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3章

俄罗斯页

那几个“企图调戏”王骞的自然就是宫中的侍卫,得了王总管这个任务,几人都挺兴奋,无非就是演几个纨绔子弟,让王总管的心上人英雄救美,虽然这心上人长得有点象熊,看样子就知道武力非凡,可是这事儿能讨王总管的好,事后肯定能得不少好处,所以几个侍卫大哥还是很认真的。

谁知道这才刚开始俄罗斯,那“心上人”自己就动手“调戏”了俄罗斯,现在怎么办?这是算成功了?

王骞也眨巴着一双桃花眼傻了,半晌才娇呼一声“讨厌”,钻到梅影子怀里蹭来蹭去,一边还要上下其手,那动作快得仿佛学了梅影子的家传绝学“无影手”。

梅影子挠了挠头俄罗斯,别看他是一寨的头领俄罗斯,那不过因为梅影寨是他祖先留下来的,他本身又实力强横才能压得住下面的人,真要说到动脑子耍心眼,他就完全玩不转了。可是再没脑子,碰上一群男人调戏一个男人,他也忍不住会多想。仔细看看怀里这个,别说还真的挺漂亮,尤其是那一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比自己闺女还漂亮。

感觉到身上摸来摸去的小手,再想想之前两个月王骞的表现,梅影子的脑子从来没这么清醒过,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哦,这王公公是个喜欢男人的,他喜欢的还是自己。

当年梅影子十六岁便成了亲俄罗斯,到不是因为情投意合俄罗斯,而是当时为了和另一个寨子合并,两个大头领把彼此的儿女撮合到了一起。梅氏的母亲比他大几岁,身体原本就不好,生下梅氏没两年就去世了,那一年梅影子也不过二十岁。

别看梅影子脑子一根筋,可是一根筋也有一根筋的好处,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到底。梅氏的母亲临死前要求他照顾好梅氏,他就老老实实的照顾女儿,一个大男人愣是把梅氏拉扯到十三岁,连一丝再娶的想法也没有。直到梅氏跟着蔺岳跑了,梅影子才在手下的撺掇之下,想到了再娶一个妻子。

要说那时候梅影子不过三十出头俄罗斯,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年龄俄罗斯,可惜梅影子长得实在是不符合普通大众的审美观,身材象头熊到也罢了,偏偏体毛粗重也象头熊,可以这么说,他要是脱了衣服往那一站,就和一头熊没啥区别。

这么一个形象,如果他肯娶一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或许还有女人肯答应,问题就在于梅影子喜欢的还是娇娇弱弱,如小鸟依人的那种,试问有几个娇弱的女人敢答应一头熊的求婚啊?可以说,梅大寨主的求婚史就是一出悲剧史,所以他才不得不把左右手给收了房。

再看看依在怀里这位,肤色白皙细嫩,柳叶眉,桃花眼,身段娇小可人,如果忽略他的性别,和梅影子心目中的妻子一般无二,最重要的是,他还喜欢自己。

这脑子越简单的人,想问题也越简单,既然王骞喜欢自己,自己也不讨厌他,那就成了!梅影子大手一挥,直接把面前的几个护卫给扇得倒飞出去,把王骞往肩上一扛就跑。

“梅大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王骞彻底傻了,现在算怎么回事?

“去找我家闺女。”梅影子一边飞奔,一边说:“成亲的事情得和闺女说一声。”

“成……成亲?!”王骞被这两个字震得脑子里象开满了鲜花,如果不是还被梅影子扛在肩膀上,他一定要捂着通红的脸蛋蹦哒尖叫半天,等清醒过来,连忙拍着梅影子的肩膀,说:“你闺女去皇宫里赴宴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梅影子这才停下脚步,讪笑道:“哦,我倒是忘了。”想了想又往自己住的小院子跑,说:“那咱们先洞房。”

“洞房!”王骞惊叫一声,他到是很想扭捏一番,可是被这么一个壮汉子扛在肩头,鼻腔里闻的是那强烈的男人气味,身下感受着他结实有力的肌肉,那里还顾得上矜持,身子扭了扭,反手搂住梅影子粗壮的脖子,说:“梅大哥,跑……跑快些嘛……”

“唉!”梅影子乐得合不拢嘴,这媳妇真不错,当年他刚成亲的时候体毛没那么粗重,梅氏的母亲还肯与他同房,后来发育之后体毛越来越多,梅氏的母亲就不许他进房了。现在王骞一点也不介意,不仅用小手不停的摩挲他下巴上的虬髯,还一直催他快跑,他又如何不知道王骞的意思。

