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2章

丙烷燃烧热

大梁国的风俗是二十岁之前结婚烧热,如果正在服役可以晚上几年烧热,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不管是皇亲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如此。

陈繁今年已经二十一了丙烷,去年回京的时候就是为了相亲结婚丙烷,谁知道却陪着太子到北陌县做了师爷,原本他并不想回去,可是现在却有一个不得不回的理由。

第二天烧热,陈繁向蔺秋告了假烧热,又用了一天时间做了一些交接,然后快马加鞭的回京。

十天后丙烷,他终于赶到了京城。

回到陈家的时候已经是晚膳时分烧热,世家一般不会分家烧热,不过因为人口众多,在京城里要找到一个能住上千人的大院,大概只能住到皇宫里去了,所以像陈繁他们家就住在皇上另外赐的府邸里。

一到家门口丙烷,正好见到陈简从轿子里出来。

“兄长。”陈繁立刻上前去行礼。

“你回来了。”陈简见他一身的尘土、满面的汗水丙烷,知道他刚回来丙烷,就说:“先去给母亲请安,然后到书房找我,我有话和你说。”

“是。”陈繁应着和他一起进了府。

陈繁先回自己的房间梳洗了一番丙烷,又换了身衣服丙烷,去给母亲请安。他的父亲已经去世,家里只剩下母亲和大哥陈简,还有他大哥的五个妻妾。陪着笑听了一顿母亲和嫂子们的唠叨,陈繁借口大哥有事相商,这才脱离了那一群女人的包围,急急忙忙的赶到书房。

“坐吧。”陈简正在伏案写着什么烧热,见陈繁进来烧热,放下手里的笔,一边让他坐,一边用旁边的纸把正在写的东西盖住了。

陈繁知道这只是他的习惯丙烷,到不是要故意隐瞒自己什么丙烷,一掀衣摆在椅子上坐下来,开门见山的说:“兄长这次叫我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家这一支到他们只有他们兄弟两个,正所谓打虎亲兄弟,陈简对这个弟弟除了照顾,遇到事情也从不隐瞒。他点了点头,说:“这次胡子偷袭北陌县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是廖亥做的,但是和他有关系,和我们陈家也有关系。”

陈繁目光闪动了一下,并没有开口打断他。

陈简继续说:“我派人去查了你的姑姑,她的来历不明,我怀疑她是胡子派来的奸细,而且还和世家有关。”

“什么?!”陈繁顿时瞪大了双眼,一下站起来,急声说:“你确定吗?”

陈简一脸疲惫的摇了摇头,说:“还无法确定。她出生的那个村,二十年前就因为瘟疫,全村的人都死光了,现在住的人都是后来迁过去的。不过我派探子去隔壁几个村查问过,那里的确有个姓陈的人家,可是那个陈家的女儿据说早就病死了。”

当初陈繁的祖母之所以收廖亥的妻子为养女,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也姓陈,可是如果身份是假的,就很可能一开始就盯上了陈家,那些所谓的被调戏,也只不过是做戏。

陈繁一皱眉头,说:“廖亥被调到平成关,你可有插手?”

“有。”陈简长叹一声,说:“不仅他被调平成关,就连这几年他的升迁,我都稍微插了一点手。”

陈繁心想,难怪廖亥这几年升迁如此快。

这到不是说廖亥打仗不勇猛,而是蔺敛手下的勇将猛将实在太多。

苏红衣被称为江湖第一女侠,并不只是因为她武功高强,更多的是因为当年,她有孕在身的情况下,居然手刃五个胡子大将,帮着丈夫保住了边关,真正做到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才被江湖人尊称为第一女侠。

也正因为苏红衣,许多江湖中人都把保家卫国为己任,出山的第一站就选在北疆,甚至有些门派干脆把弟子下山的历练场所选在了北疆边关。蔺敛帐下说到勇将和猛将,那真是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

