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8章

大转移刷燃烧的陨石

蔺秋住在宫中燃烧,每日都早早的起来去给楚皇后请安燃烧,还有几日楚皇后就要生产了,一般嫔妃的请安早就停了,只有蔺秋从回宫那日开始一直没停过。

其实转移,还有一个人也每日进宫来给楚皇后请安转移,却是她的本家侄女甄楚氏。

甄楚氏是楚皇后长兄的女儿燃烧,已经三十多岁燃烧,相貌丝毫不像楚皇后,有点五大三粗,不过做事到是爽利,口舌上也算灵便。

以往楚皇后生产都是她本家嫂子前来照顾转移,可是自从她兄长去世后转移,她的嫂子就常居佛堂不出,生产这种事属于污秽之事,她本家嫂子自然不肯再来照顾,只派自己女儿来帮忙,而甄楚氏又不可能抛下自己丈夫和儿女住到宫里,只好每天宫门一开就进宫,宫门关的时候才出宫。

这天中午蔺秋回景琉宫用午膳燃烧,楚皇后和他说了一上午的话燃烧,也有些累了,靠在榻上让宫人为她按摩浮肿的腿脚,甄楚氏就坐在旁边陪她闲聊。

“我之前听姑姑说太子妃不爱说话转移,还想着是个傲气的小孩。”甄楚氏一边剥着小核桃转移,一边说:“现在看来,到是个很懂事的娃娃,人也聪明,就是话少了点。”

楚皇后闭着眼睛点了点头燃烧,慢悠悠的说:“的确是个通透的。”

甄楚氏把剥好的核桃放在楚皇后手里转移,看似不经意的说:“我看姑姑您教他如何管帐转移,莫不是想让他以后接手后宫?”其实楚皇后只是在和蔺秋对内帑的帐,只是每次对账会让甄楚氏到外间暂避,她远远的看着有不少账簿,就以为楚皇后在教蔺秋如何管账。

楚皇后用手捏着核桃没有动燃烧,过了好一会儿燃烧,才睁开眼睛,看着她说:“你怎么这么问?”

甄楚氏被她看得有些心虚转移,嗫嚅半晌才说道:“我那不是转移,看他是个男子,所以才这么问,毕竟这后宫里,可都是女人,要是太子真的不娶了,以后可怎么好呢?!”

楚皇后只是看着她没说话陨石,心里却是把这个本家侄女的家人想了一遍陨石,最后停留在甄楚氏的小姑子和一个表妹身上,这两个女子都不过十七八岁,也都尚未成亲,甄楚氏所问十有八|九是为了这两个女子。

为什么外戚能够专权,原因就在于此,只要家里面出了一个能宠冠后宫的皇后,各种八棒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会用各种方法聚过来,侵蚀后宫,染指朝堂。

梁洪烈之所以敬爱楚皇后陨石,除了楚皇后是他贫贱时的结发夫妻陨石,更多的就是楚皇后从不向后宫塞任何人,也从不对朝堂的事情指手画脚,甚至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娘家人要过任何官职。楚皇后的父亲是县衙小吏出身,梁洪烈登基后被封为国丈,原想再给个什么官职的,可是却被楚皇后以父亲的才能不够拒绝了,只能顶着个国丈过富家翁的生活,就连她的两位兄长也是如此。

有人说楚皇后不近人情,却不知道楚皇后这也是没办法。且不说她的父亲和两位兄长无才无德、见识浅薄,又容易被人利用,真要有了权利分分钟被人陷害。只说作为一个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皇帝,怎么可能愿意被女人制肘。

皇上都爱忠臣、孤臣陨石,同样也爱孤女陨石,除非他皇位不稳需要妻族的帮衬,否则他绝对不会要一个妻族实力雄厚的皇后。

梁洪烈的后宫虽然比起大梁国历史上其他的皇帝,可说是少得可怜,可是光是有位份的也有六七十个,这么多女人,却只有一后两贵妃能养大子嗣,还是诡异的皇后三个儿子,两个贵妃各一个,其中就真的没有梁洪烈的手笔?当然,现在梁洪烈广播种子又另说了。

可惜这些楚皇后能想明白陨石,她的家里人却不懂。她父亲在世时就曾多次想把她的几个堂妹送到宫里来陨石,她的两个兄长也曾想把自己的女儿或者侄女嫁给几位皇子,全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并严厉斥责过,想不到这才过了没几年现,又有人把眼光投向了自己的儿子。

一时间,楚皇后有些心灰意懒,午膳用了几口就不吃了,之后也没消食直接午睡了。

谁曾想睡至一半陨石,楚皇后突然“哎哟”一声喊了出来陨石,却是要生了。

皇后生产那绝对是一国之大事,早在怀孕初期就有太医每时每刻的在身边,几个月前又有专门为天家接生的嬷嬷婆子在旁侯着,各种所需也早就备好,所以虽然之前没有任何预兆,大家却都是有条不紊。

