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8章

天使之城

凌云之志?

这的确是个好词使之,可是秦慕天却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使之,只觉得那几个字杀气腾腾,每一笔都仿佛带着刀剑的寒光。

龙腾入云,飞于九天之上。

虽然许多鸟类都能飞到云层之上使之,可是秦慕天却不由的多想。

秦慕天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朝一日登上皇位,为此他付出了半生的心血,如果不是他的性格太过谨小慎微,起义之初就干掉梁洪烈,说不定现在皇位上坐的就是他了。

凭借着从龙之功使之,又有女儿秦贵妃的枕边风使之,他把自己的嫡长子推到了吏部尚书的位置,现在朝堂上他几乎可以领文官的半壁江山,六部里到处是他的人,只要能再弄到兵权,皇位就是他囊中之物。

因为他的谨慎,连梁洪烈也抓不住他的大错,所以秦慕天一直以为自己那点心思谁都不知道,其实他觊觎皇位的事情,不说路人皆知,在世家里也早就不是秘密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现在突然收到这么一块写着“凌云之志”的匾使之,秦慕天只觉得仿佛被人扒光了丢在街上使之,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不说秦慕天在这里惊慌失措,只说那王骞带了梅影子去皇陵。

三皇子的墓早已重修完毕,现在皇陵里的守卫增加了两倍之多,每隔不远就能看到有护卫巡视。

王骞通知了护卫头领,带着梅影子来到三皇子的陵墓前。

梅影子虽然没做过盗墓的事,但他接掌梅影寨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把祖传的技艺全都传授给了他。现在他在墓门前转了几圈,已经大致知道墓门是如何开启的了。

皇陵的墓门虽然大小不同,内部结构却几乎是统一的,关上墓门的时候,启动一个机关,一个巨大的石球从一条弯沟里滚过,卡入门后的一个凹槽内,把墓门顶死,这样即便是蔺岳那样的神力,也无法从外部推开墓门。

可是那石球是圆的,如果用力推,还是可以把墓门推开一丝缝隙的,这时候只要用铁线弄成一个活动的圆环,再以竹竿送入墓门,圈住那石球,再将竹竿伸长进墓道里,搭在放长明灯盏的石台上,以竹竿将石球一边向上吊起来,一边回推到那个弯沟,墓门就能打开了。

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利用杠杆原理,这巨大的石球就算是一个如王骞般,没有任何功夫的人都能移开。

王骞听完梅影子的话,惊讶得瞪大了一双桃花眼,这京城六扇门里所有捕头都解不开的迷,他只转了几圈就解开了。等他惊讶完,一颗心顿时跳得仿如鹿撞,这男人不仅身形魁梧、体格健壮,还有那么睿智的心。

于是回去的一路上,骑在马上的梅影子觉得好似没穿衣服一般,全身上下都凉飕飕的,他左顾右盼,却没想到原因就在旁边的马车里。

如何开墓门是解开了,可是到底是谁烧的棺木却依旧不知道。

梁洪烈在朝堂上大发雷霆,这么简单的法子就能把墓门打开,那么皇陵之中所有的陵墓就成了盗墓贼的后花园,想啥时候去逛逛都行。

修建皇陵是由工部负责,前几年皇子接二连三的暴毙,工部几乎累成了死狗,好不容易消停了两年,又出了这种事情。

工部尚书蒙褚一边向皇上请罪,一边在心里把当年设计皇陵的工部先辈们拉出来打小人。这皇陵的设计是大梁国开国之初就设计好了,与现在的工部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为啥挨骂的却是自己……

梁洪烈自己也年纪大了,他和楚皇后的合葬陵两年前就开始动工,他不像很多皇帝那样,一登基就开始修皇陵,他的陵墓也算不得宏伟,他只想死后与楚皇后安安静静的葬在一处就够了,可是现在看来,这皇陵的设计实在是不够保险。

退朝后,梁洪烈依旧心情不好,在御书房里转了几个圈,也没耐心看奏章,干脆去坤宁宫看望楚皇后。

楚皇后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前段时间因为妊娠反应,吃不下睡不好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连带着太医院里的御医们也都遭了罪,整日的面对着皇帝的怒火,连惊带吓的,跟着楚皇后一起日渐消瘦。

好在这两个月终于好了一些,在御医的调理下,楚皇后不仅肚子仿佛吹了气一般大了起来,人也胖了许多,看着珠圆玉润的,反而显得更年轻了。

楚皇后这时候正依在榻上,看着几个小太监把那块织成百鸟朝凤的地毯铺在坤宁宫的正堂里。

要说这地毯也许比不上现代社会的那般细致,但胜在这里的人从未见过,而且蔺秋是根据游戏里的一副地毯绘成,以朱红色为底色,一只金凤凰停在梧桐树上,旁边是各色雀鸟,看着热闹又喜庆,楚皇后越看越喜欢,干脆脱了鞋,赤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毛茸茸暖洋洋的纯羊毛地毯,搔得脚底有些痒痒的,楚皇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洪烈怕累着楚皇后,也没让人通传就直接进了门,正好看到楚皇后笑得眉眼弯弯的,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说:“皇后何事如此开心?”

