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20章

燃烧吧星魂

大梁国的公开死刑一般都是砍头,罪大恶极的处以腰斩,对于很多人来说,腰斩是很可怕的,只剩下半截的人,拖着满地的献血和内脏嘶嚎着四处乱爬,似乎这样就能逃避疼痛,逃避死亡。

可是那宫女听了梁洪烈的话燃烧,却只是抿了抿嘴燃烧,说:“回皇上,谋害皇后娘娘是奴婢一人所为,并没有人指使。”

梁洪烈冷笑了一声,看了王骞一眼,王骞立刻让人把那宫女拖到一旁打。王骞对行刑的人伸出三根手指,意思是只伤皮肉,不伤内腹。行刑的人心神领会,把人打得皮开肉烂,血染衣衫,可是呼疼的声音丝毫不减。

梁熙站在后面一直没说话燃烧,有梁洪烈在场的时候燃烧,实在没有他说话的位置。可是现在被害的事他的母后,以后都要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只要想到就让他心中的怒火几乎能把坤宁宫给烧起来。

看着那宫女被打的半死,还是不肯把幕后人说出来,梁熙狠狠的捏紧了拳头,他怨毒的目光在下面一群或麻木、或冷笑、或得意的嫔妃们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秦贵妃和丰妃身上,有能力把药下进楚皇后的催产药里的,后宫里现在也只有这两个人了。

“父皇燃烧,可以让我和那宫女说几句话吗?”梁熙走上前说。

梁洪烈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对于梁熙是否能问出什么,梁洪烈并不抱太多的希望,后宫里每年莫名其妙死去的宫妃不知凡几,何曾有过能查明真相的时候。楚皇后是他的结发妻子,是他最爱的女人,即使查不出幕后人,也希望能借由查案给幕后人一个警告,不再继续伤害楚皇后和那新出生的小皇子。

梁熙不知道梁洪烈所想,他一步一步的走到那宫女面前,脑海中却在回想蔺秋前几日写的一本书,书名《十大酷刑》。

当时梁熙看完这书之后,几乎脚软得无法从凳子上站起来,他哆哆嗦嗦的问蔺秋为何会写这东西,蔺秋用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望着他,很自然的说,这是以后锦衣卫审问犯人时用的。梁熙被他望得遍体生寒,好半天才问蔺秋,这是你想出来的?蔺秋摇了摇头,告诉他,这是满清想出来的。

梁熙不认识谁是满清,当时只觉得这个人太过可怕,可是现在他却很想把幕后人捉出来,让那人从头至尾的尝试一遍十大酷刑。

行刑的人见梁熙过来,都停了手站到一旁。

梁熙垂眼看着那宫女,先是深吸了一口气,才说:“父皇说要把你的家人全部腰斩,那是父皇的仁慈,如果是我,一定不会腰斩。”他已经过了变声期,声音带着青年特有的清朗,可是因为自己母后被害而产生的恨意,让他的声音里参杂了一丝阴冷,听着让人不寒而栗。

那宫女抬头看了他一眼,腰斩还算仁慈?这已经是大梁国最狠毒的刑法了吧?

梁熙慢悠悠的说:“你知道什么叫剥皮之刑吗?先是挖一个沙坑把人埋进去,只留下头颅在外面,然后把头发剃光了,在头皮上用刀划一个口子,把水银从口子里倒进去,水银会慢慢的渗进去,直到把全身的皮肤全部和身体分开。不过你放心,被处刑的人虽然没有了皮肤,露出红红白白的肉,却绝对不会死。”

那宫女惊恐的望着梁熙,就像看着一个恶鬼。

梁熙微微笑了一下,说:“年纪大的人皮肤松弛,更适合剥皮之刑,你的祖父母还在吗?”

“不!”那宫女恶狠狠的盯着梁熙,大喊道:“他们都不在了!”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梁熙叹了口气,接着说:“你知道什么叫人彘[zhi]吗?就是把人的鼻子、耳朵、舌头、手脚全部砍去,然后泡到大补的药水坛子里,无病无灾的一直活到一百岁,这种刑法最适合小孩子了,因为小孩子会长大,长大之后正好卡在坛子里,除了头什么地方也动不了。是不是很有趣?你有弟弟妹妹吗?”

