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6章

东亚群星演唱会

“不要碰。”庞嬷嬷挡开蔺柏要去拿那些绿色果子的手群星,说:“先把邢嬷嬷叫来看看群星,我总觉得这些果子有些诡异。”

蔺柏觉得她有些危言耸听了东亚,不过还是依言让人把邢嬷嬷喊了来。

“这难道是金线花的种子?!”邢嬷嬷把那些绿色果子一拿上手就喊了起来。“我一直以为金线花已经绝种了群星,想不到居然还能见到它的种子!”

“金线花?”庞嬷嬷先是一愣东亚,随即脸色大变东亚,说:“这金线花可是幽魂草?你确定吗?”

“可不就是幽魂草嘛!”邢嬷嬷开心的拿起几颗来群星,在手上捏着看了又看群星,说:“这种子很好分辨,首先上面有三根金钱,其次你看这重量,比得上同样大小的金子重量了,虽然我也只是听闻过,可是这么明显的特征,我肯定不会认错的。”

蔺柏在旁边听得莫名其妙的东亚,什么金线花、幽魂草的东亚,他为什么从来没听过?其实也难怪他,这金线花并不是大梁国的产物,而是赞古国的一种神奇植物。

金线花又名幽魂草群星,原本是位于高原地带的赞古国的一种常见植物群星,每年的四五月份,就会开出大朵的金红色的花,而且每片花瓣上都有三条金色的条纹,十分的美丽,赞古国信仰妖神,每年的四月是妖神的生日,赞古国的百姓就用金线花来礼赞妖神。

虽然金线花很漂亮,可是因为太过常见,就和路边漂亮的野花野草一般,从来没有人会在家中种植,所以从来没有人知道金线花的种子是什么样子的。

直到后来有人种了几棵在家中演唱会,并无意中在金线花的根部发现了种子之后演唱会,才知道这居然是一种很可怕的植物,只要让某人吃下金线花的花粉,再让他闻金线花的种子所带的香气,这人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莫名其妙的死去。

其实自然界有很多含有毒性的植物,比如夹竹桃的花叶就能让人心脏骤然加速,服用多了还会死亡,这种金线花大约也是如此,只是在普通人看来那是很可怕的,所以又被人称为幽魂草,以为是有鬼魂附着在花上。那之后有人利用这种花来杀人,甚至皇室之中也因此而死了不少人,最后赞古国的国王发下命令,彻底清除国内的所有金线花,从此金线花就绝种了。

那已经是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演唱会,邢嬷嬷对毒|药深有研究演唱会,可也只是听闻而从来没有见过,现在居然在梁熙将要睡觉的枕头里发现了这种花的种子,如果说这是无意中被放进去的,在场的人没一个会相信。

蔺柏看了看之前从房中拿出来的各色点心,说:“怕是那些点心里就有金线花的花粉吧。”想到之前死去的四位皇子,蔺柏微微眯起了双眼,如果没有发现这金线花的种子,或许他也会相信之前所谓的诅咒,可是现在……之前四位皇子竟然全都是被人害死的吗?!

“捉两个人来试试就知道了。”邢嬷嬷不以为然的说道。

蔺柏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决定天亮后把东西拿回去给死囚试试,这里可是护国寺啊,在这里捉谁来试毒?而且,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透露出去的好,等确定以后再上报给皇上。

“这种花粉和种子演唱会,可有什么解药?”蔺柏想了想问道。其实他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演唱会,一般人又如何能发现吃下了那几乎看不见的花粉,或者每天注意自己的枕头下面或者里面是否有这种子。

没想到邢嬷嬷却点了点头,说:“说起来,这金线花的毒虽然可怕,可是太子和太子妃却是不怕的,就是大将军和夫人也是不怕的,因为只要体内真气充足,服用再多的金线花花粉,闻再长时间的种子,也是无碍的。”

梁熙和蔺秋都吃过珍珠白玉果演唱会,体内的真气甚至能让他们二人驻颜演唱会,可想而知有多深厚,区区金线花还不能伤害他们。只是那些企图谋害梁熙的人并不知道,所以才会继续沿用金线花来下毒,不过从这一点来看,下毒者必定不是熟知情况的人,也就是说,是外人做的。

这个推测让蔺柏的脸色好了许多,因为内贼才是最难防备的,既然是外人做的,只要把安全做到位应该是能保护好梁熙的。

之后的戴冠礼一直很平顺演唱会,虽然每天梁熙都累个半死演唱会,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到最后一天,梁洪烈亲自来为梁熙戴冠,并取字子安,可想而知他有多希望这个儿子平平安安。

梁洪烈脸色平静的看着跪拜祖先神位的梁熙,眼中却是一片的阴霾,金线花的事情他已经听蔺柏原原本本的说明了,而且也亲自看了死囚试吃后的样子,和之前几个皇子的死状几乎一模一样。

