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3章

韩国

“**?”辛阜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这名字到也贴切,只是我辛家人称它为霹雳子。”

梁熙听得眨了眨眼睛韩国,霹雳“子”?听这名字似乎个头很小。秋儿制作的**却很大韩国,炸山那些全都要竹节大小,并不适合在战场上使用。他连忙说:“我能看看霹雳子吗?”

辛阜也想通过梁熙找寻更多的辛家人,闻言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锦囊,探手入内抓了几颗出来,摊在手心给梁熙看。

梁熙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几颗霹雳子韩国,只见每颗如花生米般大小韩国,有红色、绿色和黄色三种颜色。他拿起一颗绿色的细看,只见表面极为光滑,里面似乎有一层金属,外面再以蜡包裹。

“这红色的是火焰霹雳子,绿色是剧毒,黄色可使人昏迷。”辛阜见梁熙急忙放下手里的绿色霹雳子,笑道:“大人放心,这绿色的霹雳子虽有剧毒,可是只有爆炸的时候才有用,用手拿并不会中毒。”

梁熙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韩国,说:“这么小的东西韩国,爆炸起来威力如何?”

辛阜说:“据说以前我们霹雳山庄的霹雳子有梧桐子大小,每每炸得人尸首无存,后来我的兄长进行了改造,用一机关暗器盒将霹雳子射入人身体内,虽有爆炸却不会将人炸得粉碎。”他见梁熙一脸的好奇,又说:“大人如果有空旷的地方,我可以给大人演示一番。”

梁熙一听立刻站起来韩国,说:“那太好了韩国,我们去后院吧,花园应该够大的了。”说完不等辛阜回答就拉着他往外走,一出门就见到刘嬷嬷站在外面,一愣问道:“可是秋儿找我?”

刘嬷嬷也不回答,只是摇了摇头站到一边,只是眼睛的余光一直跟着辛阜。

虽然她不算武林中人,可是毕竟跟随苏红衣十几年,一些武林的野史传闻还是听了不少,当年霹雳山庄被毁,武林中人无不额手称快,实在是那霹雳子威力太过强横,霹雳山庄对门下弟子的约束又不够严厉,许多人在外面横行霸道,几乎成了武林中的祸害。所以霹雳山庄被毁后,才有不少人落井下石,追杀辛阜的曾祖。

就算这个人是虎头的父亲,刘嬷嬷也本能的防备着。

一进后院,就看到蔺秋站在书房门外的廊下发呆,似乎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抬起头来,只是眼神里有些茫然。

“秋儿……抱……”辛阜怀里的虎头先一步看到蔺秋,连忙又拍着胖爪子,扭动着圆滚滚的小身子就要向蔺秋那边倒过去。他毕竟和辛阜分开了半年多,对他来说,辛阜就是一个陌生人。

辛阜连忙抱稳他,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蔺秋,谁知道这一眼看完却更为吃惊,急步上前,问道:“请问,这位小公子可是姓辛?”

蔺秋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辛阜有些失望,连忙又问:“那……请问小公子,你家中可有姓辛的?”

蔺秋又摇了摇头。

梁熙凑过来,说:“秋儿,这位辛公子就是虎头的父亲,他也会做**,而且还有一种很厉害的机关暗器盒,可以把**射出去,你也来看看吧。”说完又对辛阜说:“辛公子,这是我的妻子蔺秋,那些炸山的**就是他做出来的。”

辛阜更加激动,看着蔺秋,双目开始泛红,道:“蔺公子,我能问问你是在哪里学会……**的做法吗?因为你和我故去的兄长生得极为相像,我怀疑你的先祖就是我们辛家当年失散的家人。”

“贵兄长……和秋儿相像?”梁熙目光极为复杂的看着辛阜,国字脸、蜡黄皮肤、浓眉大眼、勾鼻阔口,而蔺秋却是瓜子小脸,雪白肌肤、淡烟眉、杏仁眼、葱管鼻、薄唇,就没有一处相像的地方。

辛阜连忙说:“大人不要误会,我兄长是我父亲的亲生子,我是收养的。”

之前曾经说过,大梁国是没有义子一说的,收养的孩子和亲生的并没有分别,有继承家业的权利。因为庶人不像世家、贵族、皇室那样重视血缘,为了兴旺家族,往往会收|养孩子,有钱的甚至会收养许多孩子。

而且,因为拥有同样继承家业的权利,养父母对收养的孩子通常也很疼爱,被收养的孩子也会把收养的家庭当成自己真正的家,把养父母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般,不会有任何自卑。甚至有的人家,因为养子更有本事,最后把家业传给养子的都有。

“哦。”梁熙点了点头,他隐约记得,蔺敛以前是个没有家族神牌的乞儿,不知道跟谁学了一身本事,又娶了苏红衣,后来跟随梁洪烈起义,被封大将军之后才在护国寺里有了家族神牌。虽然大梁国的人把这当成蔺敛的奋斗史,但是也有世家以此在背后嘲笑蔺敛,所以梁熙不想当着蔺秋的面来说这些,立刻说:“这些以后再详细说吧,我们先去看看那霹雳子的威力如何?”

