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5章

mole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护国寺是整个大梁国的宗庙mole,里面没有神佛mole,只供奉大梁国所有家族的神牌,以家族的传承历史来摆放神牌的位置,当然,如果家族强大了,也是可以作弊插队的,比如秦家不过几百年的历史,可是秦家的神牌就放在仅次皇族梁姓的位置。

作为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大寺,护国寺的面积比皇宫的面积还要大,建筑群布满了三个山头,梁熙光是从正门走到举行太子戴冠礼的场所就用了一个时辰,他穿着厚厚的十几层礼服,又穿着翘头履,走路十分的苦难,偏偏进入护国寺之后还不能乘坐马车,必须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弄得梁熙份外的烦躁。

戴冠礼是一个男子成年的标志mole,即便是寻常人家也要郑重其事mole,更不要说身为太子的梁熙了,各种仪式漫长而又繁复,这里要磕多少个头,那里要站立半个时辰,几乎把他给折腾死。

等到了用晚膳的时候,梁熙累得连晚膳也不想用了,象只半死的老狗一样拖着自己快残废了的身体,只恨不得立刻回房去睡一觉,而且他很肯定,只要挨着枕头立刻就能睡着。

没想到回到休息的地方mole,却见到两个伺候的太监正叉着腰骂人。

不用说,这两个嚣张的太监就是庞嬷嬷和邢嬷嬷装的,可别说,庞嬷嬷不愧是曾经的盗匪头领,易容手段那可绝对非同凡响,如果不是早知道这两个太监是她们二人,就是梁熙也看不出丝毫破绽来。

“哟mole,这年头还有人上赶着来伺候人的mole,怎么着?就你这小娘皮还想进太子殿下的寝室啊?”太监庞嬷嬷拦在门口,一脸鄙视的看着面前低垂着脑袋的小宫女。

太监邢嬷嬷更是一口唾沫呸在了小宫女脚前,厉声说:“少在那里装什么柔弱,再不走,可别怪咱家打你出去。”

梁熙脚下一停mole,看着那小宫女有些奇怪mole,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人,不过没等他想明白,那小宫女已经被两个太监老嬷嬷给赶跑了,不走不行啊,没见那老太监把旁边一人合抱的花盆给举起来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梁熙这才走过去。

邢嬷嬷冷笑一声,说:“那宫女居然躲在被子里,要不是我们收拾床铺,还发现不了呢。”

“躲被子里?”梁熙一脸的古怪。

庞嬷嬷也猛的反应过来了,这里可不是宫里,这院子三天前就被清空了,一直有人在把守,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这宫女是怎么进来的?

邢嬷嬷立刻叫道:“不行,得把她捉回来。”她立刻追了出去,可是等她到门口的时候,那个宫女已经看不见了。

一直跟随在梁熙身后的四名锦衣卫立刻走了两个,明显是去调查那突然出现的小宫女。

梁熙虽然心里觉得古怪,可是他今天实在是又累又乏,也懒得去管到底怎么回事,抬脚就要走到屋里去,却被庞嬷嬷一把拦住了。

“你们又要做什么?”梁熙眼神极度不善,不让困倦的人睡觉,那就是深仇大恨。

庞嬷嬷才不理这个纸老虎呢,她翻翻眼睛,说:“太子妃说了,太子夜晚接触的东西必须是从宫中带去的。”

梁熙一愣,脑子有些不好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在庞嬷嬷立刻示范给他看了,只见在两个嬷嬷的指挥下,几个锦衣卫过来,二话不说的把寝室内的所有东西全搬了出去,在屋里四角全都燃烧了驱赶蛇虫的香,更有锦衣卫爬上房梁,把每个边边角角全都检查了一遍,他们甚至用手指不断的磕着墙壁、地板和柱子,查看是否有暗格。

梁熙目瞪口呆的看着被丢在院子里的床,又看看了空荡荡的屋子,结结巴巴的说:“你们……这是打算让我睡院子里?还是睡地上?”

他话音刚落,就见十几个锦衣卫扛了几个巨大的箱子过来,摆放在院子里,同时把那些被丢出房间的东西全部拆卸了搬走。

庞嬷嬷仔细检查了箱子上的封条,还有她自己做的几处暗记,确认这些箱子没被其他人打开过,这才掏出钥匙打开箱子,里面居然有拆卸好的床,还有被子、帐子、枕头、铺盖一应物品,后面的箱子里还有杯子、碗筷和各种点心、食材,甚至还有几个密封的坛子。

看着这些玲琅满目的东西,梁熙眨巴了几下眼睛,他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如临大敌的样子,可是想到这些都是蔺秋为他一一准备的,他就觉得自己不累了,也不困了,精神也好了,看到那些精致的点心也有胃口了。

