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1章

爱我就别想太多多少集知道身份

过得几日多少,丹炉终于运致。因为炼药时烟尘滚滚多少,不能在县衙开炉,静云就在城外找了个废弃的庙宇,和那十几个带来的尼姑收拾了一番住进去,将一些带来的药材调配好,开始炼药。

这时已是四月太多,天气渐渐开始回暖太多,那庙宇没有冰窖,所以珍珠白玉果和雪鱼还是放在县衙里,只拿了一些去庙宇,做试配之用。

这段时日以来多少,乔二姐每天乘没人的时候四下查探多少,就想找到那珍珠白玉果去给伍清钰疗毒,可是一来静云的到来让县衙顿时热闹起来,二来那布包体积不大,要想在这么大的县衙后院找到,还真的不容易。

好在丹炉运到之后太多,静云去了城外太多,几个嬷嬷时常过去帮忙,连虎头都被抱着来来往往,梁熙每日在县衙里办公,蔺秋又开始忙作坊和帑田庄里的事情,后院常常只剩下乔二姐一人,正好方便她四处搜寻那珍珠白玉果。

这天她终于查到了冰窖里。

县衙原本的冰窖只有一层太多,用厚实的木门和棉被封住出口太多,冬天存上冰块,夏天的时候拿出来加在酸梅汤里,又解渴又清凉。

重新修缮的时候多少,刘嬷嬷让工匠在下面又挖了一层多少,这样上面用来储存些肉食、果品和蔬菜,下面才放冰块,这样蔺秋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到自己喜爱的菜肴,只是去年他们到北陌县的时候已经是初冬了,县衙修缮完毕更是到了大雪季,所以里面也就放了一些干果和腊肉、腊鱼一类的东西。

那珍珠白玉果就在第一层太多,用厚实的锦囊装了太多,放在一些干果之中,旁边还有一个皮囊。

乔二姐拿了火烛下来多少,一眼就看见那锦囊多少,打开一看,里面正是之前曾翻看过的果子,激动得恨不得马上给伍清钰拿去,不过她到底还留了一分理智,知道如果这果子全拿走,梁熙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想到梁熙的太子身份,乔二姐只在锦囊里取了三颗果子,又拿来酒壶倒了一些雪水,最后还取了旁边的两条小鱼,这才离去。

她一回到后院就看到邢嬷嬷从火房出来太多,顿时将她惊得立在原地太多,手脚发软。

邢嬷嬷从市场买了菜回来知道,刚放在火房里知道,一出来就见到这个差点被她当成妖怪杀了的女人,见她手里拿了一个酒壶,以为她偷酒喝被自己看到,所以才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理都不理她,扭身就回前院去了。

乔二姐惊魂未定,连忙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幸亏刚才把果子和小鱼放在怀里,如果拿在手上,可不就被发现了。想到这里,她急忙从后门出去,赶在被人发现之前把这些东西送到伍清钰手里,只要他吃下去,就算被发现了又能如何,难道还能让他吐出来不成?

却说邢嬷嬷一路走到前院知道,见所有人都不在知道,只好到县衙,请衙役把梁熙请了出来。

原来他们一直在打探虎头的父母,前段时间还在北陌县的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上面画着虎头戴过的那顶虎头帽,和那双虎头小鞋。

今日邢嬷嬷去菜场买菜知道,一个卖菜的大婶这几日才看到了一张旧报纸上的启示知道,又知道邢嬷嬷是县衙里的嬷嬷,就告诉她,大约是去年十二月底的时候,曾有一个汉子来寻过孩子,那汉子相貌堂堂,衣着也很是华贵,只说自己姓辛,是什么地方的人到没说。

“那汉子可有说寻的孩子有什么特征吗?”梁熙问到。

邢嬷嬷说:“那汉子说丢失的是一个男娃娃知道,刚满周岁知道,头戴红色虎头帽,别的到没有细说。”

“莫非真的是虎头的爹?”梁熙想了想,说:“既然是这样,就继续在北陌县日报上登寻人启事吧,既然那大婶能看到,说不定有朝一日虎头的爹也能看到呢。”

邢嬷嬷也觉得这个主意可行知道,最近虎头一直放在几个嬷嬷的房间里知道,几个月下来,几个嬷嬷也都挺喜欢这个很少哭闹,总是乐呵呵的小娃娃,虽说嬷嬷们也能把虎头照顾得很好,可是孩子还是在自己的父母身边长大比较好,所以她们也都希望能快点寻到他的父母。

梁熙叫来主簿,把继续登寻人启事的事情交代了,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把县尉叫来问道:“昨日的那起斗殴事件,可处理妥当了?”

