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3章

战龙四

蔺柏还不会走路的时候,蔺敛就被梁洪烈给忽悠着起义去了,刚进学就跟着苏红衣随蔺敛去了北疆,没多久苏红衣有了蔺岳,把蔺柏丢给蔺敛,自己回娘家待产去了,之后蔺柏一直是跟着蔺敛,在北疆的军营里长大。

与蔺岳不同的是,蔺柏从来没有接触过武林,他的武艺是在军中跟蔺敛和许多老将学的,他的启蒙教材是各种兵法、阵法,第一个敌人是来打草谷的胡子,那年他不过十二、三岁。

蔺柏一直以为,他会一直留在边关,保家、杀敌、卫国,直到有一天战死沙场,或者年迈体衰不得不退伍。

可是现在他居然被留在京城,做一个掌管皇帝仪仗的官,还要带着一群绿林中人去探查各种消息,捉拿犯人并审问……这些事情别说做了,就是连听都没听过。

用力的抹了一把脸,蔺柏无奈的把自己的手下一一打量过去。

最前面的那两个人分别叫影一和风一,影一是影卫的老大,负责保镖和暗杀。风一是风卫的老大,负责消息的收集和传递。

听着多富有神秘感啊,可是一看他二人的形象,蔺柏就觉得太阳穴直跳,影一就和那街边的小贩一样,油腔滑调、满脸谄笑,丢路边绝对不会有人多看一眼,而风一更让人无语,白白胖胖、小眯眼、嘴角上扬,简直就是个酒楼老板的标准模板。

再往下看,有象书生的,有象二流子的,有象樵夫的,有象店铺伙计的……甚至还有人象那青楼里的小倌和龟公的。

蔺柏很想仰天大吼一句,皇上,你不是在玩微臣吧?就这些形象,你让微臣怎么安排你的仪仗啊?

不过这些人如果分派出去探听消息和情报,到是极好的,即便是蔺柏从未接触过情报部门,也心里明白,只有让人不注意的人,甚至蔑视、看不起的人,才能打探出更多的情报。

好在过了些时日,又送来四百多相貌身材都还算过得去的汉子,全是从各军中、卫所里抽调的,总算是把锦衣卫的队伍暂时给撑起来了。

蔺柏以前在北疆,和孙氏分居两地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回到京城,却忙得脚打后脑勺,连吃住都在卫所。孙氏知道新成立一个卫所,自然是要辛苦一段时间的,所以也从来没有什么怨言。可是苏红衣却怒了,自己嫁了个总不回家的男人也就罢了,现在儿子都回京了还不肯回家,让媳妇守活寡,这简直就是不能忍。

不过苏红衣到没有直接去找蔺柏,而是递牌子进宫去见蔺秋。她想得很明白,如果直接去把蔺柏捉回来,肯定会让他在下属面前落了面子,不利于他以后的管理。正好蔺秋也快过生日了,让蔺秋把他大哥叫回来,那是最好的。

蔺秋听说苏红衣求见感觉有些惊讶,他虽然知道苏红衣是他的母亲,可是因为平时见面极少,他没事也不会去回忆原主的过去,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平时也不会想着去见苏红衣,反倒是经常会想起那个会给自己骑大马的父亲。

听了苏红衣的来意,这才想起来再过不久就是自己的生日,去年的生日因为梁熙失踪,自己一夜未睡,直到第二天嬷嬷端来了一碗长寿面,才算是过了一个生日。

见蔺秋沉默不语,苏红衣忍不住去看旁边摇篮里的小皇子梁煜。现在的小皇子早就不是刚出生时的小老头了,只见他皮肤白皙得如同羊脂,一张嘟起来的小嘴红嫩嫩的,头发和眉毛的颜色都很黑,尤其是眼睫毛,长得几乎到了脸颊处,一看就知道以后定然是俊得不得了的小伙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移情的作用,苏红衣总觉得这孩子不像皇上和皇后,也不像梁熙,反倒是有些像蔺秋,当然,不是象小时候的蔺秋,而是象现在的蔺秋。

苏红衣突然想起自己的大儿媳孙氏对自己说的话。

以太子的性格来看,他在中秋宴上说的话必定不是旁人教的,也就是说,至少他现在的确是想着以后只有蔺秋一个。可是皇上现在已经年迈,尤其是年轻时受过不少苦,又在起义时受过重伤,即使外表不显,但苏红衣和孙氏都是懂医的,从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出皇上的暗伤旧疾,这种情况下,太子很可能早早的就要登基做皇帝。

可是一个皇帝如果没有子嗣,死后必将国家大乱,所以梁熙登基后肯定会受到群臣的施压,让他尽快繁衍子嗣,以稳定民心。

蔺敛只有她一个妻子,两个儿子也都不许纳妾,苏红衣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和一群女人共享一个男人?尤其是后宫之中,争风吃醋、尔虞我诈的事情太多,以蔺秋那不谙世事的性格根本活不下去。

而现在皇后被害却成了一个契机。

小皇子是皇后所出的嫡子,同样拥有皇位的继承权,只是年纪太小,也许梁洪烈等不到他成年。如果小皇子被皇后或者其他人抚养长大,都极有可能会成为以后梁熙登基的阻碍,可是现在却被梁洪烈放在了蔺秋的身边,说句大不敬的话,这样长大的小皇子和蔺秋的孩子有什么区别?