“还不能吃!”邢嬷嬷阻止了梁熙去拿点心的手,打开一个密封的坛子,用木勺舀了里面的烈酒给梁熙洗手,洗了三次,每次都用一条新拿出来的巾子为他擦手,最后又打开一个密封的坛子,从里面舀出清水又洗了一次,这才让他去拿点心。

梁熙表情不是一般的疑惑和古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以前用膳前也要先洗手,可是也不需要用烈酒来洗啊?!他曾听蔺秋说过,烈酒可以消毒,难道自己的手上有毒?他很想问问,可是看旁边的人全在忙着搬东西,也没人搭理他,只好闷头吃东西。

好不容易等屋子布置好了,这才让梁熙进去。

屋子里一股驱虫草燃烧后的味道,好在也不算难闻,只是当梁熙躺在床上之后,才发现房梁上竟然有四个锦衣卫趴在上面。

“你们在上面干什么?”梁熙怒了,让人盯着睡觉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还是一群长相不咋地的大男人。

“回太子殿下,我们奉命保护太子殿下。”上面的一个极像街头小贩的人回答。

“孤要睡觉!你们这么看着,让孤怎么睡?!”梁熙平时和蔺秋在一起,早就习惯了用“我”来自称,只有极度不高兴的时候,他才会自称“孤”,比如现在,他累得快不行了,却还有几个人死盯着,让他睡不了觉。

“太子殿下,很抱歉,我们奉命保护太子殿下。”那个“街头小贩”毫不犹豫的又把同样的话说了一遍,丝毫不为“太子殿下”的怒火所动。

梁熙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冲出房门,对守在外面的庞嬷嬷说:“去把蔺柏给孤叫过来!”

庞嬷嬷应了之后出去,没一会儿把蔺柏给带了过来。

梁熙直到见到蔺柏脑子才清醒过来,哎哟,这可是蔺柏啊,那个腹黑的家伙,而且还是秋儿的大哥……他连忙咳嗽两声,这才说:“你那些手下盯着我,我没办法睡觉,让他们守在门口吧。”

蔺柏笑了一下,说:“本来微臣也是让他们守在门口的,可是太子妃说了,一定要让他们盯紧了太子殿下。”

“啊?”梁熙一愣,连忙问:“这是为什么啊?”

蔺柏又笑了笑,说:“如果太子殿下对太子妃的安排有疑惑,何不等戴冠礼结束后,回去问太子妃?”

被他这样一说,梁熙哪里还敢有疑惑,只好闷闷不乐的进房睡觉去了,好在他今天实在是累坏了,没多久就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睡着了。

梁熙是老老实实的回房去了,蔺柏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

三天前来清理房间,和之后一直守卫的并不是锦衣卫,而是羽林军下的羽林右卫。

羽林军属于皇帝的禁军,专门负责皇城的守卫,下面又分羽林左卫和羽林右卫,人数大约有一万五千人,这些人全是在战场上战死的将士的孤儿组成,对皇帝的忠心非一般军队可比。

这里就要说明一下,比如北疆的军队,他们的确是忠心,可是他们更多的是忠心于大梁国,他们守卫的是大梁国,是大梁国的百姓,而非皇帝一人。可是羽林军却只忠心皇帝一个人,即使皇帝让他们去屠某个大梁国的城,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就是这么一种愚忠。

可是现在这个忠心的军队搜查过的房间,居然会出现一个小宫女在里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庞嬷嬷,你随我来。”蔺柏对庞嬷嬷点了点头,带着她向摆放之前室内用品的地方走去,这时候必须用到曾经盗匪集团头领的能力了。

“这些东西请你一定要认真搜查,只要有可疑的东西立刻告诉我。”蔺柏指着满满腾腾一屋子的东西说。

庞嬷嬷点了点头,开始一样一样的查看。

那屋子本来就是接待皇室所用的,确切说是专门为皇子准备的,里面的东西自然也精美而繁多,庞嬷嬷每一样东西都细细的查看,每查完一样就让人拿出去,一直到后半夜查到床铺的时候,拎起枕头的时候才觉得有些异样。

大梁国的枕头大多里面放的是麦麸,不过梁熙体热,所以他用的枕头里面放的是决明子。

那枕头庞嬷嬷一上手就觉得分量不对,决明子虽然比较重,可是这分量却比如此大小的决明子枕头重了有三两。对于庞嬷嬷这个盗匪来说,即使是多出半两也能轻松觉察,更别说是三两了。

她三下两下的用剪刀沿着缝线剪开,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在箱子里,只见深褐色的决明子里面有一些圆溜溜的绿色果子,从外形上看有些象绿豆,可是上面却多了三条金色的条纹。

“这是什么?”蔺柏皱起了眉头。

...

...

mole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