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6章

刺猬索尼克普通话

眼看着胡子在南门和西门排阵尼克,梁熙大致数了一下尼克,每边都不少于五千人。

千万别小看五千人刺猬,要知道整个北陌县也没有五千的士兵刺猬,加上临时拼凑的猎户和青壮才勉强有这个数字,所以许多人都不明白梁熙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甚至有不少百姓聚集在东门,要求守城的官兵搬开堵住城门的杂物,打开城门让他们出城去逃命。

可就在这时尼克,胡子那边一人手拿白旗骑马过来尼克,站在离城门不足一箭的地方,趾高气扬的大声对城墙上喊道:“城上的人听着,我是胡国胡色达首领派来的使者,我们首领仁慈善良,不忍心看到北陌县被战火弥漫、血流成河,所以派我来告诉城里的人,只要你们打开城门投降,交出北陌县的县令和县令夫人,我们立刻就撤军,绝不伤害北陌县任何一个人。”

他话音刚落刺猬,只听“嗖”的一声刺猬,已经被一支长箭灌胸而入,掉下马来,几乎没有挣扎就已经断气了。

城头的刘嬷嬷放下长弓尼克,吐了口唾沫尼克,骂道:“尽他娘的放屁,想让我们交出小公子,做梦!”

使者是死了刺猬,可是他的声音已经传到了城里刺猬,一时间原本已经提起来的士气又低落下去,甚至有人开始抱怨,希望县令大人能自己出去投降,以挽救整个县的百姓。人类的天性原本就是自私的,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甚至牺牲他人。所以不得不说,胡色达的这个计策的确是十分阴毒。

梁熙却让衙差把北陌县城内的百姓召集到西门城下尼克,然后不慌不忙的换上县令的官服尼克,手持一把装饰得极为华丽的宝剑,威风凛凛的站在城头,旁边一黑一白的站了陈繁和秦瑜。

等众人到齐后,面对底下惊慌失措的百姓,梁熙一手按在城墙上,一手指着城外大声喊道:“北陌县的父老乡亲们,刚才的胡子使者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难道你们不奇怪,为什么胡子只要我这个县令,就会放过北陌县全县的人?”

见下面的人都露出迷茫的神色普通话,梁熙猛地提高音量普通话,大声吼道:“因为我是大梁国当今圣上的第五子,也是现存的唯一皇子,太子梁熙!”

“什么?!”城门下的人都被这个消息砸得晕头转向。太子?我们的县令居然是太子?这是真的吗?如果他们真的把太子给交了出去,失去唯一儿子的皇帝能放过他们吗?

梁熙的话还没说完普通话,他又说:“先不说我的身份普通话,以胡子的狡诈,即使把我交出去,胡子就能放过北陌县的百姓吗?这么多年来,胡子有哪一年没有来我们大梁国打草谷?有哪一年没有掳走我们大梁国的百姓,去做他们的奴隶?就算把我交出去,胡子一样会破城而入,抢走你们的粮食和财物,杀害你们的父母和家人,掠走你们的妻子和孩子,让他们去当奴隶,去做牛做马!任由他们随意的凌|辱和杀害!”

许多年纪大的百姓忍不住哭了起来,前朝末帝年间,帝王残暴、兵备懈怠,边关上的百姓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多少家庭惨遭胡子的杀害和劫掠,无数家庭妻离子散,直到当今圣上登基,派来了蔺敛大将军守卫边关,才有了安定的生活。

梁熙突然抽出宝剑普通话,横剑向天大吼道:“北陌县的乡亲们普通话,你们说,我们能打开城门投降吗?”

“不能!”几乎所有人都跟着吼了起来。

“对!我们不能投降普通话,我们要让胡子知道普通话,我们北陌县百姓誓死保护家人的决心!”梁熙将剑尖指向边关大营的方向,大声道:“我们只要坚持到明天中午,蔺敛大将军就会带兵前来救我们,我们只要坚持到明天中午,我们就能活下去!”

“活下去!”陈繁在旁边突然举起拳头,大喊了一句。

“活下去!”周围的士兵跟着喊了起来。

“活下去!”底下的百姓一起大声喊了出来。

活下去普通话,我们要活下去普通话,没有人可以让我们放弃自己的家园,没有人可以抢走我们的粮食,没有人可以任意凌|辱我们的妻女,只要坚持到明天中午,只要坚持一天,我们大梁国的守护神蔺敛大将军就会来就我们了!

