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9章

拜托了冰箱中国版第二季

虽说现在梁熙的功课由蔺秋来管冰箱,但实际上并不像现代学校那样冰箱,老师在上面讲,学生在下面听,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蔺秋找来书,梁熙自己看完后,有什么不懂的再问蔺秋。

第二天上午拜托,蔺秋照常让梁熙看书拜托,自己坐了车去城外查看土地。

现在已经是三月上旬冰箱,即使是这北疆冰箱,厚厚的冰雪也开始融化,再过一些日子就要开始春耕了。一直听人说这北陌县的土地不产粮食,蔺秋怀疑这里的地是盐碱地,不过这还是需要查看才能确定。

冰雪初化拜托,土地湿润拜托,光看土地还真看不出来,不过蔺秋发现,这里的树种基本上都是胡杨、红柳一类适宜盐碱地生长的植物,又在几个牧民家看了他们储存的草料,几乎全是苜蓿草,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北陌县的土地的确是盐碱地。

要治理盐碱地有很多种方法冰箱,最原始的就是开盐渠冰箱,用水来洗地,把土壤里的盐分给冲刷掉,同时加绿肥、有机肥,还要注意为土壤保湿。可是正如盐碱地大部分都在北方干燥的地方,北陌县的水资源并不丰富,土壤沙化也比较严重,要想以水洗地,做起来实在是很困难。

转了一个上午拜托,蔺秋回来把情况和梁熙说了。

梁熙一脸兴奋的说:“盐碱地是不是可以产盐?如果是的话冰箱,可以用盐来换粮食。”

大梁国的盐基本上都是从东面沿海地区运的拜托,虽有盐井拜托,也多在西南地区,北疆的盐价格极其昂贵,许多人因为买不起盐,就去摘胡杨树上分泌的黏液下来,和在饼子里也是咸的,以此来补充盐分。

蔺秋摇了摇头冰箱,说:“盐碱地的盐提取不出来冰箱,就算提取出来,人也不能吃。”

梁熙有些失望,最近他详细查看了北陌县最近十年的财务状况,这十年间竟然没有一年是能交上粮税的。因为人口少,商税也很少。再加上这里没什么贵重的矿产资源,连矿税都少得可怜。

“我真恨不得北陌县下面有一个大金矿啊。”梁熙长叹了一声。以前从不将金银钱帛放在眼里中国,做了县令才发现中国,没有这些什么都做不了。

前段时间蔺秋出门的时候,看到许多适龄儿童读不起书,就做了一份开办学校的计划,可是买地、起房子、购置学具书本到请先生,样样都需要钱。梁熙有钱,蔺秋的钱也不少,可是办学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由官府来办,不管是师资力量还是诚信度都高了许多,以后即使梁熙回京城,还可以继续由朝廷拨款,学校也能继续办下去。

可是北陌县太穷了中国,根本就拿不出钱来。看着蔺秋眼里的失望中国,梁熙立刻写了条呈,派人送回京城,向自己的父皇求一笔款子来,只是这一来一回起码要半个多月,再加上办学事关重大,不定朝堂里要拖延多长时间。

蔺秋倒是笑了一下,说:“虽然盐碱地不产盐,也不适宜种粮食,不过也不是种不出东西,赚不了钱。”

北陌县虽然只有一条河流经中国,而且还是从最边缘的地区经过中国,不过沿河一带都是平地,可以挖水渠引水洗地,那附近如果全部种粮食,也足够北陌县的人所用。其余地区既然种粮食不行,那就种别的,比如苜蓿草。

现在的牧民所用的苜蓿草基本上都是野生的,养羊也是比较原始的放牧性质,赶着几十头羊,今天在这里吃草,明天换个地方,到了冬天才把羊关起来,吃一些在秋天收集的牧草。因为没有规划,也没有专门种植的牧草,所以秋天的时候牧草收集不够,羊群常常会在冬天被饿死。

午膳后中国,梁熙去县衙办公中国,蔺秋就提笔写了一篇如何合理化养羊的文章,叫来主簿,让他发表在下一期的报纸上。

主簿别看是朝廷官员,也穷得叮当响,国家穷俸禄自然也高不了。他家里也养了十几头羊,平时由他的小儿子赶出去吃草,逢年过节杀两头卖了补充家用,还能顺便改善伙食。只是养羊有风险,去年秋天,他小儿子放羊的时候遇到了狼,差点把命都丢了。

现在看了文章上所写中国,羊群圈养中国,种植牧草来喂养,这样不仅保证了草料的供给,还不用担心出去放牧的时候遇到危险。

“下官这就去排版。”主簿一脸兴奋的捧着稿子走了。

蔺秋看了看天色中国,为梁熙把下午的课程安排好中国,又找来管田事的官员。

挖水渠、盐渠、洗地……这些都是田事官员听都没听过的,虽然他算得上是蔺秋的脑残粉(《西游记》最忠实的读者),可是一说到公事,他立刻严肃起来。

“敢问太子妃中国,这方法是否真的可行?下官读过所有关于田事的书籍中国,却从未见过这种方式。”田事官员是个办事极认真负责的人,挖渠所用人力物力不小,如果这种方式不行,势必劳民伤财,而且马上就要春耕,如果因此而影响春耕,不知道多少人要饿肚子。