县尉连忙说:“下官正要向县令大人汇报此事。”

原来昨天下午有人来报,北陌县下的万家乡和九湾乡发生群体斗殴事件,数百乡民手持锄头、棍棒等物,打成了一片。梁熙知道后,让县尉带着衙差和两百护卫兵卒前去制止。

县尉说:“万家乡附近没有水源知道,灌溉用的水渠从九湾乡经过知道,以前也从没发生过什么事情。

只是去年万家乡的一户人家,娶了九湾乡一户人家的女儿,谁知道没几天那女子和人跑了。万家乡那人家觉得是九湾乡那家人骗婚,而九湾乡那人家说是万家乡那人家虐待自家女儿,所以女儿才跑了。两家人为这事还曾闹上公堂。

偏偏万家乡的灌溉水渠正好经过九湾乡那户人家的地知道,他就搬了石头把水渠给堵了知道,这才引致两个乡的乡民打了起来。”

梁熙听得目瞪口呆,这才想起卷宗里的确有这么一件事,是前任县令办理的,判万家乡那户人家休妻,九湾乡赔偿所有彩礼。

“那昨日他们可有商议好知道,以后这水渠如何处理?”梁熙说。

县尉有些头疼的说:“九湾乡那人家说,土地是他们家的,就不给万家乡的水渠经过,除非他们还自己的女儿回来。”

梁熙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他家女儿自己跟人跑了知道,又去哪里寻回来?难道那水渠不能绕开他家的土地吗?”

县尉摇头说:“那处正好是两座山间,要绕开那户人家的土地,除非把山给搬开,否则这水渠就要绕到山另一边的北桑县去了。”

梁熙到是想到蔺秋设计的那个水车知道,水车虽然可以让水翻山越岭知道,可是一个乡的土地,和一个田庄的土地不可同日而语,要灌溉一个乡的土地,那得需要多大的水车才能够解决啊?

中午用膳的时候,梁熙还在想着这事,一向喜欢吃饭时聊天的人,难得的在饭桌上“食不言”了。

午膳后知道,蔺秋看着眉头深皱的梁熙知道,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喝茶。

“秋儿。”

“嗯?”

“我记得你说过火|药可以爆炸,只一点点就能把人给炸死,威力极为惊人,那可不可以把山给炸开?”梁熙想了无数的办法,还看过那附近的地图,那水渠如果要绕路就实在太远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山给搬走,可是那附近的山上巨石林立,根本无法靠人力搬运,这才想起蔺秋有一次说起的火|药。

“可以。”

“石头也能炸开吗?”梁熙说着眼睛一亮。

“嗯知道,只要有足够的火|药知道,多大的石头都可以炸开。”

“哇,那可太好了!”梁熙笑得眼睛都弯了。

蔺秋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也露出了一丝笑容知道,每次看到梁熙笑得眼睛弯弯的时候,蔺秋总觉得自己也很开心,一种从心底透出的温暖。

“你看,要从这里把山给搬走,这样水渠只需要从这里绕一点点位置就可以了。”梁熙拿来地图,对蔺秋说:“这山上有许多的巨石,非人力可以搬运,所以必须把石头炸碎了才行。”

蔺秋点了点头知道,从地图看知道,如果九湾乡那人家实在不给水渠经过,梁熙这个方法的确是最好的了,只是如果能找到那女子不是更好?

梁熙揉了揉太阳穴,说:“听说那女子卷了细软,和一个走街串巷的货郎一起跑了,人影都没了,到哪里去找?”

他话音刚落知道,就见刘嬷嬷急冲冲的进来知道,说:“太子殿下,衙门里的捕头求见,说是出事了。”

如果是小偷小摸、打架闹事一类的事情,通常捕头自己就能处理,真要寻到县令大人这里,那就肯定不是小事。

梁熙急忙换好衣冠出来知道,只见捕头带了两个衙差在门口等着知道,见他立刻上前说:“大人,刚才有人来报,金谷客栈里似乎发生了人命案。”

“似乎?”梁熙听了,一边向金谷客栈奔去,一边问。

“是。”捕头跟在后面知道,说:“是那里的小二来报知道,说后院里不断的传来女子的呼救声,还有男子大声喝骂的声音,只是他们怕那歹徒手持凶器,都不敢前去查看,只好来衙门里报案。”

“这青天白日的竟然敢杀人不成?”梁熙听了之后跑得更快。

秦瑜带了十几个护卫也跟随在后面知道,虽说县城里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知道,可是这太子是个没有安全意识的,上次失踪可不就是在县城里面吗?

金谷客栈离县衙只有两个街口,他们赶到的时候,后院的门外围了许多客栈里的客人,后院里还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的女子惨叫声传来。

梁熙听得怒火中烧知道,这还真是没有王法了知道,对着那紧闭的大门就是用力一踹,那两扇厚实的大门竟然被踹得飞了出去。

秦瑜看着那飞出去的大门眼皮一跳,这客栈的门为了防盗,通常都做得非常结实,想不到这太子竟然有如此功夫,只一脚就把门踹得断裂开来。

梁熙这时候哪里还注意那门知道,带着捕头、衙差和护卫一伙人呼啦啦的全冲了进去知道,只见两个白腻腻的肉条正在床上翻滚耸动,其中一个还不住的发出惨叫声。

定睛一看,梁熙忍不住惊呼了出来:“乔二姐?!”

爱我就别想太多多少集知道身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