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4章

民初奇人传

因为皇后病重奇人,宫内不能设宴奇人,苏红衣才和蔺秋商量着回大将军府开一桌家宴。

到了十一月十五蔺秋生日那一天早上民初,王骞早早的带了十几个宫人捧了皇上赐下的东西过来民初,金银玉器、古董书画、锦缎布帛,甚至还有几匣子五谷杂粮,蔺秋看不懂其中的奥秘,别的人却都明白,这赏赐竟然比皇贵妃的生日规格还高一些,只比皇后低了一点点。

王骞嘴里的好话不要钱似的不停往外冒奇人,且不说现在皇上有多看重太子妃奇人,只说他自己也非常乐意亲近蔺秋。最近他和梅影子如胶似漆,早就私定终身,如果不是梁洪烈实在舍不得这从小培养起来的大总管,两个人已经双宿双栖去了。

这蔺秋可是他未来女儿的小叔民初,从每次梅氏见到他都要详细的询问蔺秋在宫中的状况民初,王骞也能推断出,自己未来女儿有多疼这太子妃,怕是当成了自己儿子来疼爱了,所以王骞现在对着蔺秋就像是对着自己小辈一般,满脸的那个慈爱啊,弄得周围人都一脸的古怪。

末了奇人,王骞还乘机要求去蔺府参加蔺秋的生日宴奇人,获得了邀请之后,才乐颠颠的回去复命,他一点也不介意被人说与大臣关系过密,做了那么多年的大总管,他太明白了,这过密与否也要看人,像是蔺家的人,就算秉烛夜谈,皇帝也不会当回事,可是如秦幕天那样的,便是说句话也算过密了。

之后又有秦贵妃、贤妃和宫中几个有头有脸的妃子送了礼物来民初,这些妃子们都是世家出身民初,给的也大多是些金银玉器和古玩珍品。

只有贤妃送了一箱子的各种书籍奇人,其中不乏珍本、孤本奇人,还让送东西的宫人带话,说贤妃看了蔺秋写的那本《西游记》,觉得十分有趣,希望太子妃有空的时候去她那里坐坐,很有些引为知己的意思。

家宴十分的简单民初,除了苏红衣、蔺柏、孙氏、梅氏民初,就只请了梅影子和王骞,摆的全是原主蔺秋喜欢的菜肴,不过路人甲蔺秋对菜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管是以前只能每日清粥小菜的日子,还是现在能大鱼大肉的餐桌,对他那精密的、超出常人许多的感觉器官来说,每一次用餐都是全新的,完全不同的享受。

蔺秋回家对苏红衣、孙氏和梅氏都是莫大的欢喜,虽然蔺秋突然长大了许多,可是那张变好看了许多的小脸在她们来看,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又可爱又让人心疼,三个女人不断的给他夹菜,恨不得他能再长胖些才好。

至于梅影子和王骞完全不用大家招呼,两个人腻腻歪歪的,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那副恨不得变成连体人的架势,把桌上的人全当成了透明一般。

只有梁熙可怜兮兮的被挤到了一边,只有蔺柏坐在他旁边,偶尔还要冲他阴笑两声(梁熙脑补),想发火又不敢,憋屈得不行,要不是蔺秋还想着他为他夹了菜,怕是要食不下咽了。

然而大家都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一个大惊喜。

用到一半的时候,孙氏突然脸色苍白的冲了出去,梅氏跟她关系最好,急忙跟出去,却见孙氏趴在外廊的栏杆上吐了个天昏地暗,吓得梅氏连忙喊人,所有人都吓得不轻,只有苏红衣一脸的惊喜,暗暗猜测孙氏是不是有了身孕。

没多久医师来了,请脉后果然说孙氏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把蔺柏给惊喜得上串下跳,他都三十多岁了,因为总是分居两地,到现在也没有孩子,这次孙氏终于有了身孕,他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到最后蔺秋和梁熙要告辞回去的时候,蔺柏居然摸着蔺秋的头,说:“秋儿一回来,你嫂子就怀孕了,这全是秋儿带来的福气啊。”

听得周围的人都直翻白眼,这还是那个腹黑的蔺少将军吗?瞧瞧他都说了些什么?蔺秋一回来,他嫂子就怀孕了?!得亏今天在场的都是家里人,否则这话还不知道得传成什么样呢。

偏偏蔺秋还一点都没听出来,见自己的大哥高兴,点点头说:“那下次二哥哥回来,我也回来省亲,到时候让二嫂子也怀孕。”蔺岳受伤那次,蔺秋想起了原主小时候,蔺岳对他的好,也因此对这个二哥感情特别深。

气得苏红衣直瞪蔺柏,觉得都是这大儿子不好,才把她的乖乖小儿子给带坏了。

到是同样没听明白的梅影子来了一句:“那敢情好,到时候太子妃可一定要回来,让我女儿也赶紧生个儿子。”

梅影子的遭遇可就比蔺柏惨多了,王骞和梅氏两个在背后狠狠的拧了他一把,弄得他又疑惑又委屈,好好的为啥要掐他?