而廖亥不过是个普通的农家子弟出身,虽然作战勇猛,可是凭他的身手能当上千户已经封顶了,再往上除了勇猛还需要为将的能力和后台靠山。陈繁看过廖亥手下的兵,并不算最好,也见过他带兵,能力也只能说一般。能当上北疆十八关的守关将领,要说没有走门路,那绝对不可能,可是如果只有陈简出手,也不行,毕竟兵部陈家没有人。

“丰家。”陈繁突然说。当初调戏廖亥妻子的正是丰家的一群子弟,因为是世家子弟,别的人都不敢管,只有“正好”经过的陈家老太太才敢管,所以他们根本就是在那里等着陈家的。而且兵部尚书虽说不是是丰家的人,却和丰家有关。

“对,我也是怀疑他们。”陈简点了点头,从书案上拿出一叠资料放在陈繁面前。

在梁洪烈起义之前,丰家是大梁国四大家族之首,控制了朝堂上一多半的官员,就连后宫里的嫔妃,也大半是丰家或者丰家的附属家族出身,甚至有传闻,当时丰家家主的长子,还是末帝梁的情人。

所以梁洪烈起义之初,丰家是全力支持梁的,可惜当时的朝廷实在太过*,户部发不出粮饷,兵部拿不出武器,甚至下面的军队也派不出士兵,全被吃空饷了。所以从一开始,朝廷就是兵败如山倒,对着起义军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丰家后来看朝廷实在没有希望了,这才派人来和起义军勾勾搭搭,送钱送粮,只是那时候起义已经到了后期,他们这么做只能是锦上添花,所以梁洪烈登基之后,他们勉强保住了四大家族的地位,可是却从首位掉到了第三,而一开始就雪中送炭的秦家和陈家,则一路升到了第一和第二。

要说丰家没有气,陈繁是无论如何不相信的,可是当他看完资料上的东西,还是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大哥,这是真的?”陈繁放下资料的时候,即使千军万马之中也稳当的双手,竟然在微微颤抖。

陈妃案、假币案、三皇子灵柩被焚案,竟然都和丰家有关,虽然每一个疑点还只是疑点,不能作为完整的证据,可是这么多疑点联系到了一起,想说丰家干净如山间清泉,那绝对是闭着眼睛说假话。

“你还记得那个投井的宫女吗?”陈简的手指几乎陷入木制的扶手里。

陈妃是陈繁的表姐,不仅生得貌美,性格更是和平常世家女子的刁蛮任性不同,可说是贤德质朴、温柔善良,陈繁幼时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堂姐,所以陈妃死后,陈繁也曾试图找证据为她报仇。

一直以来,朝堂上都说是宋贵妃派人害死陈妃,又有那个宫女拿出的日志证明,所以陈繁也一直以为此事和宋贵妃脱不了干系。那个宫女后来投井自杀,临死前写下遗书,说是被宋家的人迫害,不得不自尽。这些陈繁自然也是知道的。

可是从资料里看来,那个宫女的家人在陈妃死之前就已经逃出京城,更有资料显示,他们走之前曾有贵人送了一笔钱。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难道说那宫女的家人在事前就知道陈妃要被害?

而且,后来还查出那送钱的所谓贵人,不过是个小家族的管家之子,而那个小家族依附的正是丰家。

“那个管家之子可找到了?”陈繁问到。

陈简却是皱了皱眉头,说:“已经死了,表妹死后没多久,那个管家之子就因为和人争一个妓子,邀斗的时候被杀了。”

“还真是心狠手辣。”陈繁说。

陈简不以为然的说:“不过是个庶子,当然要做得干净一些。”

这里要解释一下,在大梁国的嫡子、庶子和养子之间,嫡子是正室所生的,如果正室无所出,抱养膝下的庶子也能升为嫡子。一般世家少有养子,除非实在是子嗣稀薄,才会收养子,通常是养在正室的身边,所以地位并不低,甚至也有养子升为嫡子的事例。而庶子是妾所生,因为一般妾都是丫鬟爬床后升上来的,或者从外面买回来的妓子,所以庶子的地位很低,甚至还不如养子。