虽然大梁国没有皇太弟一说,可是古早时期曾有过这种传位给兄弟的做法,就算梁熙以后把皇位传给小皇子,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这样就解决了子嗣的问题。

这样想似乎很不厚道,皇后还昏迷不醒呢,自己就想着让儿子谋夺小皇子,可是再一想自己的儿子都被人抢去做太子妃了,要说不厚道也是天家先不厚道的!这样一想,苏红衣的心又安稳了。

今天看到这小皇子,苏红衣更加打定主意,要让小皇子一直留在蔺秋身边,只是该怎么做,还需要把刘嬷嬷叫回蔺府去细细嘱咐,否则以蔺秋的性子,很可能会暴露出来。

“娘?”蔺秋见苏红衣对着小皇子出神,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苏红衣连忙回神,笑了一下,说:“这小皇子长得可真好,白白嫩嫩的,看着就让人喜欢。”

蔺秋低头看着小皇子,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说:“嗯,他很乖。”

说起来也奇怪,这小皇子才满月不久,按理说看人还看不清楚呢,可是即使周围站满了人,他却能瞪着乌溜溜的圆眼睛,准确的找准蔺秋的位置,然后把小嘴一咧,露出个似笑非笑的样子出来。而且他特别的粘蔺秋,一定要蔺秋抱着他才肯睡觉,也辛亏现在蔺秋身子好了,要是以前非累病了不可。

而一个多月下来,蔺秋也觉得对小皇子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小皇子,为此还专门设计了一个可以推动的摇篮,上面装了防风罩,这样以后出宫办事也能带着他。

为此梁熙大为吃醋,尤其是晚间蔺秋还要把小皇子抱到自己卧房去睡,太子殿下的心里简直泛起了陈醋的滔天巨浪,他甚至跑去找自己的父皇,要求他另找人来照顾小皇子,结果被梁洪烈毫不犹豫的用藤条狠抽了一顿,回来后躺了两天才起来。不过之后小皇子晚上只能睡在嬷嬷的房间里,也算是遂了他的意。

只是从那以后,梁熙只要看到小皇子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弄得几个嬷嬷看见梁熙就翻白眼,居然跟一个刚满月的小孩儿较劲,可不就是招人鄙视吗?

这话题又远了,赶紧回来。

苏红衣见总是面无表情的蔺秋居然对着小皇子微笑,原本的那点良心不安立刻飞没了,这儿子是她亲手带大的,感情比蔺柏、蔺岳可要深得多了,当初自己受伤害得他从小病到大,因为身体不好不能动七情六欲,导致他感情淡薄,现在又嫁入天家,好好一个男孩子成了别人的媳妇,苏红衣一直觉得自己欠了蔺秋的。好在现在太子对他一心一意,只要再有了这个小皇子,以后也就不用担心了。

蔺秋可不知道苏红衣的打算,和她商议生日宴的事情,打算那天回蔺府省亲,生日宴也在家中摆,又写信给蔺柏,让这个大哥到时候无论如何要回家。

苏红衣走的时候,刘嬷嬷送到宫门口,因为旁边还有其他人,苏红衣只做了个让她有空回蔺府的手势,刘嬷嬷立刻点了点头。

这边苏红衣刚走,那边梁熙就下朝回来了。

现在梁熙每天一大早就要跟着梁洪烈去早朝,回来用午膳后稍微休息一下,下午要练功,晚上还要跟着蔺秋学习,可说是苦不堪言,就这样,他每天晚上还要搂着蔺秋折腾半宿。

说来也奇怪,两人从那晚开始,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弄上那么一两次,虽说两人都年轻,可是如此密集的**非但没有影响两个人的身体,人反到是越来越精神了,有时候两个人午休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弄上一次,气得几个嬷嬷在背后没少骂梁熙。

“秋儿,今天我跟父皇说了,等我行了戴冠礼之后,咱们就回北陌县去。”午膳的时候,梁熙得意洋洋的对蔺秋说:“这京城太无聊了,咱们还是回北陌县比较好,我也能继续和大将军学武去。”

蔺秋听得一愣,想到临走之前的安排,回去必然能给梁熙一个大惊喜,立刻微笑着说:“好。”

...

...

...

战龙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