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7章

绝地战警原声带

“那秋儿可能做些适合攻战的武器?现在那些胡子一直在关外呆着战警,爹爹想出关去打胡子,却又缺少战马,秋儿有什么好主意吗?”蔺敛继续说战警,继续抽抽。

他就三个儿子绝地,大儿子自幼看似老成稳重绝地,实则腹黑如墨,说起话来常常把蔺敛给憋得一口气上不来。二儿子……话说蔺岳有小时候吗?生下来就是个巨大的黑炭头,之后几乎是见风长,蔺敛每次见到自己二儿子都认不出来,变化实在太快了。等蔺岳十六岁到了边关,已经比自己父亲还高还壮实了。抱儿子?别逗乐了。

只有这个三儿子,因为身体不好战警,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又因为少接触人,性子单纯。蔺敛等了这么多年战警,总算有了为人父的乐趣,只是骑骑大马、揪揪胡子,这有什么?这是儿子和自己亲近的象征。

“可以做战车。”蔺秋看了看掌心里的几根卷毛,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战车?”蔺敛听得一愣,连忙把自己的下巴凑得低一些战警,方便儿子继续“亲近”战警,说:“这牛车、马车,爹爹就听过,这战车是个什么东西?”

蔺秋摸了摸自己父亲的胡子绝地,选了根粗一些的拔了绝地,说:“用一匹或两匹马拉着车,车上有一个驭夫,两到四人持镰钩、长戟等武器,从车的两边击杀敌人。也可将多发连弩等武器装备在车上,设置挡板防备弓箭,从车上攻击。”

蔺敛当然知道长戟战警,可是那镰钩又是什么?这下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战警,身为大将军,对武器的了解还不如自己的儿子,说出去也太丢人了。

可惜蔺秋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绝地,他把手里的胡子捏成一小撮绝地,说:“爹爹,你如果把胡子都赶走了,是不是就和大哥、二哥一起回京城了?”

蔺敛一听这话原声带,立刻心就软得一塌糊涂了原声带,儿子这绝对是想爹爹了,自己这么多年不着家,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妻儿啊。他搂了搂蔺秋,说:“好,等爹爹把胡子赶走了,就陪秋儿回京城。”虽然自己才五十出头,可是为了妻儿,这大将军不做就不做吧。

蔺秋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大将军已经开始打算解甲归田了,心里盘算了一下,说:“既然有三年的时间,那就把他们赶远一些,让他们以后都不敢再回来了。”

也亏得以前那游戏里有宋金大战、宋元大战、元末农民起义……等等的资料片原声带,又有历代的武器、兵法、练兵的资料原声带,蔺秋用了几天的时间把这些整理了一部分出来,枪支、大炮现在还做不出来,主要是冶炼工艺不过关,可是土制的地雷、火|药还是可以做的。大梁国多山,矿产资源丰富,配置火|药的那几样东西再简单不过了。

厚厚一叠的资料看得蔺敛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虽说蔺秋从小到大原声带,蔺敛没见过几次原声带,可是每个月都有书信往来,对这个儿子,蔺敛还是了解的。机关阵法或许可以从书里学到,再加上自己那学识渊博的大儿媳,机关大师的小舅子,蔺秋能设计出燃烧弹、多发连弩等武器并不稀奇。可是这“火|药”,就绝对不是从书里可以学到的。

蔺敛的妻子出自武林世家,他少年时代也闯荡过江湖,知道曾经有一个霹雳山庄,所用的暗器霹雳子极为犀利,一颗射在身上,足能把人给炸掉半边身子。只是百多年前,霹雳山庄研制新武器的时候发生大爆炸,之后就从江湖上彻底消失了。

看着手中的资料原声带,蔺敛很怀疑蔺秋的身后就是霹雳山庄的某人原声带,只是为何此人不出面,到要把这些功劳让给自己儿子呢?

不去管大将军的阴谋论,且说蔺秋的最终计划,是要把胡子彻底打得不敢再来,最好是如华夏历史上,汉朝将匈奴远远的驱逐那般,光有武器还不足够,还需要了解草原的人带路,那么马匪们自然也有事情可做了。

只是这些还都是很长远的事原声带,现在要如何安置马匪却还是个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这些问题在前大头领刘嬷嬷面前根本就不是问题,她直接把这些马匪安排进了县衙的护卫里,交给秦瑜统领。

马匪们很不满原声带,他们自幼散漫惯了原声带,而且最讨厌的就是当兵的,现在居然要他们做护卫,还要听一个冰块脸的命令。刘嬷嬷是他们的前任大头领,还拿了头领令牌来,他们不敢不听,只是对着秦瑜就没那么好脾气了。

