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5章

智异山朱智勋

这时午时已过,正是夜间场所刚刚开始开门营业的时候,这附近青楼云集、倌馆林立,许多昨晚留宿的客人正要离去,也有今日正要来潇洒一把的客人刚刚进门,猛然间听到这一声吼叫,都惊得连忙回头来看。

待看清楚那一声怒吼的是谁,周遭所有人,不管是接客的老鸨、妓子,还是客人、路人,全都齐刷刷的离开十米开外。

要问这京城里谁最不能招惹?大梁国皇帝梁洪烈?错!正确答案是蔺家二儿媳梅氏。

大梁国言论自由,市井小民可以在茶馆酒楼八卦天家家事,可以对朝中大臣评头论足,即使传入梁洪烈的耳中,也不过一笑而过,只要你不要诋毁辱骂即可。

可是,如果涉及蔺府里的人,那就要小心谨慎了,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招来大祸。

梅氏十三岁就跟着蔺岳下山,先是闯荡江湖,后又女扮男装加入边军,这才打动了蔺岳娶她为妻,成亲后梅氏离开边军来到京城,一心一意的伺候婆婆照顾小叔,在蔺敛和苏红衣的眼中,她是最称心的儿媳妇。

可是这个儿媳妇护短,而且是护短到了极致。

但凡有人敢于得罪蔺家的人,不论是公婆、叔伯、妯娌,甚至是下人,只要被梅氏知道,那就等着倒霉吧。

君不见多少敢于在朝堂上弹劾蔺敛的“勇士”们,回去都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就怕被梅氏知道了自己的“丰功伟业”,因为前车之鉴实在太过凄惨,半夜被剃光了脑袋和眉毛的,坐着轿子突然轿杆断裂摔断腿脚的,莫名其妙跌入粪坑的……相比之下,那半路被人劫下殴打一顿的,已经算是好的了。

说也奇怪,梅氏如此胆大妄为,可是上至梁洪烈,下至蔺敛、苏红衣,却从来没有人制止她。

不过如果细想一下,也不难解释。

蔺敛手握兵权,大部分的武将都出自他的帐下,如果他再和文臣们“你好、我好、大家好”,请问蔺敛大将军,你想做什么?反而现在文臣看他不顺眼,动不动找点麻烦,梁洪烈也多了几分放心。

梅氏不懂这其中的道理,她只是见不得自家人受欺负,就像秦珑,一个天天在青楼里打滚的坏坯子,居然也敢诋毁自家公爹,那不是找打吗?

秦珑这时也刚起来,昨夜的那个小倌正满面含春的为他更衣,突然听到楼下的声音,还有些纳闷,这是谁啊?

“秦公子,不好了,那个母老虎来找你麻烦了!”一个小倌急冲冲的推门进来。

“哪个母老虎?”秦珑更纳闷了,自家那个母老虎早就不管自己了啊。

“哎呀,还有哪个,不就是大将军府的那个梅氏!”那小倌说话间,利落的为秦珑穿上鞋袜,说:“漱玉,快带秦公子从后门离开吧。”

“梅氏?”秦珑当然知道梅氏是谁,每个月都能听到好几次她的大名,不是揍了这个官员,就是打了那个世家子弟,可是她为什么要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可没得罪她啊。

秦珑早忘了酒醉时说的话,可是昨夜陪他一同喝酒的漱玉可忘不了,一听梅氏找上门来,立刻知道是为了什么,他一张小脸吓得煞白,连忙拉着秦珑的手就往外走,边走还边说:“秦公子快随我来,你赶快回家躲起来,过些时候再出来,或许那梅氏就没那么大火气了。”

秦珑一脸迷茫的跟在他后面,从后门出去,坐上一辆倌馆里的马车,绕了好大的一个圈才回家,一进门就被管家请到了秦慕天的书房里。

“父亲。”秦珑上前行礼。

“嗯,你昨天说的话,是从哪里听来的?”秦慕天沉着一张脸,语气也阴森森的。

秦珑还没到家,秦慕天已经知道了他在倌馆里说的话,也知道了梅氏前去找麻烦,秦珑从后门溜了的事。

说蔺敛派人烧了三皇子的墓,秦慕天第一个不信,他恨蔺敛,也非常乐意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蔺敛,可是在他看来,蔺敛如果真要烧哪个皇子的墓,也该是自己女儿生的二皇子的墓,而不是宋子胥的女儿生的三皇子墓。

但现在秦慕天最在意的却是,秦珑为什么会说出这话,他很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看着风流倜傥、文采斐然,其实就是个草包,最容易被人蛊惑。虽然不喜欢这个儿子,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嫡子,他自己可以打、可以骂,却不能任人利用。

“昨天说的话?”秦珑完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三皇子的墓是蔺敛派人烧毁的。”秦慕天老远就闻到一股酒气,知道他肯定是喝多了,也懒得让他自己慢慢想。

“啊,对啊,是清钰告诉我的,父亲,一定要找人弹劾蔺敛,他真是太龌蹉了,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秦珑听到这话,立刻一脸的愤恨。

“清钰?伍清钰?”秦慕天一愣。自从上次伍清钰去了北陌县之后,已经过了小半年了,一直没有他的音讯,他是什么时候回来了?

