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2章

就乐吧海绵宝宝营救大冒险

在场的人大多见过乔二姐宝宝,如果不是梁熙喊了一声宝宝,还真没人能认出那喊得声嘶力竭的女子是乔二姐。事实上,如果不是梁熙正好一眼对上她那双形似蔺秋的眼睛,也认不出乔二姐来。

委实是此时的乔二姐实在是太惨了海绵,一张漂亮的脸蛋上糊满了鼻涕眼泪海绵,半边脸肿得老高,身上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淤痕,许多地方还破损流血。

“快宝宝,救人!”梁熙愣了一下宝宝,连忙喊身后的捕头。这乔二姐毕竟是女子,自己看到了她的身子已是不好,万一救的时候碰到挨着,岂不是对不起秋儿?梁熙的脑子里不由的跳出了这些想法。

捕头和两个衙差连忙上前海绵,想把上面那男子扯开海绵,谁知那男子披头散发、状似癫狂,却偏偏力大无穷,仅一招就把几个人给甩得倒飞了出去,一个衙差对着梁熙就撞了过来,被他身后的秦瑜一个闪身接住。

见此状况宝宝,秦瑜几步上前宝宝,举起手中腰刀,用刀鞘在那男子的脑后一拍,那男子全身一颤终于昏倒在乔二姐身上,让人惊异的是,他昏迷之际胯间竟然还在不住抽动。

等众人手忙脚乱的把那男人扯下来之后海绵,只见乔二姐全身不住的发抖海绵,一双胳膊被人从肩膀处卸了关节,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得大开,竟似合不拢一般不停的抽搐,两腿之间那处更是流血不止,床上、身上、被褥上到处是血迹。

“快宝宝,去喊医师。”梁熙一边怒吼一边自责宝宝,乔山豹临死前让自己照顾乔二姐,如今乔二姐却被人如此欺凌,他火冒三丈的冲过去对着趴在地上的男子就踢了一脚,那男子被踢得打了个滚,一头乱发分开,露出一张宛若女子般美貌的俊颜,梁熙顿时睁大了双眼,惊呼道:“伍……伍先生?!”

此人正是伍清钰。

却说伍清钰自从那日听乔二姐说到珍珠白玉果营救,顿时动了心思营救,这天龙魄一时间不易寻到,如果能找到那珍珠白玉果,也不枉自己在北陌县辛苦一趟。等了七八日,这乔二姐总算是带着白玉果和雪鱼来了,他内心一阵狂喜,脸上却做出一副感动的模样,搂着乔二姐很是腻歪了一阵。

乔二姐担心被发现,催促着伍清钰赶紧吃下那果子。

伍清钰这时却有些踌躇营救,毕竟书中记载营救,这珍珠白玉果虽是驻颜珍品,却也是穿肠毒药。他再三询问乔二姐是如何取得这几样东西,又与记忆里的资料不断比对。这珍珠白玉果到是容易辨认,其色莹白如玉,置阳光下如有彩光流过,故名珍珠白玉果。

只是这解毒的雪水和雪鱼就不那么容易辨认了。雪水和普通的水没有区别,伍清钰闻了闻乔二姐带来的酒壶,因为在皮囊里放得久了,还有一股子皮革的味道。那雪鱼许是放得太长时间,为防止腐坏,鱼头被斩掉了,颜色还有点发绿。

伍清钰到是想找人来试药营救,可是果子一共只有三颗营救,他担心万一服用得太少药效不够,岂不是空欢喜一场。又见乔二姐信誓旦旦,知道这女人对自己死心塌地,想来也不会欺骗自己,就依照书上记载,先是吃下珍珠白玉果,待腹中开始疼痛,又喝下酒壶里的雪水,直到感觉一股热流直冲下腹,才吃下雪鱼。

谁知道那雪鱼吃下之后,下腹的热流不仅没有消失,还愈演愈烈,某处不可为外人道的地方更是开始肿胀发疼。

伍清钰心中不由的开始惊慌营救,连忙把乔二姐带来的两条雪鱼全吃了下去营救,可是那处丝毫没有消停下来的迹象,他心下明白这雪鱼怕是出了问题,可是已经制止不住自己的身体,连脑子都开始变得迷迷糊糊,他抬头看了一眼乔二姐,只觉得面前这女子前所未见的妖娆美艳,站起来搂过乔二姐就上了床。

乔二姐初尝情之滋味,见爱郎如此情急自然乐意配合,可是没多久她就觉得不对劲了,平日里伍清钰总是表现得温文尔雅,就连房|事也对她分外照顾,何曾有过如此一味的蛮干,待她就着屋内昏暗的光线细看,这才发现伍清钰目光涣散、满面狰狞、脸色更是通红如血,顿时吓得她不住的推拒起来。

谁知道伍清钰却突然发起狠来营救,一拳打在她的脸上营救,双手抓住乔二姐的两条胳膊用力一拽,竟然将她的胳膊生生拉脱了臼,只疼得乔二姐差点昏死过去。

这情之一事,男女动情便有了那舒畅润滑之物,乔二姐又惊又痛,那里还会动情,待那处干涸之后就只剩下疼痛难忍,偏偏伍清钰已经没了神志,竟然弄得乔二姐那处血流不止,如果不是店小二在外面听到乔二姐的呼救声,去报了案,怕是两人都要死在这里。

