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9章

黄色是多少

不知道是否因为突然长大长高了许多多少,蔺秋的双腿一直隐隐作痛多少,走路都必须有人搀扶才行,可是时间不等人,为了能在中秋之前赶回京城,只休息了两日,梁熙就不得不带着蔺秋坐上马车出发了。

在此之前梁熙派人去向蔺敛请假黄色,并告诉他蔺秋已经舒醒的事黄色,蔺敛得知非常想到北陌县来看望自己的宝贝小儿子,可是因为胡子一直赖在边境不走,他作为主帅也不敢擅自离开,只好派大儿子蔺柏过来探望。

“你也要回京城?”梁熙有些意外的看着蔺柏多少,这胡子还没走多少,边关的将领怎么能随便离开?

蔺柏也满心疑惑黄色,前几日收到兵部发文让他回京述职黄色,虽说最近的确是打了许多场仗,累积了不少的战功,可是以他的官职来说,还不到回京述职的地步,想到前段时间一个在京同僚来的书信,蔺柏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大梁国虽然南面有越国和渥国常来骚扰多少,西面和赞古国关系也相对紧张多少,可是战事方面却只有北疆最多,所以大多数的武将都曾在北疆历练,尤其是那些升到高位的武将,几乎都出身北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武将以战功晋升,别的地方不打战,没有斩获,当然也就升不了职。

可是这样一来黄色,无形中就提升了蔺敛在武将中的掌控范围黄色,文官的背后牵涉到家族利益,又有同窗、同年、同榜的关系网,可是这些又如何比得上武将之间,同生共死的战斗情义,可以说,换做任何一个人处在蔺敛的地位,皇帝宝座可能都要换人坐了。

那个同僚的信里只说有一些人觉得多少,把蔺家父子三个都放在北疆一处不好多少,可是蔺柏立刻知道,这分明是有人想把自己或者蔺岳从父亲身边调开,虽然无法确定这是否皇帝授意,但联想到莫名其妙被打开的平成关,蔺柏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因为是回京述职黄色,蔺柏只带了十个亲兵黄色,不过梁熙有秦瑜的五百护卫,又恰逢内帑要送货,有足足十几辆马车,所以看起来队伍到也很是壮观。

这一次北陌县被偷袭,秦瑜带着那五百护卫都参与了守城,也杀了不少胡子,兵部早就论功行赏,两个投靠了秦家的百户已经晋升到了千户,下面的总旗等人也都各有升迁,只有秦瑜需要等到回京述职后才知道该如何封赏,不过有秦慕天在后面走门路,想来能得个有实权能带兵的官职。

当然,这些事情现在都放不进梁熙的眼里,他现在每天都窝在马车里搂着蔺秋腻歪,偶尔还要亲个小嘴自得其乐,弄得几个嬷嬷特别警惕,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敢放松,就怕这太子不顾自家小公子身体虚弱,行那禽兽不如的事情。

其实梁熙一直感到有些挫败,虽然他亲蔺秋的时候,蔺秋从不回避,也愿意配合他,可是蔺秋的眸子永远是那么清亮,连呼吸的频率也没有任何变化,让他不由的怀疑,到底是书上的描写错了,还是自己对蔺秋毫无吸引力,或者是……虽然蔺秋身体已经长大了,可是心性还没长大?

其实这真的不能怪蔺秋,原主还是个孩子,当然不懂床第间的情|事,至于路人甲,在他的那个游戏里只有接吻,更进一步就没有了,所以他是完全不懂。

日子就在梁熙的自我折磨,蔺秋的懵懵懂懂中度过,幸好自从蔺秋醒来后就再也没有继续长大变老,醒来十日后也基本上能自己行走了,到也让梁熙心里轻松了不少,半个月后他们终于回到了京城。

先是回景琉宫梳洗,然后向皇上和皇后请安,梁洪烈和楚皇后都被突然长大了许多的蔺秋吓了一跳,他们大致听说了梁熙找到了珍珠白玉果为蔺秋治病,虽然知道这种果子有驻容颜的妙用,可是都对这种既是灵药也是毒药的果子敬谢不敏,现在听说蔺秋在短短半个月内突然长大了好几岁,还差点不能行走(雾),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晚上楚皇后专门设了家宴,欢迎太子和太子妃回宫,宴上蔺秋盯着楚皇后高高隆起的肚子看个不停,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孕妇,难免有些好奇。

楚皇后知道他是好奇,到也不觉得着恼,她眼珠子一转,突然笑着对蔺秋说:“太子妃可喜欢孩子?”