梁洪烈正在御书房和户部尚书陈简商议税率调整的事情陨石,收到楚皇后生产的消息陨石,顾不得其他,急急忙忙的就往坤宁宫跑,到把个陈简忘在御书房里进退不得。

梁熙和蔺秋正在午睡,也被喊了起来,穿上衣服就赶去了坤宁宫。

与此同时陨石,后宫里暗流涌动陨石,无数的太监、宫女、嬷嬷等人在跑动,彼此传递着皇后就要生产的消息。

坤宁宫门外,焦躁不安的梁洪烈对此一无所知,旁边的王骞收到一个小太监传来的消息,眉头微皱着在梁洪烈耳边说了几句,梁洪烈的眼神顿时变得冰冷。

王骞心下一寒陨石,急忙带着小太监离开。

果然,都忍不住了吗?梁洪烈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呼痛声,心里更是烦躁。

梁熙和蔺秋赶到的时候陨石,从第一次阵痛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陨石,楚皇后还没生出来,虽然之前她生过三个孩子,可是连最小的梁熙都快二十岁了,她又是个近五十岁的高龄产妇,体力各方面都比不上年轻女子,这种不断的阵痛实在是太消耗人的体力,如果长时间生不出来就危险了。

一个小太监小心的捧着一碗药走过来,梁洪烈皱了皱眉头,问:“这是什么?”

小太监连忙回道:“这是太医给熬的催产药。”

梁洪烈眉头皱得更紧,这催产药通常是不到最后不用的,因为药效过于猛烈了一些,即使能顺利产子,也会对母体造成伤害,怎么今天那么快就用了。

他刚想阻拦陨石,就见王院判急匆匆的赶来陨石,对着那小太监道:“怎么还没拿进去?”

王院判说完才发现旁边站着的梁洪烈,急忙过来行礼说:“皇上,皇后娘娘高龄产子,微臣怕时间太长,皇后娘娘体力不支,很可能会对龙嗣有影响,所以……”

梁洪烈挥挥手打断他陨石,说:“行了陨石,拿进去吧。”

王院判急忙应了,让小太监给端进去。

一碗催产药下去陨石,楚皇后很快就把孩子生了下来陨石,是个皇子。虽然楚皇后年纪大了些,可是因为有御医在旁不停的调养,孩子到还健康,只是刚生下来皮肤皱巴巴的,实在称不上好看,不过还是乐得梁洪烈合不拢嘴。

然而梁洪烈并没有高兴太长时间。

等屋里收拾干净陨石,王院判才得以进入为楚皇后请脉陨石,谁知道这一下却把王院判给吓得脸色煞白,全身抖得几乎要散了架。

“发生什么事了?”梁洪烈立刻发现了王院判的不对劲。

“皇……皇上……”王院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陨石,惨叫道:“娘娘……娘娘她……她的药出……出问题了……”

“什么?!”梁洪烈一脚把王院判给踢得倒在地上,急忙走到楚皇后床前,只见她脸色苍白,嘴唇青紫,黄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发间流淌而出。“这是怎么回事?!紫娴,紫娴!”

楚皇后神情迷糊的半睁着双眼陨石,盯着梁洪烈一动不动陨石,之前梁洪烈一直以为楚皇后是累着了,这时候才发现她的双目完全失焦,对任何声音都没有了反应。

“来人!来人!御医!”梁洪烈慌了手脚,站起来就要往外冲,却被瘫倒在地的王院判扮了一下,如果不是梁熙在旁边扶着,很可能滚倒在地。

梁熙也是急得没了方寸陨石,一把将梁洪烈推开陨石,揪起王院判就吼道:“我母后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之前那碗药出了问题?!”

王院判被他揪住领子,又惊又怕之下两眼一翻直接背过气去,好在后面的御医看不对头,连忙过来轮流给皇后请脉,又有人去检查药渣,最后推举了一个人来说。

原来那催产药里有一味药能让产妇放轻松陨石,同时能减轻生产时的痛楚陨石,可是是药三分毒,这药看似不错,却绝对不可多服,只半钱以是极限,否则会让人陷入迷幻不能自拔。刚才他们检查药渣,发现里面起码被人放了二十倍的那种药,整整十钱之多。

“二十倍?十钱?”梁洪烈把双手背在背后,努力的克制着颤抖,冷声道:“服用十钱之后,人会如何?”

十几个御医你看看我陨石,我看看你陨石,都低着头不敢回话。

“说啊,我母后到底会怎么样?”梁熙气得想打人。

那个被推举出来的倒霉蛋战战兢兢的说:“回皇上陨石,服用超过十倍的人就……就会永堕迷幻陨石,再无清醒的可能了。”

梁洪烈只觉眼前一黑,差点站立不住,他的皇后将永远这样迷迷糊糊的,清醒不过来了?

而就在这时陨石,王骞急急冲了进来陨石,在梁洪烈的耳边说了几句,别的人都没有听到,只有站在梁洪烈身边的梁熙听了个清楚。

王骞说:“皇上,刚才有人捉了个偷偷溜进来的宫女,从她身上搜到两张曾经包过药的纸。”

...

...

大转移刷燃烧的陨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