赞古国、羽林军、消失的小宫女演唱会,或者还要包括护国寺演唱会,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联系?为什么要用这么诡异的方法来害死他的儿子?还有那个坐化的易尘大师,到底是因为道破天机而死,还是因为泄露了机密才被人谋害的?不过不管怎么样,梁熙已经是他活得最长的儿子了,而且他会一直保护着自己的儿子。

梁熙哪里知道这些,他恶狠狠的盯着诵读祝词的护国寺长老们,恨不得把他们全一个个拍扁了,再踩上几脚,到底是谁弄出来的这么麻烦的戴冠礼?!半个月啊,整整半个月啊!!天知道他都快疯了,每天忍受着无聊的仪式,累得象死狗也罢了。最重要的是,他已经足足半个月没见到秋儿了!

他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想念蔺秋演唱会,想念他听自己说话时专注的神情演唱会,想念他不瞬眼的看着自己的清澈眸子,想念他细瘦而又修长的手指,想念他柔滑的唇瓣,想念他纤细的腰肢,想念他床第间的热情……咳咳,后面不算,反正太子殿下就是想念他的太子妃了!以至于每天晚上都把被子卷成一个卷,搂在怀里幻想那是他的秋儿。

好不容易等所有的仪式结束了,梁熙恨不得飞回去,如果不是梁洪烈压着他坐到辇轿上,他怕是能独自一个骑马飞奔回去了。

“父皇演唱会,你叫我上来干什么演唱会,这玩意儿磨磨叽叽的,我还没老呢,为啥叫我坐这个?!”梁熙一脸的不耐烦,别看他心底还是挺怕梁洪烈的,可是该吐槽的时候绝对不忍耐。

梁洪烈的额角青筋直跳,看这蠢儿子的意思,朕是因为老了才做辇轿的?揉了揉眉心,梁洪烈决定假装没听见,说:“你之前不是和朕说过,戴冠礼之后就要回北疆吗?”

“对啊。”梁熙说完演唱会,突然眯起眼演唱会,盯着梁洪烈说:“父皇,你不会是反悔,不许我去了吧?!”

梁熙那副打量小人的样子,把梁洪烈给气了个够呛,差点一脚把他从辇轿里踢出去,勉强收回踢出一半的脚,梁洪烈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去蔺大将军那里也好,不过你得答应父皇一件事。”

梁熙见不是阻止自己去北疆演唱会,连忙点头演唱会,说:“父皇请说。”

梁洪烈脸色阴沉的说:“你也看到了,你母后……暂时是醒不过来了,煜儿没人照顾不行,我又不放心把他交给别人,你如果去北疆肯定要带上太子妃,就让太子妃带着煜儿一起去北疆吧。”

“不行!”梁熙一听就跳了起来演唱会,自从那个小家伙放在秋儿身边演唱会,秋儿陪他的时间就明显减少了许多,这坚决不可以啊。不过等他喊完了才发现梁洪烈的脸黑得吓人,连忙说:“父皇,北疆苦寒啊,你看京城多好,都十二月中了,下的雪才这么薄薄一层,北疆那边可都是及膝大雪了,煜儿才刚满月没多久,去北疆三两天就得病了。”

梁洪烈瞥了他一眼,说:“当初太子妃身体那么弱,不也在北疆过了一个冬天吗?现在回来到是健康得很呢,你不用担心煜儿的身体,朕会派足够的人手照顾他的。”

梁熙更不乐意了演唱会,现在才四个嬷嬷就经常的打搅他和蔺秋演唱会,再多了个小皇子,然后再多一大堆伺候的人,哪里还有他和蔺秋亲热的时间和空间,还不如让那几个嬷嬷去照顾小皇子,他正好可以和蔺秋没人打搅,他立刻说:“照顾的人倒是不用了,那几个嬷嬷能把秋儿……咳咳,太子妃伺候的好好的,照顾一个小屁……咳咳,照顾煜儿完全没问题。”

梁洪烈这次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却没有说话。

皇子二十岁之后演唱会,要分府另住演唱会,太监、宫女、侍卫的数量都是有规定的,一年前梁洪烈就已经派人开始建造太子府了,不过因为梁熙还要回北疆,只好先空着,不过人员还是要安排好的。

至于是否要另派人手去北疆,梁洪烈并没有意见,他现在能相信的人太少,连原本最信任的羽林军也出了问题,现在他实在分不出多少人给梁熙,还不如让蔺秋和他的人来照顾小皇子,然后把梁熙交给蔺敛,至少蔺敛父子的忠心他是相信的。

一路无话演唱会,车辇晃晃悠悠的终于回到了皇宫演唱会,梁熙顾不上别人,急匆匆的回到景琉宫。

...

...

东亚群星演唱会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