之后,梁熙又说了凌迟、抽肠、梳洗等几个酷刑,随着梁熙的解说声,坤宁宫前的空地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忍不住缩紧了脖子,只觉得身体仿佛浸入了万年寒潭之中,被冻得僵硬甚至连哆嗦一下都做不到。不只下面的嫔妃、宫人,就是上面坐着的梁洪烈也觉得胆寒,他甚至盯着梁熙的影子看了许久,想确认一下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还是恶鬼假扮的。

就连旁听的人都吓成这样,更不要说直面梁熙的宫女了,没等梁熙把“梳洗”说完,已经彻底崩溃了,她一边痛哭着一边磕头,道:“太子殿下,你就是把我剁成肉泥也没用,我不能说啊,她把我家人全捉了去,我只要说了她出来,我全家人都会死。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梁熙冷眼看着她,直到她哭得几乎要晕过去,才蹲下身子,淡淡的说:“你认为,你如果不说出来,你的家人就能保住性命?”语气虽然平淡,可是那平淡之中却又阴寒无比。

原本已经哭得几近昏迷的宫女猛得抬起头来,微张着嘴巴,惊慌得说不出话来。

梁熙继续道:“如果我是幕后人,等你死后,我会立刻杀了你的家人,免得他们以后露了口风。有一句话说得好,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他说着,猛的抬起头来,漆黑的眼眸在明暗晃动的灯光下望向丰妃,说:“你说对吗?丰妃娘娘。”

丰妃之前听着梁熙的解说,只觉得面前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原来还有这许多让人着迷的酷刑,原来只是让人痛苦哭泣是不够的,还可以这样。想想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原来折磨人也可以象一门艺术,那一句句话语深深的打动了她,她痴迷的望着梁熙,直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知己,所以当这个知己问她的时候,她甚至连问的是什么都没听清楚,连连点头,说:“没错,没错。”

夜深了,风越来越冷,坤宁宫前只有周围火把被风吹起的列列声。

“我说!”没等丰妃想明白自己说了些什么,那原本已经气息奄奄的宫女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就是丰妃娘娘让我下的药!她捉了我全家要挟我,我如果不按照她说的做,她就要杀光我全家。”

“什么?!”丰妃气得脸色发白,也不顾自己还怀着孩子,猛的跳起来,扯着嗓子大叫道:“你这个贱婢,居然敢污蔑本宫!来人啊,给本宫打死这个胡言乱语的贱婢!”

可惜这里不是她所住的地方,更不是丰府,上面还坐着皇帝,没人会听她的指使。

喊了好一会儿,她发现所有人都直勾勾的望着自己,顿时有些慌了,连忙转向梁洪烈,露出委屈的表情,说:“皇上,她冤枉臣妾,臣妾如此敬爱皇后,又怎么会害皇后呢?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皇上~”不得不说,丰妃实在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此时双目含泪欲滴未滴,就如那雨后的海棠一般诱人。

可惜梁洪烈本就不是个多喜欢美人的皇帝,又因为楚皇后被害而怒火攻心,如果不是看在丰妃还怀着自己的骨肉,说不定当场就会把她诛杀。

谁知道就在这时,那宫女又开口道:“丰妃娘娘她怀的孩子根本不是皇上的。”

“什么?!”这下梁洪烈也坐不住了,他站起来疾步走到那宫女面前,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宫女瑟缩了一下,咬了咬牙,望着梁洪烈的双眼,说:“静竹宫有一条地道,可以一直通往宫外,每天晚上都有一个男子前来和丰妃娘娘私会,奴婢见过好几次。”静竹宫就是丰妃所住的地方。

听完那宫女的话,梁洪烈铁青着脸猛的回头看向丰妃,只见她呆立原地,脸色忽红忽白,突然双眼向上一番晕倒在地,身下慢慢的溢出红红的血水来,她因奸|情被道破,竟然吓得小产了。没有人上前扶丰妃,甚至原本站在她身后的静竹宫宫人也缩成一团。

“把这个贱人丢入冷宫!”梁洪烈气得全身发抖,虽然他不喜欢丰妃的飞扬跋扈、心狠手辣,可是对她腹中的孩子还是很期待的,从丰妃被查出怀孕,对她就一直很纵容,可是没想到,那腹中根本就不是他的骨肉。“静竹宫里所有宫人杖毙!”

“皇上饶命啊!”被拉出来的静竹宫宫人哭天喊地的求饶,有那么一个狠毒的主子,她要偷情谁敢管,现在却因此而送命,其实这些宫人也算是冤枉。可惜无论他们如何哀求,梁洪烈已经被怒火烧红了双眼,又怎么可能饶了他们。他们被拉到坤宁宫外的走道上,被侍卫一个接一个的活活打死,凄厉的呼号声从院墙外传来,让许多人都吓得尿了裤子。

等昏迷不醒的丰妃被抬走,梁洪烈刚想让人把那宫女也打死,梁熙却走上前来,说:“父皇,这个宫女先不要杀了,儿臣有些问题还要再问问她,先把她压入大牢吧。”

梁洪烈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梁熙,点了点头。

...

...

燃烧吧星魂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