蔺秋仔细想了想自己喜欢的东西,说:“我只喜欢太子的笑容,还有喜欢和太子在一起。”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梁洪烈喝完了的酒杯拿在手里忘了放下,楚皇后的笑容更是僵在了脸上。这次召梁熙和蔺秋回来,除了过中秋,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梁熙选侧妃,只是蔺秋的身份毕竟不同,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自然是最好的,没想到第一句试探的话就被堵了回来。

只有梁熙听了大喜,乐呵呵的望着蔺秋,说:“我也最喜欢太子妃的笑容,最喜欢和太子妃在一起。”

梁洪烈立刻转头对梁熙怒目而视,我们这是为谁打算呢?这小混蛋不只不帮忙,还在这里帮倒忙。不是听李太傅说他长进了不少吗?就是这样长进的吗?

楚皇后不死心的问梁熙:“难道太子就不喜欢小孩吗?”

梁熙接触过的小孩只有虎头一个,想到在草原时,为了照顾虎头累了个半死,回到北陌县之后,虎头不仅不亲自己,动不动就殴打自己的鼻子,还一个劲的向蔺秋献媚取宠,实在是没良心到了极点,顿时连连摇头,坚定的说:“不喜欢!”

“嘭!”梁洪烈把酒杯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怒道:“女人呢?女人你也不喜欢?”

这下梁熙的小脸都白了,连话都不说,只是摇头。

先不说当初选秀进景琉宫里的那些女人,只说梁熙在草原上遇到了乔二姐,刚开始感觉很爽朗的一个女子,谁知道后面不仅与伍清钰苟合,还偷盗蔺秋的药。后来在马匪寨子里,孙麻子的妻子顾氏等人的泼辣彪悍,又让梁熙打心底的害怕。

等他回到北陌县,处理的案件中,有刚结婚就和货郎私奔的新妇,有和情郎毒死自己丈夫的妇人,有虐杀自己婆婆的寡妇……其实好女人也是有的,只是那些都称不上案件,也不会报给梁熙了,所以梁熙接触的就没一个正面的。

至于梁熙的身边,如果那几个嬷嬷算女人的话,更是恐怖的存在,是能组队群殴他的女人啊!

在这种情况下,试问梁熙又怎么可能喜欢女人?他又没有自虐倾向。

这下梁洪烈和楚皇后郁闷了,他们对望了一眼都说不出话来了,蔺秋不想让梁熙娶侧妃,他们早就有预想了,可是连梁熙都不想要女人,如果他们硬塞两个过去,不仅得罪了蔺家,梁熙再来个非暴力不合作,子嗣的事情照样没有着落。

晚宴后,梁熙和蔺秋手牵手的回景琉宫去了,梁洪烈还坐在那里生闷气,他就不明白了,天嬉星降世,难道不该是游戏人间吗?这游戏人间难道就不能游戏花丛吗?现在梁熙就盯着个伴星蔺秋,这叫什么事啊?!

楚皇后也有些灰心,她就快生了,身上本来就难受,又要管理后宫,还要盯着同样怀孕的丰妃,更要防止有人害了肚里的孩子,现在又遇到不按牌理出牌的太子和太子妃,更是头疼万分,见梁洪烈脸色漆黑,还不得不安慰他,上前说:“皇上,您也不用太担心了,熙儿还小呢,等他大上几岁,知晓人事了就好了。”

“还小?!”梁洪烈冷笑一声,说:“你还记得我像他这般大的时候在做什么?”

楚皇后又如何不记得,梁洪烈自小就有大志,知道自己有皇族血脉后更是立志要当上皇帝,可是他只是一个血脉稀薄到了极点的旁支,又家境贫寒,连招揽手下的钱都没有。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年仅二十岁的梁洪烈告别了新婚的妻子,用了七年时间周游大梁国各郡,一一拜访当地的世家豪门,获得了不少人的青眼,有了自己的起义资本,回来后他一边拉起了起义队伍,一边每晚努力耕耘,直到确定妻子怀孕后才正式起义,这样即使自己起义失败身亡,也有了后代。

用现代的话来说,梁洪烈是个事业家庭两不误的成功者,怎么到了他的儿子,就两都误了呢?

楚皇后也是叹气,作为一个母亲她固然偏袒自己的儿子,可是想想当初的几个皇子,不说聪明能干的大皇子,就是秦贵妃的二皇子,宋贵妃的三皇子,也比梁熙这糟心的儿子强得多。

且不说这对大梁国的第一夫妻对着哀叹,只说梁熙和蔺秋回到景琉宫,洗漱完躺在床上,梁熙想到这里就是他和蔺秋的洞房,顿时兴奋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把蔺秋抱在怀里,磨磨唧唧的说:“秋儿,你……有没有觉得房间里少了点什么?”

蔺秋点点头,说:“嗯,花架上少了个花瓶,博古架上少了个香炉,条案上少了个……”

“我不是说那些。”梁熙连忙打断他,说:“那些东西在北陌县没拿回来呢,我是说……你觉得咱们把被子全换成红色好不好?帐子也换红色,还有椅垫、桌布……全换成红色。”

蔺秋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好。”

梁熙高兴得用力的搂了蔺秋一下,想想又亲了两口才满意的合眼睡了。

...

...

黄色是多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