蔺秋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这种方法当然可行,只是盐碱地需要长期治理,你可以在保证今年春耕的情况下,再安排人去挖水渠,洗地也可以从一些无人耕作的土地开始。”

田事官员这才明白中国,连忙应了。

蔺秋又说:“还有,作物最好全部改为芦黍和青稞,这两种作物比较抗盐碱。”

田事官员有些头疼的说:“可是今年的稻米良种都已经发下去了。”

蔺秋一愣,问:“每年的良种都是哪里来的?”

田事官员说:“都是户部分发的。”

蔺秋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奇怪,为何户部分发良种的时候,会给北陌县分发稻米的良种,难道他们没有派人来测查过土地?

挥了挥手中国,蔺秋让他下去中国,坐在那里细想了一会儿,正想去找梁熙,就见他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秋儿,你看谁来了?”

蔺秋抬头一看中国,只见白衣飘飘中国,一个恍若嫡仙的男子正站在门口。

“伍先生。”蔺秋站起来,行了一个师生礼,眼睛扫过门外的一根廊柱,柱子后面露出一片艳红色的衣角。

直到他们进了屋中国,衣角的主人才从柱子后面转了出来。

这两个月来,除了吃饭的时间会有人给乔二姐送饭,别的时候大家几乎把这个人给忘了。

一开始她每天都试图到二进的院子里来“偶遇”梁熙中国,偏偏梁熙每天都忙得团团转中国,大部分时间都在县衙里,即使回来也有蔺秋在旁边,乔二姐想说句体己话都没办法。后来她又想去县衙里找梁熙,谁知道一进去就被衙役赶了出来,弄得县衙里的人私下说什么的都有。

几次之后,梁熙顾念着乔山豹和炭头的嘱托,没说什么,几个嬷嬷却都是一肚子的火,寻了个没人的时候,把她按在后院的花池里,狠狠的喝了一顿池水,警告她不许离开后院。乔二姐虽然也学过一些武艺,可是如何比得过跟随了苏红衣十几年的嬷嬷们,势单力薄之下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后院呆着。

她一开始还希望梁熙能发现中国,可是梁熙被政事和课程占用了全部的时间中国,有点时间都缠着蔺秋去了,哪里还记得一个乔二姐。

两个月下来,乔二姐虽然还没对梁熙死心,可也知道再在后院住下去毫无用处。她听说寨子里的妇孺们现在作坊里做事,今天是来向梁熙告辞,想搬去作坊里,希望为自己找一些助力。

没到门口就见梁熙带了个男子过来中国,只好躲到柱子后面去偷偷的张望中国,这一看就被那白衣男子的风姿迷了心智。她何曾见过如此气质高雅、俊美无匹的男人,那眼波一转就仿佛勾魂摄魄一般,嘴角的笑意更是迷得她三魂不见了七魄。

但凡是个女子没有不爱俏郎君的,乔二姐更是如此。当初马匪寨子里多少男人向她示爱,只是她看不上那些个糙汉子,后来见到梁熙才动了春心,只是这两个月来到底还是有些灰心,这时再见到伍清钰,不仅动心,就是整个魂灵儿都被勾了去。

浑浑噩噩的回到后院中国,乔二姐连送来的晚饭都没吃中国,只是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痴痴的傻笑,一直等到前院的晚宴快结束了,才急忙起来,梳妆了一番之后,从后门溜了出去。

巡夜的护卫到是看到她了,不过护卫们也都知道乔二姐,前段时间她闹得动静可不小,被衙役赶出县衙的时候,还再三声称自己是梁熙的救命恩人,弄得全县衙的人都知道,梁熙要照顾她“一辈子”。

护卫打了个哈欠中国,再撇了撇嘴中国,就算是救命恩人又如何,这样的作为,还妄想太子能喜欢她,真是做梦,有一个太子妃那样的贤能妻子,太子怎么可能看上这么一个女人。

乔二姐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发现了,她绕了一条路,跑到县衙前面的街口,远远的看见梁熙送伍清钰出来,又见伍清钰上了一辆马车,跟着跑了两个街口之后,见路上没有行人,迎着马首就撞了过去,然后“哎呀”一声倒在街边。

“停车。”伍清钰在车里听到声音中国,连忙喊了一声中国,从车里出来,见一个女子倒在街边,下了马车扶起乔二姐,说:“姑娘,你没事吧?”

乔二姐被他搀住手臂,只觉得浑身滚烫,再抬头看到伍清钰的脸,顿时身子一软,竟然激动得晕了过去。

拜托了冰箱中国版第二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