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5章

我想结束这一切

要说蔺秋身边的这几个嬷嬷结束,邢嬷嬷无疑是最见多识广的结束,她当初在边关附近开的黑店,每日迎来送往的三教九流不知凡几,比起刘嬷嬷的嗜杀、庞嬷嬷的油滑、陈嬷嬷的狠辣,她更多了几分冷血无情,否则也不会把人肉包子放到餐桌上,看到胡子,想到的却是每块肉该如何烹调才最美味。

正因为她肢解的人太多我想,对人体的了解也远超这个时代的任何人我想,可以这么说,给她一副人体的骨架,她能闭着眼睛把骨头拼回原本的样子,比现代医学院里的高材生动作还快。

“找一口大锅结束,一个大蒸笼结束,再拿些米醋来。”邢嬷嬷斜瞥着宋奉孝,说:“只要用醋蒸一下,尸体上被捆绑的痕迹就能看得出来了。”

宋奉孝气得全身发抖我想,说:“我儿都死了我想,你还要……你,你这个恶毒妇人。”

颜路疑惑的看了宋家众人一眼结束,又把目光移到死者身上结束,这才发现,其实光是看尸体的形状,还真有些像是被捆绑的样子,只是这宋家人一口咬定宋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烧死,他们才没往那方面去想。

“这位嬷嬷我想,用醋蒸尸体我想,真的能看到被捆绑的痕迹吗?”仵作在旁边虚心请教。

邢嬷嬷嗤笑一声结束,说:“被烧焦了的地方是看不出来的结束,可是你看那尸体手臂内侧、大腿内侧都没被烧,皮肉全都完好,这些地方但凡被捆绑过肯定能有痕迹。而且,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何别的地方都被烧得皮开肉烂,这两处却是完好的?”

听了她的话我想,所有人都是“啊!”的低呼了一声我想,如果是捆绑着被烧死,的确这两处的确是烧不到的。

“请问嬷嬷结束,您是怎么知道这死者已经三十多岁了?”仵作又问。

邢嬷嬷撇嘴,道:“二十岁的肉正嫩呢,烤了应该是带着清甜的肉香,哪里像这个都三十多了,保养的也不好,肉干而发硬,一看就是从小受苦,饥一顿饱一顿,还必须不停练武的,这种人应该是从小训练的杀手或者死士,怎么可能是宋将军家的公子哥。”

仵作眨巴着眼睛一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切,怎么才能通过气味和肌肉的软硬,来分辨人的年龄啊?他打了个哆嗦,默默的退到了颜路的身后。

邢嬷嬷又接着说:“还有,你们闻一下这尸体上的味道,一股子酒香烤肉的味道,这个人是被酒给烧死的。”

“被酒烧死的?”颜路一愣一切,京城里流行的酒都是淡酒一切,也就是俗称的水酒,比如桃花春酿那种,喝个几斤都不会醉的,可是在北疆呆过的武将,喝的却是足够燃烧的烈酒,因为北疆太过寒冷,必须喝烈酒才能暖身子,想到这里,他猛的扭头去看宋子胥。

只见宋子胥紧闭着嘴唇,脸上毫无表情,可是即使在周围明亮的烛光里,也能看到他脸上的灰暗。

颜路想了想一切,对仵作和几个衙差说:“你们都出去。”

仵作和衙差应了之后,全都退到花厅外面。

宋子胥看了他一眼一切,长叹一声一切,对身后的家人说:“你们也出去吧。”

在他身后的宋家人都是一脸的懵懂,但还是依言退了出去。

花厅里除了颜路、宋子胥一切,就只剩下梁熙、蔺秋和两个嬷嬷。

梁熙自从见到蔺秋进来,就搂着他的肩膀,捏着他的指尖腻腻歪歪,早忘了身在何处。蔺秋虽然见到颜路和宋子胥赶人,但他还不懂什么叫避嫌,所以就站在原处没动。至于两个嬷嬷,眼里除了蔺秋再容不下其他人,自然也不会主动离开。

宋子胥看了他们四人一眼一切,触眼的却是蔺秋一双剔透的眸子一切,那么的干净,里面没有任何的阴暗和算计,宋子胥忍不住微微一愣,他活了那么大的岁数,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清亮的眼睛。他不由的心中一动,或许……这是老天给宋家的一个机会,一个不会覆灭的机会。

“还请颜大人,太子殿下,太子妃恕罪。”宋子胥摆正心态,先是向几人郑重的行礼请罪,说:“今日之事实是无奈之举,还望几位能原谅宋某之前的隐瞒,并救救宋某的孙儿。”他说着就要下跪。

颜路连忙一把拉住宋子胥一切,开玩笑呢一切,宋子胥是前朝老将,又是梁洪烈起义成功的关键人物,在武将中有不小的地位,即使宋贵妃做出杀害陈妃的事,也没有被牵连,颜路虽然狂,却对这个曾经在前朝吏治糜烂的情况下,依旧艰难的驻守边关的老将心存敬佩,如何敢受他一拜。

