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0章

燃烧大结局

要说伍清钰这个人结局,那真可谓翩翩佳公子的典范结局,就是四大家族里的公子们也比不上,又兼生得貌美,不知迷倒了京城里多少男男女女。

偏偏这次在北陌县踢到了一块大铁板燃烧,任他使出浑身解数燃烧,梁熙和蔺秋二人就是油盐不进,一个恨不得把眼珠子贴到蔺秋身上,另一个冷着张小脸,一晚上就没说过几句话,让伍清钰感到深深的挫败,甚至一上马车就忍不住点了车里的琉璃灯,拿出块铜镜不停的照,难道是自己变丑了不成?

伍清钰外表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结局,其实他早已年过而立结局,为了能保持这张能魅惑人心的脸,他不知道用了多少的灵丹妙药,只是有些东西是他费尽了心思也得不到的,比如楚皇后赐给蔺家的紫玉百香木盏,又如传说中的珍珠白玉果,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你是说燃烧,太子殿下为太子妃带回了一些雪白的小果子?”伍清钰的脸上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丝讶异燃烧,只有极为熟悉他的人才能在他的眼眸里找到一丝紧张。

那天晚上从县衙出来结局,行至半路结局,一个女子突然冲出来被马车撞倒,下车扶起来一看,竟然是梁熙带回来养在后院的乔二姐。

伍清钰为了找到天龙魄燃烧,又怎么会放过任何一点线索燃烧,梁熙和蔺秋身边的所有人员,包括城外新建作坊里的那些人的资料,全都被打探得清清楚楚,其中尤以这乔二姐的资料最为“详细”,连画像都有一份放在伍清钰的桌上。

梁熙的“救命恩人”结局,被他带回来养在后院结局,为人凶悍娇纵,屡次擅闯县衙办公重地,还有传言,她已经被梁熙收房。伍清钰阅人无数,乔二姐晕倒的时候,他用手在她腰间一摸,已经知道传言不足信,这乔二姐分明还是处子之身。

等乔二姐醒来燃烧,伍清钰到是知道为何会有那些传言了燃烧,实在是乔二姐的一双眼睛和蔺秋太过相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只是蔺秋的眼里总是清清淡淡、古井无波的样子,而乔二姐的双眼却是春潮满溢。之后他们又见过几次面,郎有情、妾有意,两人很快就滚到了床上去。

乔二姐自父亲死后,可说是一直倍受冷遇,现在伍清钰对她关怀备至,自己又失了身子给他,也就将一颗心全系在伍清钰的身上,听他问起梁熙在草原上的事情,立刻竹筒倒豆的全给说了,生怕有一丝的不详细。

“是啊,我看那布包里还有一些白色的小鱼,也不知道哪里寻来的。”乔二姐依在伍清钰的怀里,脸上还有着几分□□之后的红晕。

如果只是雪白的小果子,伍清钰还不能肯定,再加上白色的小鱼,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古书上记载的,只生长在雪山深渊里的驻颜珍品--珍珠白玉果。

“清钰,你怎么了?”彼此贴紧的身体传来一丝僵硬,乔二姐有些纳闷的扭头去看。

伍清钰心头电转,脸上一副忧虑的神情,却伸手抚过乔二姐一头乌发,说:“没事,什么事也没有。”

可是乔二姐看了他那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哪里肯信,于是在她的“逼问”下,伍清钰“无奈的”说出了自己年幼时曾被人毒害,余毒一直未清,而那雪白的小果子和那雪鱼正是此种毒药的克星,只是不知道太子殿下肯不肯将那果子和雪鱼分一些给自己解毒,毕竟那是太子殿下特意为太子妃准备的。

一番话说得乔二姐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再加上伍清钰话里话外提到梁熙对蔺秋的深情,更是让她想起了在县衙所受到的“侮辱”,顿时义愤填膺的告辞而去,打算回县衙找到那些小果子和雪鱼,拿来给伍清钰疗毒。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凑巧,就在伍清钰搂着乔二姐共赴巫山的时候,三辆马车停在了县衙后院的侧门处,一个仪态端庄的尼姑,带着大大小小十几位尼姑来访。这尼姑不是旁人,正是为蔺秋炼药的静云师太。

刘嬷嬷早就给苏红衣写信,告知寻到珍珠白玉果的事情,并请静云亲自过来查看,毕竟静云师太是大梁国最好的药师之一,蔺秋又一直吃她炼制的药,药物相生相克,万一珍珠白玉果和平日服用的药物相克,那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静云早就想来了,可是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武林盟主雷猛的妻子,苏红芊。

