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5章

奇艺网删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静云师太这次足足花了四个多月删除,过程十分的顺利删除,甚至到了要试药的时候,都能遇到胡子偷袭,静云乘乱带人去捉了百十个胡子,专门用来试药。

可是到了真正要出药的这一天,静云这个全大梁国都数得上的炼药师,也不由的开始紧张焦躁起来。

因为一开始的失败和试药删除,到现在珍珠白玉果只剩下半颗删除,而雪鱼和雪水已经彻底用完了,如果这一次失败的话,他们就只能等彻底打跑胡子,去那戈壁滩的深处寻找珍珠白玉果了。

等蔺秋坐着马车赶到城郊庙宇的时候,刚走到门口,已经闻到里面异香阵阵,似花非花、似药非药,竟是从未有过的好闻。等走到大殿,只见丈余高的丹炉已经熄火,可是离开十米还能感到热气熏人,那异香便是从丹炉里涌出来的。

“秋儿来了删除,快来让二姨看看删除,有没有长高了?”静云已经三天三夜没睡了,两个巨大的黑眼圈,一脸的炭灰,一件僧袍也脏兮兮的,可是见到蔺秋还是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溜小跑的过去,搂着他又是摸手又是掐脸,把个怪阿姨的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蔺秋木着一张小脸忍她使为,他能感受到静云对他的关心和喜爱,而且静云的这种热情让他想起了梁熙,所以他微微弯了嘴角,让静云又是一番大呼小叫的,什么焦躁和紧张都烟飞云散了。

“出药。”随着一声喊删除,丹炉的盖子被悬挂在屋梁上的铁索拉起删除,只听“”的一声,无数白烟从丹炉里涌出,将整个大殿都笼罩其中,一众人等被那异香熏得脑中一片迷茫,几个小尼竟然双腿发软,站立不住而坐到在地。

等白烟散尽,盖子已经被移开,静云扶着梯子上去,拿开一层层的药渣,又有一层层的滤器,只见丹炉的最底部,安静的躺着一颗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药丸。她不敢用手去取,只用一双长长的铜筷子夹起来,小心的放入一个铜碗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等她下来后,几个嬷嬷已经围着那碗啧啧称奇,这药丸出来时还是黑色的,这一会儿功夫就成了通体雪白,到和那珍珠白玉果有些相似。

静云歇了一会儿,先是给蔺秋把脉,又取了一些血出来检查。蔺秋从小服药,他的体质和常人不同,所以静云用了两个月为蔺秋调理身体,现在的蔺秋脸色多了一分红润,连那一向没什么血色的嘴唇都透出几分颜色。

“如何?”刘嬷嬷见静云半天没有说话,连忙问道。

静云轻叹了一声,说:“虽然还是有些弱,不过已经是现在能达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那……能服药吗?”刘嬷嬷的心七上八下的,生怕静云说不行,这药可是唯一的机会了。

静云想了想,走到蔺秋面前,微微弯下腰,对他说:“秋儿,二姨想问问你的意见。这个药如果吃了,你的身体会好起来,可是却要吃一些苦,你还愿意吃吗?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吃,二姨也可以……”

她还没有说完,蔺秋难得的打断了她的话,说:“身体好了,能骑马吗?”

静云一愣,微笑着说:“当然可以。”

蔺秋又问:“冬天能出去吗?”

静云点头说:“可以。”

蔺秋想也不想的立刻说:“我吃。”

静云眼窝有些发热,骑马、冬天能出门,这些难道就是蔺秋的最大愿望吗?她点了点头,说:“好。”

刘嬷嬷亲自去取了水来,把药丸在水里化开。那药丸的确与众不同,明明如婴儿拳头大小,可是丢在温水里,转瞬已经全部化开,连渣滓都没有,乳白色的一碗散发着浓香,不像汤药倒像是牛乳一般。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假象,这汤药一进嘴立刻苦得蔺秋都微微顿了一下,连忙大口喝完了,又喝了几口清水漱口,勉强把那苦味给压了下去。

汤药刚喝下没多久,蔺秋就觉得一股暖流从胃部升起,慢慢的向下移到小腹,然后顺着四肢涌向全身。一开始还只是一点点的温度,暖暖的很是舒服,要知道蔺秋因为身体的缘故,可是从来没感受过多少温暖,尤其是这种从内向外的暖意。