“好的。”辛阜抹去眼角的泪水,微微躬身说:“让大人见笑了,因为曾祖临去之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回当年失散的家人,所以……”

梁熙点点头表示理解,一边拉起蔺秋的小手,将辛阜引到后花园。

县衙的后花园极大,种了不少北疆特有的花木,还有假山、荷塘,荷塘上还专门修建了九曲桥和一座观雨亭。只是荷塘不够深,冬天最冷的时候会全部结冰,养不了金鱼,庞嬷嬷干脆买了一些鲤鱼、鲫鱼和草鱼放进去养,平时可以赏鱼、钓鱼,偶尔捉两条出来做菜,到也很是方便。

辛阜把虎头交给旁边的刘嬷嬷抱着,从荷包里取出一些金属打造的零件出来,在观雨亭里的石桌上拼凑起来,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拼出一个巴掌大的金属匣子来,匣子前面还有一根寸许长的铜管。

他把一颗红色霹雳子放进匣子里的机关上,又倒入一些黑色的粉末,这才关上匣子,把铜管对准假山,按下了匣子上的一个按钮,只听匣子里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只见铜管口冒出一团烟火,一颗霹雳子“嗖”的一声射在假山上,“轰”的爆炸声响起,假山山石飞溅,一团剧烈的白色火焰腾空而起。

梁熙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那霹雳子只那么一点点大小,居然有如此威力,竟然把那假山炸出了一个脸盆大的缺口,如果射入人的身体里,还有人能活吗?

过了许久,才听到蔺秋低声说了一句:“燧发枪。”

在路人甲的游戏里,历史从宋代一直延续到清朝乾隆年间,根据历史,游戏里有火器,可是只能制造火绳枪,就是那种需要点火才能发射的枪支,点火速度慢极慢。可是游戏里每隔一段时间会有活动,有一次的活动奖励就是从欧洲来的一支燧发枪。

(燧发枪16xx年就已经发明了,欧洲很早就有军队开始装备。可是中国直到18xx年才会自己制造燧发枪,之前一直用的是火绳枪,乾隆年间还没有这么先进的火器)

所以蔺秋知道燧发枪,却不知道该如何做,现在看到的这个机关匣子,虽然外表和燧发枪没有丝毫相似,可是作用却完全一样。

“刘嬷嬷。”蔺秋立刻转头对刘嬷嬷说:“去取纸笔来。”

“是。”刘嬷嬷不及放下虎头,抱着他就去取纸笔。

等她取来纸笔,蔺秋坐下就要绘图,却被梁熙一把拉了起来,只见他左右看了看,没见到坐垫,只好脱下外袍垫在石凳上,说:“小心凳子太凉了。”

蔺秋看着他,微微弯了一下嘴角,坐下在纸上画了起来。

梁熙呆呆的看着蔺秋脖颈处细嫩的肌肤,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抬头正好看到辛阜揶揄的眼神,不由的有些脸红,解释道:“秋儿他身体不太好。”

一听这话,辛阜想到自己早亡的兄长,也是一阵唏嘘。

大梁国的人口平均死亡年龄不高,主要是因为战争、饥荒、灾害等原因而死的人多,但实际上生活条件好一些的地方,如南方产粮丰盛之地,正常死亡年龄都在八十以上,百岁老人也经常见,辛阜的曾祖更是活到一百二十岁才去世,即使在大梁国都算是难得的长寿之人。

辛阜对着蔺秋看了一会儿,说:“蔺公子可是天生的不足?”

梁熙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

辛阜皱起了眉头,当年他的兄长也是在娘胎里的时候,他母亲冬日被人推到河里受了凉,回来大病了一场,导致他的兄长从小服药长大,就这样还是未能成年就亡故了。虽然他今日才第一次见到蔺秋,可是蔺秋不仅相貌和他兄长相似,连这身体不好也一般无二,让他更多了几分亲近。

低头再看蔺秋画的东西,辛阜瞬间瞪大了双眼。

只见纸上一根弯弯的,仿佛拐杖似的东西,却有一根管子在前面,下面还有一个应该是机关扳手的地方,旁边又有拆卸开的零件图。再细看,许多地方和自己的机关匣子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却又不尽相同。

“这……这是……何物?”辛阜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蔺秋画完最后一个零件,放下笔,说:“这是燧发枪。”

韩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