楚皇后一手扶着腰,笑着说:“皇上,快来看看太子妃让人送来的地毯。”

梁洪烈自然也看到了那块地毯,微微有些惊讶的说:“地毯?”

楚皇后过来拉着他的手,说:“皇上快脱了鞋袜,站上来试试。”

梁洪烈难得看到楚皇后如此高兴,也乐得陪她,脱去鞋袜踩到地毯上,只觉得仿佛踩在皮毛上,却又比皮毛更加软和,而且再漂亮的皮毛也没有如此绚烂的花色,忍不住笑道:“这又是太子妃想出来的玩意儿?到是漂亮得紧。”

楚皇后兴致勃勃的用脚趾点着地毯上的一只雀鸟,说:“皇上你看这些鸟儿,就象活的一样。”

也亏得大梁国矿产丰富,各种染色剂都不缺,这地毯上每只雀鸟的羽毛颜色都不同,只看那只凤凰,身上的羽毛仿佛真的一般,又夹杂了极细的金线在里面,被透入的阳光一照,金光闪闪的尾羽好似在舞动。

楚皇后说完,又指着旁边的一个大卷包裹,说:“那里还有一副,说是献给皇上的,我还没看,听说是飞龙在天图。”

梁洪烈心情更好,扶着楚皇后坐下,笑着说:“难为这孩子想着我们,到比熙儿还更懂事。”

楚皇后嗔了他一眼,说:“我听来人说,熙儿最近不仅刻苦学习,还很认真的处理政事,每日都忙个不停,可比以前要上进得多了。”

能放心把梁熙放到北陌县那么远的地方,梁洪烈自然也在他身边安排了人,所以梁洪烈也早知道梁熙自从回来之后,的确要比以前努力了许多,只可惜底子太弱,在很多时候还是要李太傅和陈繁的帮忙,甚至连太子妃都忙得团团转。

想到这里,梁洪烈不由的叹了口气,说:“早知道他去草原一趟,回来就能知道上进,就该早早的把他赶出去尝尝苦头,现在的他别说辰儿,就是耀儿也比他……”说到这里,梁洪烈住了嘴,只是眉头却皱了起来。

梁辰是他的长子,天资聪颖又好学不掇,是梁洪烈给予最大希望的儿子,年仅九岁就带着一同听政,亲自解答他的各种问题。梁洪烈甚至想过,等梁辰三十岁那年,就把皇位传给他,自己当个太上皇,带着楚皇后找处山清水秀的行宫住下,每日陪着楚皇后种花养草,以弥补当年起义时的分离之苦。

谁知道梁辰却早早的夭折了,梁洪烈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四皇子梁耀身上,毕竟比起只知道武枪弄棒的老二梁旭,或者满心风花雪月的老三梁,梁耀要更加务实,也更细心,可惜最后还是……

楚皇后想到两个死去的儿子,神色也暗淡了下来。

梁洪烈见她如此,连忙提起精神来安慰她,这孕妇最忌的就是心思过重,楚皇后又是高龄孕妇,怀孕之初就因为梁熙失踪,导致胎位不稳,差点没了孩子,现在可是不能再受刺激。

楚皇后勉强笑了笑,说:“昨儿我听说,儿的棺木是大将军烧的,这是怎么回事?”

梁洪烈把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楚皇后点了点头,告知她此事的那个宫人,当晚就被她找了个借口杖毙了,特意把此事告诉给自己,后面肯定有人指使。

现在她正在非常时期,为了能保全腹中的这个孩子,即便是妊娠反应最强烈的时候,她也把持着凤印,丝毫没有把后宫的管理交出去,可即便是这样,自己宫里居然还是有人被收买了。楚皇后一点也不想知道那宫人的后面是谁,任何可能危害到自己和孩子的人,先处置了再说。

楚皇后想了想,说:“既然这个梅影子能知道如何打开墓门,那何不让他设计一个连他都打不开的门?而且,我听闻蔺夫人的一个兄弟精于机关阵法,让他们一同设计,或许会更好。”

梁洪烈也知道苏烨善于机关阵法,更是机关暗器的高手,由他来设计皇陵中的机关,怕是任何盗墓人都会有来无回,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楚皇后,点了点头。

天使之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