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8章

巴霍巴利王迅雷

“真的?”梁熙惊喜得连忙掀开锦被,只见蔺秋那小巧白净的双脚一动不动的,不由的有些沮丧,无意识的用手指拨了一下那圆润的脚趾,说:“怎么不动呢?你莫不是看错了?”

刘嬷嬷一脸肯定的说:“不迅雷,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静云突然跳起来,一把揪住梁熙的领子说:“你刚才对秋儿说了什么?快,我听说昏迷的人也是能听到旁边人说的话的,有时候还能被唤醒。”

“啊?”梁熙精神一震迅雷,说:“我说迅雷,要回京城过中秋。”

大家看着蔺秋的脚,没反应。

梁熙继续说:“京城有花灯可以看?”

还是没反应。

梁熙挠了挠头迅雷,说:“我一个人回京……”

就在大家的注视下,蔺秋的脚趾突然动了一下。

“……”所有人都惊了一下迅雷,随即一窝蜂的聚到床前迅雷,静云推了梁熙一把,说:“快,继续说,就着这个话题继续说。”

梁熙也惊喜得连连点头,把嘴巴凑到蔺秋的耳边,说:“秋儿,快点醒来吧,否则我就要一个人回京城了,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回去?要是想的话,就快点醒来啊,我们一起回去……”

随着他不断的诉说,蔺秋的脚趾果然又动了一下。

“有……有效!”静云师太激动得不断的推梁熙,她手劲太大,差点把梁熙给推得跌倒在地上,连忙扶着床架才稳住身形。

梁熙无奈的瞥了一眼静云师太,继续说:“秋儿,我不想和你分开,一天也不想分开,这次去京城起码要一个月,要是父皇和母后留我,可能时间还要更长,所以你快些醒来吧……”

“你们看太子妃的眼睛!”庞嬷嬷突然大喊了一声。

只见蔺秋那纤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紧闭的眼皮下面,眼珠不停的转动,仿佛随时都会醒来。

“秋儿!”梁熙也顾不得旁边还有一大群人看着,一把搂住蔺秋,大喊道:“秋儿,快醒来,快醒来啊!你再不醒来,我可就要一个人走了。”

“别……别走……”蔺秋那薄薄的唇瓣轻轻的开合,声音几乎微不可闻的说:“一起……要一起走……”蔺秋的眼皮又是几下颤抖,睫毛就如蝴蝶展翅一般打开,一双晶莹黑亮的眸子还没找到焦距,却已经露出了一丝焦急。

“秋儿!”

“太子妃!”

所有人都欣喜若狂得大喊出声,虽然快速长大的阴影还在,可是无论如何,人先清醒过来就好,再诊断就容易得多了。

“不要……一个人走……要一起……”蔺秋的声音里带着刚刚醒来的沙哑。

“嗯,我们一起回去。”梁熙激动得两眼泛红,亲了一下蔺秋的嘴唇,说:“以后都在一起,绝对不分开。”

他那里因为蔺秋的清醒而兴奋,却忘了旁边还有人呢,几位嬷嬷虽然黑了脸,可毕竟嬷嬷算是奴婢,见到主人亲热到也罢了,静云师太身为二姨却是外人,看到小辈在自己面前这般,却是有些尴尬,连忙走出房去,等他二人亲热完了再说。

等了好一会儿,刘嬷嬷才出来请静云师太进去为蔺秋检查,而梁熙却是因为耽误时间,被几位嬷嬷嫌弃得踢到了外间。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蔺秋就像静云师太所说的那样,虽然昏迷着,却是断断续续的知道身边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梁熙从边关回来,也知道梁熙那日被几位嬷嬷群殴了一顿,甚至知道梁熙每晚亲吻自己,并每晚把自己搂在怀里入睡,他能感觉到梁熙的体温,和他呼吸在自己耳畔的气息。

他知道梁熙为了他而焦急不安,每一次他都很想醒过来,他不想让梁熙担忧,可是一想到如果自己醒来,梁熙就会回到边关大营里,他又觉得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经历着一种变化,说不出好坏,仿佛当初游戏里系统更新时的感觉,他无法动弹,仿佛被束缚了一般,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些变化。

直到刚才,听到梁熙要一个人回京,他才突然感到不安,无数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当初从雁归山的田庄回京时,被急忙赶走的秀女,还有偶然间听到几位嬷嬷说起的,楚皇后要给梁熙娶侧妃的谈话,如果自己不能醒过来,让梁熙一个人回去,是不是等梁熙再回来的时候,身边就会有一个女人了?

要和梁熙在一起!必须和他一起!

