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9章

就乐吧海绵宝宝营救大冒险

“快说!快说!”

面对满堂的怒骂海绵,胡色达还能顶住压力海绵,可是身边那个把自己当食材的嬷嬷,他就实在是从心底发寒。

胡色达垂头丧气的说:“是我胡国太子胡瓦尔派我来的宝宝,我知道你是大梁国的太子宝宝,也知道你夫人就是蔺敛那个老家……将军的幼子。至于消息来源我不清楚,只知道是你们大梁国的一个高官,平成关也是他找人打开的。”

大堂里的人都神色一凛海绵,尤其是站在梁熙后面的秦瑜和陈繁海绵,更是眯起了双眼。

平成关的守将廖亥宝宝,别人不知道宝宝,秦瑜却是清楚的。秦慕天从三年前就打算收买廖亥,送去了无数的金银和美女,可是每次都被廖亥给退了回来。难道,在他离家的这段时间里,秦慕天终于成功了?

陈繁却是有些疑惑海绵,因为据他所知海绵,廖亥应该算是陈家的人。

这到不是陈家故意去收买廖亥宝宝,而是有一次陈繁的祖母去护国寺进香宝宝,路上见到丰家的几个不肖子弟调戏女子,老太太心善,就派家丁去解救了那女子。老太太回去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谁知道过了几个月,廖亥从边关回来和那女子上门道谢,才知道那女子居然是廖亥的妻子。

廖亥的妻子是个孤女海绵,生得娇柔貌美海绵,性格也十分温婉,老太太越看越喜欢,就收了她为养女。那时候廖亥虽然只是个百户,可是为了避嫌,并没有大摆宴席。

而且宝宝,当时廖亥正好进京述职宝宝,之后没多久就因为战功升到了千户。千户是可以携家眷的,廖亥就把自己妻子也带去了边关,除了逢年过节送来土产礼物尽孝,再没回过京城,所以廖亥和陈家的关系,除了陈家人知道,外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陈繁在边军的四年见过多次廖亥,按规矩他应该称呼廖亥为姑父,只是来之前陈简就告诉他,两家的关系最好不要被外人知晓,尤其是现在陈简成了户部尚书,而廖亥也成了独守一关的将领。

自古以来营救,文官和武将的不可调和矛盾营救,还有皇帝对两者之间的忌惮,都不允许二者关系太过密切。这一点陈繁自然是明白的,所以他也很少主动和廖亥接触。

只是现在,廖亥守卫的平成关出现了内奸,这件事廖亥是否知道,或者说,廖亥本人就是内奸?这其中会不会有陈家人的身影?如果说,这件事情陈家是知情的,又是为了什么?

不管身后的黑白双煞心里如何营救,梁熙却是大怒得几乎要掀翻面前的案桌。

胡国想捉梁熙或者杀死他,梁熙都能理解,可是居然是大梁国的高官去告的密?!大梁国和胡国有着血海深仇,胡国每年抢走多少大梁国的粮食和人口,杀死多少大梁国的百姓,难道那个高官就不知道吗?

如果真的捉走了梁熙和蔺秋营救,为了保住这个现今唯一的儿子营救,梁洪烈会不会真的如胡国所想的那样,每年交出大量的粮食、金银、盐巴、布匹……如果是这样,大梁国的百姓会陷入怎样的水深火热之中,难道那个高官就一点也不为百姓考虑吗?

“把他推到城头斩了!以祭奠北陌县死去的百姓和将士们!”梁熙狠狠的一拍桌子,咬着牙愤怒的喊道。

胡色达被推了出去营救,梁熙却是一甩袖子直奔后院书房。

大梁国的高官们,除了武将几乎全是四大家族的人,秦家、陈家、丰家、贺家,他们不仅收买京城里的高官大员,触角更是伸到了大梁国每一个郡县。

即使是北陌县这样偏远的贫困小县城营救,之前的县令是丰家的营救,被砍头的县丞是贺家的,连下面的小吏也各自站队。每年应该上缴国库的税收交不上,可是孝敬四大家族的金银却年年不少。

就这样他们依然不满足,现在竟然还勾结外敌,企图捉走大梁国的太子和太子妃,其目的不言而喻。

梁熙很愤怒也很伤心营救,他快步冲到书房营救,一把拉起坐在窗下的蔺秋,死死的搂在怀里。

蔺秋一动也不动的任他搂着,他能感觉到梁熙的难过,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懂得该如何安慰。想了好一会儿,依稀记得原主小时候,每次不肯吃药而哭闹的时候,苏红衣都是搂着拍拍,于是他抬起一边手臂,轻轻的拍了拍梁熙的后背,说:“别哭,乖乖的,回头我给你买点心吃。”

“噗。”梁熙被他的话直接惹笑了营救,从蔺秋那稚嫩的肩膀上抬起头营救,看到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更是忍不住,故意说:“我已经大了,不想吃点心了。”

蔺秋又是认真的想了想,说:“那我给你做烟花玩?”