可是没多久,这温度越来越高,蔺秋脸颊上晕起两团艳红,额头上也开始出汗。虽然他没有说话,可是几个嬷嬷都一直紧张的望着他,见此立刻手忙脚乱的帮他擦汗。

又过了一会儿,原本的温暖已经变成了灼热,五脏六腑、血肉骨骸……仿佛掉入了火海一般,全身每一颗细胞都在叫嚣着一个字“疼”。

“怎么了?小公子这是怎么了?”庞嬷嬷惊骇得大叫出声。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蔺秋的小脸已经通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他的全身都在颤抖,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几个嬷嬷都是常年服伺他的,又怎么会不知道,此刻的蔺秋一定在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

静云一直切着蔺秋的脉,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脸色,她知道这种痛苦,就像醍醐灌顶般,用药力强行刺激蔺秋的所有筋脉,让他的体内产生真气,这样以后只要真气还在,就能继续滋养筋脉,让他不畏寒暑、身体康泰。

如果是一个身体强壮的人吃下这药,大概只会觉得身体有些微的刺痛,可是蔺秋不同,他的筋脉几乎全部是堵塞的,这些年如果没有静云的药物支撑,他早已是一捧黄土。这药力一次又一次冲击筋脉的堵塞处,每次冲击就会松动一些,可是每次冲击也会带来剧烈的疼痛。

“小公子,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了啊。”几个嬷嬷一边擦着蔺秋脸上的汗水,一边已经泣不成声。

她们因为学武晚,要自行修出真气,那就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所以当年她们刚刚开始跟随苏红衣的时候,苏红衣就曾用真气为她们梳理筋脉,以产生真气,所以她们知道这种痛苦。可是那她们本来就身体强健,再加上,苏红衣用真气刺激筋脉的时候,可是循序渐进,一点一点来的,哪像这药物一般,一股脑的在蔺秋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别……哭……”蔺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低得几乎听不清楚。“不……疼……别……哭……”

剧烈的疼痛让蔺秋几乎看不清楚东西,耳朵里嗡嗡的响成一片,可是几个嬷嬷那哭泣的脸却清晰的在他面前晃动,哭声更是仿佛在脑海里回响。

他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了,陪他时间最长的就是这几个嬷嬷,别看她们对别人总是没个好脸色,甚至杀人都不用过脑子,可是对着蔺秋那真是鞠躬尽瘁,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妥妥当当,只怕蔺秋受一点的委屈。

看到她们哭,蔺秋只觉得心里难受,甚至连身上的痛都不如心里的那种难受,他很想安慰她们,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好用尽全身的力气说自己不疼,让她们不要伤心。

谁知道几个嬷嬷听了这话,哭得更厉害了。

蔺秋很着急,可是他平时就拙于交谈,这时候哪里还能想到安慰的话,他摇摇晃晃的想站起来,可是疼痛早就把他的力量给消磨殆尽,他一下瘫软在椅子上。

“小公子!”几个嬷嬷吓得叫了出声。

静云连忙一把抱起蔺秋,将他放在旁边的榻上,让他躺好,自己坐在旁边,继续紧张的观察。

幸亏大约一刻钟之后,蔺秋身上的疼痛终于慢慢减退,他也几乎立刻就昏迷了过去。之前不是他不想昏迷强自硬撑,而是那疼痛实在太过强烈,根本就是想晕都晕不过去。

“师太,我们家小公子怎么样了?”几个嬷嬷又等了一会儿,直到静云站起来,才连忙围过来低声问。

静云也是满头的汗水,闻言点点头,又叹了口气,说:“最初的危险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就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想了想,露出手里的一根银针,说:“我一直以为秋儿娇生惯养,怕他顶不住,还打算在他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为他刺穴来减少疼痛,只是那样剩下的药力就只能白白浪费了,想不到他居然如此硬气。”

的确,这种痛苦,大约任何一个人早就疼得嘶声尖叫了,只有蔺秋还没学会,在疼痛时大叫来转移痛苦的方法,所以他一直很沉默。

听说蔺秋已经脱离了危险,几个嬷嬷都长舒了一口气,又听静云夸蔺秋,几个嬷嬷立刻连连点头。

蔺秋不能长期住在寺庙里,所以几个嬷嬷把静云也接到县衙去住,想着等蔺秋醒来,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也正好向她请教以后要如何为蔺秋补身子。

一行人,包括寺庙里的十几个尼姑一起搬去了县衙。

这时候每个人都一脸的轻松,一边是内心欢呼雀跃的老嬷嬷,另一边是劳累了四个月的尼姑们。

可是她们谁都没有想到,蔺秋那天昏迷之后就没醒过来。

...

...

奇艺网删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