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4章

小娘惹演员表旧版

北疆的边关大营有造办处演员,可以打造弓箭、车辆演员,也可以维修刀剑等武器,可是燧发枪的工艺比较复杂,对金属冶炼的要求也高了许多,这里就算起一座高炉,也没有能力足够的工匠,所以必须到京城附近的兵部的造办处才能打造。

梁熙虽然有些遗憾小娘,也只好让人把图纸送到边关大营小娘,再让蔺敛派兵送去京城。

不过让他很高兴的是演员,辛阜居然把自己的机关匣子送了给他演员,又送了五十多颗火焰霹雳子,供他继续破坏后花园。

其实小娘,这机关匣子在近战的攻击力不比枪支差小娘,尤其是那霹雳子,红色的火焰弹丸就不说了,那绿色和黄色的弹丸,爆炸之后都能产生大量的烟雾,剧毒的可让人在极短时间内痛苦死去,黄色的却能让人全身麻痹,无法动弹整整一个时辰。

辛阜找到虎头之后也不急着走演员,反而每日都来县衙看望蔺秋。辛家人丁单薄演员,到了他这一代就只有他兄长一人,偏偏身体不好,这才又收养了他。辛阜小时候一直是跟在兄长身边长大,亲眼看到他的兄长设计出了机关盒子。

而现在蔺秋这个长相极似自己兄长的人小娘,又在他面前绘制出了燧发枪小娘,让他有时候甚至怀疑,蔺秋就是他兄长的转世。

有了这个想法演员,辛阜不仅对蔺秋更是亲近演员,对梁熙也更多了几分亲热,不仅送他机关匣子,还把霹雳子的配方也告诉了他,甚至陪着梁熙试做了一些。

这天梁熙中午正好有空小娘,和辛阜两个人跑到野外空旷处去试验他新做的霹雳子。

几个护卫牵来了十几头羊演员,分散的放在草地上演员,梁熙拿出一个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的黄色霹雳子出来,自己站在上风处,远远的抛进羊群里,只听“轰”的一声,一大团黄色的烟雾腾起,随着风慢慢移动。

羊群吓得四散逃窜,最近烟雾的几匹羊很快就倒在地上,“咩咩”叫着动弹不得,别的羊有跑几步就倒下的,也有跑得远一些的,只有上风处的羊一点事也没有。

“这个到是不错旧版,可是风向太难控制了旧版,不仅对上风处的敌人没办法,一不小心自己就着了道了。”梁熙微微皱眉道。

辛阜点头说:“尤其是草原上的风,那可更是难以掌握,这种烟雾弹的确用处不大。”这段时间接触下来,辛阜已经知道了梁熙的身份,不过他对此并不太在意,他看得出梁熙这个人很单纯,是个可交的,也就愿意把自己的所学告诉他。

“你试试这个。”辛阜说着递给梁熙一个黑色的旧版,有成人拳头大小的霹雳子。

“怎么是黑色的?”梁熙接过来在手里抛了抛,感觉很重。

辛阜说:“这个是太子妃想出来的旧版,里面有不少铁砂旧版,据说可以大面积杀伤敌人,我也是刚做出来,还没有试验过。”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丢远一些,别伤着自己。”

正好不远处有一片低矮的灌木丛,梁熙拿出吃奶的劲用力抛了过去。

依旧是“轰”的一声巨响旧版,可是在那轰鸣声中依稀能分辨出仿若疾风骤雨的声响旧版,等烟尘散尽,梁熙和辛阜赶过去观看,只见以霹雳子爆炸处为中心,方圆十米枝叶落得满地都是,树干上还有不少深嵌入木的空洞,最近爆炸点的灌木仅剩下几根千疮百孔的树干了。

两个人目瞪口呆的彼此对望了一眼,同时失声道:“厉害啊!”

辛阜一脸兴奋的说:“草民真是服了旧版,在霹雳弹中加入铁砂竟然有如此威力旧版,太子妃实在是大才啊!”

梁熙却是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可以再做大一些,再加入铁钉、铁片……或许会更好。”

辛阜听得连连点头旧版,铁砂毕竟太过细小旧版,除非是射入头颅,否则敌人未必就死,可是如果是铁钉、铁片,以霹雳弹的爆炸力弹射出去,割断血管筋肉,即使不死也能重创敌人,让敌人失去战斗力。

两人正讨论得高兴,突然见一骑快马飞驰而来,上面骑的正是陈繁。

陈繁不及下马旧版,隔了好远就大喊道:“秦护卫旧版,快带太子回城!胡子偷袭了北桑县,正在向北陌赶来!”

