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10章

最近十天更新

第二日梁熙一早起来十天,先是让景琉宫里的宫人把房间里的布置全换了十天,又去敬事房找管事太监要了几本书,还偷偷摸摸的在怀里塞了些瓶瓶罐罐,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来躲在书房里看书去了。

蔺秋不知道梁熙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最近,这次他回来最近,正好去视察一下京城里的内帑生意。

因为已经快到中秋十天,天气就快要凉下来了十天,织毯的生意越发的红火,地毯、挂毯、盖毯、披肩等等的销售量大大的增加,幸亏现在北陌县的织毯工坊再次扩大,否则织毯行可能又要关门等货了。

蔺秋来到织毯行的时候最近,正好看到一个贵妇人在选地毯最近,几个笑容满面的伙计举起一张又一张的地毯,最后她选了一张菊香满园的地毯,付了七百两白银。其实,这一张地毯的成本价绝对超不过二百两白银,这还包括了销售奖励,可是因为地毯的销售独一无二,要买就只能挨宰。

不过对于那些世家来说十天,几百上千两的银子十天,还真不在他们眼里,就像刚才买地毯的那个贵妇人就是丰家人,而且还是丰妃的嫡亲姐姐,刚才她在织毯行里买了十几条最新的披肩,三条盖毯和一张地毯,花了一千六百多两白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掌柜和伙计都乐得合不拢嘴最近,织毯行和皮货的销售奖励机制类似现代社会的销售提成最近,销售一样货品总提成是百分之五,其中掌柜取四分之一,两个班头四分之一,剩下的由所有伙计平分,只这一笔买卖他们就可以得到八十两银子的提成,分到每个人头上,最少的也能拿二两银子,够三口之家半年的嚼用了。

张德儿听到蔺秋到来的消息十天,急忙从二楼下来迎接十天,突然见到长大了许多的蔺秋也是吓了一跳,不过蔺秋那双眼睛和他淡然的表情依旧是那样,所以张德儿虽然奇怪,到也不会认错了人。

蔺秋先是查了一遍帐最近,又看了销售报告最近,对产品的类型做了一些调整,让张德儿着人送回北陌县。

从织毯行出来,蔺秋见天色已经不早了,上了马车之打算回宫。

“太子妃,这是蔺夫人和静云师太让奴婢转交的影风令。”刘嬷嬷从怀里取出两块令牌放在矮桌上。

蔺秋拿起桌上的令牌,这令牌入手极轻,非金非木,也不知道用什么做的,只见一块漆黑上书“影”字,一块雪白上书“风”字。

其实,类似影风楼这种组织,难免会被上位者忌惮,至于心怀不轨的人更是容易觊觎,所以那日静云师太收到苏红衣的书信,立刻就答应将影风楼交给蔺秋。正好蔺秋中秋要回京,她就提前回京与武林盟主雷猛商量了一番,把“风”令拿来给了苏红衣,也算是了解了这一桩心事。

今天蔺秋出宫,他因为已经嫁入天家,不能随时回娘家,只能让刘嬷嬷送了些东西回蔺府,苏红衣就乘机让刘嬷嬷把这两块令牌一起交给蔺秋。

听完刘嬷嬷对影风楼的介绍,蔺秋点点头,说:“正好,我想给太子办一个锦衣卫,就直接把影风楼改一下就行了。在正式改之前,暂时由嬷嬷你去联系吧。”

“是。”刘嬷嬷笑得一张老脸上全是褶子,这到不是因为她想揽权,不过能帮上小公子的忙,实在是太好了。她想了想说:“奴婢想调一些影卫保护太子妃,可好?”

“保护太子吧。”蔺秋想也不想的就否决了,他说:“不要让他再失踪了。”

刘嬷嬷很不情愿的应了一声。

蔺秋又说:“把伍先生的所有资料找一份。”

“这个已经吩咐下去了,明天就能取来。”刘嬷嬷有些得意的说。

自从上次伍清钰诱使乔二姐偷药后,之后又独自脚底抹油,几个嬷嬷就发动了北疆的一些老关系,想捉回这个罪魁祸首,后来虽然没有拿到人,可是却把这个人放在了心里,今天一拿到影风令,刘嬷嬷立刻找到影风楼在京城的点,让人把所有伍清钰的资料全部送过来。

虽然刘嬷嬷已经有些逾踞了,可是蔺秋听了只是点点头没说话,现在的他虽然懂得一些人情世故了,可是大多数时候还是依靠本能,他能够知道刘嬷嬷一心一意的对他,做的事情也是为了他好,这就够了。

