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0章

迅雷急先锋

大梁国这次带兵的是蔺柏急先锋,他像往常那样没有穿盔甲急先锋,只着一身白衣骑在一匹通体黝黑的骏马上,望着远处正在集结,打算进行冲锋的胡子军队,薄凉的嘴角边荡起一丝冷笑。

“列阵。”蔺柏说着抬起一边手臂。

“列阵!”命令被快速急先锋,有效的执行下去。

用三匹马拉的马车只有五百辆迅雷,后面拉着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箱子迅雷,只见这些马车飞快的驶到阵前,每两辆马车之间留下了可容两匹马并行的空隙。

在它们的身后是两千五百辆两匹马拉的马车急先锋,后面是四面挡板只到腰际的车厢急先锋,每辆车上除了驭夫,各站了四个手持长兵器的士兵。

最后才是三千身着黑甲的骑兵。

胡国这次领兵的是第一高手急先锋,哈部首领哈齐海。

哈齐海刚刚三十岁迅雷,身形魁梧迅雷,骑的是一匹罕见的照夜狮子,这种马通体雪白,四肢修长,鬃毛卷曲飘逸,夜间能发出荧光,故名照夜狮子。

原本这次应该是胡色达领兵急先锋,可是胡瓦尔对大梁国只派出了一万多兵力感到不安急先锋,不想让自己的堂兄去冒险,而哈齐海正好请战,就派了哈齐海为先锋,并给了他五万兵马。

胡国的队伍集结完毕,哈齐海站在一处高坡上,同样望着大梁国的兵马冷笑连连,之前他一直没有亲自出征,因为他并不擅长攻城。

胡国的男人生在帐篷里,长在马背上,而哈齐海却是生在马背上,长在马背上。

哈部三十年前差点被灭部,他的父亲在部落战争中死去,母亲带着哈部剩下的人一路逃亡,那时候她已经快要临盆了,可是敌人一路追赶,让她连停下来把孩子生出来的时间都没有,最后在奔驰的马背上生下了哈齐海。

后来哈齐海的母亲嫁给了一个小部落的首领,等哈齐海十六岁的时候,又毒死了自己的丈夫,推哈齐海做了首领,十几年来部落不断扩大,现在哈部已经是仅次于胡部的大部落了。

“哈齐海,你会是统一草原的伟大君主。”

这是哈齐海从记事起,他母亲每天在他耳边说的话。

哈齐海想着自己母亲说的话,抽出腰刀,大喊了一声:“杀!”

杀!只要杀光了面前的这些人,他们身后大开的城门就是通往大梁国的道路,那里有足够的粮食和人口,只要有了粮食,哈部就不会再有饥饿,有了人口,哈部就能继续扩大,最终统一草原,成为真正的君王!

五万匹骏马驮着它们身上的士兵从坡顶冲了下来,马蹄声犹如惊涛骇浪,带起尘烟滚滚,连大地都在振动。马背上的胡子各个一脸都是狰狞,嗜血的兴奋感让他们不停的催促着身下的马。

蔺柏再次举起手来,说:“打开箱盖。”

“打开箱盖!”

传令兵骑着马一路奔过去,只听“啪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前排的马车拉着的大箱子面对胡子的那边木板两边打开,露出里面一排排黑漆漆的木管。

奔马的速度极快,那土坡距离关口不过十里,只需十几个呼吸就能到达,只听雷鸣般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蔺柏已经能看清最近的胡子的脸了。

当胡子已经到了不足五百米距离的时候,蔺柏猛的一挥手臂,大喝道:“发射!”

只听一阵“呜呜”的怪响,从车厢里的木管中突然飞出无数喷着白烟的东西,对着越来越近的胡子就射了过去。

“什么?!”最前面的哈齐海见此异状,心里猛的一惊,身子向后一翻,一道白烟擦着他的鼻子就飞了过去。

没等他重新坐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剧大的爆炸声,飞溅的土块差点将他从马上面掀下来,身下的照业狮子立刻受惊,两个前蹄猛的立起,不断的在原地跳跃挣扎。

那些个拖着白烟的东西不断飞来,有些射在地上,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掀起土块和杂草,也有直接射中士兵的,射在身上的还好,有衣服挡着,最多被掀下马去,射中头脸的可就惨了,直接当场死亡的都有。胡子惊慌失措,坐下的马匹更是惊得四下逃窜,因为奔马过于|迅速,前面的胡子乱成一团,后面的胡子拉马不住,顿时和前军撞在一起。

“战车冲锋!”

