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2章

夏日香气再爱一次mp

那日之后香气,梁熙几乎整个人粘在了蔺秋身上香气,蔺秋去各处查账,他便跟着,他如果要练武,也非要蔺秋在旁边坐着,便是一时一刻也不愿离开。

转眼就到了中秋夏日,皇上设宴与群臣共度佳节夏日,梁熙是太子,必须去大殿赴宴,而蔺秋作为太子妃就只能在后宫中接待各王公贵族的夫人们。

原本这是楚皇后的事情香气,可是楚皇后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香气,每日腰酸背痛得厉害,又哪里有精神管这些事,秦贵妃到是想管,偏偏她这半年来身子一直不爽利,别的人份位不够,只好无奈的交给太子妃。

蔺秋对于置身一大群的妇人中没有任何不安夏日,只是这些人他除了苏红衣和两个嫂子一个都不认识夏日,跟不知道该和她们说些什么,正好苏红衣就坐在他下首,于是蔺秋就只对着苏红衣和两个嫂子说话。

苏红衣原本不屑来这种宴会香气,可是她思念儿子香气,所以还是一早就带着两个儿媳赶来,见到突然长大了一大截的儿子,又是感慨又是心酸,不过见他脸色红润,再不似以前哪边病弱的模样,原本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到了肚子里。

而孙氏和梅氏也是万分的欢喜夏日,只是与梅氏那粗大的神经不同夏日,孙氏明显觉得蔺秋不同了,到不是说外貌,而是神情之间多了一丝风情,孙氏只在新嫁娘的身上见过这种风情。孙氏看着面前少年模样的蔺秋,心里到是替他觉得欢喜,既然已经嫁入了天家,就没有和离的可能,只能希望他们夫妻和睦。

下面的夫人们你看看我香气,我看看你香气,太子妃压根不理她们,她们也都不敢说话插嘴,只好陪着呆坐。

至于那些做布景的宫人、太监们夏日,就更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了。

相对后宫里的冷清香气,大殿那边到是热闹非凡香气,文臣和武将们各自扎堆,难得回来述职的蔺柏被一群武将围住,不停的敬酒,一张与蔺秋有几分相像的脸早已通红,连路也摇摇摆摆的走不成一条直线。

梁熙坐在梁洪烈的下首,看着下面闹哄哄的人群打了个哈欠,以前他还觉得这种宫宴新鲜热闹,现在却只想回去搂着蔺秋腻歪,这种新婚燕尔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梁洪烈见自己儿子明显在走神一次,干脆把他叫到自己面前来。

谁知道没等梁洪烈说话,梁熙已经开口道:“父皇,你什么时候让我回北疆啊?京城里太无聊了。”

梁洪烈皱了皱眉头一次,说:“等你母后生了一次,你再回去。”

梁熙掰了掰手指,大约还有二十多天,立刻蔫了,谄笑道:“父皇,生孩子这种事情我又不懂,你多留几个医师稳婆便好,留我没用啊!你就放我回北疆吧。”

一条青筋爬上了梁洪烈的额角一次,他黑着脸说:“你要想回去也行一次,明天父皇给你娶两个侧妃,你后天就能走。”

“不行!”梁熙大吼一声就跳了起来,他刚和蔺秋有了夫妻之实,这时候让他娶侧妃,可不就是往他心里捅刀子吗?他大声道:“我不要侧妃,一个都不要,我讨厌女人,我只要太子妃一个就够了!”

别看梁熙平日里对着几个嬷嬷都能和颜悦色一次,偏偏对上梁洪烈他就是敢于跳脚一次,他心里明白着呢,他是唯一的皇子,就算楚皇后再生一个,现在也还在肚子里呢!现阶段来说,即使他父皇再生气,也不过是打他一顿板子,不可能真的杀了他。如果能因为生气而撸了他的太子之位,那就更好了,反正他一点也不想当皇帝。

梁熙的嗓门太大,以至于全场都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主位上的那两个人愣住了,只有蔺柏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来。

梁洪烈气得想立刻抽死这个不孝的儿子一次,自己都五十多快六十的人了一次,每天除了忙于国事,还要每晚在各宫耕耘,无非就是为了子嗣,为了天家的延绵,可是这个不肖子,居然敢这样忤逆自己,而且还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忤逆自己。

平日里,如果皇帝和太子吵架,还有个王骞打圆场、搬梯子,可是今天一早王骞就请假出宫去了,这时几个内侍哪里敢插嘴,全都被梁洪烈身上的煞气吓得缩到一边瑟瑟发抖去了,让梁洪烈连个下台的台阶都没有。

好在下面还有个蔺柏一次,他给孙尚书递了个颜色一次,孙尚书只好苦笑一声,端了个酒杯站出来,说:“皇上,臣听闻太子殿下在北疆,以一县之兵,挡住了两万多胡子铁骑,保住了全县百姓。如今太子的威名传遍了大梁国,人人都在称赞太子,都说太子没有堕了皇上当年的神威之名啊。请让老臣敬皇上,敬太子,愿大梁国世出名主,江山永固。”

当年梁洪烈起义的时候自封“神威将军”,现在孙尚书提到“神威”二字,让梁洪烈不由的想到当年的威武,又被后面的祝词取悦,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站起来朗声道:“这杯酒朕与众卿同饮!”