回到景琉宫的时候,已经过了晚膳的时间,谁知梁熙居然站在景琉宫的门口等蔺秋,一见他回来,立刻大呼小叫的让人备膳,然后又拉着蔺秋的手一路走进去。

“我想着等秋儿一起用膳,所以也一直没用呢。”梁熙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额头上只差点刻上“我很乖,快奖励我”的字了。

蔺秋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梁熙的后面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在摇,可偏偏这话还说不出口,只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那一起用吧。”一说完这话,他明显感觉梁熙的情绪有些失落。

不过一根筋的人有一个好处,就是无论如何打击,他都能很快恢复,只一会儿功夫,梁熙又打起精神了,笑眯眯的拉着蔺秋去用膳,期间还东拉西扯的说了许多废话,弄得蔺秋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想确认这个梁熙是否别人假扮的。

直到消食完回到卧房,蔺秋才吃了一惊。

只见卧房内满眼的大红色,帐子、被子、桌布、帘子……连蜡烛都是一对大红的蜡烛,除了没有贴上喜字,简直就和蔺秋穿来头一天的洞房花烛夜一模一样。

蔺秋还没太明白状况,可是后面的几个嬷嬷一看就明白了,这太子今天晚上是要和自家小公子洞房啊。

如果可以的话,几个嬷嬷当然是希望梁熙一辈子离蔺秋远远的,可是她们也知道,要想夫妻和睦,这床第之事还真不能少,以前蔺秋还小,如果梁熙有这方面要求,还有理由反对,可是现在蔺秋又一下子长大了这许多,想不同意也不行了。

而且,看这太子还专门把房间弄成洞房的样子,可以说明他到底还是个有心人……罢了,罢了,既然小公子已经嫁给了太子,他们就是夫妻,阻人夫妻之事可不好。

几位嬷嬷眼神交流之后,先是默默的伺候蔺秋洗澡,又换上一身大红的亵衣亵裤,扶他在床边坐好,然后把梁熙让进房,这才把房门关上。

梁熙站在门口半天没敢动,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红色,只有那火红的帐子下安静的坐着一个白皙的少年,他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散开,顺着他挺直的背部一直落在大红的锦被上。那少年正望着梁熙,即使他的面容和大婚时相比,已经变化了许多,可是那双漆黑晶亮的眸子却没有变,依然是那么认真和专注。

“秋儿……”梁熙小心的走过去,坐到蔺秋的身边,轻轻的拉起他的手,大红色的衣袖遮挡了一半,只露出几根修长纤细的手指,微凉的指尖让梁熙瞬间回魂,连忙说:“外面冷,快到被子里,免得病……”说到一半才想起来,蔺秋已经服了珍珠白玉果,再不会生病了,这才笑了起来。

蔺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梁熙,一会儿小心翼翼,一会儿紧张兮兮,一会儿又神经兮兮的,让蔺秋也跟着有些紧张起来,不由的勾了勾手指。

梁熙感觉到手心里的拨动,顿时一愣,尤其是蔺秋的那双眸子一直盯着他,让他不由的有些心虚,他抬起手抚上蔺秋的双眼,低声说:“闭上眼睛。”

“嗯。”蔺秋没做任何思考的就闭上了双眼,纤长的睫毛划过手心,让梁熙整个手臂都在发麻。

“不……不要睁开。”梁熙说着,吞了口口水。

“好。”蔺秋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的太子妃,无论他说什么,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梁熙勾起嘴角,托着他的下巴,让他面向自己,仔细的看着这张小脸。

以前他一直以为蔺秋最美的就是那双眸子,可是现在当眼睛闭上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这张脸的每一处都很美,只是与那种眼前一亮的美丽不同,蔺秋的这张小脸属于柔美,只有细细的品味才能知道。

梁熙看着他的唇,因为刚刚洗完澡,被热气熏得两颊都在泛红,更不要说嘴唇了,红艳艳的比那草莓还吸引人。梁熙不由的低下头,在他的唇瓣上浅啄了几口,想到书上说写,低哑了声音说:“把嘴张开……额……不用那么大,张开一点点就好了。”

那花瓣一般的唇微微分开,梁熙勾住蔺秋的腰,把他拉得近了一些,低下头舔了一下蔺秋的唇瓣,然后伸进去细细的舔过每一颗牙齿,最后与蔺秋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蔺秋闭着眼睛任他施为,他虽然不明白梁熙到底在做什么,可是他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尤其是当梁熙的舌尖舔过自己上颚某处的时候,仿佛有一束电流从那处一直通到脚心,他不由的把脚尖都绷直了。

...

...

最近十天更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