武林大会每三年举行一次,正好今年的三月三就是武林大会举办的日子。身为武林盟主的妻子,平日里她可以在尼姑庵里夺清净,一心一意的为自己外甥炼药,偶尔忽悠香客弄点香火钱。武林大会却必须陪伴在自己的丈夫身边,这不仅是为了支持雷猛,更是她的责任。

大会一结束,苏红芊又恢复了静云师太的身份,急急忙忙的带了静慈庵的师太们就赶来北陌县,后面的路上还有一个巨大的香炉运来,由十几个大会上捉来的“劳力”运送。

也难怪苏红芊着急,苏家到她这代有六个儿女,除了她和苏红衣,还有四个兄弟。

长子苏毅继承家业,可是娶了男妻之后再没纳妾,也就一直没有儿女。

次子苏崖喜爱游历,途中遇到了心爱之人,撇下苏家堡二公子的身份,嫁给那个穷书生为妻,两个人感情好得仿佛糖粘豆,自然也再不会有后了。

三子苏烨到是娶妻生子,谁知道妻子产子的时候难产,一尸二命,他不肯再娶,到现在还是一个人。

四子苏宇是个商业天才,可惜自幼就身体不好,倾尽苏家堡的财力物力也没留住性命,年纪轻轻的就病逝了。

是以苏家堡到了蔺秋这一代,只有苏红衣生的三个儿子,和苏红芊的两个女儿。

苏老爷子到也想的开,就算以后苏家堡的继承人不姓苏,只要还是自己的血脉后人就行,所以也尤其看重这几个外孙和外孙女。虽说蔺秋嫁进天家不可能有后,但他的身体不好,让苏老爷子想到了自己早夭的四子苏宇,反而更加疼爱他,听说找到了珍珠白玉果,武林大会一结束,就把苏红芊给丢上马车,让她快快赶去为蔺秋炼药。

静云一到县衙就被刘嬷嬷迎了内堂,刘嬷嬷早就等得心焦,一边让庞嬷嬷上茶,一边就从冰窖里取了果子和雪鱼来。

这珍珠白玉果极少现世,即使是静云这样的炼药大师也从未见过,用手指捻起一颗对着书上细细辨认,也只能说个大概。不过依照书上记载,服用珍珠白玉果后如果不吃雪鱼,只饮用雪水也能克制果子里的毒性,只是会变成极烈的春|药,不过只要再吃下雪鱼就能解去。

这也就是梁熙在雪洞之中,吃了果子之后喝水解渴,果子的毒性和春|药一起发作,弄得他死去活来之际,还产生幻觉见到蔺秋,幸亏他掉下水潭,把雪鱼当成蔺秋的舌头给吞了下去,否则他很可能在幻觉中不断交欢,直至泄精不止而亡。

静云不知道梁熙的经历,不过要检查这些果子是否能变成春|药,就再简单不过了。

刘嬷嬷去县衙大牢里提了个惯犯,卸了他的下巴,把果子塞进他的嘴里,灌了一口潭水进去,只一会儿功夫,那惯犯就腰部耸动,在地上不住的磨蹭,做出无数不堪入目的动作来。等一小块雪鱼喂下去,那惯犯很快就恢复了清明。

“看来这的确是书中记载的稀世奇珍,珍珠白玉果。”静云挥了挥手,让人把惯犯带走。

“这果子对小公子的身体可有帮助?”刘嬷嬷不关心这果子是否珍贵,她只关心这果子能不能让蔺秋的身体好起来,就算只是冬天能暖和一些也好。

静云点头,说:“这果子虽然不像有些书里写的那么神奇,但对秋儿的身体应该是有些好处的。只是与秋儿的药有些冲突,不能就这样吃,需要重新炼制才能服用。”

刘嬷嬷长舒了一口气,说:“那就麻烦师太尽快炼药吧。”

静云笑了一下,说:“这炼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那丹炉还在半路上呢。况且,就算是炼制完了,也不能现在服用。这珍珠白玉果有一个功效,吃了能容颜永驻,你难道想秋儿一直是十二岁的模样?”

刘嬷嬷一愣,说:“难道吃了就不会长大了?”

静云又是一笑,说:“传言或许有些夸张,但容颜不易变老应该是真的。我在家中的时候,曾看过一本古书,上面说有个孩子曾吃过这珍珠白玉果,一直到八十多岁还只有十七八的样子。”

旁边的陈嬷嬷一喜,说:“那不是可以长命百岁?”

静云摇头说:“只是容颜不老,并不是真的不老,虽然一生无病无痛,那孩子还是在九十多岁的时候无疾而终了,致死也是十七八的样子。”

刘嬷嬷叹了口气,说:“只要小公子能无病无痛就好,别的我们也不求什么了。”

静云知道这几个嬷嬷都极为疼爱蔺秋,闻言点了点头,说:“过几日丹炉运致,我就开始炼药。”

燃烧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