这两个念头不断的在蔺秋的脑海中翻滚,他努力的挣脱着身上的束缚,用尽身上的每一分力气,最终他醒了过来。

虽然说起来只是短短的几段话,可是对于蔺秋来说,却是付出了所有的气力,以至于两腮通红,发丝被汗水湿透了粘在额头上,竟然虚弱得连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了。

静云师太先是诊了脉,原想再问一些问题,可是看蔺秋那毫无精力的样子,只好耐下心来等明日再说了。

几位嬷嬷先是为蔺秋沐浴更衣,又喂他喝下一碗薄粥,这才扶他上床。期间庞嬷嬷因为蔺秋越发细瘦的胳膊和腿,还偷偷的哭了一场。其实蔺秋并不是瘦了,而是突然长高了许多,胳膊和腿都拉长了,所以才显得更加细瘦。

梁熙在外间等得都快要没耐心了,才被几位嬷嬷放进屋,见到蔺秋靠坐在床上,不由的笑了起来,虽然这段时间蔺秋猛然长大了几岁,可是那双眼睛还是没变,总是认真的表情也没有变,这还是他的太子妃。

“秋儿。”梁熙在床边坐下来,拉住蔺秋的手,他刚才光顾着激动了,连话都没来得及说,现在一时间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了半天,才说:“我看到你写的那些东西了,练兵和装备的那些资料,谢谢你,我觉得那些东西都很有用,尤其是那个长途马鞍,跑个几天几夜也没问题了。”

几位嬷嬷在旁边听得想揍人,太子妃好不容易醒了,你就不能关心一下他的身体吗?这时候还说什么资料?说什么马鞍?

蔺秋却一点也没嫌弃他,反而点点头,说:“上次你说,你们躲避胡子时,马匹跑了半天就累得不行,必须休息,我就在想如何让马跑得时间更长,其实除了马鞍,也许马种也需要换。”

大梁国并不产马,北疆的马都是从胡国走私过来的,这种马个头高,腿又长,马蹄也不够大,短途冲刺非常快,可是有一个问题,就是不能跑长途,而且对路况的要求很高,平实的土地还行,到了湿地、沼泽、山地那就是一塌糊涂,很容易摔跤。

蔺秋翻了很多书籍,知道在大梁国的西面的赞古国出产一种马,体格不大,身体粗壮,四肢坚实有力,腿短而关节发达,这种马耐力好,适合长途奔袭,最重要的是,这种马对饲料的要求不高,突然长期在草原上征战,无法补充精饲料,用这种战马无疑是最好的了。

梁熙没见过赞古国的马,不过他相信蔺秋,自然是蔺秋说什么他都认为是对的,立刻表示回去就想办法去赞古国购买战马。

两人说了一会儿战马,又开始说棉甲,直听得几位嬷嬷在旁边黑着脸,对梁熙怒目而视,可偏偏梁熙是个粗神经的,蔺秋更是对旁人的目光毫无知觉,让几位嬷嬷有脾气都没法出。

最后刘嬷嬷实在看不过,只好咬牙切齿的过来说:“太子殿下,太子妃身体刚好,应该多休息。”

梁熙有些茫然的说:“秋儿刚睡醒,还要睡吗?”

刘嬷嬷差点把旁边得凳子砸到他脑袋上,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静云师太说,太子妃需要多休息!”

梁熙却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我不想秋儿睡觉。”

“为什么?!”几个嬷嬷同时怒吼了起来。

“我……”梁熙抬头看着蔺秋,然后把他轻轻的楼在怀里,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处,说:“我……我怕秋儿又不醒来了。”

其实,蔺秋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梁熙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心里的恐慌比起几个嬷嬷只多不少,他害怕一觉醒来蔺秋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害怕蔺秋再也醒不过来,他常常半夜从噩梦中惊醒,然后更用力的将蔺秋死死的搂在怀里,一定要能够感受到蔺秋还活着,还在自己怀里才能继续入睡。

可以说,蔺秋的昏迷不醒,紧闭双眼的面容已经成了他的梦魇。

几位嬷嬷听了他的话都是一愣,脸色到是没那么难看了,到是蔺秋拍了拍梁熙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不会在昏迷不醒了,以后都可以陪着你了。”

作为一个曾经的npc,蔺秋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最了解的,这次身体的变化其实比所有人预想的要好,虽然最后除了一点状况,让他不得不醒来,不过能不能成长到二十岁,对蔺秋来说并不是一个大问题,只要能健康的活着,能继续陪着眼前这个人便可以了。

是的,静云师太炼的药没有出问题,预期能成长到二十岁也没问题,可是却不知道是否体质的问题,这种成长是在睡眠中快速成长的,所以蔺秋只是看似昏迷实则睡眠,只是为了能成长,不过现在他被梁熙强行从睡眠中叫醒,所以以后都只能维持在十五六岁的模样了。

...

...

巴霍巴利王迅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