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6章

陈情令

蔺岳天生神力,当年梅影子能和他打个旗鼓相当,又怎么可能是个力气小的,梅氏虽是女子,但她十五岁就上战场,对着千军万马都毫无惧色的,又怎么可能没有依仗。

没错陈情,梅氏绝对不会仗势欺人陈情,她也不会以理服人,她只会以力服人,因为她根本就是个力气不输蔺岳的女力士。

只一脚就踢碎了秦府的大门,紧接着一拳打倒了一个护院,抢过他手里的木棍一个横扫,围上来的护院和小厮就全倒下了。

梅影子在旁边看得老怀大畅陈情,不愧是自己的女儿陈情,这功夫快比得上自己了。

而秦慕天却是气得手脚发抖,这京城里的秦府大宅虽然不是祖宅,却也住了二十多年了,现在居然被人把大门都拆了。被其他几个家族知道了,还不把嘴巴都笑歪了。

“梅氏陈情,你……你……”秦慕天哆嗦着嘴唇皮陈情,指着梅氏,半天才喊道:“老夫要去皇上面前告你!”

梅氏自幼就不懂什么叫害怕,闻言翻了个白眼,抬腿就往里走,秦慕天虽然讨厌,可是那个敢污蔑自家公爹的秦珑更可恨,这次可不能再让他跑了。

秦慕天哪里肯让梅氏进去陈情,立刻给旁边的管家使了个眼色陈情,管家心神领会,一边叫家丁、护院阻挡梅氏,一边派人去吏部通知自家的大少爷。

梅氏虽然冲动,但毕竟在京城这么久,到底知道分寸,只是把阻拦自己的家丁护院丢出去便罢了。梅影子可不懂这些,但凡有人靠近就是一掌拍飞,运气好的掉进花丛、水塘,也就受点皮外伤,喝几口水,运气不好的撞在墙上、柱子上,直接头破血流晕倒在地。

秦家的家底丰厚陈情,秦府占地面积极为广阔陈情,大大小小的房间足有上百,连花园都有六七个,梅氏一边打架一边找人,哪里还寻得到秦珑,况且,这时候秦珑早就从后门溜了。

一时间秦府里鸡飞狗跳,家丁的惨叫声、女眷的惊呼声、物品的破碎声不断响起,真是怎一个热闹了得。

就在这一团热闹中,一个公鸭嗓子在秦府大门响起:“皇上驾到!”

皇上?

秦慕天眼珠子一转,往后一倒,跌在管家的怀里,坐在地上开始两眼翻白,一副有出气没进气的模样。

“老爷~”管家立刻扯着嗓子哀嚎了一声,一边为秦慕天揉着胸口,一边斜着眼睛向大门外看。

于是梁洪烈走进大门的时候,就见内宅之中人声喧闹,秦慕天倒在不远处的花坛边,一个管家在旁边哭天抹泪,仿佛他已经没救了。

梁洪烈其实在门外早就看得真切,这会儿努力憋着笑,一脸着急的问道:“秦翁这是怎么了?”

秦慕天到是想起来告状,奈何现在他正装晕,只好由旁边的管家代劳。

那管家也是个伶俐人,连忙把秦慕天放下,膝行了几步,一边磕头一边说:“皇上万岁,求皇上为我家老爷做主啊!那梅氏胆大妄为,今日不知道发了什么癫,不仅将我秦府大门踢烂,打伤秦府下人,现在还带了个男人闯进后宅打闹,惊吓女眷,更将我家老爷给气成这样。想我家老爷对皇上忠心耿耿,大少爷忠公体国、清正廉洁……现在却被一个无知妇人如此羞辱,求皇上开恩做主啊!”

他涕泪交加的把这一番话说完,不知道的说不定都要为秦府上下拘一把同情泪,可是梁洪烈却是恨不得一把把他提溜起来,捏着他的脖子怒吼:“你这混蛋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秦慕天忠心耿耿?他要是忠心,大梁国就再没有奸诈之徒了!秦琚要是清正廉洁,我大梁国就不会有那么多尸位素餐的无能大臣了!”

奈何即使是一国之君也不能肆意,有时候甚至要打落牙齿和血吞。

梁洪烈脸上满是怒意,说:“王骞。”

“奴婢在。”

“去把蔺梅氏给朕带过来。”

“奴婢遵旨。”

王骞低眉顺眼的带了两个小太监,寻着那吵闹声找了过去,沿途的女眷和丫鬟连忙躲进屋内,家丁小厮立刻垂手站在一边,也有那机灵的过来带路。

刚走到一个院子门口,就见院门内接连飞出几个家丁,紧接着一个大汉走了出来,只见他皮肤黝黑、满面虬髯,虎背熊腰的仿似一头黑熊,把王骞和两个小太监都吓了一跳。

只听他嘿嘿一笑,说:“就你们这点小胳膊腿,也敢来挡你爷爷的路,再敢挡道,爷爷把你们的胳膊腿全给卸了!”说完还捏着拳头,一副下的肌肉高高的鼓了鼓,直把王骞看得两眼冒光。