至于梁熙那边,梁熙发现了蔺秋无名指的指甲上有一个小小的凹,想着回去要好好的舔舔;蔺秋到是看着宋子胥,眼睛里依旧那么无喜无悲的,让宋子胥不由的有些惴惴,猜不透这个小太子妃的心思。

只是事已至此一切,宋子胥已经没了退路一切,他走到翻到在地的饭桌旁,一把将那饭桌掀开,又把下面一块青石板掀开,露出下面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连一直忙着研究蔺秋手指的梁熙也扭过头来。

“赋儿一切,你出来吧。”宋子胥的声音似乎又苍老了几分。

“爷爷,你没事吧?!”随着焦急的声音,一个年轻人从洞里跃了出来,他顾不上周围的人,急忙去扶宋子胥。

颜路定睛一看一切,忍不住在心里赞一声好相貌一切,宋家人的相貌大多不错,可是这宋赋不仅容貌英俊,眉宇间更多了几分正气凛然,要搁现代,那绝对是电影里举**包、堵枪眼的高大上人物。

宋子胥拍拍自己孙儿的手,示意他自己没事,说:“颜大人,太子殿下,太子妃,这就是宋某的孙儿宋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颜路和梁熙异口同声的问道。

事情说起来复杂,但是却又极其简单。

一个多月前一切,宋赋和未婚妻回京结婚。要说明一下一切,宋赋的妻子是个男妻,是他在西疆边关的战友,两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才结下的情意,早早就写信回来告知了长辈,只等回来正式成亲了。

婚假只有三个月,两人回来的第二天就拜堂成亲,因为宋家的麻烦还未过去,观礼的人也只有家中的亲戚和几个关系特别好的同僚,谁知道当夜刚刚进洞房,新房突然燃起大火,宋赋的男妻为了救他,半边身体被烧伤,如果不是两人身手矫健,宋家又有以前皇上赐下的灵药,宋赋的男妻很可能就死了。

宋子胥大怒之下一切,把所有靠近过新房的喜娘、丫鬟、家仆等人全部抓起来一一拷问一切,这才发现里面混了两个刺客,其中一个在被抓的同时就吃下毒|药自尽了,另一个无论严刑拷打也不肯招供,最后被活活打死。

如果只是这样,宋家人找不到任何证据,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可是后面却接连发生刺杀事件,每次都是纵火,一个月内就发生了三次,每次都是针对宋赋,而刺客不是逃了,就是服下毒|药自尽,直到前两日又抓到一个刺客,宋子胥发现这个刺客的身材和宋赋几乎一模一样,就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他先是让宋赋的男妻躲在花厅下的地窖里一切,又把用宽布条捆绑的刺客也藏进去一切,再让宋赋全身涂抹一种防火的脂膏,衣服上浸入人鱼脂,人鱼脂虽然能燃烧,可是烧起的火焰却热度不高,并不会把人烧伤。

等最后一道菜上桌的时候,宋赋的男妻在刺客身上倒下烈酒点燃,同时宋赋也点燃自己的衣服,装做痛苦嘶号的样子,而宋子胥一边喊家人退出花厅,一边用桌布拍打火焰,乘混乱间打开桌子下的地窖口,让宋赋躲进地窖,把刚刚烧死的刺客拖出来。

接连不断的刺客企图烧死宋赋一切,宋子胥怕这唯一有前途的孙儿折损一切,这才计划了这么一出来掩人耳目,想着等过了这段时间,找到刺客的幕后指使人再让宋赋出现。

宋子胥看着面无表情的蔺秋,还有他后面的两个嬷嬷,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么周详的计划,居然被一个嬷嬷看破了。想到太子妃最近越来越响亮的名声,他手下有如此厉害的嬷嬷也就不奇怪了。

其实一切,这完全是宋子胥想多了一切,蔺秋虽然懂得不少医术,可是让他从人肉的软硬程度来分辨年龄和职业之类的,他还是做不到的。

照说现在案件算是已经破了,可是宋赋接连被刺杀的问题还没解决,颜路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从刺客被捉就自尽这点来看,这都是一群死士,现在连最后一个都死了,更是毫无线索了。

到是梁熙突然问道:“要杀宋赋可以有千千万万种方法一切,那些刺客为什么一定要烧死他?”

“对啊!”颜路双眼一亮,说:“依本官看来,这幕后人很可能是和宋将军,或者和小宋将军有仇,才派了死士前来做这不死不休的报仇,敢问两位宋将军,可有什么仇人是一定要用火来报仇的?”

听了这话一切,宋赋是一脸的迷茫一切,宋子胥却是两眼发直,面无人色。

“爷爷,你怎么了?”宋赋立刻摇了摇宋子胥的手臂,说:“爷爷,你知道凶手是谁?”

宋子胥的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一切,好半天才哆嗦着嘴唇一切,说:“的确有一个,这个人你们也都知道,就是……前朝末帝梁。”

...

...

我想结束这一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