回到自己的小院子,梅影子顾不得洗澡,跳上床就先和王骞来了一次。

二十多年没开荤的老男人的精力有多旺盛,那是可想而知的,偏偏还对男男之间那点事情一无所知,碰上王骞又是个雏儿,弄得那叫个血流如注啊,惨况就不细说了。

不过梅影子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听话的好丈夫,这会儿更是直接进化成了妻奴,事后打水、沐浴、换被单、擦药、按摩,殷勤得简直让人看不下去,好在这院子里暂时只有他和王骞两个。

王骞窝在梅影子的怀里,对自己的眼光再满意不过了,想不到梅影子样貌虽然粗糙,可是为人却是细心的,尤其是这一身浓厚的黑毛,简直是太诱人了。

没错,王骞之所以看上梅影子,粗壮的身体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却是他粗重的体毛。

太监因为去了根,所以都没有胡子,更不要说象王骞这种自小就被坏了根的,连四肢上也没几根体毛,所以王骞最喜欢的就是有浓重体毛的男人,别人害怕梅影子像头熊,他却是看到梅影子就心跳加速,两眼发亮。

梅影子小心的搂着新出笼的小媳妇,心里不知道有多满足,只是看到被丢在地上的被单,想到王骞刚才出了那么多血,不由的有些懊恼,赶明儿一定要去问问人,这以后可就是自己媳妇了,自己不心疼还有谁来心疼啊。

这一夜有人欢喜也有人忧,当夜,宋家的长房长孙宋赋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身上燃起青兰色的火焰,无论如何都拍不灭,被活活的烧死。

因为宋贵妃涉嫌杀害陈妃,被关入冷宫之后,宋子胥告病在家赋闲,虽然暂时稳住了朝堂上的皇帝,可是宋家人还是心惊胆战的关了大门,轻易不敢出门,就怕家人再惹出什么祸事。

这天是中秋佳节,宋家人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因为是家人聚会,所以也就没有平日里的规矩,宋子胥让长孙宋赋坐到身边。宋赋还未满二十,一个月前刚刚成亲,现在西疆历练。西疆的大将张勇武曾受过宋子胥的恩,对宋赋很是照顾,加上宋赋本身也努力,去了不过两年就已经升到千户职。

宋子胥对这个孙子可说是满意至极,因为结婚只有三个月的假,京城离西疆路途遥远,所以宋赋再过两日就要回西疆去了,宋子胥忍不住和孙子多喝了两杯。

正喝得高兴,最后一道菜上桌的时候,宋赋的衣摆上突然燃起一撮银亮的火焰,然后火焰猛的窜到全身,周围的人吓得惊叫连连,宋子胥毕竟见多识广,一把扯下桌布去拍孙子身上的火,可是那火焰也太猛烈了,不仅无法拍熄,还把桌布也给烧着了,等人提来水的时候,宋赋已经被活活的烧死了。

宋子胥虽然儿孙众多,可是大多碌碌无为,只有这个长孙承袭了宋子胥的武将才能,是宋家再次崛起的希望,现在居然就在眼皮底下被烧死,你让宋子胥如何不伤心欲绝。

抱着死去的长孙,宋子胥通红了双眼,一边命令关紧门户,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一边命长子去大理寺报案,誓要为长孙讨个公道。

在京城发生命案,可以去好几个地方报案,宋子胥之所以选大理寺,是因为大理寺的寺卿颜路不属于任何派系。

颜路是个狂生,狂妄得甚至敢于抗旨,可是梁洪烈却舍不得杀他,因为他有才,而且是才华横溢,又因为他正直,真正做到了铁面无私,但凡在他手上的案件,谁来说情也不行。

有一次,两个学子因为一个妓子打架,其中一个被打死了。死者家属告到了大理寺,凶手的家人四处走门路,知道颜路是礼部尚书孙畅的弟子,就请孙畅去说情。孙畅本不想去,可是那凶手和自己老妻有点亲戚关系,无奈之下只好去找颜路,谁知道颜路不仅不给面子的把他轰了出来,回头还判了个斩立决。

宋子胥相信,如果这世上有人能为自己的长孙报仇,那一定就是颜路。

听说有人莫名其妙的被火烧死,正在赴宫宴的颜路二话不说就向梁洪烈告辞,提起衣摆急急忙忙的就往宫外跑,谁知道到了宫门才发现自己身后跟了个尾巴,居然就是太子梁熙。

梁熙正坐得无聊呢,听到这种神奇的事情哪里还坐得住,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跟着跑了,气得梁洪烈全身发抖,却毫无办法。

颜路赶着去现场,也懒得和太子多废话,任由他钻到自己的马车里,嘀嘀咕咕的试图和自己分析案情。

“太子殿下,臣尚未见到尸体是如何一个状况,又如何为殿下分析案情?”颜路头疼的打断了梁熙的废话,头一次感慨,有这么一个儿子,皇上也不容易啊。

梁熙却是撇嘴,说:“那是因为你太笨了,要是孤的太子妃在此,不用去现场也能知道那死者是如何烧起来的。”

...

...

...

俄罗斯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