“正是他,我前几日见到他……呃,他说的。”秦珑说着,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秦珑是个男女不拘的,伍清钰有才气又貌美,两人很早之前就好上了,这些年伍清钰从秦珑这里得了不少的好处,包括各种情报。因为秦家的情人鸟现在是秦珑在管理,所以梁熙失踪的消息传来,秦珑立刻拿去讨好伍清钰了。

之后伍清钰就消失了一段时间,等这次他再回来,秦珑发现伍清钰似乎变了。以前伍清钰虽然貌美,可是毕竟年纪大了,即使脸蛋保养得再好,身上的皮肤摸起来还是有些松弛了。可是现在他仿佛返老还童了一般,皮肤变得紧致细腻,比那十几岁的少年还要柔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伍清钰虽然在床上也算放的开,但还算有节制,这次再见时,简直就是索求无度,一晚上没完没了的要,弄得秦珑第二天走路都腿发抖。

“可有证据?”秦慕天的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

秦珑说:“三皇子的墓被烧当日,当值的是千户马墉。马墉的父亲曾在蔺敛帐下,在边关大战中是蔺敛亲手救了他的性命,马墉一直对蔺敛言听计从。太子大婚之前,蔺敛回京的时候,马墉还曾和他父亲去大将军府拜见蔺敛。之后,马墉的父亲在一个南边来的商人那里,买了一大桶的鲛人油。”

“鲛人油?!”秦慕天猛的站了起来。

鲛人油是一种极为容易燃烧的油脂,传闻是用海中鲛人的脂肪提炼出来的,这种油脂燃烧不需要多少空气,而且燃烧的时候几乎没有油烟,所以常常被用来做陵墓里的长明灯。

“这消息确切吗?”秦慕天有些紧张的问。

三皇子的陵墓被焚案一直没有破,秦慕天曾看过调查的卷宗,上面记录了勘察的信息,有人怀疑是有人进陵墓盗窃,不慎碰倒了棺木旁的长明灯,这才引发了火灾,因为棺木虽然被焚,但是在炭化的棺木上找到了未烧尽的鲛人油。

“啊?”秦珑想了想,说:“清钰到是给了我一份资料,我放书房了。”

“去取来。”秦慕天急忙道。

等秦珑取来那份资料,秦慕天细细的看完,上面记载了马墉父亲如何受蔺敛大恩,蔺敛回京城时,两人是如何拜访,之后又如何在商人那里购买了鲛人油。资料十分详细,何年何月,甚至买鲛人油用了多少银两都写了。唯一没写的只有那个商人是谁。

秦慕天放下资料,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他多少明白伍清钰的意思,这些资料绝大部分都是真的,只有买鲛人油这件事是假的。可是只要他找一个商人来证实,马墉的父亲的确曾买过鲛人油,那么这份资料就全成真的了。

“要不要做呢?”秦慕天的手指继续在膝盖上敲着。

说实在的,现在不是弹劾蔺敛的好时机,边关有三十多万胡子虎视眈眈,自己唯一能掌兵权的孙子又被弄到太子身边做了护卫,即使扳倒了蔺敛,他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而且,伍清钰为什么现在把这份资料给自己?他的目的是什么?

就在秦慕天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大声喧哗,声音大得他在内宅的书房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秦瑜龟儿子,给老娘滚出来!”

秦慕天额角猛的一跳,梅氏?!这母老虎居然追到自己家里来了?她喊秦珑是龟儿子,那自己成了什么了?

没等他做出反应,管家已经一路小跑着过来,一头一脸的灰尘,说:“老爷,不好了,那个梅氏把咱家大门给砸了!”

“什么?!”秦慕天大怒,带着管家就向大门走。

秦珑呆立了一会儿,见自己父亲头也不回的走了,想到伍清钰那越发柔软的腰肢,干脆拍了拍衣袍去找伍清钰了。

秦府的大门口,两扇大门被人踢得倒在当地,二十几个护院、小厮呲牙咧嘴的倒在地上,哎哟哎哟的不停咒骂喊疼。

梅氏手持一杆从护院手里夺过来的木棍,旁边还站着一个黑熊般的男人,口里大喊:“秦珑龟儿子,你再不出来,我就拆了你家!一把火全给你烧了!”

智异山朱智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