“烟花是什么?”梁熙拉着他在椅子上坐好营救,又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营救,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暖着。

“烟花是用火药和一些矿物做成,可以飞到天空中,爆炸之后象花朵一样盛放的东西。”蔺秋解释一下,又说:“如果年节的时候放烟花,又热闹又喜庆,一定会很受欢迎。我打算让人做出来,先在京城里售卖,一定很赚钱。”

“你天天就想着怎么赚钱了。”梁熙又笑了营救,蔺秋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营救,赚钱不过是因为楚皇后把内帑交给了他,如若不然,他可以清心寡欲的坐在一处一动不动,金钱、名声、势力……样样都入不了他的眼。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自己,梁熙对这一点很清楚,很自信,也很得意。他想了想,笑着说:“烟花是要拿去赚钱的,不能算是送给我的,我要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礼物。”

蔺秋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刚才还那么伤心的人,怎么一会儿就变了样?他又想了许久,才说:“你还记得雁归山田庄的那个游乐场吗?”

“记得营救,当然记得。”梁熙连连点头营救,那可是他收到的最棒的礼物了。

“其实,那不是游乐场。”蔺秋说出了一番让梁熙惊讶的话。他说:“那个其实应该叫练兵场。”

前面说过营救,路人甲所在的游戏里有战争篇营救,其中有宋金大战、元末农民起义、明清之战,虽然游戏里的历史进程不能改变,可是战争篇里的双方却是公平的,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宋朝大胜金朝,元朝灭了朱元璋,打退清兵阻止他们入关等等。而战争的准备里,练兵是很重要的一环。

蔺秋所设计的游乐场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玩家设计的练兵场。那个玩家当过兵,有一定的战略战术能力,花钱招募了大量的士兵,又建造了这样一个练兵场,把一群废材npc士兵练成了强兵,在几次战争篇里都赢得了胜利。

四处闲逛的路人甲也在练兵场发过呆营救,自然也记得所有的练兵方法。

“那些玩的东西也能练兵?”梁熙愣了一下,仔细回忆游乐场里的每一处设施,他发现不管是滑草坡、绳梯、攀岩、过独木桥……几乎全都可以锻炼身体。

可是当初的游乐场最多也就能供一百多人同时练习营救,况且在战斗里营救,一百多人顶什么用呢?不说别的,就这次偷袭北陌县的胡子就有两万人,一百人丢进去连个水花都激不起来。在他看来,蔺柏留下的一千人已经够精锐了,可是守城的时候照样死了近一半,那可是快五百人啊。

蔺秋看着他,虽然梁熙没有说话,蔺秋却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说:“你还记得,兵书里写过,兵贵……”

“兵贵精而不贵多。”梁熙不等他说完营救,立刻抢着说:“可是就算起一个能训练一千人的场地营救,守城的时候一千人也用处不大啊。如果一万人,那得多少钱啊!”

“不是守城,是战斗的时候,一千人已经足够了。”蔺秋点了点头。

当年霍去病率领800骁骑深入敌境数百里营救,把匈奴兵杀得四散逃窜。又有郾城之战营救,岳飞三千骑兵大败十一万金军。如果让蔺秋说出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战役,他可以说出无数个,虽然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历史。

而这些战役,除了一些守城的战役,最大的特点就是部队的机动能力和运动能力,快速的深入、作战、转移,要做到这一点,士兵的体能、战备都是必不可少的。

蔺秋在教导梁熙军事的课程中发现营救,他对大梁国一直被动守城很不满营救,也对马匪队伍在草原上纵横杀敌感到艳羡,所以这段时间他已经开始考虑为梁熙打造一支特殊的队伍,专门深入敌后,以闪电战袭击胡子部落的强兵。

“啊?!”梁熙可不认识霍去病和岳飞,更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战术叫闪电战。

蔺秋看着他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营救,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营救,连眼睛里也透出一丝笑意。原来梁熙不仅笑的时候能温暖自己的心,连别的表情也是如此……独特。

而梁熙也成功的被蔺秋的笑容勾去了魂灵,就挂着那一脸的不可思议,傻乎乎的看着蔺秋,一动不动了。

“禀太子营救,大将军带兵来了。”就在这时营救,门外突然传来刘嬷嬷的声音。

梁熙眨了眨眼睛,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蔺秋脸前,两人早已经是呼吸可闻,只差一点就要唇舌相接了。

“啊营救,我营救,我去看看。”梁熙猛地站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出门的时候更是差点撞在了门框上。

就乐吧海绵宝宝营救大冒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