转眼就到了十二月初二,梁熙的生日。

在没去北疆之前,每次生日都是楚皇后专门为他设宫宴,可是今年楚皇后却一直在昏迷中,梁熙根本不想过这个生日。可是今年正好是他二十岁的生日,大梁国二十岁的男子要行戴冠礼,要请长辈取字,以后就是正式的成年人了。

而作为太子,未来皇位的继承人,梁熙的戴冠礼按规制需要在护国寺内行十五日的礼,期间各种活动繁多而有复杂,最让梁熙郁闷的是,蔺秋不能陪他一起住进护国寺。

“我不想去那个护国寺,里面都是一群无趣的老头!”梁熙就这样嘟囔着被带走了。

蔺秋一直把他送到景琉宫的大门口。

就在前几日,贤妃请蔺秋过去品茶小坐,按理说,蔺秋虽然年少,又嫁为男妻,毕竟还是个男子,贤妃理应避嫌。可是贤妃是蔺秋的长辈,遇到个蔺秋又不懂这些,见贤妃来请就带了两个嬷嬷去了。

贤妃其实是拜读了《西游记》之后,对能写出这种奇书的蔺秋份外感兴趣,听宫人们传言,太子妃是个冷冷淡淡的小孩儿,心中越发的奇怪,如此巨著怎么可能是一个冷淡的小孩儿所写?这才以品茶为名请他过来。

谁知道那些宫人还真的一点也没有夸张,蔺秋坐了一个时辰,说的话不超过十句,其中多以“嗯”代替,大部分时候只点头和摇头。

贤妃也不过是二十出头,见蔺秋如此冷淡,不由的也起了捉弄之心,故意在蔺秋面前一一详细叙述前面四个王子是如何暴毙,然后故意叹了口气,说:“虽然太子殿下安然的过了新婚之夜,只是不知道能否平安度过二十岁生辰,实在是让人担心啊。”

蔺秋听了,虽然表情没变,可是那张好不容易变得红润的小脸却立刻白了,他一直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了,可是现在贤妃一说,他才想起来。

曾被封为太子的皇长子,是在十九岁成亲当晚死的,并没有行戴冠礼。

一年后,皇次子也是成亲当晚死的,那年才十七岁。

皇三子被吓得一直不敢成亲,直到二十岁生辰当夜才突然暴毙。

皇四子同样没有成亲,被送到护国寺内出家,可还是在二十岁生辰当夜死去。

看前面四位皇子,两人是在成亲当夜死去,两人是二十岁生日当夜死去,虽然说是各占了一半,可是再细看就能发现,前两位皇子死的年纪并不一样,到是皇三子和皇四子死亡的年龄是一样的。如果说,前两位皇子是死于意外,而后两位皇子才是正常的,那么皇子死亡的确切年龄就成了二十岁生辰当晚。

这么说可能有些人不太明白,那么我们再假设一下。

如果皇长子和皇次子没有成亲,那么他们就能活到二十岁,也就是说,成亲这件事是个意外,而两位皇子本来的死亡年龄应该都是二十岁。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把梁熙与蔺秋成亲当成一个意外,因为天家以前可从来没有娶过男妻,成亲是个意外,娶男妻是另一个意外,所以梁熙没有在成亲当夜死去,而极有可能是在二十岁当夜死。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蔺秋可说是寝食难安,他不断的梦到梁熙正和他谈笑间,睁着眼睛突然停止了呼吸,这让他每天晚上都从梦中惊醒。梁熙每次都会急忙起来,一边搂着他、安慰他,一边问他到底梦到了什么,可是蔺秋只是看着他的脸,什么都说不出来。

为了能让梁熙安然的度过二十岁生辰,蔺秋打听到梁熙去护国寺后,是由锦衣卫护卫他的安全,立刻又回家了一趟,把自己的猜想和蔺柏详细的说了一次,请求蔺柏到时候无论如何要保护好梁熙的安全。

蔺柏听后,决定把原来影楼的所有人派去护卫梁熙,虽然那些人长得比较差强人意,护卫和暗杀的本事都是极高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对各种暗杀手段的了解绝对是当世第一,任何人都别想在他们手下得逞。

最后,蔺秋又让庞嬷嬷和邢嬷嬷化妆成伺候梁熙的太监,跟着一起去了护国寺,可就是这样,他还是觉得内心不安。

站在景琉宫的门外,蔺秋一直看着梁熙的背影远去,直到他消失在拐角,还是一动不动的望着。

...

...

民初奇人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