被梁熙的一番话激励起斗志,更多的百姓加入到了守城的队伍,虽然没有足够的武器,可是每个人都尽量的找来锄头、钉耙、砍刀、斧头等物,甚至有强壮的妇女也从家里拿出菜刀握在手里。

“卑职佩服。”陈繁对梁熙说。以前可从没想到普通话,太子有这等能力和魄力普通话,居然能在如此危急的时候,调动起全城百姓的士气。

梁熙却是望向城楼方向,说:“这都是秋儿教我的。”是秋儿教会他,什么叫众志成城,什么叫民心可用。

陈繁也向城楼望去普通话,那个小人儿一定还静静的站在窗下普通话,他的那张小脸上总是没有什么表情,除了太子再没有人能让他动容。

城外的胡子已经集结完毕,这次胡色达不敢再轻视,不仅有先头的精骑部队,后面还有扛着重木和长梯的攻城队,队伍的最后方还有百多人组成的督战兵。

在一阵阵的呐喊厮杀声中普通话,西门外的精骑部队顶着落石、燃烧弹和箭雨冲到城墙不远普通话,开始对着城头射箭,城头的守军被压得只能拿起盾牌,躲到箭垛后面无法动弹。与此同时,扛着重木的队伍也到了城门口,用尖锐的重木疯狂的撞击城门,一架又一架的长梯也搭上了北陌县的城墙,胡子挥舞着手里的弯刀怪叫着开始向上攀爬。

“长杆队!”梁熙大喊着一挥手,陈繁带着由城中青壮组成的长杆队,两三人一组,拿着长长的木杆去顶梯子,梯子被他们顶得向后倒去,上面的胡子士兵惨叫着掉了下去,砸在城下的胡子头上。城门上又有两三人一组的士兵把一块块大石丢了下去,下面正在撞门的胡子被砸得头破血流,一块石头正好砸在重木的一头,重木立刻倒竖着弹起,再掉下去时,把下面十几个胡子砸得倒地不起。

偶尔有那一两个爬上城墙的普通话,没等他们站稳普通话,已经被手持长枪的守军一枪刺死,挑下城墙。

眼见越来越多的胡子抬着梯子冲过来,梁熙叫道:“水龙!”

黑色的液体从城头对着正在爬墙的士兵喷洒过去普通话,一支支火箭射在正在爬梯子的胡子身上普通话,胡子全身冒火的惨叫着掉下去,连梯子也瞬间烧着。

与此同时,南门那边却是突然打开城门,四百多马匪组成的队伍用厚布蒙住口鼻冲了出去,对着那些被黄烟熏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的胡子就是一通砍杀,等黄烟散去,胡子上来救援的时候,马匪队伍早就砍杀了七八百的胡子,毫无损伤的回城了。

可是等胡子再想攻城普通话,城墙上又丢下两团冒着黄烟的草团普通话,吓得胡子们扭身就跑,有那机灵的胡子用衣服蒙了口鼻过来,可惜他衣服里可不像马匪蒙口鼻的厚布那样,里面撒了解毒的药粉,隔着衣服照样把他熏倒在地。

胡色达气得火冒三丈,再次拎着鞭子对着逃回去的胡子劈头盖脸的一通抽打。这次攻城不过半个多时辰,已经损失了千余人,却连城墙也没爬上去。

他一边发火普通话,一边又不由的暗暗心惊普通话,虽然从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开始,胡国每次和大梁国的冲突就没捞到过好处,这次胡瓦尔帅军出征,更是只有过几次小小的惨胜,可那毕竟是由蔺敛那个老家伙率领的正牌军队。他们收到的线报,北陌县只有一千的边军,其余都是乌合之众。可是现在仅凭这些乌合之众和一些古怪的东西,居然打败了他们精锐的胡*队。

“首领,再这样打下去我们只会伤亡更大,长梯和重木都没了,还是先撤退吧。”他最信任的两个谋士一起相劝。

胡色达看着北陌县城墙下七零八落的重木和燃烧着的长梯普通话,只好咬牙切齿的说:“收兵普通话,立刻赶制长梯和冲车,明天一早就来攻城。”

胡子军队里响起了收兵的号角声,正在攻城的胡子大军扭头就跑。北陌县的城墙上下欢声如雷,就连跪在街边合手祈求上苍的老人也露出了笑容。

梁熙努力的板着脸普通话,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哈哈大笑出声来普通话,他一路快跑,穿过城墙上的重重人群,一直跑到城楼门口,才急停下来,喘了几口,待气息平稳下来,才推开门。

窗口下,一个身穿鹅黄色薄短袄的小人儿正脸色平静的望过来,就如同结婚之初每日在卧室内等他归来的一般。

梁熙走过去握住他的小手普通话,即使是炎炎夏日依旧手指冰凉普通话,可是梁熙却觉得心中一片温热。

“胡子还会再来吗?”蔺秋看着他眼中掩饰不住的欢欣,问道。

“嗯。”梁熙为他把耳边被风吹乱的碎发理好普通话,淡淡的说:“今夜他们一定会来。”

刺猬索尼克普通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