群臣立刻同声应和着举杯。

被这么一打岔,梁洪烈懒得再理梁熙,也是怕了这个儿子,居然在这种宫宴上不给自己面子,这要不是自己的儿子,早就被拖出去抽死了。

皇帝心情不爽一次,下面的宫人和太监就更是胆战心惊一次,生怕做错一点事情就掉了脑袋,接替王骞近身伺候皇帝的几个内侍就更是连口大气也不敢喘,内心里不断的呼唤着王公公。

而这时候我们的王大总管正一副惊慌失措的的样子,缩在梅影子的怀里,双手还死死的环着他精壮的腰,一只手甚至顺着衣襟伸了进去,摸着那大块大块的肌肉,眯着一双桃花眼乐不思蜀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大早王骞就屁颠屁颠的跑到梁洪烈面前请假,虽然晚上有宫宴,王骞作为大总管需要安排布置,可是他早在半个月前就安排好了,剩下的也交代了下面的人需要如何做,所以虽然是中秋宫宴,他还能跑来请假。

梁洪烈当时心情正好一次,就忍不住和他打趣了几句。

“朕看那梅影子是个糙汉子,你这样每天的贴着他用处不大,不如朕直接为你二人赐婚如何?”梁洪烈说这话的确是真心真意,他看着王骞长大,知道他对“情”字看得极重,否则也不会三十多了连个相好的都没有,难得现在看上梅影子,偏偏梅影子又神经粗壮得堪比皇宫大梁,要等那家伙开窍,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王骞也深感忧虑一次,虽然这样每天挨挨蹭蹭的占点便宜也很有趣一次,深夜独眠的滋味又的确不好受,可是如果真的让皇上为自己赐婚,又怕梅影子因为丢了面子而生气,他想了半天,还是说:“谢皇上好意,可是奴婢觉得,还是等他慢慢开窍比较好。”

梁洪烈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道:“你还记得当年朕和你说过,朕是如何娶到皇后的吗?”

当年王骞跟着梁洪烈的起义队伍一次,每日照顾梁洪烈的起居一次,那时候梁洪烈便把王骞当自己子侄一般,偶尔也会和他说起自己家中的事情。

梁洪烈的家中衰败,父母又早亡,可说是一贫如洗,只能每日砍柴采药度日。一直到他十八岁了,连一个上门做媒的都没有。

有一次梁洪烈去山上采药一次,远远的听到有人喊救命一次,他正是年轻气盛,急忙拿了柴刀就赶过去,正好见到几个混混围着个女子拉拉扯扯,他虽不认识那女子,可是看到这种情况,还是拎着柴刀就冲了上去。

那几个混混都是欺软怕硬的小角色,见梁洪烈身强力壮,又手握柴刀,心里就怕了,骂了几句转身就跑。

那女子便是楚皇后一次,她感于梁洪烈的救命之恩一次,又见他相貌堂堂,回去就对家人说非梁洪烈不嫁。楚皇后的父亲虽然只是一个县衙的小吏,可是家中也算富硕,哪里肯让女儿嫁给一个穷鬼去受苦。

谁知道第二天楚皇后就偷偷跑到梁洪烈家住下,不肯走了。生米煮成了熟饭,楚皇后的父亲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她嫁给梁洪烈。

这事情王骞听梁洪烈说起过一次,现在想起来顿时大喜一次,说:“谢谢皇上,奴婢知道怎么做了!”

梁洪烈也笑了,说:“好,那朕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

王骞通红着小脸出来之后一次,立刻去找了几个强壮的侍卫一次,给他们细细的交代了一番,到了中午才笑眯眯的去寻梅影子。

梅影子因为一个人住在京城,平时除了梅氏,只有王骞时常来与他聊天,对这个“朋友”还是很欢迎的,两个人先是用了午膳,然后找了个场子听了一下午的书,又找个地方喝酒。

等他们二人出来一次,天色早就黑了一次,梅影子正打算送王骞回宫,就见几个身材强壮的男人围了过来。

一个男人一脸的淫|笑,伸手就要去摸王骞的脸,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哎哟,这小可人儿长得可真水灵,今晚陪大爷几个,让大爷好好满足一下你。”说完还冲他顶了几下跨。

梅影子瞬间就愣住了一次,甚至忘了去揍那几个男人一次,只把“害怕”得钻进自己怀里的王骞看了又看,心想,这王骞难道是女扮男装?他脑子比梁熙还一根筋,心里这样想着,手已经在王骞胸口摸了一把。

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

...

...

夏日香气再爱一次m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