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7章

色狗狗进不去

几日后,宋赋和沐青就乔装改扮,在几个影卫的护送下去了北疆,原本梁熙也想同去,可是楚皇后生产在即,他只好在宫里多住几日。

这天刘嬷嬷拿了厚厚的一叠资料回来进不去,却是那伍清钰的所有资料。这资料并不完整进不去,比如说为蔺秋上课的详细资料就没有,可是各种权钱、财色的交易,仅仅能查到的已经是污秽不堪。刘嬷嬷看完后原本不想交给蔺秋,实在是怕污了蔺秋的眼。

可是庞嬷嬷却摇头说:“要是以前,这些脏物绝对不能送到小公子面前去,可是现在小公子心中哪有半点伍先生,满心满眼的全是太子。小公子既然入了天家,这些东西迟早是要知道的,宜早不宜迟。”

刘嬷嬷想了许久进不去,觉得她说的也有些道理进不去,干脆原封不动的交到了蔺秋手上。

要说伍清钰这个人,蔺秋对他虽然没有任何的好感,可是却也没想着要因为几颗珍珠白玉果而惩戒他,只是他从穿到这个世界开始,就经常梦到伍清钰在桃花树下对他说着什么,偏偏那话他无论如何也听不见,而且每次做完这个梦,他都有很不舒服的感觉,蔺秋的直觉告诉他,这和他为什么会穿来这个世界有关。所以他想把伍清钰找出来,问问他到底说过什么,或者做过什么。

看到伍清钰最近一直躲在京城附近进不去,就住在贺家的一处别院进不去,蔺秋有些犹豫,是否该上门直接拜访。

“太子妃如果想问他什么,干脆直接把人捉来就是了。”刘嬷嬷在旁边说。

蔺秋摇了摇头进不去,贺家是四大家族之一进不去,而且是桃李满天下的书香世家,如果直接上门捉人,事后肯定会有无数的文人痛骂皇室,痛骂蔺秋,甚至给梁熙惹来麻烦。蔺秋不在意别人骂自己,在游戏里怒骂游戏、系统、网络、网管,甚至骂npc的人多如牛毛,他早就习惯了,可是他不想梁熙被骂。

“先派人监视,如果他离开贺家别院,再捉他回来。”蔺秋想了想,又补充道:“最好乘四下无人的时候,不要让人知道。”

“是。”刘嬷嬷应了下去布置。

梁熙在旁边眨巴了几下眼睛,把桌子上的影风令拿在手上把玩,说:“秋儿,这个影风楼是怎么回事?”

蔺秋把正在写的东西递给他,一边继续写,一边说:“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锦衣卫吗?”

“嗯,一个情报机关。”梁熙开始翻看手中的资料,只一会儿就瞪大了双眼,这居然是一份如何把影风楼改建成锦衣卫,和锦衣卫如何运作的企划书。

虽然路人甲所在的游戏里也有一个锦衣卫,可是并没有太多的详细资料,毕竟那是游戏,不是历史资料片,现在蔺秋根据影风楼的运作来制定锦衣卫的各种运作,说实在的,其中很多地方都做得差强人意,毕竟蔺秋成为人类也不过一年半的时间,他的脑海中也许有无数的知识,可是要灵活运用还需要时间的融合与磨练。

“这个……影风楼是秋儿你的?”梁熙突然问。

“嗯。”蔺秋点了点头,说:“是娘和二姨给的。”

梁熙皱了皱眉头,说:“可是……你这是要把影风楼改成锦衣卫,然后交给朝廷吗?”

按照蔺秋所写的,锦衣卫直接听命于皇帝,为保护皇帝安全,他们必须防患于未然,刺探一切可能危害皇上和朝廷的行为,并捕捉和审讯嫌疑人。官职也由朝廷封,设指挥使一人,同知、佥事、镇抚使各两人,另有千户、副千户、百户、副百户、总旗、小旗各不等。

怎么看,这都是朝廷的一个部门配置,而不是蔺秋的私人所有了。

“嗯。”蔺秋写得很快,字体却永远是清晰整齐的,就象他这个人一样干净。

梁熙发了一会儿的呆,才说:“可是这是蔺夫人和静云师太给你的……”蔺秋是他的妻子,那么娘家给的东西在婚前是嫁妆,婚后也该是私房。梁熙虽然不着调,可是这些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现在蔺秋一声不吭的就要把自己的私房拿出来给朝廷,他虽然不会反对,可也觉得心里怪怪的。

谁知道蔺秋听了他的话,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梁熙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蔺秋低下头继续写,心里盘算着,写完了该找谁给修改一下,原本李太傅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离开北陌县的时候,把李太傅留在那里暂代县令了,虽然有些大材小用,可是手下实在没有可用的人。想来想去,只好写完了让楚皇后看看,听听她的意见,或者干脆直接交给皇上,剩下的就让皇上头疼去,这样等以后梁熙接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边在写着锦衣卫的企划,梁熙那边却是望着蔺秋半天没有说话。