梁熙不知道这里面的经过营救,见这两人一个是秋儿的先生营救,一个是自己答应照顾的女子,立刻头疼起来,他连忙让人用被子盖住乔二姐,又把所有人赶出屋外,让他们不要将此事外传。

过了一会儿,衙差带着医师赶来,见此景象,便是见多识广的医师也白了脸色。

乔二姐两条胳膊都没有断裂营救,只要把关节安回去就行了营救,至于身上都是皮外伤,只是两腿之间那处伤得有点严重,好在北陌县因为是小地方,医师比较少,所以每个医师所学也必须杂,这请来的医师对女子妇科也算拿手,各种药粉膏脂塞了进去,没一会儿就止住了流血。

只是晕倒在地的伍清钰就比较麻烦了,医师一看便知道这分明是中了极为猛烈的春|药,就连昏迷了都不能止住他胯间的耸动,甚至那物事还不住的有液体流出,只是已经不知道出了多少次,早就稀薄得如白水一般,如果不能解了这药,怕是此人也活不长了。

“连你也解不了这药吗?”梁熙很是愤怒营救,到底是谁这么歹毒下的春|药营救,居然这样害秋儿的先生和乔二姐。

医师脸色微红,说:“草民无能,这么烈的春|药闻所未闻,更不知道该如何解了。”

梁熙揉了揉眉间营救,突然想起蔺秋的一个嬷嬷似乎懂得调制迷|药营救,也不知道她懂不懂这春|药,急忙让人回县衙把邢嬷嬷请来。

那衙差一路狂奔回县衙,在后院见到了几位嬷嬷,他可分不清谁是邢嬷嬷,只好当着几位嬷嬷的面把事情说了。

刘嬷嬷听得眉头一跳营救,急步就冲了出去营救,来到冰窖里一数那珍珠白玉果的数目,果然少了几颗,顿时气得眉毛倒竖,怒气冲冲的就要去客栈里杀了乔二姐,居然敢偷自家小公子的药,真是不知死活的玩意儿。

刚走到门口,正好撞见蔺秋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陈繁和庞嬷嬷。

蔺秋被刘嬷嬷身上的杀气激得一颤营救,脚下一个不稳向后就倒营救,吓得刘嬷嬷和庞嬷嬷连忙伸手去扶,只见陈繁身子一晃已经将蔺秋扶在怀里。

“小公子,你没事吧?”刘嬷嬷脸色苍白的把蔺秋扶着站稳,心底内疚得无以复加。

“不要担心营救,我没事。”蔺秋轻轻的拍了拍刘嬷嬷的手营救,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刘嬷嬷见蔺秋反过来安慰自己,更是难过,想到那两个敢于觊觎珍珠白玉果的家伙也愈加恼怒,只是要杀人这种事情,她不想在蔺秋面前说出来。

谁知后面跟着的衙差居然上前营救,把客栈里的事情说了营救,这衙差还以为刘嬷嬷是急着去救人呢,连忙为她辩解道:“请太子妃不要怪罪嬷嬷,她也是急着去救那伍先生。”

“伍先生?”蔺秋眉头一挑。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刘嬷嬷一脸的煞气,哪里象是去救人,分明是要去杀人吧。他想了想,说:“既然是去救人,那就快些去吧,无论如何伍先生曾经教过我,乔二姐也曾帮过太子。”

刘嬷嬷听得一愣营救,等蔺秋离开了才反应过来营救,小公子这是要她保住伍清钰和乔二姐的性命。虽然她从心底就想将那二人千刀万剐,可是自家小公子既然说了,要留他二人的性命,刘嬷嬷也只好听从。

于是她磨磨蹭蹭的去冰窖二层取了一条雪鱼,磨磨唧唧的来到客栈,又慢慢悠悠的喂伍清钰吃下雪鱼。至于伍清钰会不会因为时间太长而出什么问题,那就不关她的事情了,反正性命是保住了。

一条雪鱼捏碎了和水灌下去营救,伍清钰原本赤红的脸色很快恢复白皙营救,只是有些苍白过头了。他倒是很快就醒了过来,只是双目失焦,一脸的迷茫,一副不知道今夕何夕的模样。

刘嬷嬷也懒得理他,走到床前,对着床上一脸凄惨的乔二姐说:“乔家二丫头,你敢偷了太子妃的药来送情郎,我也真是该佩服你。只是你竟然把那些做菜的小鱼当雪鱼拿走了,现在可不就自食恶果了,这或许就是上天的报应。”

原来营救,为了防止雪鱼腐坏营救,她们将雪鱼逐一包裹了,放在冰窖第二层的冰块中央,乔二姐不知就里,见旁边有一些做菜的白色的小鱼就以为是雪鱼,自然也就解不了珍珠白玉果的春|药毒了。

梁熙在后面听得瞪大了双眼,他怎么也想不到乔二姐竟然会去偷东西,偷的还是为蔺秋治病的药。

“梁熙营救,你听我说营救,我是冤枉的,我……”乔二姐不顾身上的疼痛,用刚刚接好的胳膊撑起身子。她被伍清钰吓怕了,现在只想回到县衙后院去,就算冷冷清清,起码不会有人把自己往死里折腾。

可是梁熙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就乐吧海绵宝宝营救大冒险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