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7章

谢金燕康熙来了

梁熙后悔了康熙,他真的后悔了康熙,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

如果是单打独斗金燕,即使他现在只和蔺敛学了一个多月的武功金燕,可凭着身体里的真气,打赢一个刘嬷嬷还是比较容易的,可问题就在于他们争执的地方是书房,里面放了蔺秋的书籍,和他写的各种资料,所以两个人很默契的到院子里去打,这下梁熙就悲剧了。

一开始还只是刘嬷嬷一个人康熙,可是当声音传到卧室里康熙,剩下的几个嬷嬷也加入了战团,如果这样还不算什么,那么苏红衣专门为这四个嬷嬷设计的斗阵,她们彼此配合、互补,攻击和防御之间毫无破绽,别说梁熙这个初学者,就是蔺敛来了也未必能捞到好去,最后可真的把梁熙给打惨了。

偏偏几个嬷嬷从蔺秋出嫁开始金燕,就对这个太子怨恨颇多金燕,平时看在蔺秋的份上不得不容忍,现在有了机会,立刻把梁熙打得鼻青脸肿,不断骨头不断筋,就是全身疼得他直哆嗦,只能趴在床上直哼哼。

梁熙气得直想捶床板康熙,可是看到旁边躺着蔺秋康熙,他又把拳头给收了回去,傻乎乎的看着蔺秋开始发呆。

后院侧门那边金燕,静云师太正要回暂住的客栈金燕,临走前,她想了想,扭头对送她的刘嬷嬷说:“你们平日里对太子都是这个脾气?”

刘嬷嬷摇头康熙,说:“平日里到还好。”

静云师太微微皱眉道:“他毕竟是秋儿的丈夫金燕,又是太子金燕,你们还是稍微客气点的好,免得影响了他和秋儿的情分。”

刘嬷嬷一咧嘴,说:“我看他不是个小气记仇的,况且,只有旁的人对他差了,他才能记得太子妃对他的好,否则他当所有人都该对他好,到不会在意太子妃了。”

静云听得哈哈笑了出声,说:“到也是。”说完一路笑着走了。

卧室里,梁熙呆望了许久,突然想起那日在城楼里,和蔺秋的那个吻,想到那柔软的触感,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一下蔺秋的嘴唇,只觉那嘴唇细腻如丝,仿佛带着吸人魂魄的魔力一般,他手指一颤,两片唇瓣微微分开,露出里面洁白的糯米细牙。

窗外似乎有声音传来,梁熙一惊,连忙把手缩了回来,趴在床上假装熟睡,可是再一想,秋儿自己的妻子,自己就是摸了一下他的唇瓣,有什么好心慌的,这样一想,他的胆子也大了,立刻撑起身子,先是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一番,见外间的门关着,这才慢慢移到蔺秋身边,低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他刚刚被几个嬷嬷联合着揍了一顿,心里害怕,也不敢亲久了,从大婚之夜开始,几个嬷嬷就一直在防着他呢,更不要说现在蔺秋又昏迷着,被几个嬷嬷见到了,还不得说他乘人之危,再揍他一顿都有可能。所以只轻轻触了一下就连忙分开,趴回自己的枕头上装睡,过了一会儿又有了胆子,便又凑过去亲一下,然后继续装睡。

终于,也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阵睡意,眼一眯就那样拥着蔺秋睡了,半夜的时候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等早上的时候,竟然把蔺秋搂了个满怀。别看梁熙和蔺秋结婚已经一年半了,可是两个人的睡姿都是极好的,晚上睡下去什么姿势,早上醒来就是什么姿势,所以两个人还真没有相拥而眠过。

现在梁熙看着臂弯里的小人儿,迷迷糊糊的竟然以为自己还在梦中,想也没想的凑过去,在蔺秋的唇上亲了一下,想想觉得不够,又亲了一下,还觉得不够……

端着水盆进来的刘嬷嬷立刻就黑了脸,差点把手里的水盆给扣过去。

谁知道梁熙听到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刘嬷嬷,居然低声叨咕说:“这老太婆怎么也进来了。”他还以为自己在梦里呢。

刘嬷嬷的脸从黑变白,从白又变黑,如果不是看到自家小公子在旁边躺着,肯定又要动手,不过想来现在不动手,以后梁熙也没啥好下场。

又过了几日,他们已经可以确定,蔺秋正在快速的长大,原来正合适的裤子,现在只能遮住小腿肚了,这让大家又是欢喜又是担心。

珍珠白玉果是能驻颜,可也是有代价的,只要吃了之后,人就再也不会长大。静云之所以用了无数的药材一起炼制,就是为了能抵消这种情况,让蔺秋能继续成长,一直到二十多岁才会停止。