其实说白了,不管嫡子、庶子还是养子,所看的无非是母亲的地位,或者说母亲的出身。

就像陈繁的母亲贺氏,是四大家族贺家的嫡女,贺家是唯一一个在梁洪烈起义时没有任何帮助的家族,可是依然屹立不倒,很大的原因就是贺家是真正的书香门第,耕读世家。贺家随便拉一个人出来,都是桃李满天下的大学者,连那七八岁的小儿也能出口成章,梁洪烈除非想得罪全天下的学子,否则就必须保全贺家。

而陈简和陈繁因为母亲是贺家嫡女,所以在陈家的地位一直很高,当年梁洪烈也因此而选了陈简为太子侍读。

话题扯远了,现在回到陈简的书房里。

“可找到那宫女的家人?”陈繁问到。

陈简摇了摇头,说:“也死光了,出京城没多久,就在路上被山匪杀了个干干净净。”

“山匪。”陈繁冷哼一声,这种手段也太浅显了,京城附近哪里有什么山匪。他想了想,说:“这些事情你奏禀皇上了吗?”

陈简有些鄙视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这种无法拿出证明的所谓证据,交上去只能是给自己找麻烦。他也懒得回答,说:“另外还有一件事,丰妃怀孕了。”

“丰妃?”陈繁愣了一下,突然惊叫道:“可是丰如花那个疯妇?”

丰如花人如其名,是真正的貌美如花,在四大家族也是出了名的。可是同样出名的还有她的性格,脾气暴躁、为人善妒、又心狠手辣到了极点,七岁的时候就亲手打死了自己父亲的一个妾,家中的几个庶弟庶妹更是被她欺负得极为凄凉,甚至有几个还因为她的毒打而终身残疾。

这些都是世家里的秘闻,所以十年前她被送入宫的时候,许多世家子还大大的舒了口气,生怕自己父母想不开,把那个疯妇给娶进家门来。

丰如花进宫之后直接被封为妃,几年前也曾怀孕,可是为了和一个妃子争风吃醋,在御花园里大打出手,结果不小心掉了孩子。

事后她百般哭闹,终于把那个妃子给送进了冷宫,没几天就死在了冷宫里。事后梁洪烈也因此看清了她的为人,很少再去她那里,直到四皇子死后,为了广播种子才又临幸于她,居然被她怀上了。

“正是她,怀孕已经三个月了,而且,根据太医的经验,这一胎很可能也是皇子。”陈简面无表情的说。

“皇后有危险了。”陈繁说完,想了想又冷笑了一声,说:“难怪这次胡子能偷关,又知道太子在北陌县,原来根本就是为了这个还没有出生的皇子做铺垫呢。”

陈简没有说话,楚皇后虽然贵为皇后,可是娘家不过是个县吏出身,后宫里任何一个嫔妃的娘家势力都要比她大,她能一直保住自己的后位,除了因为是梁洪烈的结发妻子以外,更多的是她的能力,否则早就被那些后台强硬的妃子干掉了。

事实上,如果陈妃不是被害,陈家也会为了陈妃的儿子做些打算,只是现在,伊人已去,那些还没开始的算计也全都烟消云散了。

“大哥这次叫我回来,是要我做什么?”陈繁基本上已经能猜到了。

果然,陈简毫不犹豫的说:“我要你联系蔺家,把这些事情告诉蔺夫人,最大程度的保护好太子。最好能把影风楼给要到手里。”

“影风楼?”陈繁一愣,他虽然也曾拜师学武,可是对这个神秘组织也只是听过名字,具体的一点也不了解。

陈简却是从陈家家主那里知道得很详细,这时对陈简介绍了一番,说:“我知道那武林盟主雷猛就是蔺夫人的妹夫,现在影风楼的影令也在蔺夫人的手里,而风令却在蔺夫人的妹妹手里。”

陈繁点了点头,苏红衣的妹妹就是静云师太,他在北陌县的时候也见过,现在还在城外为太子妃蔺秋炼药,只是没想到她们的背后竟然有影风楼。

从陈简的书房出来,陈繁见天色还早,干脆随意的吃了点东西,向着蔺大将军府走去。

丙烷燃烧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