秦瑜虽然也很不满,只是对他下命令的是太子殿下,他再看不惯那些马匪,也只能接着,当然,他也不会任由这些马匪蹬鼻子上脸。护卫原本有五百多人,一部分常驻县衙,还有一部分和蔺柏派来的一千兵卒住在城外,秦瑜把那些马匪直接发配到城外的兵营里,跟着那些边军一起训练。

果然原声带,只两个月的时间原声带,最闹腾的马匪也被军棍打得不吱声了,只是那双眼睛盯人的时候都冒绿光,活脱脱草原上的饿狼一般。

就在这时,秦瑜一人单挑两个马匪副头领,虽然自己也受了不少伤,却是把两人给打得在床上躺了十几天,马匪们这才知道,这个外表俊秀的冰块脸也是个高手。

在草原上原声带,不管是胡子还是马匪原声带,都只敬佩强大的武力,两个副头领的武力值自然不低,可是二打一还输给了秦瑜,别的马匪也就歇了报复的心思,老老实实的服从命令了。

边关的战事还在胶着,断断续续的打了一个冬天,胡瓦尔手下的将领和各部落的首领之间的裂缝已经越来越大,许多小部落都觉得再打下去毫无意义,随着越来越多的武器出现在战场上,甚至连胡瓦尔也在心底萌生了退意,只是这种话却不能宣之于口,因为退了回去,他的太子之位也再难保住。

这个世上有人忧愁原声带,自然也有人欢喜。

最近李太傅的心情就很不错,见人的时候,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

看着手里那份太子教来的功课原声带,虽然字还是鸡走狗爬的难看原声带,不过看得出梁熙至少是认真写的。

一年了,他教梁熙已经整整一年了,他从最早的严格要求,变成现在只要梁熙上课的时候不睡觉,回去把布置的功课做完,就万事足,心里不知道存了多少眼泪和怒火,不过,现在总算是看到了一点希望。

把功课放在桌上原声带,李太傅看着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的梁熙原声带,点了点头,说:“殿下这篇文章立意很是新颖,尤其是里面的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实在是让老臣忍不住想拍案叫绝啊。”

梁熙听得脸上一红,说:“这是秋儿说过的话,我只是记下来了。”

李太傅一愣原声带,说:“这是太子妃说的?”

北陌县出的报纸,李太傅每一期都会买来阅读,除了第一期的《木兰辞》,蔺秋在主簿的请求下,又写下了《孔雀东南飞》《窦娥冤》,最近还开始连载一部叫做《西游记》的故事。报纸的版面也从最早的一个版面,扩大到了四个,发行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五千份。

要知道原声带,整个北陌县也不过几万人原声带,许多人还是不认字的,这些报纸大部分都被销往周边的县城,甚至有人专门做送报的生意,在北陌县两个铜板买去,运到别的县城就能卖五个铜板。

即使是再寒冷的天气,只要是逢一逢五报纸发行的日子,就有许多人等在家门口,伸长了脖子等待送报的小贩,尤其是《西游记》开始连载之后,竟然有人骑马跑上几十里地,来北陌县等在发行处的门口,就为了早一刻看到故事。

李太傅虽然不至于那么疯狂原声带,可是每次见到蔺秋原声带,也忍不住想问问那只猴子后来如何了。

“太子妃的文采实在是让老臣都自叹弗如啊。”李太傅由衷的赞叹。

梁熙一听原声带,立刻咧开嘴笑了。

“听闻最近太子妃办了个毛皮作坊?”李太傅说。

梁熙连忙摇头说:“不是毛皮作坊原声带,是羊毛毯作坊。”

前段日子冰雪融化,张德儿找来工匠,在蔺秋指定的地点起了三排十二间房间,每间有一百多平方,可放下八到十台织毯机。其中有四间房紧挨小河,用作洗染羊毛。

北陌县因为紧挨草原原声带,地势相对平整原声带,许多人家的土地因为不适宜耕作,干脆放牧养羊。北疆寒冷,养的羊大多是长毛羊,可是牧民们并不懂得利用羊毛,养羊不过是为了杀羊吃肉,毛皮卖出去也不值几个钱。

张德儿一边收购牧民们存下的羊皮,一边向牧民传授剪羊毛的知识,又找来好手艺的木匠打造织毯机器,忙得脚打后脑勺。现在十几台织毯机已经搬进了作坊,跟着梁熙来北陌县的马匪妇孺们在漂洗羊毛,甚至第一张羊毛毯已经在蔺秋的指点下开始织了。

至于羊毛毯是否能赚钱原声带,不管是梁熙还是张德儿都没有任何疑虑原声带,看过雁归山田庄和福满银楼的生意,再不会有人对蔺秋的赚钱能力表示怀疑了。

绝地战警原声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