这大汉正是梅影子,他陪着自己女儿一路打进秦府内宅,身为一个山匪,他可不懂什么内宅不能擅入的规矩,正打得高兴,突然感到一股炽热的目光,扭头一看,只见旁边立着一个身穿团花衫的男子。

“你是谁?也要来挨爷爷的拳头吗?”梅影子眼神不善的打量着王骞,嗯,小白脸一个,身无二两肉,一捏就碎了。

王骞痴迷的望着梅影子那宽阔的肩膀、健硕的体格、精干的腰身,在心里不断的赞叹,这世间竟然有如此雄壮威武的汉子,虽然年纪大了一些,可是咱家的年纪也不小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压,咱家这心都快跳出来了。

梅影子见那人望着自己半天不说话,正想着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就见自己女儿走出来喊了一声“爹”,连忙扭头说:“找到那个龟蛋了吗?”

王骞这一下到是醒了过来,听梅氏喊这汉子为“爹”,立刻知道这就是山匪梅影子,轻咳一声,说:“皇上召见蔺梅氏。”

梅氏不认识王骞,不过看他的衣着也知道是宫中的首领太监,听到皇上召见,倒是有些惊讶,眨了眨眼睛,说:“这位公公怎么称呼?”

王骞巴不得她问,连忙说:“咱家姓王,单名一个骞字,在皇上身边伺候。”说完,又低声补了一句“也不过刚刚过了而立,未曾结食”,说着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梅影子。

在大梁国,太监是可以结婚的,只不过如果结婚了就必须出宫,不能继续在宫中伺候,出宫的时候宫中还会给一笔聘礼或嫁妆。如果想在宫中伺候,又觉得寂寞的,也有一个选择,就是与宫中的宫女或者太监“结食”,其实和结婚区别不大,宫中也会立档,安排两人同住,也有贺礼。

梅影子听不懂什么叫“结食”,梅氏是懂的,不过她并不在意,自己母亲去世得早,如果父亲想再娶,男人、女人、太监并无不同,只要两人相亲相爱一辈子就行。

“劳烦王公公带路。”梅氏说着拉了一把梅影子。

“好。”王骞笑眯眯的一边带路,一边把前门的情况说了,还很体贴的说:“蔺少夫人不用担心,皇上心里明白着呢,只是一会儿千万别顶着他就行了。”他这儿还没和梅影子对上话呢,已经开始关心起人家的女儿了。

“多谢王公公。”梅氏见王骞的目光一直粘在自己父亲身边,干脆把梅影子拉过来,说:“这是我爹,今天刚到京城。”

“知道,知道,早就听说蔺少夫人的父亲是梅影寨的大头领,今日一见,果然是威武霸气啊。梅头领是专门来看蔺少夫人的吗?”王骞的笑容更加灿烂。

梅影子被他那灿烂的笑容弄得连打了两个哆嗦,舌头都开始有些打结,说:“啊,不……不是,我是帮太子妃送东西来的。对了,也有送给皇帝的。”

“太子妃?”王骞一愣,刚想再问,已经快到大门口了,只好按下话头。

大门处,秦慕天悠悠“醒来”,见到梁洪烈就是一顿的哭诉,一张菊花般的老脸上满是泪水。

“皇上啊,那蔺梅氏实在是可恶,无缘无故的毁我大门,殴打我家人,必须严惩啊,皇上。”

梁洪烈看着他在那里唱作俱佳,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今天一早他就收到消息,秦家嫡子秦珑在倌馆里说,三皇子的墓是蔺敛烧的,之后就有人来报,梅氏去倌馆里找麻烦去了。那时梁洪烈就开始等,等着梅氏的更进一步动作,他知道倌馆里的人为了不惹麻烦,一定会把秦珑送走,以梅氏那护短又冲动的性格,肯定会去秦府大闹。

自从梁熙失踪,梁洪烈把秦瑜调到北陌县充任护卫,秦慕天已经老实快半年了,虽然下面的小动作不断,但只要不影响大局,梁洪烈也听之任之了。

而这次秦珑突然说出三皇子的墓是蔺敛烧的,梁洪烈立刻警觉了,这莫不是秦慕天又有什么计划?

所以梅氏往秦府走的时候,梁洪烈也出宫向秦府而来,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梅氏居然如此彪悍,把秦府的大门都给砸了,嗯,可惜不能直接奖励梅氏,那就回头得给太子妃送点赏赐过去。

“皇上,蔺梅氏带到。”

“臣妾蔺梅氏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梁洪烈点点头,扭头去看,只见梅氏依礼跪下磕头请安,到是旁边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不仅不磕头,反而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善。

王骞在旁边急得一脑袋汗,连忙在旁边解释说:“皇上,这是蔺梅氏的父亲,今日刚到京城。”

梁洪烈当年起义时,也多有和草莽打交道的经历,对梅影子到并无恶感,转而看向梅氏,说:“蔺梅氏,你可知罪!”

陈情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