他一直知道蔺秋待他好,可是没想到蔺秋对他的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简简单单的一句“我的不就是你的吗”,还有那理所当然的眼神,一切都在昭示着他在蔺秋心中的地位。

看着蔺秋的侧脸,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偶尔会停顿一下微微皱眉,似乎是在思考该如何下笔。梁熙对这样的蔺秋感到既陌生又熟悉,从最初蔺秋接手雁归山田庄开始,他就一直认真的做好每一件事。可是,只有当那件事情涉及到梁熙,他才会左思右想,把每一个步骤考虑得更加完善。

蔺秋正在专注的写着,突然眼前一暗,嘴角被亲了一下,他有些诧异的抬眼看去,只见梁熙一脸傻笑的望着自己,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怎么了?”蔺秋虽然不明白梁熙这种好心情是哪里来的,可是看到他的笑脸,心情总是很愉快,他向后靠在椅背上,伸出手指在梁熙的脸上描画着他的眉眼,还有他上翘的嘴角。

虽然因为服用珍珠白玉果炼制的药丸,蔺秋的样貌已经到了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是他的嗓音却几乎没有变,并不像许多十五六岁的少年那样进入变声期,而是依然象十一二岁的孩子那样清脆,只是从正式成为夫妻那晚开始,声音中莫名的多了几分甘甜。

梁熙沉浸在这种甜美的声线中,脸上的笑容更强烈了几分,他又凑过去在蔺秋嘴上亲了几下,并伸出舌尖舔着蔺秋的唇珠,带着几分含糊的说:“我很高兴,秋儿……你真好……”

蔺秋有些疑惑,自己好像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怎么梁熙就这样了?

不过他还来不及问,已经被梁熙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急急忙忙出了书房就往卧房跑,嘴里还说着:“那些事情明天再写吧,天色不早了,我们得早些休息。”

蔺秋看着他左右飘忽的眼神,突然觉得耳朵有些发热,心跳得也有点快,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又摸了摸胸口,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很快他就忘了继续探寻,沉溺在梁熙给予的热情与温暖之中。

只是当刘嬷嬷安排好捕捉伍清钰回来,见到已经黑灯了的书房和卧房,脸色也立刻黑了,恨恨的走到自己住的小院,见到另三个嬷嬷都在,更是黑得象锅底一般。

“怎么没人值夜?”刘嬷嬷气得一下把巾子摔在桌子上。

三个嬷嬷被她吓得连忙从榻上坐起来,庞嬷嬷说:“今天皇后派了几个宫人过来,都是从皇后宫中挑选出来的,专门来服侍太子妃起居,所以我就安排了几个值夜。”

别看梁熙是太子,可是他身边的太监和宫女数量一直不全,尤其是三皇子陵墓被焚之后,楚皇后把景琉宫的太监和宫女刷下去了一大批,之后虽然也有补充,可是后来又因为去北陌县,景琉宫里的太监和宫女可说是少得可怜。这次梁熙他们回来,原本想着住几天就走,所以也没再去申请宫人,谁想楚皇后居然主动派了人来。

“皇后这是想让太子他们长住?”刘嬷嬷听得一愣。

“哎哟,我哪里知道啊!”庞嬷嬷撇着嘴,说:“我看也未必就是想让太子长住,指不定是派来监视咱们的呢。”

她那里说者无心,刘嬷嬷听者有意,想到梁熙在中秋宫宴上说的“只要太子妃一人”,皇后派人来监视,甚至搞点鬼来破坏他们夫夫感情都是有可能的。

听完刘嬷嬷的分析,几个嬷嬷都是一脸的气愤。

陈嬷嬷气得一张老脸黑中泛紫,怒道:“这皇后如此可恶,也不怕伤了阴德,折了她肚子里的孩儿!”

邢嬷嬷更是直接去翻自己的瓶瓶罐罐,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

只有庞嬷嬷一脸悠闲,她一把拉住暴走的陈、邢两位嬷嬷,说:“你们不要着急,小公子不会出事的,那个皇后也蹦达不了几天了。”

刘嬷嬷一愣,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庞嬷嬷凑到刘嬷嬷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番。

旁边过去一起听的陈嬷嬷喜得大叫一声:“这可是真的?”

庞嬷嬷翻了个白眼,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刘嬷嬷一挥手,制止了陈嬷嬷的吵闹,想了一会儿,说:“这事就这样吧,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免得给小公子惹麻烦,咱们就等着瞧好戏吧。”

...

...

色狗狗进不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