随着蔺柏的命令,后面的两千五百辆战车在驭夫的控制下开始冲锋。

这战车只有两个车轮,每个车轮的车轴向外各有一根狼牙棒似的东西,经过苏烨的改装,这个狼牙棒平时可以收缩在马车底,冲锋的时候才由驭夫按动机关弹出,最长可到一米多,所过之处无论马腿还是人腿都无一幸免。

战车的车厢比一般马车要高一些,人站在上面一刀挥出去,正好可以砍到骑马人的脖子。只是现在站在马车里的士兵拿的不是刀,而是长长的镰钩大刀。

镰钩大刀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可是说到西方死神手里拿的那个武器,也许大家在许多漫画书里都见过,镰钩大刀与死神的那个武器近似,只是刀没有那么大,也多了一个锋利的钩子,不仅可以砍下敌人的脑袋,还能用钩子把人勾住让车里其他的人砍杀。

胡子本就被那不断的爆炸声弄得乱成一团,这时候战车冲入砍杀胡子,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再加上车轮上的狼牙棒,马车过处,即使遇到企图反抗的,也统统倒在地上。

骑兵战斗的时候如果跌下马,几乎等同死亡。胡子是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男人们一天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马背上,只在吃饭、方便和睡觉的时候才会下马,赶路的时候,甚至连这三样事情也能在马背上解决。所以胡子都有罗圈腿,走路不稳的现象,更不要说跑步了。许多胡子根本不是被大梁国的士兵砍杀,而是跌下马之后,被自己人的马蹄践踏而死。

“骑兵冲锋!”蔺柏这次没有再挥手,而是拿起了马鞍边的一杆长枪,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不用说,这杆长枪是蔺秋亲自“设计”,由机关大师苏烨和匠人共同打造出来的。

枪尖是这个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三棱枪,这种枪尖脱胎于三棱刺刀,一旦刺入人体,伤口如果不缝合完全无法自然痊愈。而且整个枪尖呈银红色,因为上面包裹了一层水银和红铅。

红铅就是销铅,这种销铅含有金属铬,铬是一种口服和接触都无害的金属,可是只要和伤口一接触就能导致伤口流血不止,即便是缝合了伤口也没用,除非把受伤的那一块彻底挖掉才行。

为了把水银和红铅镀在枪尖上,苏烨可是费了无数的心思,这只是因为有一次蔺秋看到自己父亲背上的一个伤疤,那是一个圆形的深凹下去的伤疤。蔺敛告诉他,这是有一次中了胡子一箭,因为箭头淬了用腐烂的尸体和马的粪尿调和的汁液,只要射中了,不挖掉那块肉就会一直腐烂下去。蔺秋当时摸着那个伤疤没有说话,可是蔺敛却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心疼,把傻爸爸大将军给感动坏了。

在路人甲的游戏里有一种火焰刀,只要被这把刀砍伤就会出现流血buff,而且在战斗中一直无法解除这种buff。要制作这种火焰刀需要一种矿物,就是红铅。大梁国别的不多,可是矿产绝对的丰富,边关附近就有这种红铅矿,于是在苏烨不断的试验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把水银粉和红铅粉镀在了枪头上。

蔺柏的力气比不上蔺岳,甚至武功也不是边军之中最好的,可他对时机的掌握却是最准确的,这也正是蔺敛派他出战的原因。

一开始的爆弹虽然威力不足,可是却炸乱了胡子的骑兵,再派出战车砍杀,因为胡子的前军和中军撞成一堆,后军根本没办法放箭,又有车轴上伸出去的狼牙棒绞伤马腿,胡子不能上前砍杀车里的人,战车在这乱成一团的战场上几乎如入无人之境。而现在一些胆怯的胡子已经开始逃跑,正是骑兵出击的好时机。

只有三千人的骑兵仿似一条蛟龙,直插|入战场,不断的往来穿插,每一次都会带走数百胡子的性命。

不是没有胡子的头领试图组织反抗,可是一来只要有胡子集结,蔺柏就会帅兵冲过去将胡子的队伍打散,二来那些爆弹还在陆续的射出,即使没有一开始的密集,还是让胡子的马匹惊慌不止。而大梁国的马匹经过几个月,不断的噪音轰炸,早就不受影响了。

蔺柏一枪刺入一个胡子千户的胸膛,把他挑得飞了出去,撞得一个胡子兵从马上掉了下去,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和暖的风中带着泥土和鲜血味的气息,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浓。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裹在寒烈的刀光中向他撞去,蔺柏枪杆一横挡住了那个身影,可是胯|下的战马却被那人的刀砍在前腿的关节处,立刻向前扑倒在地,蔺柏手掌在马鞍上一拍,整个人飞跃而起落在地上。

“蔺柏?!”那人满面的狰狞,咬牙切齿的盯着蔺柏,恨不得吃了他。

蔺柏眉头一挑,冷冷的说:“你是谁?”

那人更是恨得双目通红,狠狠道:“哈齐海!”

迅雷急先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