:“这种话怎么能随便在外面说?”

蔺秋有些疑惑的看着蔺敛,说:“天花可以通过飞沫传染,就是说,两个人只要站在一起说话聊天,都有可能被传染,而且传染率也极高,再加上死亡率同样极高,如果持续扩大感染,大梁国只有不到五千万人口,偏远的地区或许还好,大的城镇里因为人口太过密集,很可能会大面积的爆发天花。”

蔺秋很少一次性说这么长的话,他对于天花的知识完全来源于游戏里的介绍,他已经知道曾经的那个世界只是虚拟的世界,可是上面的知识却不是假的,他已经验证过许多次了,里面给出的各种资料、数据也都是真的。

大梁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爆发过天花,就像曾经的印加帝国,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天花,身体里也不会有这种抗体,所以当西班牙人把天花带到美洲,让几千万的印加人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万人口。

蔺敛心底还是有些不以为然,但听蔺秋说得严重,也只好把原本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只是,蔺大将军对自己的宝贝儿子好说话,对胡子却是越发的怨恨了。

发病人员最多的正是斥候营,而最早发病的那个人也正是之前被俘的几个斥候之一,很明显这病是胡子故意传染给这几个斥候,让他们带到北疆大营里来的。

其实,胡国原本也没有人患过天花,可是就在胡国的太子胡瓦尔囚禁了老皇帝,带着一众部落发起了对大梁国的战争,一些原本依靠老皇帝的贵族害怕胡瓦尔登基后报复,收拾了细软,带着家人逃亡到胡国以西的瓯西国,其中的一部分人染上了正在瓯西国流行的天花。

如果蔺敛去瓯西国看看,就知道蔺秋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现在的瓯西国尸横遍野,短短的两年间,人口锐减了一半还多,全国上下都沉浸在绝望之中,这全是天花导致的。

逃亡到瓯西国的贵族们被吓坏了,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因为他们回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变冷,胡国的北部早就开始下雪了,天气寒冷抑制了天花病毒的肆虐,再加上胡国人以游牧为主,人口密度不大,所以天花只在小范围流行,并没有大面积爆发。

而这时候正在草原上四处游说的国师胡赞发现了这些贵族,作为一个国师胡赞的脑子那绝对是一等一的,他仔细查问了瓯西国的状况,虽然贵族们害怕因为自身患了天花而被杀死,已经尽量的把天花的恐怖往小了说,却还是被胡赞猜测到了大致的状况,他先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立刻欣喜若狂。

大梁国和胡国最大的区别在于,大梁国山多平地少,以至于大梁国的人口比较集中,而且大梁国气候比胡国要温暖,可说是非常适合天花的流行。

于是胡赞带着几个贵族来到北疆的胡国大营,谁知道路上这些贵族连吓带怕的死了大半,仅余的几个在到达之后也发病死去。幸好胡赞之前就询问过瓯西国是如何防病和处理尸体的,知道尸体同样会传染,这才在大营最边缘的地带弄了个帐篷,把尸体全放在里面,免得传染给胡国的士兵,当捉到那几个斥候之后,把他们丢在放尸体的帐篷里,事后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看守,巴不得他们赶紧逃跑回大梁国呢。

如果说,路人甲没有穿越到大梁国,或者说,如果路人甲没有穿越成太子妃,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胡国的国师胡赞的这个阴谋说不定就得逞了。

要想防治天花,就需要牛痘,而牛痘是牛得了天花所长出来的。

蔺秋其实一点也不介意去接触天花病人,只要做好足够的防御,天花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传染上的。可是不管是蔺敛大将军,还是梁熙太子殿下,都不肯让蔺秋亲自动手。两个人一直认同,弄破天花患者的脓包,让牛感染天花……这种事情如果让仿佛水晶一般的蔺秋来做,实在是太违和了。

所幸还有不少医师,尤其是那两个自请在白家乡医治士兵的医师,其中一个的天花症状已经很明显了,另一个也已经开始发热,他们听说有希望能防治天花,都兴奋得连连叫好,所以让牛患病的工作就交给了他们两个。

其实,蔺秋并不知道,即使没有牛痘,只用天花患者的痘痂来“以毒攻毒”也是可以的,只怪牛痘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那个游戏里也只讲了这一种方法,所以难免拖延了一些时间,以至于等牛痘弄出来之后,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好在蔺秋教他们打开窗户,让寒冷的空气尽量的消灭病菌,又用撒石灰、醋熏等方法杀菌,所以发病的人数并不多。

等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原本是胡国国师胡赞预计的天花大爆发的时间,北疆大营里除了一开始发病的那三千多人,后来只陆续发现了不到一千人。

到了三月底,梁洪烈的一道圣旨下来,让北疆地区的所有人接种牛痘,到了五月份,又陆续让全国各地区接种牛痘,而且是从内库中拨钱出来,让大梁国的老百姓免费接种。

因为到了五月份的时候,北陌县的报纸已经通过行商,流传到了全国各地,天花的可怕和牛痘的作用,也通过报纸传播到了全国。

“秋儿,你说我们发行一个《大梁国日报》好不好?”梁熙练完功,一边擦着汗,一边问蔺秋。

“那得弄一个全国的邮政系统了。”蔺秋用拨浪鼓逗着摇篮里的小梁煜。

小皇子对眼前的拨浪鼓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不停的拍着小肉掌,嘴里吐着小泡泡想让人抱,可惜因为他那动不动就吃醋的太子哥哥,眼前的漂亮少年已经很长时间不抱他了,让他很是郁闷。

...

...

舞林大会张一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