“什么?!”梁熙大吃一惊,没等他细问,已经被秦瑜一把丢上马,十几个护卫连着陈繁、辛阜一起裹着他疾驰回城。

刚到城门旧版,已经见不少城外各乡的乡民扶老携幼、大包小包的正在进城旧版,把个城门口堵得水泄不通,不少老人和孩子被挤得跌倒在地,哭骂声响成了一片。

“城外兵营的人在何处?”梁熙见状大怒,跳下马扶起一个跌倒在地的老人。

没等陈繁回答旧版,已经有马蹄声传来旧版,梁熙大惊去看,只见城外路的尽头隐约有尘土扬起,看速度只需不到一刻钟就能到城下。

“胡子来了!胡子来了!”乡民更是惊慌,推攘拥挤得也更厉害。

好在这时候郑晃带了一队士兵过来旧版,这个前马匪的副头领脾气暴躁旧版,见城门口堆满了人,梁熙被挤在外面无法进入,拿出马鞭见到那乱挤的青壮就是一鞭子抽过去,虽然抽得众人哭爹喊娘,但好歹次序到是好了许多,进城的速度也快了起来,终于在胡子到达城下之前,把乡民全部送进城里,“轰”的一声把城门给关上了。

“怎么回事?!胡子怎么会进关的?”梁熙一边派人安置进城的乡民,一边揪着陈繁的衣襟怒吼。

“胡子是今天凌晨从平成关进来的旧版,据说是派了细子偷开了城门。”陈繁咬紧了压根旧版,又说:“刚才北桑县县令派人来求救,可是现在看来,北桑县已经……”

平成关地势较高,周围全是高山密林,如果没有细子偷开城门,以胡子的骑兵要想攻陷,绝对要用十倍的兵力才行,所以那里只守卫了不到两万兵力,主将名叫廖亥,算是个智将,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细子打开城门。

“已经……城破了……”梁熙面如土色旧版,想到草原上的所见所闻旧版,他已经可以想像北桑县会是怎样一个人间地狱。“可有去边关大营求救?”

“属下已经派人前去,只是最快也要明日中午才能赶来。”陈繁回道。

梁熙站在城头向下看旧版,只见底下的胡子军队至少有两万人旧版,可是算算整个北陌县的兵力也不足四千,要守到明日中午可说是困难重重。

北陌县原本有守城兵两千,蔺柏留下的边关兵卒一千,秦瑜带来了五百护卫,又有马匪四百多人。这其中边关兵卒的战力不容置疑,可是守城兵只是二流兵,相当于现代社会的民兵,其中老弱不少,战力只能打折。至于京城来的五百护卫,虽然全都是青壮,排队列阵绝对好看,可是从来没上过战场,只能希望他们见到厮杀不要尿裤子。反倒是那四百多马匪,因为常年在草原上和胡子战斗,或许能有些惊喜。

然而最让梁熙担心的却还是这北陌县的城墙旧版,高不过十米旧版,又因为财政困难年久失修,连护城河都没有,胡子只要搭个梯子,一次冲锋就能上来。

“可以把县里所有的猎户组织起来,发以弓箭,让他们一同守城。”脆嫩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梁熙扭身一看,竟然是蔺秋。

“秋儿旧版,你怎么来了?”梁熙大惊旧版,一把搂着他避到箭跺后面,对着他身后的刘嬷嬷就吼道:“你怎么带秋儿来城墙上面了,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

虽然被吼了,刘嬷嬷难得的没生气,淡淡的说:“太子妃非要来和太子一同应敌,奴婢实在阻止不了。况且,太子妃可是大将军府的公子。”她的话没有说完,可是梁熙已经明白了,身为大将军的儿子,又如何可以懦弱畏敌。

想到这里梁熙更心疼了旧版,连忙对蔺秋说:“秋儿旧版,你还小,赶快和刘嬷嬷回县衙去找个地方躲好,这里有我就行了。”

谁知道蔺秋摇了摇头,说:“我要和你组队。”

“组队?”梁熙眨了眨眼睛旧版,实在不明白蔺秋的意思。

他又怎么会明白,游戏里练级、打怪、下副本十有八|九是夫妻队伍,在蔺秋看来,他们既然是夫妻,遇到有人攻城一定要组队共同面对的。

蔺秋也不解释旧版,只是推了推梁熙旧版,说:“你先去组织猎户吧,他们就要攻城了。”

梁熙虽然不想他在这里,可是现在正是危急时刻,也顾不得再劝说,只好把他拉到城楼下面,让刘嬷嬷和陈繁保护着,自己和县尉分头去组织猎户,又让主簿派人把箭簇、落石、木等运到城墙上。

却说那胡子之前刚刚破了北桑县县城旧版,就立刻赶来北陌县旧版,骑兵跑得快,缁重队伍毕竟慢一些,等攻城梯运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带队的是胡色达,自从哈齐海死后,哈部剩下的将领和胡瓦尔大吵一架,几乎激起兵变,最后胡瓦尔大怒之下,杀了几个领头的将领,总算是把哈部给镇压下去,一些将领忍气吞声到晚上,偷偷的带着一部分兵力逃回草原,胡瓦尔也不去追,只和胡色达瓜分了哈部剩下的兵力。

这一次胡色达带来的胡子中旧版,自己原本的人只占一半旧版,另一半全是哈部的。

站在离城门不足两里地的一处土坡上,胡色达鄙视的看着眼前的县城,残破的城墙、稀疏的守兵,还有县城周围那荒凉的野草地,如果不是这县城里有两个大人物,怕是打草谷都懒得来这种贫困县。

“只要有了那两个人旧版,以后再不用辛苦的奔波旧版,大梁国也会每年奉上粮食、金银和女人了。”

小娘惹演员表旧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