然而现在,蔺秋却在飞速的成长,短短半个月时间,他的容貌从当初的十岁出头,已经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原本还不到蔺秋胸口的身材,也一下窜高到了肩膀,如果继续按照这个速度长下去,只要一年的时间,蔺秋就会老死。

“你那个药到底是怎么回事?”梁熙把蔺秋拥在怀中,冲着静云怒吼。他现在不仅愤怒得想大喊,他甚至有杀人的冲动。

那日虽然被刘嬷嬷打了一顿,可事后他还是拿到了那份资料,这几日他还在书房里找到了好几份资料,有关于草原战斗的《战术篇》,也有草原的各种资料,如果看到这些梁熙还不明白,那他也就太愚蠢了,这些资料分明就是蔺秋为他准备的,原因就是他曾说过,想去草原上纵横的杀胡子。

看着资料上的每一段注解。梁熙都想哭,这些全是他的秋儿的心血,只是为了他一个小小的愿望。他由衷的感谢上天,把秋儿派到了他的身边,可是现在……难道就让秋儿这样一直昏迷不醒,直至老死吗?

静云一边把脉,一边紧皱着眉头,说:“奇怪,明明没有任何问题啊,心脉比前几日还要强健,可为什么不醒来呢?”

“不……不会是你配药的时候……”陈嬷嬷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刮得差点掉了两斤肉。

“绝对不会,不管是抓药、配药、炼药,我都全程在,而且事先试药的时候也没有问题。”静云对炼药这一点很有自信,再者,蔺秋是她的亲外甥,是她最喜欢的小辈,每次给蔺秋炼药,她都花了比旁人更多的心血。

刘嬷嬷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大将军已经派人送信给夫人了,也许夫人知道太子妃是怎么回事。”

大家还没点头,就见庞嬷嬷掀了帘子,进来说:“夫人派人送来一封信,说是要给静云师太的。”

屋里的人都是一愣,这边才说到苏红衣,她就派人送信来了,可是算路程,苏红衣应该还没收到去信,也就是说这封信的内容与蔺秋无关,想到这里,梁熙坐在床上,只抱紧了蔺秋发呆。

谁知静云看了信也不说话,坐在那里转动着眼珠子,似乎在盘算着什么,过了许久才露出一丝笑容,道了声:“也罢,大姐说的总没错的。”说完把信递给了旁边的刘嬷嬷。

刘嬷嬷一愣,接过来细看,只见信里说的是影风楼的事情,大意是劝妹妹把影风令给蔺秋,以免太多人惦记了。当初蔺秋在雁归山田庄的时候,苏红衣曾派影风楼的影卫前去保护,所以刘嬷嬷到也知道一些内里,现在见苏红衣提议把影风令交给蔺秋,心里一喜,却也一忧。

喜的是以后有了更多的人来保护蔺秋,而且有危险的时候也能更早的知道。忧的却是,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如果蔺秋接手了,吃饭就是个问题,再加上蔺秋毕竟只是天家的媳妇,会不会被皇上忌惮?

静云师太大约是看懂了她的心思,说:“无妨,影风楼自有人经营,秋儿只要拿捏住那几个人便可,别的不必在意。”至于会否被皇上忌惮,静云看了一眼梁熙,不由的笑了一下,自己只需一眼就能看出太子和太子妃彼此之间早已情根深种,难道皇上会不知道?送给太子妃便如同送给太子一般无二,皇上开心还来不及,又如何会忌惮?只是现在梁熙在此处,许多话不好说明,只好让这忠心的老嬷嬷再担心一会儿了。

说也奇怪,没过多久又有人来,只是这人不是来送信,却是来宣旨的。

原来现在已经是七月底了,再过半个多月就是中秋,皇后娘娘想念太子和太子妃,让他二人一起回宫过中秋。

来宣旨的是一名内侍,宣完旨立刻很热情又很恭敬的对梁熙说:“皇后娘娘非常挂念太子殿下,还请太子殿下早日回宫。”

梁熙点点头也懒得理他,直接回房,他之前就收到楚皇后的信,说自己的预产期就在八月尾,让梁熙无论如何都要回去见见自己的弟弟。他打听了一下,像楚皇后这样的高龄生孩子,很容易出危险,如果有个意外可就天人两隔了,所以他必须回去,可是现在蔺秋又昏迷了……

“秋儿,你快点醒过来吧。”梁熙坐在床边,拉着蔺秋的手,低声说:“你要再不醒,我可就要回去过中秋了,京城的中秋可以看灯呢,很多很漂亮的灯,你如果醒来,我们就能一起去了,可是如果你不起来,我只能一个人回京,一个人去看灯了……”

突然,刘嬷嬷大声喊了一句“动了!”。

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梁熙更是被她惊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刘嬷嬷指着蔺秋脚的位置,说:“刚才我看到太子妃的脚动了一下。”

...

...

谢金燕康熙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